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睜著無神的雙眼,伸向迪盧木多的手難以抑止的顫抖著,身體被槍彈洞穿的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倒在了地上。

「你只要看著我就夠了,迪盧木多。」

即使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冬月也沒有回頭。捧住迪盧木多的臉頰,用自己的身軀遮蔽他的視線,冬月沒有讓迪盧木多看到索拉被槍殺的一幕。

從出生就註定無法擁有身為女人的幸福,只能被當做孕育優秀魔術師器具的索拉沒有後悔過愛上那個太過正直以至於可說是愚忠的騎士,她唯一後悔的是自己無法拿到聖杯、向聖杯許願讓迪盧木多留在自己的身邊,而是要死在這裡,死在自己從未愛過的未婚夫的槍下。

「迪盧、木多……」

索拉喃喃著那個無法忘卻的名字。鮮血在她身下的大地上浸染,很快沒過她的臉頰,融合了從她眼角滑落的淚水。帶著永遠無法實現的願望,一縷芳魂就此消散於微暗的廢墟之中。

沒有一個正常人能夠在有人死在自己面前時無動於衷,哪怕那個人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亦或是自己最痛恨的仇人。

雖然沒有直接看到發生什麼,但憑藉周遭的響動,冬月能夠推測出肯尼斯殺死了自己的未婚妻。一種前所未有的冰冷席捲了冬月的身體,讓她喉嚨發乾,身體僵硬。

——絕望的不僅僅只是被命運玩弄的騎士,還有那個自尊心高人一等的天才魔術師。

「呵呵……」


咸澀的眼淚流到了嘴邊,握著手槍的肯尼斯渾身顫抖的笑著。

對,他不想死,不願意死,也不希望自己心愛的未婚妻死。但是,不管是作為一個魔術師還是作為一個男人來說都已經是個廢人的肯尼斯發現自己最後一個願望都無法實現。

——既然作為一個普通人,和心愛未婚妻一起回到鄉間生活這渺小的願望都註定破滅,那麼自己還剩下什麼呢?大概只有旁人無窮盡的嘲諷與鄙夷了吧。

從小就掛著名門之後的天才魔術師的名頭,走到哪裡都高人一等的肯尼斯只要一想到曾經自己傲然睥睨過的人們今後會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竊竊私語的笑道:「廢人」、「被servant搶了女人」、「已經是垃圾了」,肯尼斯就打從心底無法忍受自己現在所面對的事實。

於是他親手了結了未婚妻的生命,並且張開嘴發出了極為痛苦的笑聲。

「哈哈哈……!!」

「迪盧,」

強迫自己保持著笑臉,冬月抹掉了迪盧木多眼角不斷滲出的血淚以及嘴角流下的猩紅。

「聽好了,無論是你的master下令讓你自絕性命,還是挑唆你的master殺了她的未婚妻,亦或是——」

啪——!!

槍聲再響。

一捧血花於空中綻放。猩紅噴的整個輪椅上都是。肯尼斯持槍的手很快耷拉了下來,而掛在他手上的槍支也很快從他無力的手中掉落,撞擊在水泥地上,打著旋兒發出了劃破寂靜黎明的摩擦聲。

曾經不可一世的魔術師死了。而他並非死於敵對魔術師之手,更非死於戰場之上。他死在了魔術師都會輕視的「玩具」、自己的手槍之下。

眼也不眨的看著肯尼斯殺死了未婚妻后再自殺,面無表情的切嗣只是轉身離開,朝著自己腿軟的跪坐在了地上的妻子、愛麗斯菲爾走去。對於切嗣那彷彿不過是看了一場陌生人表演的無聊家庭鬧劇的反應,阿爾托莉雅甚至連憤怒的力氣都失去了。

「……亦或是——」

強作出的笑臉已經到了極限,冬月環住迪盧木多的頸項,在深深擁抱他的同時在看不到自己表情的迪盧木多耳邊輕道:「讓你的master絕望的放棄自己的生命……」

「迪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復你。」

(如果這個世界里真的存在「天罰」,那我毫無疑問就是最該被施以「天罰」的人吧。)

