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羽化伸手把住柳風的脈門,過了一會,他就像看怪物一樣看着柳風,一臉的震驚和不可思議的表情,口裏還喃喃:“不可能的,怎麼可能,三花聚頂,五氣培元,怎麼可能……”

“老哥哥,老哥哥,我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柳風被洪羽化的神情感染,也變得有點緊張了。

“走你個頭啊,真不知道你着小子是怎麼煉的。我一生勤煉,也是前幾個月才達到三花聚頂,五氣培元的境界的,想多少人窮其一生都不能達到這個境界啊!你才二十幾吧,二十幾就達到三花聚頂,五氣培元的境界,過多時候天下武林還不是你的了。小兄弟,你到底煉的是什麼功啊?能不能告訴老哥哥啊?”

柳風想了想,說道:“我修煉的是天王劍錄。”

“天王劍錄,天王劍錄,天王劍錄……”洪羽化好象在努力想什麼。突然,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雙膝着地,對着柳風就跪了下去,“少林俗家弟子洪羽化叩見劍帝。”


這,這,有誰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看着車上的人都望着自己,柳風終於體會到頭皮發麻的感覺了。 愣了一會兒,柳風連忙扶起洪羽化,生氣的說道:“老哥哥,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想折殺我啊!”

洪羽化看了看柳風,輕聲說到:“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等下了火車再說。”說完就恭恭敬敬的坐在了一邊,讓柳風感到很不自然。

接下來他們一路無語。

好不容易車到站了,也已經是天黑了。看來今天是上不了少林的了。兩人只好找了個小旅館住下來先。柳風剛一關門,洪羽化就又“噗咚”一聲,跪下了:“少林俗家弟子洪羽化,法號玄苦,拜見劍帝。”

“老哥哥,你這是怎麼啦,想嚇死我啊!”被嚇了一跳的柳風趕緊把他扶了起來。

“洪羽化不敢,請劍帝直呼洪羽化名字即可。”洪羽化一臉恭敬的答到。

“是你要我叫你老哥哥的啊,怎麼,反悔了?”柳風假裝生氣的說道,他實在想不到至尊劍帝在武林中人心目中的地位會有那麼高!

“洪羽化不知道劍帝法駕,冒犯了劍帝之處,請劍帝見諒。”說完又想跪,還好柳風早有準備,一把扶住。

“老哥哥,到底怎麼回事,不說清楚,我就不理你了。還有什麼劍帝的啊,搞得我一頭舞水的!”雖然隱隱感覺到這蹊蹺事跟至尊劍帝拖不了關係,但是柳風還是小心求證道。


“劍帝……”看到柳風微怒的臉色,洪羽化硬把話給吞了進去,“小兄弟,明天我們上少林你就會知道的了。一天的奔波,你也累了吧,還是早點休息把。先睡一覺,養足精神。”說完也不管柳風答不答應,他倒頭就睡了。

“我……”柳風還有很多問題的啊!他怎麼可以就這樣睡覺的啊!唉,柳風,你就算了吧,洪羽化可能真的累了,他一個老人家,奔波了一天,是該休息休息了。

看着洪羽化有點不雅的睡姿,柳風走過去輕輕的幫他蓋上被子,就回到自己的牀上,開始睡覺兼練功了。至於那些疑問嘛,明天再問就好了!他就不信洪羽化跑得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已經知道他是少林的了,大不了就是去找他們的方丈要人了!

一夜就這樣安靜的過去了。

“老哥……”話還沒說完,柳風就傻眼了,牀上哪有洪羽化的影子啊!他進近一看,發現牀上壓着一張紙條,連忙打開,上面寫道:“小兄弟,請原諒老哥哥的不辭而別,只是事關重大,我必須先回去稟報方丈師兄,請你務必明天來少林一趟。記住,一定要來啊!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我,你來到少林就會知道的。切記切記,一定要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了也一定要趕來,老哥哥在山上等你。 洪羽化留筆”

真是的,搞什麼鬼嘛,神神祕祕的,少林不會是什麼邪教吧。“呸呸呸,胡思亂想什麼!”柳風連忙把自己剛纔的想發法踢到爪哇國去。洪羽化先走應該有他的道理的,但是,他千不該萬不該的是,他不應該丟柳風一個人在這啊,雖然說柳風知道少林在少室山上,但是這裏那麼多的山,他怎麼知道哪座是少室山,他可是出了名的路癡啊!

