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處總攬負責人姓張,名天耀。

在立家人離開之後,他便沒有再聽從任盈盈的任何吩咐,尤其是被任雨柔的個人魅力所折服,一心一意的輔佐任雨柔處理工地事務。

本來倆人還在覈對一些賬目問題。

結果,一道急促的呼喊聲忽然傳來。

一個滿臉漆黑,滿頭大汗,不過看起來卻年紀輕輕的年輕人跑進來,火急火燎。

上氣不接下氣。

“鬼叫什麼?”

“喪娃子,你還能不能幹?”

“要消停不了,趁早給我滾蛋!”

“沒看見任小姐在這裏麼?”

張天耀瞥了對方一眼。

而任雨柔則是嗅覺敏銳,放下鋼筆,擡頭看向名叫喪娃子的工友,問道:“小夥子,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彆着急,慢慢說。”

葉天縱適時的遞過去水杯。

對方口乾舌燥,接過便仰頭,一飲而盡。

這才長舒了口氣,說道:“東南區域的遊樂場設施,有人攔着我們,不給施工。”

“他們說,說,有人被砸到腿了,得讓咱賠錢,要不然的話,要告我們!”

“他們來了好多人,而且還有好多拿着相機的記者在拍照,說是要曝光咱們!”

“這,這可咋辦啊?”

喪娃子哭喪着臉。

說着都快哭了,擦了擦眼角,說道:“我三叔,三叔都被他們給打傷了,頭上全是血,還不讓人去醫院看傷……”

“什麼?!”

張天耀大吃一驚。

而任雨柔則是陰沉着臉,喃喃道:“我來的時候,各處施工工地都有條不紊的進行。”

“而剛剛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彙報裏也沒有這件事情。”

“怎麼突然就有人受傷了?還找來了一大堆記者?”

任雨柔想了想。

起身站起來,果斷道:“走,咱們過去看看,海龍灣是大項目,千萬不能傳出任何負面消息,一定要妥善解決好。喪娃子,你帶路,別哭,有我在。”

然後,任雨柔率先出去。

張天耀則是帶着喪娃子緊隨其後。

至於葉天縱。

在出了辦公室之後,看見坐在椅子上曬着太陽的田中信夫婦。

冷眼相對。

“你這傻子,看着我們幹什麼?”

任盈盈冷笑道:“你老婆好像有麻煩了,你這傻子不是挺能耐的麼?還不快去幫忙?”

“一個傻子而已,還真以爲他有通天的本事?”

“我聽說,打傷了人,還有記者在跟隊拍照,如果處理不好,對海龍灣項目,是個很大的打擊。”田中信伸了個懶腰,搖頭道:“過果然是掃把星,剛上任就帶來麻煩,早知道這樣,還不如提早將管轄權交給我們多好,何必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呢?”

“嗖……”

剛說完。

葉天縱忽然衝過去。

一把拽着田中信的衣服領口。

力量很大,差點將他拽起來,就連呼吸都跟着急促。

“你這傻子,放開我老公!”

任盈盈衝過去。

卻被葉天縱一手推開,粗喝道:“滾!”

“田中信,具體的事情,我還不知道。”

“但是你我都清楚,背後,就是你們倆在搞鬼。”

“我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事情鬧大了,我老婆收不了場,我第一個要弄死的人,就是你。”

“不僅僅是你,包括田家其他人,你全家,有一個算一個,我全殺!”

…… 沒再廢話。

葉天縱趕往出事地點。

一處遊樂場設施建築地。

此刻,那裏圍觀了許多人。

附近幹活的工友,大批量的新聞媒體記者,甚至吸引了不少過往路人的注意。


那裏人聲嘈雜,氣氛火爆,鬧得不可開交。

葉天縱快速前去。


撥開人羣。

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躺在地上。

撩起右腳,鮮血長流,面色痛苦,非常難受的樣子。

而在他身後,同樣有五六個年輕人站在那裏,罵罵咧咧,喋喋不休。

坐在他對面,是一個渾身泥垢,戴着安全帽的農民工,相比起年輕人的痛苦,他更加難受。

衣物被扯爛,臉上還有耳光的抽打痕跡。

關鍵是,他一直都捂着胸口,劇烈的疼痛,讓得他齜牙咧嘴,連呼吸都困難。

“怎麼回事?”

張天耀沉聲問道。

而見到他,工友們,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其中一人,快速走來,聲淚俱下道:“張處長,您快幫我們主持公道啊。”

“我們在這裏施工,當時老張頭正在移動架上打鉚釘,突然這幫人就衝了過來,罵我們擋着道了,還要讓我們挪開不說,居然開始搖晃移動架。”

“最後,移動架散架,老張頭摔了下來,他自己摔斷了腿,還被戳到了肚子,皮都給劃破了。而明明沒有砸到他,他卻偏要說他受傷了,要讓我們工地賠錢,要說法,很快就找來了這麼多記者。”

“這,這可咋辦啊……”

聽到這工友的話。

其他人都唉聲嘆氣,面色憂愁。

尤其是受傷的老張頭,額頭虛汗直冒,如果再不送去救治,恐怕會有危險。

然而。

對面的年輕人,卻是頗爲不屑,冷冷的說道:“扯犢子,明明是你們的移動架散架,砸傷了我們,居然反咬我們一口,一幫臭農民工,再顛倒黑白,我告你們!”

“沒錯。這些記者朋友,都是來幫我們伸張正義的。你們海龍灣砸傷了人,不賠禮道歉,還含血噴人,簡直是無良奸商,你們項目就該關閉!”

“對,關閉!”

“……”

兩邊人爭吵得喋喋不休。

而且,爭得臉紅脖子粗不說,還撩起來了衣服褲腳,打算大幹一場。

至於圍觀的羣衆,則更加相信是農民工們打傷了人,在顛倒黑白。

那些記者早就架設好了攝像機,不管是本地電視臺,還是新媒體、公衆號,全都直播發送。

一時之間,‘海龍灣’項目的話題,佔據熱搜,甚至已經登上了不少短視頻的頭條。

打開手機,已經超過本地人十萬人觀看。

不過。

消息都是負面的。

網絡上一片罵聲,還有人艾特本地監管部門聯合執法,輿論對任雨柔這邊,非常不利。


“任總,您看,這事情怎麼處理?”張天耀不敢背鍋,他心裏清楚,肯定是對方來鬧事兒。

但是偏偏,他們掌握了輿論主導權,而且又有人受傷,恰好想要調監控的時候,已經壞了。

所以,現在人在你的項目上出了事情,不管如何,要不處理好,恐怕會有**煩。

“先穩住輿論,不能再擴大影響。”

任雨柔面色明顯有些慌亂。

雖然她辦事能力強,但是並不代表公關可以。

而且,現在全民圍觀,她從沒有處理過這種事情的經驗,略微沉吟,嘆了口氣,無奈道:“雖然我相信我們的工人沒有亂來,他們這是在故意鬧事。”

“可是,輿論壓力都在我們這裏,咱們不能莽撞行事。”

“張處長,你先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別讓他們再和對方爭執,防止進一步惡化。”

“我來和他們協商,總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任雨柔已經做好了吃啞巴虧的心理準備。

說完。

她便走到幾名年輕人面前,誠懇道:“幾位,我是海龍灣項目負責人,任雨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