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淺雪蹙眉微皺的搖了搖頭。

“呵呵,你先看看明盛集團的背景。”

葉寧把電話遞給了林淺雪。

“你早就調查過明盛集團嘛?”

林淺雪狐疑的看了葉寧一眼,而後美眸盯着上面的信息。

頓時一驚。

“明盛集團是東海王族趙家的企業?!”


看到電話上的信息,林淺雪都有些吃驚,瞬間恍然大悟。

“東海王族趙家肯定早就調查過了林氏集團的背景,再加上趙子元的事情肯定想要暗中報復,我之所以選擇涼州三市的目的,就是爲了試探王族趙家,現在看來這趙家還不算傻。”

葉寧冷淡的說道。

涼州毗鄰冰海市,又守着省城,林氏集團想把業務延伸到涼州肯定不行。

這等於再虎口裏奪食,換做哪個王族都不會同意。

說通俗點就是,涼州相當於省城的一條手臂,而百川和南江市則屬於省城的雙腿。

你一個外來的集團都想虎口奪食,斷掉人家王族企業的核心領地,人家肯定要對你進行打壓。

“那怎麼辦現在?”


林淺雪放下電話,看向葉寧;“東海省核心的城市,除了一些區域較遠的城市,但凡經濟發達的地方都已經被十三王族瓜分,咱們想要再東海省任何一座經濟發達的城市站穩腳跟,除非殺出一條血路纔可以。”

葉寧淡定的笑了笑。

“那是必然的,涼州是省城的一條手臂,涉足該城市業務的只有趙家和戰家以及李家,我想李家肯定不會和咱們爲敵,至於戰家和趙家那不用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兩家已經聯手了。”

聞言林淺雪美眸閃過一抹異色;“你的意思是,這次打壓咱們集團的不止趙家?”

“嗯。”

葉寧微微點頭。

“戰家和趙家聯手是必然的,江陵市雖然經濟落後,但有許多地方都在等待開發,一旦江陵市開發起來,勢必會超越省城,一躍成爲東海省的經濟發達城市,可以說現在的江陵市就是一塊大蛋糕,誰都想進來分一杯羹。”

“涼州的事情交給我,負責涼州業務的人是誰?”

葉寧握住林淺雪的柔軟小手。

“是趙平。”

林淺雪回答道。

“交給我來處理,集團必須再涼州站穩腳跟。”

葉寧自信滿滿的說道;“一些不乾淨的事情我來做,你只負責帶領集團的員工開拓疆土,爸再集團掌控大局。”

“嗯。”

林淺雪點頭,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寧哥有你的快遞。”

小趙此時拿着一個文件袋走了進來。

“我的快遞?”

葉寧微微皺眉;“我沒買過東西,怎麼會有快遞?”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淺雪笑着接過文件,而後打開一看,裏面竟然是一張白色的信封。

戰書?

看到血紅的兩個大字,林淺雪頓時嚇了一跳。

“寧哥這不會是惡作劇吧?”

一旁的小趙也是有些吃驚的樣子。

刺啦。

葉寧撕開信封,裏面是一張a4紙的信件。 信件上沒有什麼密密麻麻的字。

只有一個血紅的殺字。

落款是東海王族趙家和戰家。

即便林淺雪和小趙都能從哪個血紅的殺字上感受到一股刺骨凜冽的寒意。

一個血紅的殺字,透着沖天的怒火和殺氣。

東海王族趙家怒了。

自家的兒子死在了江陵市,屍首分離,死的慘不忍睹,這對雄踞一方的王族趙家是恥辱是挑釁!

要知道一個王族雄踞一方是什麼概念,一個毗鄰省城的城市少說也是幾萬裏疆域,整個城市都歸該族統轄,當然除了地上圈子之外。

說通俗點就是,冰海市只允許趙家的企業存在。

任何敢自立門戶的企業都會遭到打壓,嚴重點甚至會家破人亡。

這也就造成了冰海市的人只能依賴趙家的企業生存,即便一些人想自己做個生意也不能做的太大。

如此霸道的邏輯讓冰海市許多人敢怒不敢爲。

呵。

葉寧輕慢的笑道;“看來王族趙家急了,想要借題發揮。”

“真是太霸道了,那個趙子元本就該死,蓄意買通他人故意殺人,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死者還是一個上過戰場的老兵,是一個遠征軍,趙家這是狗急跳牆嗎?”


林淺雪有些氣憤的怒斥道。

“對啊,這趙家太霸道了!”

Www.t t k a n.C 〇

小趙也聽說了老兵的事情,網絡上還報道了,掀起巨大的輿論。

對於東海王族這種傳承下來的家族,他們從來不會顧及他人的生命,甚至一個老兵再他們的眼裏還不如一條蟲子,一旦波及到王族的自身利益,他們自然會跳出來指責,裝作一副委屈的樣子,故意挑起輿論大戰。

葉寧語氣冷淡。

“既然狗急了,那咱們就打狗。”

林淺雪看向葉寧;“怎麼打?”

“小趙拿紙和筆來。”

“好的寧哥。”

小趙轉身跑出辦公室,拿回來一張a4紙,和畫筆。


葉寧乾脆利落的再紙上寫下一個字。

死!

言下之意很明顯。

管你什麼東海王族趙家、戰家,敢踏足江陵就是死一條。

“小趙去找個快遞,寄給東海王族趙家。”

葉寧把寫好的字裝了回去,而後遞給小趙。

“好嘞。”

小趙拿着信封就跑了出去。

“咱們這是要和東海王族趙家以及戰家開戰了麼?”

林淺雪有些擔憂和激動的說道。

東海王族哪個不是家大業大,隨便一個王族的資產加起來都超過三千億的級別,就拿趙家來說資產已經達到四千億。

“東海王族沒什麼可怕的,你不是一心想要把林氏集團做成國際巨頭嗎?這就怕了?”

葉寧看着林淺雪, 語氣故意帶着嘲諷,似乎再激怒她。

“哼。”

“誰怕了?”

林淺雪起身,美眸透着一抹堅韌;“我纔不怕呢,不就是東海王族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纔是我老婆嘛.”

葉寧伸手捏了捏她挺巧的瓊鼻,忍不住調侃道。

和林淺雪又閒聊了一會,葉寧拿到了趙平的聯繫方式,而後直接離開了集團,準備去涼州。

涼州距離江陵市並不遠,開車也就半個小時的距離。

“叮—”

剛走出集團,葉寧的電話就響了。

楚風打來的電話。

“戰神,找到關虎和喬碧月了。”

電話裏傳來楚風激動的聲音。

如果不是楚風打電話,葉寧都快把這茬給忘了。

“人在哪?”

“涼州!”

“我已經讓白風帶人盯着了,戰神現在怎麼處理?”

楚風語氣帶着凜冽,風餐露宿幾日終於找到了這倆個人,都把江陵市差點掘地三尺。

“我親自過去吧。”

葉寧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