風過海從空間戒指內取出桌子和椅子,又取出了玉杯,取出美酒,還取出了美食等等,擺列開,三人各自取出蒲團坐下。

在外面獵殺涅盤獸時,根本就沒有時間也沒有那個精力,好好享受一把。

……

「八弟,九弟,你們也來了。」

喝完酒吃完美食后,三人走到大街上,走著走著,竟然遇到了熟人,是另外幾位神子。

第四神子李悅和第五神子林一鳴以及第六神子蒼雷三人,他們三個比楚暮三人更早進入涅盤秘境,說話的正是六神子蒼雷。

「四哥,五哥六哥。」連城玉和風過海分別喚道,楚暮也如此稱呼三人。

「哦,是你,楚暮。」

「不,現在應該叫十弟了。」

「恭喜你啊,成為第十神子。」

蒼雷三人紛紛對楚暮笑道。

「走走走,既然遇到了,那我做東,請你們去吃一頓好的。」林一鳴道。

「五哥,難道你是要……」蒼雷的眼睛一亮,李悅的眼睛也是一亮。

楚暮三人剛剛飽餐了一頓,雖然他們可以輕易的將食物迅速的**為微不足道的能量,就算是吃再多,也不會讓他們覺得肚子撐,只不過剛吃完一頓美食,喝了不少美酒,再去吃,總是有種提不起興緻的感覺。

但卻是五神子林一鳴的好意,再加上與這三位神子見面,可以互相交流一番。

不過之後,楚暮三人就發現,之前的想法,太可笑了,因為之前他們所吃的美食所喝的美酒,當真一般,沒有什麼可比姓。

這是一座酒樓,一座外形很普通的酒樓,只有一層而已。

楚暮六人靠近酒樓時,就聞到了一股香氣。。


「這是什麼味道?」風過海的鼻子嗅了嗅,低聲驚呼:「怎麼會這麼香。」

聞到這個味道,楚暮也感覺自己的饞蟲,再度被勾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好久沒有吃過食物,突然看到了豐富的美食出現在眼前一樣。

「你們一定會印象深刻的。」林一鳴笑道,雙眼發亮。

六人大步走進酒樓之內,這簡陋的酒樓只有一層,也僅有十二張桌子而已,張張都坐滿了人,直接爆滿。

「等一會兒吧。」林一鳴對眼前的情況很熟悉,熾亮的雙眼掃過,看看哪一桌子的人要吃完,準備去占桌子。

和林一鳴一般的,也有好幾波人,一個個瞪大雙眼盯著。

「等一下,動作一定要快,不然就被搶了,還得等。」林一鳴對眾人傳音道,似乎很熟絡的樣子,讓楚暮三人十分無語。

想他們,堂堂神子之尊啊,竟然跑到這麼一個簡陋的酒樓中,等待一張桌子,甚至還要為了一張桌子而與別人爭搶,淚流滿面了都,都想直接拔腿轉身就跑。

不過一聞到無盡的香氣,看到每一張桌子上那無比精緻的堪稱藝術的菜肴,他們很想嘗一嘗,到底是怎麼樣的美味。

這一等,足足等了將近兩刻鐘左右,才有一桌劍者起身要離開。

嗖的一聲,林一鳴發揮出無以倫比的速度,與其他人爭搶起來,神子級的速度,在這一剎那,展現得淋漓盡致。

林一鳴一**坐下,旋即,李悅和蒼雷也坐下,搶先在其他人之前,佔據了這張桌子,而其他人,則距離桌子還有一小段距離。

毫釐差距,咫尺天涯。

他們臉上的表情,充滿絕望,彷彿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八弟九弟十弟,來。」林一鳴大馬金刀的招呼。

楚暮三人也坐下,盯著諸多哀怨的目光。

「給我們來一份不落驕陽。」林一鳴道,頓時,四周傳來無數目光,震驚,驚嘆,羨慕。

李悅和蒼雷一怔,楚暮三人則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這裡的靈食有四個等級,最低級的叫做璀璨星輝,中級的叫熾亮銀月,高級的就叫做不落驕陽。」林一鳴解釋道:「璀璨星輝一份就需要十道低級涅盤之氣,熾亮銀月一份需要百道低級涅盤之氣,不落驕陽一份需要一千道低級涅盤之氣。」

楚暮三人一聽,全部都怔住了,吃東西,竟然要支付涅盤之氣,儘管是低級的。

一份不落驕陽,需要一千道低級涅盤之氣?

