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上官雲傑轉過頭,眯起眼睛,一個兇惡的表情閃過他的臉。

“這不是你可以觸摸的東西。”

他的聲音如此寒顫,祕書把她的手往後退了。

這只是一個紋身。

誰沒有紋身?

她有她所有的祕密。

上官雲傑哼着,只說了幾句,立即穿上衣服,讓女祕書出來。

他坐在椅子上,轉了一圈,點燃了香菸,眼睛模糊,充滿了邪意。

“蘇氏集團,只是天王集團的工具而已。”

他冷笑着。

“這就是冷月心在想的。”

今天的集團,不僅僅是冷月心的產業,更不僅僅是冷家的私有財產。

這樣的龐然大物在十多個行業中處於領先地位,冷月心怎麼可能建立。

冷月心是爲自己的利益而做的所有力量,但只有那些幸運的人被放在壇上。

在整個天王集團中,權力交織在一起,幾乎所有京城大牌家中都有人。

史上最強贅婿

公司越來越大,讓冷月心能感覺到,控制天王集團,已經無能爲力了。

恐怕她也想借東海的蘇氏來改變局勢。

不幸的是,她對自己太高估了,也對蘇氏高估了,同時低估了暗中人的貪婪!

上官雲傑睜開眼睛,有些模糊的眼睛,撫摸背部的秋葉。

他大笑起來。

石門市。

張天啓被派駐在這裏,精英在他的身邊,幫助他處理事務。

短短几天,石門市就被張天啓整合,在此開拓了蘇氏的道路,那些地下圈子裏的人,不敢招惹。

即使是京城派來的人也基本上沒有活下來,有個逃掉了,也變得瘋狂起來,彷彿看到了可怕的東西。

張天啓正在爲新產品尋找原材料。

大部分適合京城市場的原材料都在京城,這些原材料只能在京城找到。

這是他的任務。

沒想到,有人主動上門。

孫立陽的舉止恭敬,充滿誠意。

“張先生,這些原料是我們當地的特色。普通百姓通常會把水燒開後喝掉。效果遠比其他地方的草藥好。”

孫立陽巧妙地笑了。

張天啓點了點頭。

他知道,原材料的效果並不昂貴,但效果卻驚人。

這是蘇氏新產品必不可少的原料。

但是,孫立陽很容易將原料出售,並且價格略低於市場,這使得張天啓更加謹慎。

“似乎需要這些原料的人不僅是我們蘇氏,對吧?”

張天啓伸出手,查看了一下原料,以確保材料沒有問題。

“我不知道你爲什麼願意以低價將其出售給我們,這並不是一筆大利潤。”

“一家企業要做長期。如果想賺錢,必須學會捨得,有舍纔有得。”

孫立陽嘆了一口氣,“這些真相,祖先早教了我們,張總,不是嗎?”

“沒有人能阻止蘇氏進駐京城。我明白了,如果你抓住這個機會去尋找依靠,什麼時候能抓住?”

他的臉是真誠的,比較坦率,毫無保留的。

“你說的很對。”

張天啓笑了。

“請放心,張先生,材料沒問題。我們可以在合同上清楚地寫明。只要有問題,我們負全責。

孫立陽充滿誠意地拍拍他的胸部。

“感謝孫老闆,我很願意交你這個朋友。”

張天啓伸出手,與孫立陽握手。

兩人都微笑着。

張天啓的微笑,孫立陽看不出來,而孫立陽的微笑,張天啓也看不出來。

大量貨物到達後,張天啓立即要求一一檢查,確認原料沒問題,然後安排物流,運回東海。

另一邊。

孫立陽打開了一瓶他多年來收集的最好的葡萄酒,準備慶祝。

他的臉上沒有絲毫誠實或誠意,而是陰謀詭計的勝利。

“大哥,上官經理這種計謀,真的高啊!”

“這事讓大哥做,這是找到合適的人了,石門市由大哥負責,蘇氏也知道這一點。”

孫立陽搖了搖杯子,輕輕地喝了一口。

“我什麼都不是,上官經理纔是真正的運籌帷幄。”

他哼了一聲。

“你認爲,天王集團行業部門的採購經理是普通百姓能做到的?”

“天王集團的水很深!” 我本魔心 沒錯,大哥。”

手下笑了笑,“但是,這個蘇氏有了原料和配方,他們會擴大生產,上官經理這不是幫了他們的忙嗎?”

他看上去很困惑。

“你知道什麼?”

孫立陽哼了一聲,他的臉深不可測,“我問你,蘇氏新產品,會賣到哪裏?”

“京城。”

“蘇氏想進入京城,那你說,蘇氏新產品一旦問世,要宣傳嗎?”

“要!”手下人回道。



“他們是不是要多生產,有庫存?”孫立陽繼續問。

“當然了,大家都知道這一點。”

“但是,如果新產品引起了消費者的興趣和人們的期望,而他們卻無法進入京城市場,那麼你認爲公衆的憤怒會得到解決嗎?”

孫立陽眯起眼睛,似乎已經預料到蘇氏被責罵並毀了蘇氏,新產品的慘烈命運,因堆積而浪費。

他們將要有一個可怕的結果!

京城外圍有五個城市,都是進入京城的重要關口。

石門市是第一關,現在由蘇氏掌控,張天啓很快在石門市就出名了。

蘇氏也迅速婦孺皆知。

大家都感覺到,蘇氏很強勢,幾乎擋不住。

但京城的家族卻不以爲然,在他們眼中,石門市是最容易獲得通行證的地方。

畢竟,這裏的負責人都是三流家庭,他們沒能力阻止熱火朝天的蘇氏。

在這五個關口中,其他三個可以單獨放置,剩下兩個,地上和地下均由強者控制。

如果他們說不,那麼蘇氏將永遠不會進來!


更不用說那些天王集團利益背後的人,份額也不小,他們不想看到自己的利益被剝奪。

蘇氏進駐京城的計劃,不會成功的!

他們會失敗,不僅因未能進入北京城市場而臭名昭著,甚至可能失去其他市場。

蘇氏的人根本不知道前方的道路有多險惡,甚至覺得自己即將獲勝,感到很高興。

孫立陽都有些等不及了。

要讓人死,首先要讓人瘋狂,上官雲傑這個計謀,真是太棒了!

霸寵凰妃 當他們徹底被摧毀時,我們就該漁翁得利了!”

孫立陽大笑。

他與上官雲傑合作了很多年,而這些計謀卻並非第一次起作用。

東海是哪種禁地?

京城纔是塊鐵板。

正如上官雲傑所期望的那樣,蘇氏已經開始大肆宣傳。

電視媒體街道,開始出現在蘇氏廣告。

就連華夏當紅歌星古力娜娜也特別發行了單曲,幫忙宣傳蘇氏新產品!

蘇氏有熱銷產品經驗,所有人都很看好。

但瞭解真相的人,像上官雲傑,知道這會是蘇氏死前生命中最後的輝煌。

“等到拿下石門市,利益孫立陽分30%,你們合計20%,剩下的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