要是格蘭妮公主在天有靈,冬月知道自己不是朝著她跪拜,說兩聲「抱歉」就能得到她的原諒。不過就算格蘭妮公主或者是知道了真相后的迪盧木多會因為自己用他妻子的名義欺騙他並且玷污他妻子的名聲而痛恨冬月,不打算原諒冬月,冬月也無所謂了。

(「星野冬月」是不行的。)

三次元的冬月與二次元的迪盧木多毫無交集。想黑自己都黑不了的冬月即使對迪盧木多曉以大義,告訴他不要記恨你的master,不要詛咒你的對手,迪盧木多也不可能真的就不恨切嗣與阿爾托莉雅,不怨肯尼斯和索拉。

畢竟,從者也是有著未了心愿,有著獨立人格的「人」。而非什麼都能放下,什麼都可以不去計較的「神」。

大約是因為提供魔力和正式締結過契約的兩位master都身亡的緣故,迪盧木多的消失變得比剛才還要更快。轉瞬之間,他大腿以下的身軀已經完全消失了。

「對不起,迪盧。」

冬月控制不了自己的淚腺,索性讓溫熱的眼淚落了下來。演繹著格蘭妮的她不完全是在為眼前騎士的遭遇而淚流不止。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索拉也好,肯尼斯也罷,包括切嗣在內,爭奪聖杯的魔術師們都不是完全的「惡」。只是因為時間、地點、場合以及遇到的人是錯誤的,所以他們才走上了無法說是正確的道路。

冬月知道有很多人為迪盧木多這個被命運愚弄了的騎士之死而流淚,那麼索拉和肯尼斯呢?是否有人也為他們的逝去而感到一絲凄涼悲慘?

(……所以我無法原諒。)

這樣悲慘的事情一次也就夠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這種事情重複上演,讓不止一個靈魂飽受煎熬,這樣的驅魂讓冬月想要把它人道毀滅。可以的話,冬月不希望這個附身於迪盧木多的驅魂被拘留,拘留作為懲罰對這隻驅魂來說實在是太輕了。

(不過在那之前——)

含淚的眸子先是閉起,后緩緩的睜開。抱著半個人都消失了的迪盧木多,冬月微笑。

「我愛你。」

無論時間是一分鐘、一小時,一天還是一個月、一年,對冬月來說,這一刻就是全部。沒有真實虛偽的區別,沒有真心多少的概念,這一刻的冬月只是全心全意把自己所有的愛都傾注在迪盧木多的身上。

——要成為格蘭妮。不,要在格蘭妮以上的愛著的愛著迪盧木多。只有真心真實的愛才能叩開通往心靈的門扉。

「因為我愛著你,因為我比任何人都深深的愛著你……」

「我無法原諒你不能像我愛你這樣愛我。」

瞳孔中倒映出身體微微一顫的騎士,冬月任由著眼淚肆無忌憚地滑落,直至濡濕了迪盧木多的臉頰。

「你帶我走是因為我對你下了你無法違背的禁制。你與我生兒育女也是因為我想要與你成為夫妻。」

有多少眼淚落下,冬月的笑容就有多甜蜜。

「我知道所有的事都是我的一廂情願,我的一廂情願害死了你,可我還是——」

「愛著你。」

和格蘭妮育有五個子女的迪盧木多無疑也是愛著格蘭妮的,可是這份愛終究沒有迪盧木多想要為主盡忠的騎士道精神那麼強烈。否則迪盧木多也不可能會不去追求聖杯的力量,只是想替御主奪得最後的勝利了。

