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種也是按田地數量賣,只有一畝田的人只能買一斤稻種。

遼陽城、郡守府!

公堂!

公堂之內,嬴子辛穩坐首案,手裏拿着一卷兵書觀閱,身上依舊穿着頗為厚實的玄鳥鎧甲,頭上戴着金纓兜鍪。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發展第一階段任務:鑄錢幣、並在遼東郡內發行錢幣!」

「獎勵宿主三萬兌換點,開赴人才商城面板!」

就在嬴子辛津津有味的看着兵書之時,腦海中突然傳來悅耳的系統提示音。

「終於完成第一階段的發展任務了!」

嬴子辛似是如釋重負的長舒一口氣,將手中的兵書放在案几上,屁股在軟墊上往後挪了一下,背部緊貼背後的靠椅,整個人進入放鬆狀態。

整整一個多月,終於將第一階段的發展任務告一段落。。

不容易不容易!

放鬆了一會過後,嬴子辛便打開系統商城面板,瞅了一眼自己的兌換點餘額。 目送貝卡斯的背影消失在陰影之中,剛剛作出了超有氣勢發言的遊戲的臉又肉眼可見地變圓滑了、或者說更稚氣了。顯然,王樣出來逛了一圈又回去了。

老執事在觀眾席邊等候,恭敬地說道:「各位合格者們,貝卡斯大人的決鬥演出已經結束了。我已經為各位準備好了休息的房間,一直到明天早上,各位可以盡情放鬆休息。」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貝卡斯那個傢伙,又贏了。」說話的人是基斯,他已經從海馬落敗的結局裡恢復了表情管理,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雙手插著褲兜、自顧自地越過了執事,走向走廊的另一邊去。

「盜賊基斯,你這傢伙是要逃跑嗎!」城之內對著基斯說道。

盜賊基斯微微側著頭,瞥了城之內一眼:「你這小鬼,是搞不清狀況嗎?」

「雖然我們已經取得了八強的資格,但是因為時間還沒到貝卡斯所規定的48小時、以及收集齊十顆星星籌碼的人數也還只有五個人,八強的比賽還沒開始。」隼人為城之內解釋道,「而且,我想八強的比賽應該不會像是在島上的決鬥那樣、是可以任意挑選對手的。更大的可能,貝卡斯到時候應該會安排彼此決鬥的對手吧?」

「就是那樣子,你這傢伙還挺聰明的嘛。」基斯笑著看了眼隼人,頭也不回地離去,「本大爺可不是你想挑戰就能挑戰的。不過,考慮到你這傢伙根本只是個雜魚,本大爺其實還挺希望跟你對上,哈哈哈哈。」

「那個傢伙!」城之內看著基斯離去的背影,攥緊了拳頭。

十分專業的老執事依舊半鞠躬立在一旁,並沒有因為基斯和城之內的衝突而受影響。

「執事先手,請帶我們去我們的房間吧。」隼人對老執事說道,又回頭對著遊戲,「雖然我也很想為海馬報仇,但是貝卡斯那個傢伙只接受冠軍的挑戰。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就只有養精蓄銳了吧?」

遊戲有些無奈地點點頭:「只好這樣了。」

「那麼,現在就由我帶領各位參賽選手領路,貝卡斯大人已經為各位都安排好了單獨的房間,保證各位有充足的空間休息。」執事伸手引路,示意眾人跟著他走。他沒有忘記本田他們幾個,「至於這幾位先手女士,你們是隼人先手的朋友,我們也為幾位安排好了房間。只不過,兩位先生可能需要擠一間房了。」

本田和貘良沒有什麼異議。比起野外風餐露宿,有房間已經相當不錯了。他們開始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得去找城之內、遊戲或者隼人打個地鋪睡一間屋子呢,雙人房已經是個不錯的好消息了。

見眾人沒有什麼意見,老執事沒有多說什麼,沉默著走在最前頭、為眾人領路。

一路無話,大家的心情其實多少還有些沉浸在之前貝卡斯與海馬的決鬥之中、還沒能完全擺脫「海馬被貝卡斯封印了靈魂」這一衝擊性的事實,各自不知思考著什麼的眾人就這樣默默跟在了老執事的身後。沿著樓梯上行,將眾人引到三層的走廊,老執事為每個人分配好了房間后,便退去了。

