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雪嬌本想跟着一起進去,但是一個老太監硬生生把她拉走了,這老太監看樣子跟帝雪嬌的關係還不錯,不然也無法勸走這個生性刁蠻的小公主。

華炎整整衣冠,大步邁進了大殿之中,剛剛踏進大殿,一股浩然正氣便是撲面而來,差點將他又給生生逼退回去。

這不是氣勢上的壓迫,而是一種精神上的威壓,無形無質,完全看個人的氣質能否抵擋得住。而華炎則無視這股力量,龍行虎步的走進大殿,冷靜的看着端坐在上面的帝無影。

“好久不見了啊。”帝無影開口道。

華炎微微一怔,沒想到帝無影第一句話居然是這樣。

只聽帝無影溫和的說道:“當初在中域的時候你我可是見過一面,當時你還只是躲在清心道長背後的一個小孩子,當時還不過煉神期吧,沒想到幾年不見,你居然一躍成爲三清宗掌教了,真是人生如夢啊。”

“是啊,人生如夢,幾年過去,我已非吳下阿蒙,你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也不知道過幾年是不是還這副模樣,停滯不前。”

“哼!”

殿內衆武將齊聲低喝一聲,殿內頓時涌起一股無形氣浪,直逼華炎而來。

紫夜正要上前替華炎擋住,誰料華炎來者不拒竟直接將那股力量給吸入了體內,眨眼間便是吸收了,對他沒有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

“年青人,對於你我可是非常瞭解的,不知道你這次來所爲何事?”帝無影面無表情,繼續問道。

“是嗎,你對我很瞭解?”華炎反問道。

帝無影一揮手,一旁站立的老太監便是伸手拿出一卷書念起來:“華炎,二十三歲上下,生於東州北域,自幼被人販張慶山販賣爲奴,後被鐸塞鎮劉心拐入鬥獸場,兩年後被暗影堂血煞先生白青衣看中帶入甘陽的玄字營,成爲一名殺手……”

聽着那老太監一五一十的將華炎近幾年的經歷一一道來,華炎反倒是沒有一點意外,憑藉帝傲天朝的能力掌握到這些信息很正常,只是有些信息從剛開始就錯了,所以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不錯不錯。”華炎拍拍手,“很詳細,詳細到讓我都有些意外了。”

“但是在我看來,還不夠詳細。”帝無影淡淡道,“就比如你身後的這位紫夜先生,我就看不透他,更是沒有掌握他的任何消息。”

紫夜淡漠的站在原地,雙目平視前方,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華炎,現在你組建了萬仙盟,爲何不好好發展自己的勢力,反而犯險來我帝傲天朝?”帝無影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爲何還要問我?”華炎笑道。

帝無影不置可否的聳聳肩:“但我還是想聽聽你的想法……” “先不談萬仙盟,我想問問帝傲天朝的國君,對於南域如今的局勢,您有什麼看法?”大殿之中,華炎對立帝無影,冷靜的問道。

帝無影微微皺眉,道:“南域一直以來都是風平浪靜,雖說各大勢力明爭暗鬥,但至少表面上還算很平和的,只是現在你萬仙盟橫插一腳,貌似……”

“哈哈哈哈……”華炎打斷帝無影的話仰天大笑,半晌才道,“帝無影,我想你還是小瞧我了,既然如此,不妨你我開門見山如何?”

帝無影眼中迸出一股殺機,但是瞬間便是消失無蹤:“好,年青人確實夠爽快。”

華炎很是不客氣的在大殿之中來回走動,任憑那些文武百官對他怒目而視卻視而不見,只聽他淡淡的說道:“據我所知,你的弟弟帝無情,因爲不滿當年被你奪取皇位,現在正在北域發展自己的勢力,而暗影堂就是他的一支反叛之師。”

帝無影緩緩閉上了眼睛,似乎在聆聽華炎的話是不是有值得他重視的價值。

而華炎也平淡的繼續說道:“如今的南域,就像是一潭死水,雖然表面上很平靜,可據我所知,你帝傲天朝如今已經和南州焚音谷聯合,正在跟白家作對。”

見帝無影沒有任何異樣,華炎緩緩道:“不過我想你也知道,白家跟我三清宗也算是有點交情,所以有些事情是瞞不住了。”

“雖然你帝傲天朝和焚音谷聯合了,但並不是在針對白家,而是做出一個假象,讓別人以爲你們南域這兩股巨頭正在對抗,實際上你們和白家已經達成了協議,共同對抗上古六道!”