沒辦法,無奈之下柳風只好用絕招了……

“大叔,請問上少林寺的路怎麼走啊?”嘿嘿,柳風的絕招不知道大家猜到了沒有。沒錯,就是問路啦。魯迅說過,“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魯迅可以說路是人走出來的,那他來個路是口問出來的,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你是來旅遊的吧,我勸你不要上去了,我們今天早上去上香都不給,說是有重大事件,關寺一天啊!說不定又是哪個國家領導要來。明天再來吧。”

老天不是開這麼大的玩笑吧!

“喂,你還好吧,你沒事吧。”看到柳風一臉的悲憤,那個大叔不禁問到。

“哦,大叔,我沒事。對了,能告訴我上山的路嗎?我只是想看看少室山的風景,不是上少林的。”

“是這樣啊,你一直走,到了三叉路口走中間那條路,直走就到少室山山腳了。”

“謝謝大叔。”

“不用,祝你旅途愉快的。”

天下第一名剎,禪宗祖庭,少**術的發源地少林寺,因其坐落在河南省登封市中嶽嵩山的腹地,少室山下的茂密叢林中,所以取名“少林寺”。

少林寺以禪宗和武術並稱於世。遠在隋唐時期,已具盛名;宋代,少**術已自成體系,風格獨絕,史稱“少林派”。成爲中國武術派別中的佼佼者。元明時期,少林寺已擁有憎衆二千餘人,成爲弛名中外的大佛寺;清代中期以後,少林寺逐漸衰落。

走了兩個多小時,柳風終於看到“少林寺”三個大字了。

“施主請留步,本寺今天有事,不接待客人,請明天再上山遊玩吧。不便之處敬請見諒。”剛走到寺門口,就有一個小和尚過來攔路了。

“我叫柳風,我認識一位法號是玄苦的高僧,我今天是應他之約來赴約的,麻煩你去問一下我能不能見一下他啊?”

“施主就是柳風,請進,請進,本寺玄難方丈、玄苦、玄悲、玄慈師叔祖率領本寺所有僧人已經恭候劍帝多時了。”說完,恭恭敬敬的讓開了路。

什麼玩意嘛!還搞出什麼師叔祖來!還有,說得好象少林寺今天關門不做生意都是因爲柳風的關係似的,不會是鴻門宴吧?心裏懷着小九九,考慮了一小會,柳風還是走進了少林寺的大門,沒辦法,有任務在身嘛!不過,他剛進門就恨不得轉頭就跑,只恨自己爲什麼要進來!因爲,他一進門,就“嘩啦啦”跪倒了一片光頭,“少林第五十三代掌門玄難帶領全寺僧人恭候劍帝法駕。”接着,某人的耳邊便就響起了雷聲:“恭迎劍帝法駕少林”“恭迎劍帝法駕少林”“恭迎劍帝法駕少林”……

門,門在哪?喂,你們怎麼把門關了啊!嗚嗚嗚,把門關了那叫我怎麼跑路啊!柳風看着緊閉的寺門,心在哭泣!你想想,一羣光頭向你叩拜啊,天啊,難道他們不知道光頭會反光的嗎!真是的,幾百個光頭朝着你反射陽光,除了跑路柳風的頭腦裏暫時沒有第二個想法了。

“各位大師,老哥哥,方丈,你們這是幹什麼啊!這不是叫我折壽嘛!”沒辦法,柳風也只好“噗咚”一聲跪下了,於是乎,整個寺院就沒有一個站着的人了,那真是相當的壯觀。

看到柳風也跪下了,玄難方丈、玄悲、玄慈全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洪羽化,洪羽化苦笑一下,就向玄難方丈小聲說了幾句話。方丈更加疑惑的看着玄苦。過了好一會兒,好象纔想柳風似的,連忙走過來把他扶起來:“劍帝請稍等,我先交代一下一些事情,然後我們再談。”說完就大聲說道:“僧人各歸其位,各司其職,今日之事,就算是至親之人也不可以說,你們明白了嗎?”