「那麼,在下便就此告退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在房間里按鈴呼喊我們,我們會儘可能滿足各位能力範圍內的需求。諸位參賽者,也請好好休息,為明天的比賽養精蓄銳。」

老執事離去,性子最跳脫的城之內已經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他那間的房門,看著房間內部,略微呆愣了一下:「貝卡斯那個傢伙,還真是有錢啊,居然準備了這麼豪華的房間給我們居住?」

他那間房間里,布置相當的華麗,獨立的衛浴乾濕分離不用多說,甚至還有能用來泡澡的大浴缸。仔細看的話,浴缸邊上似乎還有按摩裝置;而在房間里,除了基本的茶几座椅、沙發電視、大床電腦這類基本設施外,居然還有冰箱和零食櫃。

說得誇張點,如果再叫執事送點燒烤之類的東西過來,這個大房間幾乎可以當作是一個小型的度假區了,因為城之內還找到了一堆做日光浴的東西,甚至還有防晒霜。

本來本田都要去自己房間了,看見城之內的房間那麼爽,直接賴著不走了想要霸佔城之內的大床,然後由本田和城之內上演了一出近距離3D真人版的「強人鎖男」「男上加男」「滿身大漢」。

眾人也沒人上去制止兩個活寶的日常打鬧,而是各自回到了各自安排的房間里,去看一看自己的房間又是怎樣。

隼人進到房間里,其實還是挺滿意的——基本的裝修跟城之內那間差不了太多,冰箱、浴池、電視電腦這些都有,看起來這些東西似乎是每個決鬥者房間里的標配。

唯一讓隼人很不爽的一件事情就是——

為什麼,他的床上被套、枕頭、床墊的顏色都是品紅色???

隼人懷疑貝卡斯那個混蛋絕對是調查過每一個人,因為剛剛城之內的房間里被套的顏色是藍白條紋的,那是他最喜歡的顏色搭配,每次休息日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城之內經常穿這種配色的衣服。

當然了,喜歡藍色和白色,並不影響城之內看使用【青眼白龍】的海馬不爽。

看了眼房間里的一台古典擺鐘,上面的時間才剛剛到上午十點,距離明天還有老長一段時間。本著「下雨天打孩子」的原則,隼人想著要不然自己叫執事過來把被套什麼的給換了?

可想著想著,隼人卻躺在了舒適柔軟的大床上,腰部發力、整個人在床上一跳一跳地玩了起來,相當悠閑的樣子。

正如他初來《遊戲王》世界、看見自己家裡那張品紅色的床時那樣。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隼人坐了起來,從系統中取出了自己目前持有的全部的卡,堆成了一堆擺在了床上。其中的一張,被他拿起放在眼前端詳著。

雖然不太清楚貝卡斯究竟做了什麼,隼人手中的【暗黑騎士蓋亞】的卡片之中,【蓋亞】的卡片精靈消失不見了。或許是被封印、或許是被【千年眼】的力量剝離,總而言之,隼人必須考慮一下接下來自己使用的卡片了。

看著自己積攢許久的大量dp點數,隼人咬咬牙,點開了【商店】模塊,對著某樣商品確認購買。 有屬於離燭人群之中的王榜強者,看向霸豪等人時,一臉內疚,可那種內疚之色,也只是轉瞬即逝而已。