華炎刻意加重了“上古六道”這四個字,果見帝無影的眼皮動了一下,但仍舊沒有睜開,顯然這些消息還不足以讓他重視華炎,而今天如果華炎沒有提出足夠讓他看中的籌碼,說不得他就會強行出手壓制華炎,從而徹底摧毀萬仙盟。

“根據我的情報,你的弟弟帝無情如今也已經和上古六道達成了某種協議,雖然協議的詳情我不太清楚,但我想其中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奪回帝傲天朝,把你從皇位上拉下來。”華炎冷冷道,“如今南域各大勢力都隱藏在暗中,唯有絕刀門和炎鳳閣蠢蠢欲動。”

帝無影微微睜開了眼睛,雖然看着華炎但是並沒有插話。

“如今絕刀門和炎鳳閣以爲我萬仙盟沒有基礎沒有實力,所以想拿我萬仙盟開刀,繼而攪亂南域平靜的局勢。”華炎說道,“我想,他們這兩派應該也已經歸降了上古六道吧?”

“你待怎樣?”帝無影終於開口問道。

華炎微微一笑,解釋道:“上古六道之一的破天道如今已經浮出水面,絕刀門和炎鳳閣也露出馬腳,可是現在你們和白家正忙着對付破天道,估計沒有精力來處理這兩大門派的騷動吧?”

說到這華炎很有底氣的解釋道:“絕刀門和炎鳳閣既然想要動我萬仙盟,我萬仙盟倒是不懼,很想跟他們玩玩,所以我萬仙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幫了你們一把,不是嗎?”

“你想以此要求什麼?”帝無影皺眉道。

“當然不是要求。”華炎笑道,“現如今東州大半已經淪爲上古六道的地盤,唯有南域還在苦苦支撐,如果我們還不團結一點,只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一一吞食。”

帝無影沉默了一下,道:“你想跟我們結盟?”

“結盟倒也不錯,更多的希望你帝傲天朝和焚音谷不要來找我萬仙盟的麻煩,彼此心知肚明,不要因小失大。”華炎道。

“好嘛,你萬仙盟原來是想渾水摸魚,在這紛亂的局勢下謀取一條生路,或者說是謀取一條發展之路?”帝無影冷笑道。

華炎沒有反對,道:“不錯,可以這麼說。我萬仙盟雖然剛剛成立,但是在這南域也算是能幫你們抵抗上古六道的侵襲,大家互惠互利,何樂而不爲?”

“可是,你萬仙盟貌似還沒有足夠讓我重視的籌碼!”帝無影不客氣的說道。

“沒有嗎?”華炎反問道,“我萬仙盟由原先的三清宗和南域的妖獸組建而成,本體實力雖然還不足以跟你們這種成立已久的大勢力想必,但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

帝無影冷笑一聲,沒有回答。

華炎繼續道:“此外,我萬仙盟和白家以及劍宗都有不錯的交情,這一點你不得不承認。而且我萬仙盟的起點不低,發展起來非常迅速。”

見帝無影還是沒有回話,華炎笑道:“前段時間,我拜訪了蠻族。”

“蠻族?”帝無影不由顯得有些驚訝。

“不錯,蠻族。”華炎道,“我萬仙盟已經和蠻族結盟,所以這也是我沒有選擇跟你們結盟的原因。”

帝無影不屑的冷笑:“不可能,蠻族不可能跟你結盟。”

“是嗎?”華炎聳聳肩,笑道,“你怎麼這麼肯定?”

“蠻族在南域存在的時間比如今南域任何勢力都要久遠,他們根本不問世事,怎麼可能會跟你結盟?”帝無影完全不信,尤其是這話從華炎這個青年嘴裏說出來。

華炎深吸一口氣,無奈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說着華炎從懷裏掏出一塊古樸的彷彿用藤蔓製造的令牌,令牌上刻畫着一頭巨龍形象,整體並沒有散發出任何獨特氣息,就是一塊普通的令牌。

但是帝無影看到這令牌的時候卻是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因爲他認出了這令牌是蠻族的信物,而且是屬於最高級的那種,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持有的,只有蠻族族長一類的高層纔有資格贈予外人這種令牌。

“前段時間我拜訪蠻族的時候,還有幸進入了他們蠻族的禁地化龍池,那裏可是好地方。”華炎繼續投放猛料。

雖然化龍池對於蠻族來說是禁地,但是在帝無影這種南域風雲人物的眼中,這種祕密根本稱不上是什麼祕密。

“不可能!”帝無影冷聲道,“就算是蠻族子弟大多都沒有資格進入化龍池,你一個人類憑什麼?”

華炎沒有說話,僅僅是揮了揮手中的令牌。

帝無影不由得閉上了眼睛,緩緩的坐了下來,如果說先前華炎的介紹讓他隱隱有些想利用華炎的萬仙盟來牽制上古六道,但是現在看來,華炎的地位已經略微被擡高到了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這一點讓他很不爽。

不過作爲一國之君,帝無影還是舒緩了一下情緒,道:“看來這些年你的發展真是有些超乎我的想象。”

華炎沒有說話,而是傲然的站在那裏。

果不其然,只聽帝無影鄭重道:“都退下吧,請萬仙盟盟主跟我去後殿一敘。” 帝雪嬌在皇宮內足足停留了十天,期間一直都在等華炎,誰知華炎跟帝無影商談了足足十天了還是沒有出來,就連紫夜他們都跟帝雪嬌一樣,被安排在一處寢宮裏等了十天。

