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道身影閃過,向著姜羽開闢出的空間裂縫飛去,在受到空間力量猛烈攻擊后,竟然也成功進入,離開小幽冥界。

「什麼?這樣也能離開?」剩下的人眼睛立刻紅起來,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最好離開小幽冥界的方法。

瞬間后,無數道身影飛起,向著即將癒合的空間裂縫衝過去,空間裂縫就那麼點,一次也只能允許兩人同時通過。

現在又這麼多人想過去,自然不會善了,亂斗產生,戰鬥既激烈又迅速,往往就是三兩招就有一人隕落,墜落下去。

高空中不斷有人破障巔峰修者殞命,他們的靈兵被打成兩截,永遠留在小幽冥界,也有人成功進入空間裂縫。

一道劍光斬過來,五名正在相互攻擊的破障巔峰修者當即死亡,形神俱滅。

這一畫面讓所有人忌憚,明白出手的對方與自己等不是一個層次。

空間裂縫開始收縮,估計只能容納一個人離開小幽冥界。

一名破障巔峰修者向前邁出一步,但是還沒能接近空間裂縫就被再次飛過來的一道劍光斬殺。


「誰都不許動!」冰冷的聲音傳出,燕天驕從遠處走出。

在死亡威脅下,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燕天驕進入空間裂縫。

「哼,什麼東西,還不是要靠別人開闢出的空間裂縫才能離開。」一名破障境弟子不屑道。

姜羽開闢出的空間裂縫徹底崩塌,剩下的人只能找其他辦法離開。

小幽冥界外,血色天幕下。

姜羽和楊平的身影出現,向地面落去,幾個呼吸后,又有數道身影出現,其中一人就是燕天驕。

進入虛空裂縫並不代表一定能離開小幽冥界,有幾人就死在空間裂縫內暴.動的空間力量下。

「姜羽,楊平。」看到自己宗門弟子安全走出,溫婉君臉上露出笑意。

「溫長老」姜羽和楊平來到溫婉君面前。

「能夠活著就好。」溫婉君說道,然後看向姜羽。


「姜羽,你快點離開,先返回宗門。」

不用溫婉君多說,姜羽也知道是關於神劍子的事情。

「溫長老….」姜羽正準備開口,突然一道強勢氣息鎮壓過來,壓得姜羽差點跪下去。

「太靈宗的姜羽?我問你神劍子是不是你殺的?」神劍子走過來,早在姜羽從小幽冥界出來,劍神子就已經注意上。

姜羽明白現在反駁太過無力,更何況枯玄已經向他保證,會在關鍵時刻出手。

「我那只是為了自保,神劍子身為大比監察員竟然對參賽者出手,難道不允許我反抗?」姜羽毫不畏懼的看著劍神子。

「好,很好,一個二流勢力的破障境小子竟然敢對老夫我出言不遜。」劍神子氣得身體都有些顫抖。

身為超一流勢力神域劍宗長老,洞玄境修者,身份地位在中三境中也是聲名赫赫,在整個南域都排的上號的人物,現在竟然當著南域千萬宗門中三境修者面前被一個破障境小子頂嘴。

「我只是實話實說,別說神劍子要殺我,就是你劍神子長老要對我不利,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姜羽冷哼。

周圍其他宗門的中三境修者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一位破障境竟然對洞玄修者不敬,說出這樣的話。

「這個小子是不是瘋了?」

「我看是瘋了,不然怎麼敢這麼說話?」

「完了!這個小子太不知輕重,連累整個太靈宗一起得罪神域劍宗。」

… 其他宗門的帶隊中三境修者對姜羽指指點點,特別是一些與太靈宗不和的勢力,更是直接把太靈宗放到神域劍宗對立面。

劍神子的態度果然出現變化,對一開始的敵對姜羽,變為敵對整個太靈宗。

「小子,你知道自己剛剛在說什麼嗎?」劍神子聲音如洪雷一般,震得姜羽耳膜鼓起。

姜羽緊盯著劍神子眼睛。「我說如果你敢對我出手,我就讓你付出慘重代價。」

劍神子聽后大笑起來。「你算個什麼東西?也能讓我付出什麼代價。」

面色難看的溫婉君拉過姜羽。「姜羽注意言辭,劍神子長老在神域劍宗也身居高位。」

「如果你在這樣下去,就是你師父紫胤真人也保不住你。」

「又是紫胤真人。」劍神子非常明白,溫婉君這話看似是說給姜羽聽的,實則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劍神子沒想到,姜羽竟然是紫胤真人的徒弟,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另一邊傳來暴喝。