「我——」騎士微啟的唇被帶著血液與淚水的雙手捂住了。

冬月含淚搖頭:「恨我吧。」

「我正是為此而來。」

「——」濕熱的觸感令迪盧木多下意識的發出聲音。

換上一張可說是妖媚中帶著瘋狂的臉孔,冬月輕輕舔上了迪盧木多右眼下方,有著黑痣的地方,並稍加用力的咬了一口。

「恨我,只恨我一個,比我愛著你還要更加激烈的恨我……」

憎恨敵人是因為他們不惜用卑鄙的手段玷污了迪盧木多所奉信的騎士道精神,踐踏了迪盧木多的唯一心愿。憎恨聖杯則是因為聖杯誘使人作出如此卑鄙的惡性,且不以為恥。

但如果踐踏迪盧木多唯一心愿,挑唆迪盧木多的御主的人是迪盧木多愛過、並且令他有所愧疚的人而非他的敵人呢?

(要是格蘭妮公主真的能這麼做的話,她會不會選擇這種方式讓她所愛的人眼中永遠只有她一個呢?)

周遭的一切冬月都感知不到了。現在,冬月的全世界就在她的眼前。迪盧木多·奧迪那就是她的所有。

「恨我吧,迪盧。」

「即使回到英靈之座,也永遠無法忘記這份恨意的——」

「恨我吧。」

作者有話要說:妹紙們久等了。么么你們。╭(╯3╰)╮

————-

抓蟲~ 那是一見鍾情。

當這位公主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瞳孔深處之時,他便明白自己對這位嬌艷如花的公主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憐愛之意。所以當這位公主向他說出「一起逃走吧」的時候,他動搖了。也正是因為看出了他的動搖,這位美麗的公主察覺到了他的心意,並以禁制命令他帶她走。結果是兩人一起逃亡,就這樣度過了十六個春秋。

最初他只是渴望保護這位美麗、任性且又無比大膽的公主,所以他恪守禮節,絕不對公主做出任何的逾越之事。哪知這份節制非但遭到了公主的嘲笑,最終還粉碎在了美麗公主柔軟的雙唇與玫瑰色的嫣紅雙頰之下。終究,他沒能違背自己本|能的欲|望,無法將還是完璧之身的公主交還給她的未婚夫。

他,迪盧木多·奧迪那想從未想過自己會背叛自己所崇敬的芬恩團長,直到遇到這位公主:格蘭妮。

在呼吸停止前的那短短几秒的時間裡,迪盧木多想明白了很多之前自己一直想不明白或者是不想想明白的事情。

心動是最初的錯誤。儘管早就知道那將是芬恩的妻子,迪盧木多還是忍不住對格蘭妮動了心。而心動這個錯誤驅使迪盧木多犯下了帶著格蘭妮逃走這個更大的錯誤。直到奪走了格蘭妮的清白之身,迪盧木多才發現自己帶著格蘭妮逃走不僅僅只是因為禁制,也是因為他希望能和格蘭妮再多單獨相處一些時日。

對,從胸腔中的心臟驟然高鳴的那一秒開始,他就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背叛者了。

迪盧木多無法原諒這樣的自己,無法原諒這樣輕易的就背離了騎士道的自己,也無法原諒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了主君的自己,最無法原諒的是身為背叛者的自己始終沒有盡全力去得到主君的原諒。

(所以我——)


遵從御主的召喚,在這個不屬於自己的世代蘇醒了。

(然後,又一次的……)

被御主所忌恨,害御主與他的未婚妻落得如此凄涼的下場。

想要抓住的一切都如同指間的沙子一般不斷流逝,最後能留在手中的只有痛徹心扉的鮮明痛楚。什麼都沒有改變,什麼都沒能改變。從未對格蘭妮傾訴她所渴望的熱烈愛語的雙唇下吐出的是質問,而這質問即將變為無盡的詛咒。

(可是——……)

看著面前笑顏燦爛的一如夏花,淚水晶瑩的如同鑽石一般的格蘭妮,迪盧木多心中的悲痛與憤怒彷彿地獄的烈火被從天而降的甘霖悉數撲滅。

(啊啊……)