十天來,帝雪嬌一直住在原先自己的府邸,偶爾會來紫夜這裏詢問一下情況,還派了一個小太監隨時監視,只要華炎出現立刻稟報她。

第十一天,華炎終於露面了。

“累啊。”華炎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回到寢宮,一腦袋便是栽倒在牀上,紫夜等人靜靜的圍在一旁,也沒有詢問到底怎麼樣了。

片刻之後,收到消息的帝雪嬌一腳便是將大門踹開,直接將躺在牀上的華炎給拽了起來。

“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華炎無比苦悶的懇求道。

帝雪嬌滿肚子的話還沒說出來,見華炎那副模樣一時不忍心,只好將他給丟在了牀上,氣呼呼的離開了,而華炎則倒在牀上睡了一天一夜。

“開個會,至於這麼累嗎?”小靈不信的說道。

醒來後一直都沉默不語的華炎瞪了小靈一眼,道:“十天啊,十天來我跟帝無影那老混蛋討價還價,你知道多費精神嗎,腦細胞都上億上億的消耗掉了。”

“情況怎麼樣?”紫夜反倒不像小靈那般浮躁。

“還在意料之中。”華炎回答道,“目前來看,萬仙盟雖然有很多外援,但實際上的情況你我都清楚,依靠外力終究不是長久之策,一切還得萬仙盟自身強大才有足夠的底氣。”

小靈插嘴道:“帝無影那老混蛋妥協了多少?”

“白頭翁,你又罵我父皇!”不知何時帝雪嬌出現在了門外,一腳便是朝着小靈踹了過來。

“喂,我警告你,再叫我白頭翁,我跟你急!”小靈躲開帝雪嬌的攻擊叫囂道。

二人在房間裏一追一逃,小靈氣呼呼的挑釁道:“你見過我這麼帥的白頭翁嗎,你這明顯是嫉妒!”

“我呸,你就那一頭白毛有什麼好嫉妒的,白頭翁!白頭翁!”帝雪嬌不放棄的在不大的房間裏和小靈追逐起來,華炎和紫夜以及麒麟神獸二話不說直接就走出了房間。直到半盞茶以後帝雪嬌才氣喘呼呼的從房間裏走了出來,顯然是沒有抓到小靈。


小靈從窗口探出一顆腦袋繼續挑釁:“刁蠻公主,怎麼不追啦?”

“你……”


“好了,別找事了。”華炎忍不住呵斥道。

帝雪嬌不再理會小靈,而是直奔華炎而來:“這幾天你都在跟我父皇談什麼啊,這麼久都沒談完?”

“沒什麼,一些政務上的往來。”華炎笑着解釋。

“能不能不要這麼官方?”帝雪嬌不滿道。

華炎嘿嘿一笑,卻見院外走進來一夥人,而且自己完全不認識。


“雪嬌,你怎麼在這啊,讓我好找。”爲首的一個白衣青年很是熱情的迎上來衝帝雪嬌說道。

帝雪嬌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我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我雪嬌。”

那白衣青年似乎沒有聽到帝雪嬌的話,雙眼死死的盯着帝雪嬌,根本沒有把華炎他們看在眼裏。

小靈從房間裏走出來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道:“呦呦呦,原來帝傲天朝的皇宮裏也有色鬼啊,瞧瞧,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聽到小靈的嘲諷,帝雪嬌忍不住笑了出來,而那白衣青年卻完全屏蔽了華炎等人,直到帝雪嬌笑出聲他才恍然大悟,轉而怒視小靈。

“看什麼看,老子不好你這一口。”小靈不屑的說道。

白衣青年大怒,身後幾名隨從當場便是跳了出來要大打出手。

紫夜適時而出,聖心境的實力暴露無遺,那些隨從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差點當場就跌倒在地,不過好在自制力夠強,生生壓制了下來,但還是老老實實的退回到了白衣青年身後。

那白衣青年詫異的看了紫夜一眼,這才意識到這夥人的實力都不弱,看樣子有點背景,忍不住問道:“你們是誰,怎麼沒在這裏見過你們。”

這時他身後的一個隨從上前低語一番,似乎是瞭解華炎等人的身份。

“好啊,原來是你!”白衣青年突然將目光放到了華炎身上,這讓華炎一愣,他好像不認識這青年。

帝雪嬌見情況變得複雜起來,當場站出來道:“洛心,不要放肆,這裏是我帝傲天朝的皇宮,可不是你焚音谷!”

“焚音谷?”華炎釋然,難怪這青年如此仇視自己,只因爲自己身上還帶着焚音谷的祕寶紫金燈。

洛心死死的瞪了華炎一眼,道:“小子,我看你怎麼活着離開這裏。”說着又衝帝雪嬌笑眯眯的告辭,臉色轉變之快讓人結舌。

等洛心走遠,帝雪嬌纔不好意思的說道:“真抱歉啊,是我把他招惹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