「什麼?羅劍少爺死了,是被那個小子殺的?」中年修者目光盯住姜羽,恨不得立即吃掉姜羽。

中年修者是星海劍宗此次大比的帶隊人,叫『於鵬』,虛明境修者,在星海劍宗的地位不低。

於鵬帶著幾名星海劍宗修者走向姜羽所在。「小子,我問你,羅劍少爺是不是你殺的。」

「羅劍的死與我無關,那是他自己觸犯石殿內的生靈招來的殺身之禍。」姜羽說道,然後看到萬化劍宗和御天劍宗那邊也有動靜。

「我萬化劍宗的阮星海現在在哪裡?」說話的是萬化劍宗的一位護法,名叫安飛塵,也是一位虛明境修者。

姜羽看向燕天驕,知道一切都是對方引起的。

「真是禍害遺千年,當時就不應該放過他。」姜羽心中想到。

安飛塵對姜羽不出聲的態度很不滿。「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阮星海是被我殺的。」

「好,連我萬化劍宗首席弟子你都敢殺?」安飛塵憤怒至極。

星海劍宗的於鵬圍上來,面色猙獰,羅劍可是星海劍宗宗主之子,現在死在南域大比的小幽冥界內,回到星海劍宗后,於鵬的下場可想而知,憤怒的星海劍宗宗主說不定會一掌拍死於鵬。

「羅劍少爺的死肯定和你有關,小子你今天哪都被想去。」於鵬冷哼。

同一時間,有十幾個二流勢力的中三境修者找上來,紛紛要姜羽對他們門下弟子的殞命給了說法。

在小幽冥界時,燕天驕和阮星海召集來幾千名弟子,盡數被聖者圖卷滅殺,現在燕天驕將這些說出來,這些宗門勢力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本來聽說姜羽的師父是紫胤真人,劍神子還不敢太過放肆,可是現在如此多的宗門都站出來,劍神子自然沒有什麼好怕的。

「小子你殺戮太過,已經犯了眾怒,跟我回劍宗內接受處罰。」劍神子大呵。

溫婉君站出來阻止,話還沒說出口,就會劍神子打斷。

「姜羽…」溫婉君看著姜羽,本想說的是你先走,我來斷後,可是看著周圍一圈的中三境修者根本說不出口。

「你們這些中三境修者怎麼好歹不分,這一看就是有人算計姜師兄。」楊平憤怒道。

躲在背後的燕天驕冷笑起來,這是陽謀,這些宗門勢力知道被人利用,可還是得向姜羽討一個說法,不然怎麼服眾?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這個小子必須為所做的事付出代價。」一個二流勢力的中三境修者說道。