聽起來,簡直要嚇死人。

「這座酒樓的老闆,也是靈食師,本身有九星巔峰的實力,出身靈食世家,廚藝非凡,堪稱宗師造詣,他的食材,又都是奇珍異寶和王級頂尖的靈獸血肉,宗師級的手藝加上頂尖的食材,鑄就無以倫比的美食,吃過之後,保證你們終生難忘。」林一鳴道,他已經吃過一次了。

也許對一般的九星巔峰劍王而言,一千道低級涅盤之氣,是很多很多,但對於林一鳴這等實力的神子而言,一千道低級涅盤之氣,不算什麼。

沒多久,不落驕陽美食就上來了,總共有八道菜兩道湯,還有一壇酒,大約五斤左右的酒,那香氣四溢,撲鼻而來,讓楚暮六人一下子沉醉其中,彷彿入仙境一般,久久不能夠蘇醒。

「來,吃吃吃。」林一鳴招呼道,無比陶醉,楚暮才發現,原來林一鳴才是真正的吃貨。

價值一千道低級涅盤之氣的美食,八道菜兩道湯和一罈子酒,這價值,當真嚇死人。

楚暮三人也紛紛伸出了筷子……(未完待續。) 不落驕陽味道,當真是美到了極點,楚暮六人,幾乎是爭搶著吃完,滿口留香,連體內,似乎都散發出一陣陣獨特的混合的香味,回味無窮。

吃完后,六人都感覺自己的身體從內部,一陣溫熱,血液的流動加速,卻不會感到不舒服,反而有一種無法言喻的舒適感。

楚暮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部,涌動著一股力量,如浪潮重重連綿不絕,這力量,似乎超出了自己的極限,精氣神,也得到大大的增強,整個人,處於一種極高的狀態。

楚暮覺得現在的自己,一身實力,比吃靈食之前,更強盛三成有餘。

這不是錯覺,而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是靈食所帶來的力量。

一頓吃下來,楚暮等人才覺得,一千道低級涅槃之氣,的確花得有價值。

對他們而言,三成的實力增幅,而且不會有任何的副作用,並且,能夠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受到了一絲鞏固,這是很難得的。

就是不知道,三成的實力增幅,能夠持續多久。

「其實在眾神時代,靈食師,也是和煉丹師一樣的存在,他們所製作出來的靈食,擁有各種各樣的功效,並且,都沒有副作用,也不會如丹藥一般留下丹毒。」林一鳴道,六人走到涅槃之城的街道上。

「但眾神之戰,直至隕落,世界中心破碎,導致靈食師一脈幾乎斷絕傳承,現在留下來的靈食師,很少很少,神劍星域洛水星系的楊家,就是殘留的一脈。」林一鳴說道:「我們剛才所吃的靈食,就是楊家的楊宗碩製作的。」

靈食師,眾神時代,與煉丹師並存於世,因為眾神的隕落,世界中心的破碎,而受到極大的影響,大量傳承消失,導致現在的靈食師,只有極其少數的幾脈,存在於古神界中,像太古世界等等地方,完全斷絕了傳承。

「原來是楊家人,我記得二哥曾經招攬過楊家人,不過被拒絕了。」連城玉恍然道。

有一位靈食師追隨,的確也是一種榮耀,也有莫大的好處。

不過,現在僅存的幾脈靈食師,可是受到劍神殿的重點保護,除非是他們自願,否則誰都無法強迫他們追隨於誰,神子也不行。

……


這一餐靈食的力量,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方才消失。

以涅槃之城為據點,往四周輻射,楚暮等人,再度離開涅槃之城走進荒野,尋找涅槃獸獵殺,他們進入涅槃秘境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取涅槃之氣。

連城玉和風過海以及楚暮三人,還有李悅和林一鳴以及蒼雷三人,組成了一個新的小隊,不過在組成新小隊之前,連城玉將他們三人所獵殺到的涅槃之氣平均分配。

新組成的小隊,六個神子,實力更加強大,就算是遭遇強大的大涅槃獸,也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斬殺。