“謹尊法旨。”處理完後方丈跟玄苦、玄悲、玄慈就恭恭敬敬的把柳風帶到方丈的禪房。

“想必施主心中有許多的疑問,不妨先聽老衲講一個故事。”方丈問道。進房後柳風堅決不要和尚叫他劍帝,但是和尚堅決要叫,最後柳風就說他們再叫的話他就走,和尚沒辦法只好叫他“施主”了。

“大師請講,小子洗耳恭聽。”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家人居住在少室山腳,他們靠打獵爲生。有一天,他們的兒子上山打獵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有一道光一閃而過。好奇心驅使他向發光的地方走過去,他發現有一個背劍男子閉目坐在一塊石頭上,全身放出五彩的光芒。他以爲見到了神仙,連忙叩拜。那個男子突然睜開眼睛看了少年一眼,這一眼,讓少年覺得好象靈魂最深處的東西都逃不過那一眼似的。過了一會,男子開口了:‘你心地純潔,心無雜念,可以肩負此重任。如果我傳你神功,你可否爲我、爲天下蒼生做一件事?’少年對那個男子敬若神明,當然一口答應。‘我傳你的叫一套法訣,雖然只傳你第一境界的修煉口訣,也足以讓你傲視天下的了。你可以選擇傳人,但是隻能傳一人,切記,切記。這是妖靈舍利,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它,即使犧牲性命也不能讓它落入他人之手,否則,天下蒼生將面臨滅世之災。可能是百年,也可能是千年之後,我的後人自然會來取走舍利,那時你或是你的傳人的任務就結束了。’說完,就拿出一顆閃爍着金色光芒的舍利子交給那個少年,接着人就消失不見了。那個少年聰明絕頂,他根據男子傳給他的法訣潛心修煉,成爲當時武林新俊,後來因爲某種原因促使那個少年頓入空門,成爲我少林弟子,妖靈舍利也就放在了少林。但是,那個少年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他悉心培養了一個傳人,於是,這個任務就一代代傳了下來,那個少年的後人全部沒有離開過少林,一直在少林後山潛修。”

柳風除了靜靜的聽還能幹什麼?這麼大的祕密,誰聽了也會說不出話來吧。良久,他纔回過神來:“什麼是妖靈舍利啊?有什麼用?那個背劍男子又是誰?”

“妖靈舍利,它藏在少林已經有一千餘年了,從來沒有哪個高僧得以領悟其中的奧祕。至於那個那個背劍男子,想必施主已經猜到了,他就是至尊劍帝。” 果然跟至尊劍帝有關!柳風心裏悲嘆道。感情至尊劍死了好東西沒留什麼,麻煩倒是留下一個,還是一個超級**煩!

“方丈大師,我想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我得到至尊劍帝的天王劍錄完全是一種巧合,而且,劍帝的遺囑裏並沒有提到這件事,我想是不是你們認錯人了?”看來妖魔鬼怪齊涌少林,爲的就是這個什麼妖靈舍利,不管它是什麼寶貝,現在就是燙手的山芋,柳風自己一身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可不想再來一個**煩,考慮再三,柳風最後還是決定跟至尊劍帝劃清界限!

“妖靈舍利雖然不是我寺之物,對我寺的幫助卻很大,而至尊劍帝更是人人敬仰的神話人物,本寺守護妖靈舍利已有千年,於今各路妖魔齊集少林山下,想必都是奔妖靈舍利而來,施主既然得到劍帝真傳,又怎麼忍心看着劍帝的東西落到妖魔之手,爲害蒼生,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這……”爲害蒼生這麼頂大帽子扣下來,柳風可承受不起啊。

“既然施主還有所疑慮,何不隨我到佛洞一窺妖靈舍利之真面目?”

“好吧,請大師帶路。”柳風知道現在他說什麼也沒用的了,而且經方丈這麼一說,對哪個妖靈舍利他還真是有點興趣了。

“阿彌陀佛,施主請隨老衲來。”聽到柳風同意了,玄難方丈立刻一臉的輕鬆,看來山下的妖魔着實讓他頭疼。

柳風隨玄難方丈來到少林的後山,轉了好幾個彎,又經過了一個樹林,終於看到了一個山洞,不過,一路上他總感覺剛纔怪怪的,於是就向像方丈說了那種奇怪的感覺。

方丈挺詫異的望着柳風,“施主不愧是至尊劍帝的傳人,果然好眼力。剛纔的樹林其實是八卦陣,而先前的山路也是根據奇門遁甲的精髓而建造的。如果沒人帶路,任何人都靠近不了佛洞的。”