修者界便是如此殘酷。

前一日的盟友,后一日便可能成為殺死你的兇手,這太正常。

這些王榜強者雖然在看見霸豪等人時,有那麼些許愧疚,可也沒什麼,畢竟離燭等人太強,這等陣容足矣碾壓此次前往神墓的所有人。

故而,他們為了資源,為了收穫,在受到離燭邀請時,沒有過多考慮就直接加入。

林凡他們也不覺得有什麼稀奇,在諸人看來,陣容勝負如此分明的情況之下,加入更強陣營,這是人之常情。

甚至於林凡敢肯定,若不是霸豪與幼熙等人因為族群緣故與離燭不合,他們也一定會加入離燭那方的陣營去。

「呵呵、這便是這段時間穿得沸沸揚揚的帝徒凌凡么?」便在此時,一個天心境王者笑著,他看向林凡,眼神很放肆的打量,隨後略帶失望的道:「不過如此,倒是讓本座失望了。」

離燭眼波一轉,道:「狂龍兄,這小子雖沒什麼大本事,可蠱惑人心的手段很不凡,擔心有人為他出頭。」

林樂瑤眼神一寒。

這離燭此話,便是差點名言,林凡便是個一無是處只能吃軟飯小白臉,當下便欲跨前一步直接發難。

可她的身形被林凡拉住,笑著,道:「在下的確沒什麼本事,可好像強悍如離燭兄在我手中不止一次的折戟沉沙,若是以此來論的話,我的本事可比你大多了啊。」

「找死!」離燭話語猛然陰寒。

林凡譏誚,道:「這句話你至少對我說了十次,可那一次算數過?」

「呵呵、這次一定會算數的。」離燭陰森森開口。

這就表明,進入神墓之後,他離燭勢必要誅殺林凡。

「我等著,看看到底是誰殺誰。」林凡笑著。

「呵呵、本事沒有,口氣不小。」一個強者冷笑,他出身離族附屬族群,當然是要為離燭說話。

「你是誰?」林凡清冷詢問。

「王榜五十一——冷紅衣。」這強者傲然開口,隨後,眼神怪異,道:「莫非你想在這神墓開啟前與我一戰?千萬別,我可怕被你打哭了。」

離燭身後,一群人都被這冷紅衣逗得鬨笑起來。

隨後,有強者笑道:「傳言稱帝徒凌凡戰力超絕,杯酒敗強敵,又有人稱,其劍意無敵敗盡擅劍者,可今日看確是流言不可信,名過其實,當不堪一擊。」

「的確,不過造勢爾,若何配與我等並論?」

離燭一方的強者你一言我一語,皆在貶低林凡,反正現在帝者未至,聖者未來,他們也樂得尋樂子。

而既然加入離燭一方陣營,那麼自然是要投其所好,打擊這林凡。

最好的,當是擊敗林凡,以討好離燭歡心。

畢竟,在這個聯盟之中離燭修為最高,進入神墓之後奪得的諸般機緣定然也要由他分配,此時賣好的話,也許自己就將獲得離燭友誼,從而在下方可得大天緣。

而至於那些沒有陣營的散修,則是三緘其口,他們不會發表任何意見,這等層次的對峙,也不是他們敢於參與的。

可,不妨礙他們看熱鬧。

他們倒是要看看,這以前從未出現過世間,而在短時間內威名震天下,攪鬧漫天風雨的林凡,又會如何面對。

其實上,所謂的面對,在他們看來,便也只有忍讓一途。

只因,此時所有向林凡發難的,都是排名在他之上的強者,而響他發難者最弱的,都是王榜五十一的冷紅衣。

這些都是強敵,不忍讓,又能如何?

林凡笑了,他向前邁步,勝似閑庭信步,道:「果然當狗便要有當狗的覺悟,犬吠聲密集,倒是讓得本尊分不清誰是誰。」

「你、找死!」

「找死!」

一群強者皆怒吼,這林凡竟敢將他們比喻成狗?

「滾來一戰!」冷紅衣更是直接,他起身,點指林凡。

「那就滾來一戰。」林凡以牙還牙。

冷紅衣一怔。

他倒是沒想到這林凡竟敢真的應戰。

「呵呵、所謂柿子要挑軟得捏,那便先誅你在殺他人。」林凡淡漠笑著。

「吼……」冷紅衣咆哮。

這林凡,竟敢如此諷刺於他,將他當作軟柿子?

「凌凡,若三招不能敗你,我當自絕於此。」冷紅衣獰笑。

離燭眉頭微皺:「十招殺他,三招太便宜他。」

其他人也哈哈笑起來。

冷紅衣有多強?

他明面上只是排名五十一,可真實情況卻是,他戰勝過排名四十八的芘狻,而只因芘狻為了保持排名,送他重寶,故而,他的排名才沒有變過。

而林凡呢?

最高戰績也不過擊敗王榜五十七而已,如何與真實實力排名四十八的冷紅衣一戰?

幼熙臉色變了,霸豪的臉色也變了,所有林凡一方知曉冷紅衣真實戰力的人,臉色都變了。

霸豪一步踏出,便欲開口,卻聽離燭冷冽道:「霸豪,閉嘴,看在你哥的份上我不計較。」

他冷冽的眼神掃視全場,喝道:「他二人之戰,取決於他們自願,誰敢插手,誰敢多言便是與我離燭為敵,與我離族為敵!」

冰寒的話語顯示著離燭冰冷的殺機。

「離燭兄莫非認為我必敗?」林凡笑了,他看著離燭。

離燭陰笑,道:「本座實在想不出你有任何勝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