有人離開有人來,涅槃之城永遠不缺乏人流,人來人往,讓這種古老亘古的城池,永遠充滿活力。

時間又過去一個月,楚暮六人聯手,再度斬殺了數千的涅槃獸,收穫的低級中級高級涅槃之氣也不少,但卻沒有大涅槃獸的涅槃之氣,畢竟相對而言,大涅槃獸不多。

這一曰,忽然間,整個涅槃秘境內,不知道從何處起,颳起了一陣風暴,一陣熾烈的風暴,那風暴浩浩蕩蕩從遠處而來,再由遠處而去。


這風暴,呈現混沌顏色,一波一波,彷彿浪潮一般洶湧,要襲卷整個涅槃秘境。

當混沌氣息衝擊而來時,正在外面獵殺涅槃獸的劍王們,臉色紛紛一變。

「這是……」

「涅槃潮汐……」

「涅槃潮汐來了,快快回城。」

呼喝聲帶著些許的驚慌,也有些許的激動和些許的希冀,劍王們紛紛動身,返回涅槃之城。

被涅槃潮汐沖刷而過的涅槃獸們,彷彿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無法動彈了,只是,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盛,最後,竟然形成了如同火焰燃燒般的淡淡氣焰,在身上搖曳。

仰天咆哮,一頭頭的涅槃獸動了起來,越來越多,紛紛匯聚而來,形成了龐大的涅槃獸軍團,狂奔中,往涅槃之城的方向而去。

大地震動不休,轟隆隆作響,一陣陣可怕的氣息瘋狂襲卷,與涅槃潮汐混合,橫掃一切。

有些劍王距離涅槃之城較遠,根本就無法及時的返回涅槃之城內,只能盡量的避開,避免被集合起來的涅槃獸大軍衝擊到。

單一的涅槃獸,就擁有不俗的實力,成群結隊的涅槃獸,更是恐怖。

「這是怎麼回事?」楚暮大驚,六人往涅槃之城方向狂奔而去。

「涅槃潮汐,這是涅槃潮汐……」李悅滿臉凝重道:「涅槃秘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涅槃潮汐,每一次涅槃潮汐之下,涅槃獸們的實力,都會得到明顯的提升,並且變得瘋狂,進攻涅槃獸以外的生命,我們的處境,將會變得很危險。」

「不過有一個好處就是,瘋狂下的涅槃獸,體內的涅槃之氣,將會勝過以往。」

「我記得,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涅槃之城內會出現涅槃天碑,用以記錄此次涅槃潮汐下,前百位劍王們擊殺涅槃獸的記錄,排名前十的,將會得到獎勵。」