柳風現在恨不得抽自己幾大耳光,就多了下嘴,他的身份似乎就成釘在鐵板上的事了!其實他對那些奇門遁甲、陣法啊什麼的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只是妖族天生的超強的第六感讓他覺得怪怪的罷了。

山洞裏面很簡樸,只有一個石鼎,一張石牀,一張石桌,幾張石凳而已,但是收拾得很乾淨。比較特別的是石鼎會放出一絲絲的光芒,祥和又有點詭異的光芒。柳風一進洞就被石鼎吸引住了,完全沒有注意到盤坐在石牀上閉目養神的一個老頭子,一個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頭子。

“施主終於來了,我族堅守了數千年的使命終於完成了。”良久,老和尚打破了寂靜。

“大師,我真的不是你們要等的人,我只是無意中得到了天王劍錄而已,你們誤會了,真的!”唉,柳風都向方丈他們解釋了無數次了,他們就是不信,想必這個也不例外——都是和尚嘛,只有一根筋。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緣起緣滅,緣聚緣散。萬事萬物,冥冥中自有註定。施主又何必執着於對或錯呢!你的無意中,誰又能說明不是命中註定的呢!我們風家受劍帝他老人家極大恩惠,發誓子子孫孫,均爲劍帝之奴,現在你既然已經出現了,我們風家以後任憑差遣,可惜老頭子我已快是入土之人了,這樣吧,我先跟我兒子說好,你以後有事就直接找我兒子吧。”老頭子說完,在柳風目瞪口呆的神情下拿出一部三星手機,“喂,啊天啊,恩,是我,劍帝的傳人出現了,我把你的聯絡方式給他,你要記住我們風家的使命,好吧,等少林危機過後我去找你詳談,好的,88。”這姓風的老頭前面說的話那十足是個世外高人,不過後面說的嘛……這巨大的發差差點沒讓柳風摔倒,竟然還有手機!

“這個……”

“老伯,我叫柳風。”

“柳風,等少林這事過去後,我跟你一起下山吧,我也好安排下風家的事情,對了,我叫風天劍,以後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夠了。”

“我以後還是叫你風老伯吧。”

“好吧。”看來風天劍並不是一個迂腐的人,“對了,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以後好聯繫。”

“……”柳風稍微愣了一下後,連忙報上自己的手機號碼。

“妖靈舍利就在就在石鼎當中,你快去取出,我們再一起商量對敵之策。”風天劍說完帶頭走出山洞,方丈他們四個也隨之退出了山洞。整個山洞就剩柳風一個人了。石鼎不時透出一絲絲詭異的光線,讓他心裏感覺怕怕的。

考慮了一小會,柳風慢慢打開了石鼎。頓時,山洞光芒四射,整個山洞都被白光所包圍。接着,柳風便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向他壓過來,沉重的壓力使他喘不過氣來,強大的力量根本不給他反抗的時間,下一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意識好象要被抽走一樣,靈魂似乎就要離開他的身體了!“看來這次是死定了。”這是他還能思考的最後一個想法,接着,就是眼前一黑……

“你終於來了,我的繼承者。”柳風睜開眼看到的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天與地似乎都不存在了,一個聲音在這片白茫中迴盪。

“你是誰?這是在哪裏?繼承者?什麼繼承者?”

“這是我用自己的本源力量製造出來的意識空間,你的意識現在暫時離開了你的身體而已,不過,你放心,你很快就會回去的了。既然你能夠來到我的意識空間,就是我的繼承者,劍帝沒有跟你說嗎?”

“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不僅身具天王劍氣,奇怪,怎麼還有鳳凰之血,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個聲音過了好一會纔再次響起。

看來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柳風於是把太虛幻境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說完後靜靜的待在一邊等答案。

“天意,可能這就是天意吧。不管怎麼說,你能進到這裏來,就是我的繼承者了。我就就是妖怪世界中唯一的神——妖神手下的四大戰妖之一,我的名字叫妖僧。”妖僧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柳風忽然有種揍他一頓的衝動!你直接說是妖僧就是了,加那麼多前綴幹什麼!