劍神子這時開口。「我剛剛已經說了,將這個小子待會劍宗,諸位放心我肯定會讓這個小子受到應有的處罰。」

神域劍宗是在場所有宗門的『頂頭上司』,這些宗門自然不會有意見。


「那就依劍神子長老的話去辦。」

「孽孽孽,小子跟老夫走吧!」劍神子大笑,他可是知道姜羽身上有冥王之翼和古經的。

劍神子伸手抓過來,而枯玄還是沒有現身,姜羽不免有些焦急,想到枯玄會不會騙自己。

「劍神子長老,我認為這件事情應該先通知一下紫胤真人,畢竟姜羽是真人的徒弟。」溫婉君擋下劍神子伸過來的手臂。

劍神子眸光一凝。「溫長老你是想阻止老夫嗎?」

「我…我不敢。」在劍神子的目光下,溫婉君低下頭。

劍神子看到姜羽,目中有著不屑。「跟老夫走吧!」

「轟隆!」

高空,小幽冥界入口處,一道道身影跌落出,都是參加南域大比的弟子。

「大比結束了?」有中三境修者失聲道。

劍神子神情嚴肅,感知到遠處傳來的一股驚人波動,只能先暫時放下姜羽。

「神域劍宗劍神子,恭迎聖地使者。」劍神子直接跪下。

看得周圍其他修者一愣一愣的,劍神子可是洞玄境修者,是在場所有人中地位最高的。

不過在聽到『聖地使者』四個字后,其他中三境修者和一干弟子很明智的選擇跪下去。

「恭迎聖地使者!」

遠方天際出現一個小黑點,伴隨著驚天波動,黑點不斷放大,一名面容蒼老的老者走出,步履艱難,但沒有一個人敢小視,因為這是南域聖地祖荒神教的使者。

聖地在所有修者心中都是神秘代名詞,聖地眾人都是神一般的存在,老者身為聖地使者,自然被很多人忌憚。

「起來吧!」老者來到眾人面前,對下跪的眾人沒有絲毫意外。

姜羽並沒有跪下,老者有注意到,但並沒有在意,或者說是漠不關心,你想跪就跪,不跪也行,我不會強求你。

「老夫『乘風』,記得上次來的時候神劍子你還是弟子,沒想到現在已經成為長老了。」老者感慨道。

神劍子一臉尷尬。「那還是十屆前的大比,使者和以前比起來還是一點都沒變。」

「老了,不中用了。」老者乘風擺手。

其他人臉上寫滿驚訝,這是一個怎樣的怪物,神劍子還是弟子的時,就已經站在絕巔,現在已經過了很多年,恐怕一身修為早已登峰造極。

… 「小心這個叫乘風的人。」身處虛空小界內的天眼傳音給姜羽。

姜羽暗中點頭,誰都能看出乘風的不一般,不然怎麼可能成為聖地使者,更長久呆在聖地祖荒神教內。

「我曾經還是妖獸尊者時,見過這個乘風一面,那時他才剛剛進入上三境,成為上三境修者,沒想到現在已經到達如此地步。」天眼顯得比較驚訝。

「什麼?你見過這個老者!」姜羽不免動容。

劍神子見過對面也就算了,那時劍神子年輕的時候后,但是天眼也說見過,完全是兩個概念。

天眼可是妖獸尊者,活著的至強者,可見老者乘風明顯不是表面上這麼簡單。

「對方現在是什麼境界?」姜羽問道。

「很強,不比上古時期的那些大能者差,不然怎麼可能進入祖荒神教。」天眼道。

乘風與劍神子談論幾句,然後看向在場眾人,目光四處飄動,不過姜羽有一種感覺,對方似乎一直在觀察自己。


「難道聖者圖卷被發現了?」姜羽身子向後微微一退,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立刻就要走。

聖者圖卷這等寶物,百萬年前連大聖都忍不住出手搶奪,乘風就是再厲害,也不能免俗。

「放心,他還發現不了聖者圖卷。」天眼出聲,示意姜羽不用緊張。「就算是一位至強者站在你面前,也無法發現聖者圖卷的存在,除非是一尊大聖。」

姜羽放下心來,大聖這個世上一共也沒有幾尊,更加不可能在外行走。

「客套話老夫就不說了,這次來的目的只是例行公事。」乘風目光注視全程。

「前十個從小幽冥界出來的弟子能夠得到聖地頒發的大域令。」

「嗖嗖嗖——」

一共十道光芒從乘風手中飛出,準確無誤的落在前十名從小幽冥界出來的弟子手中。

「不愧是大能者。」姜羽心驚,看著停留在手中的一道光芒。

都不用劍神子開口,或者去統計,就能直接知道前十名是誰,並且從在場無數人中準確無誤的將大域令送到每個人手上。

光芒散去,讓姜羽沒想到的是大域令竟然只是一道符文,並不是類似令牌之類的東西。

「大域令本來就是符文,這道符文就相當於身份識別碼,等你到達大於壁壘時,可以保證你暢通無阻。」天眼傳音道。

楊平也得到一道符文,不過最終楊平選擇將符文送給姜羽。

「姜師兄,我要大域令也沒什麼用,這道也給你。」楊平知道姜羽需要大域令。

姜羽並沒有推辭,大域令是消耗性物品,只能用一次,兩道符文可以多一次保障。

「多謝。」

「姜師兄實在是太客氣,如果不是姜師兄,別說進入前十,說不定我早已經死在居道等人手中。」楊平笑出聲。

大域令頒發完畢,乘風並沒有打算久呆。

「事情已經結束,老夫我就先返回聖地了,希望以後相見時,你們的成就不會低於劍神子。」

「恭送聖地使者。」

劍神子等眾人再次跪下,姜羽依舊沒有動靜,乘風的目光足足在姜羽身上停留一刻鐘,這才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