「什麼獎勵?」

「似乎是和涅槃之氣有關的獎勵。」

幾人一邊說著,一邊迅速的往涅槃之城而去。

就算他們是神子,實力強橫, 婚後奪愛:總裁老公太野性 ,也顯得渺小,就好比人力和大自然之力相對比一般,顯得渺小,微不足道。

六人的速度飛快,但一些涅槃獸的速度,也不慢,狂奔之中,涅槃獸們紛紛衝擊而來,如龐大的洪流一般,硬是將六人衝散開去。

「小心,涅槃之城再見。」眾人紛紛大吼一聲,斬殺攻擊而來的涅槃獸,瞬間收取涅槃之氣,又在閃避中,低空御空飛行。

在涅槃潮汐的影響下,根本就無法脫離地面飛到高空,最多,就是在十米左右的低空飛行,而涅槃獸,有些也會飛。

……

兩口上品聖劍在手,三道劍光憑空飛旋在周身,雖然飛天御劍術因為一些原因,威力遠不如雙手雙劍強大,卻能夠起到不錯的干擾作用,用來防禦一些攻擊,也有不錯的效果。


因為瘋狂涅槃獸的衝鋒,與另外五位神子分散開,陷入了諸多瘋狂涅槃獸的重圍中,四周的涅槃獸,不斷的對楚暮發起進攻,要殺死他這個非涅槃獸的異類生命。

「低級涅槃獸瘋狂之後的實力,差不多提升三成左右。」

「中級涅槃獸瘋狂之後的實力,差不多提升四成左右。」

面對諸多瘋狂涅槃獸的進攻,楚暮一邊防守閃避反擊,一邊默默的計算瘋狂后的涅槃獸實力提升比例。

楚暮不敢戀戰,也不以斬殺涅槃獸為目的,雖然他有心衝擊一下所謂的涅槃天碑,爭取名列前十,等涅槃潮汐過去之後,獲得獎勵。

但現在這種身陷重圍的情況下,與瘋狂的涅槃獸撕殺,並不是好選擇,先返回涅槃之城,放能進退有據,到時候,再全力斬殺涅槃獸。

只是,現在身陷重圍,首要做的就是衝出重圍。

雙劍揮舞,如狂風暴雨,震地勁爆發,每一劍都在高速震蕩,被劈中的涅槃獸,直接倒飛而出,衝撞在其他涅槃獸身上,受重創。

眨眼,楚暮就以雙劍,將周身清空一圈,那些重傷的涅槃獸只要他願意,補上一劍就能夠殺死,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因為那樣子,會讓衝出重圍的時機錯過。

四周清空,毫無阻攔,一飛衝天,儘管只能在十米以下飛行,也會遭遇飛行涅槃獸的進攻,但楚暮是御劍飛行,施展早已經準備好的飛天御劍術,眨眼,化為一道凌厲無比的劍光,飛天而起。

在楚暮化為劍光的剎那,被擊飛的涅槃獸們又重新包圍上來,一頭頭飛躍而起,撲向楚暮,擁有翅膀的飛行涅槃獸,也展開雙翼,如雄鷹撲兔般的,利爪抓向楚暮化身的劍光。

只是,楚暮原本的速度就很快,施展飛天御劍術后的速度,更是數倍的提升,一眨眼,便讓瘋狂涅槃獸們的撲擊紛紛落空。

從無數的瘋狂涅槃獸上空疾掠而過,涅槃獸們也紛紛發動攻擊,各式各樣的攻擊,一一被楚暮避開,但還是很危險,有好幾次,幾乎是擦身而過。

其他的五位神子乃至其他劍王,也各展手段,紛紛從涅槃獸的包圍之中脫身而出,趕往涅槃之城。

涅槃之城的存在意義,不僅僅是一處據點,也有應對涅槃潮汐的作用。

有些劍王,無法及時脫身,被許多瘋狂的涅槃獸進攻,殺死,身軀在瘋狂涅槃獸的進攻之下,支離破碎,死得很慘。

劍光飛射,楚暮開啟最大的速度,距離涅槃之城,越來越近,與此同時,衝鋒在最前面的涅槃獸,距離涅槃之城,也越來越近。(未完待續。) 歷經無數瘋狂涅盤獸的追殺,楚暮施展飛天御劍術,化身的一道熾亮凌厲無比的劍光,射向涅盤之城的城牆。

因為涅盤潮汐的緣故,涅盤之城的門已經關閉,杜絕涅盤獸的侵入。

諸多劍王們,紛紛站在涅盤之城的城牆上,看著城外遠處的曠野上,密密麻麻的涅盤獸狂奔而來,彷彿潮汐之浪濤,連綿不絕似的,威勢滔天,千軍萬馬,那可怕的氣勢衝擊,狂風呼嘯,粉碎一切般的,讓城牆上的劍王們大驚。

有些劍王的臉色發白,為眼前瘋狂涅盤獸大軍的威勢而震驚,甚至有一些忌憚和害怕。

「涅盤獸再多,最後,也要成為我們突破涅盤境所需要的涅盤之氣。」一名劍王大聲道,雙眼綻射出凌厲無比的精芒,舉起劍,一身劍元奔涌,周身帶起道道的氣旋,氣勢不斷提升不斷凝聚,越來越強盛,蓄勢待發,準備等涅盤獸大軍臨近足夠的距離,釋放出威力強大的一擊。

彷彿受到激勵,也有不少劍王,紛紛拔劍,凝聚氣勢,準備強大的一劍。

「涅盤天碑前十,必有我一席之位。」

除了楚暮之外,其他五位神子,也紛紛各展手段,脫離涅盤獸大軍,來到涅盤之城的城牆上。

「五弟,六弟,八弟,九弟和十弟,不如我們來比比,誰獵殺的涅盤獸更多。」李悅傳音道。

「好啊。」

「沒問題。」

眾人紛紛答應,誰也沒有說如何看誰殺的多誰殺的少,因為他們每一個都有信心,能夠名列涅盤天碑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