“妖靈舍利蘊涵着我畢生的妖力,或者說是一股強大的能量比較貼切吧。我接下來所說的每一個字你都要聽仔細啦。從整個宇宙來看,世間萬物其實都是能量的一種形式,萬物的毀滅與再生不過是能量的一種轉移罷了。這些也是在我達到天妖境界後才體悟到的。當你體悟到世間萬物存在真諦的時候,你就擺脫了宇宙法則的制約,能夠穿越界層,在這一空間遨遊,這就是所謂的神遊。那時侯,你就會知道在我們這個空間原來存在着那麼多有趣的界層的!這些我就不多說了,我相信,你有一天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去到那裏的。妖神飛昇神界後,四大戰妖也就各奔東西了,我在人間遊玩的時候,認識了至尊劍帝,成了莫逆之交。你也許會覺得奇怪——妖與人成爲莫逆之交?這些我現在說你也不會明白的,等你實力到達那個境界就會知道的了。本來我已經超出輪迴,可以不老不死的。但是我心已死,所以懇求劍帝將毀滅我的肉身。我怕奸邪之人得到我的力量爲害蒼生,又請求他替我尋求繼承人。你,不是劍帝選的,但是是老天給我選的繼承者,希望你能好好利用我的能量,我就感到欣慰了。”

“……”妖僧所說的顯然已經完全超出了柳風的認知範圍。

“你有什麼要問的嗎?”

“你說的四大戰妖,現在應該在妖界了吧?”這個關係到小命的問題還是比較重要的。


“哈哈哈,說起來真的是十分可笑,很難想象吧,這個世界最厲害的妖怪竟然是在人間。”妖僧大笑道。

“那……”

“你會慢慢知道的,我不全部事情都告訴你了,那不就沒什麼意思了?我問你一個問題,對於正邪,你有什麼看法。”

柳風想了想,正色說道:“正、邪就在人心,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正,什麼是真正的邪,正、邪其實就在你我的一念之間。力量沒有正、邪之分的,歸根究底,是看使用它的人是正、是邪。人有善惡,妖有真情,這是我的想法。”

“好,好,好。”妖僧連續說了三個好字,“上天總算待我不薄,送我這麼一個好的傳人,你既然是半妖之體,我也就沒有違反我的誓言了,我就把妖靈舍利交給你了,等你完全吸收了妖靈舍利的力量之後,你就會明白能量的真諦,那時侯,你才能成爲真正的王者!記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還有一山高。你現在只能說是個強者,但還不是王者,你不能明白這一點,將會是你的致命傷。”

話音剛落,柳風直覺眼前又一黑。他心裏那個鬱悶啊,爲什麼老是要暈呢!


柳風擡頭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禪房裏,自己不是在山洞的嗎?剛纔發生的事不會是做夢吧?

柳風伸手摸了摸昏沉沉的腦袋,手忽然碰到一個突起,連忙往額頭上仔細一摸,竟然多了個拇指般大小的突起,難道這就是妖靈舍利!

沒等柳風細想,方丈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施主終於醒啦,阿彌陀佛。”醒來第一個見到的就是光頭,實在讓人開心不起來!

“終於?我睡了很久嗎?”

“施主自從在佛洞昏迷後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什麼,我昏迷三天了,怪不得感覺那麼餓啊呢。”

“施主既然醒了,我叫人準備齋飯吧。”

“多謝方丈。”

“阿彌陀佛。”

“方丈大師,有什麼話請直說,出家人不是不打惶語的嗎?”看到方丈欲言又止的樣子,柳風追問道。

“唉,一言難盡,玄苦師弟,你把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跟柳施主說一下吧。”

經過玄苦的一番解釋,柳風才明白這三天已經有好幾股勢力向少林施壓了,尤其是嫵妖洞的妖怪,昨天給少林下了戰帖,並且申明,如果驚動了世俗之人,後果全部由少林承擔,少林衆僧考慮再三,最後還是放棄報警了。

“嫵妖洞的妖怪實在是太囂張了!”玄苦說着說着,忍不住拍案而起。

“爲了警告少林,我們已經有三個僧人成爲了他們的食物。”方丈悲痛的說道。

聽了方丈的話,其他僧人全都不說話了,個個緊握雙拳,身體顫抖,顯然是憤怒非常。

“他們下的戰帖是今天晚上,是吧?”柳風一臉“平靜”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