即使是在逃亡的日子裡,陪伴在格蘭妮身邊的每分每秒也令迪盧木多感到快樂。即使那樣的快樂因為背叛的痛苦而那樣的轉瞬即逝。

「你,」

帶血的手指按上了格蘭妮那掛著淚痕的臉頰。

(我知道。)

「……不是格蘭妮公主。」

在最初的震驚之後,迪盧木多幾乎是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他十分清楚眼前之人不是自己的妻子。

——格蘭妮是不會降臨到這個世界的。先不論格蘭妮是否有能力被「世界」選中,那位美麗的公主並不是有著絕對無法實現的願望、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也要實現唯一心愿的人。她總是有想要的東西就去主動的爭取,而她每次想得到的東西最終也一定可以得到。

沒有人是完美的,格蘭妮也一樣。她對迪盧木多的騎士道不以為意,也對迪盧木多的堅持嗤之以鼻,儘管如此,迪盧木多還是愛著恣肆放縱著自己感情的她。因為她活的是那樣的真實,那樣驕傲,又那樣的耀眼美麗。

「——」

面前之人的呼吸窒了一窒。她大睜著的雙眼中沒有被看穿的恐懼,那雙眼睛里有的只是深深的悲哀以及滿溢的愛情。

或許只是錯覺,迪盧木多總覺得這份愛情和格蘭妮的不同,亦和索拉的不一樣。那滿溢的愛情中迪盧木多感覺不到想要被回報的心情,也感覺不到她在期待著他的回應。

(簡直就像是……)

(無償的愛。)

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無償的愛嗎?

即使真心的話語永遠無法傳達到對方那裡,即使永遠無法碰觸彼此,即使永遠無法相守——

也有人願意去愛嗎?

腰部以下的身體像崩潰的影子一般粉碎、消失,迪盧木多卻是不想再去怨恨不信任自己的御主,踐踏自己心愿的敵人以及誘惑著人,使人變得不正常的聖杯。

「但是,」

看著那被眼淚濡濕、此時緩緩睜大的清澈雙眼,迪盧木多的嘴角微微上挑。

「謝謝你。」

於是更多溫熱的淚珠滴落了下來,那些晶瑩甚至沾濕了她的睫毛。

「迪盧——」

「請不要憐憫我……」

因為見到了「格蘭妮」,因為聽到了「格蘭妮」把一切罪惡的源頭都歸咎在自己的身上,迪盧木多才恍然察覺到了自己的過失:真正錯了的,難道不是自己嗎?想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別人的身上,想要怨恨、詛咒別人難道不是為了逃避自己的失職嗎?

不管是否被人挑唆,主君不信任自己確實是因為自己有錯。自己太過專註於和saber的戰鬥以至於忘記了保護自己的御主與他的未婚妻。因為太過於嚮往saber那種率直、率真,迪盧木多一時間忘記了真正重要的事情。

騎士道、騎士之道應該是守護他人之道。不能守護想要守護的人,「騎士」這個詞便等同於不存在,更遑論騎士道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忘記了這一點?)

「盡忠」不應該是完全的服從,而應該是完全的守護。在想被因忠義而稱讚之前,應該先守護好應該守護的人。哪怕違逆了主君之命,只要主君還能活著,就還能繼續守護主君。就還有可能得到讓主君明白自己忠心的機會。


「這是我、自作自受——我、並不值得憐憫……」

明知自己帶血的手指無法擦乾眼前之人的眼淚,迪盧木多還是微微移動著手指,擦去她臉上的淚痕。

崇敬的芬恩團長,美麗的格蘭妮,壞脾氣的肯尼斯,抱著虛幻夢想的索拉,哪一個都是自己想要守護的對象。忘記了要守護他們是自己最大的過失。犯下此等過失的自己已無法再以騎士之名自居。

「我已經、不是騎士了……」

「而我的過錯,應永不被任何人原諒……」

「不對!!」

滾燙的眼淚因為眼前之前搖頭的動作而掉落在了迪盧木多的臉頰之上,順著他高挺的鼻樑滑落。

「不是那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