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這裏會出現這麼多的軍人,而且,一個個全副武裝,但是,在唐浩看來,眼下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所以,在無法確保唐語嫣安全的情況下,他的槍,不能放,也不可以放。

“我叫韓東,受人所託前來控制現場,你若不把槍放下,這會讓我很爲難。”

此時,韓東走了過來,直面唐浩,開口說道,至於一旁的白翎,韓東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這根本就是一種無視,當然,並不是真的當他不存在,只是一種態度上的藐視。

韓家與白家,本就水火不相容,至於白家子弟白翎,韓東自然認得,此人仗着家族的關係,爬上武警部隊大隊長的職位,這裏面的水分,有多少,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只是,沒有想到,今晚的見面,會是這麼一個場景,剛纔,當韓東看清楚唐浩持槍對準的人,是白翎的那一刻,說實話,韓東着實有着不小的吃驚,畢竟,在京城,貌似還沒有誰,敢這麼膽大妄爲。

一時間,對於唐浩,韓東倒是有些敬佩,算是一個漢子。

正是因爲如此,韓東纔會如此客氣的與唐浩解釋,要不然,早就下令直接繳了唐浩。

“韓東,韓家?”

聞言,唐浩輕問,不過,他那手中的槍,卻是絲毫沒有放鬆。

“對!韓家!”

韓東沉聲,倒也不着急,回答道。

“表哥,快把槍放下,聽韓中將的。”

此時,唐語嫣也是開口了,勸說道,在見到軍人出現的那一刻,唐語嫣心中的膽怯,便就消失殆盡,唐語嫣想到的第一人,便是林峯,而剛纔,韓東的話,又無疑,證實了她心中的所想,所以,這個時候的唐語嫣,反而,倒是變得冷靜了起來。

若是唐浩依然抓着槍不放,要是萬一這個事情鬧大,唐浩可是脫不了干係,甚至,還有可能背上大罪,另外,確實如韓東所說,這會讓他很爲難。

因爲,韓東的態度,很明顯,他到達現場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控制住全場,至於其他的,他沒有偏袒任何一方,似乎,他的職責,便就只是這些。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林峯打電話給韓東,只是讓他幫助控制場面,而並沒有要求韓東具體做些什麼,當然,其中的意思,韓東也是能夠明白的,這是林峯,要自己來解決這個事情。

眼前包間內的一幕,韓東多少能夠猜到一些,在韓東看來,以林峯的個性,恐怕這個白翎的下場,不會好過,哪怕是他的背後有白家,也依然如此。

“好,我信你!”

說着,唐浩將手中的槍,交給了韓東,至此,韓東纔是大手一揮,下令軍士,直接上前將包間的另外兩人,給當場控制,當然,也包括唐浩。

“韓東,你什麼意思,啥時候,軍區的權力,管到地方來了?”

白翎的臉色很是鐵青,自韓東出現以後,就沒把他放在眼裏,完全就是當作了一股空氣,如不存在一般,在那兒,發號施令,更甚,二話不說,就把他的人,給當場控制了起來。

這在白翎看來,這韓東,囂張至極,若不是此刻,他把唐浩也控制了起來,他非得要好好與韓東爭論爭論。

“白翎,你這話,我怎麼聽着怪迷惑,什麼叫軍區的權力,管到地方來,咱們軍區不同樣也是爲了人民服務,說大點,是保一國疆土,說小點,就是保一方平安,我告訴你,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禍從口出,你可給我注意點兒!”

聞言,韓東不幹了,當場就斥候道,難不成自己這個中將,還怕了你白翎不成,真以爲,在這京城,你白家,就一家獨大?

“好,你有種,咱們走着瞧!”

白翎知道,今晚韓東的出現,他的計劃,肯定是要泡湯了,再有,人家可是拉了部隊過來,一個個全副武裝,就算是他拉來武警部隊,也佔不到什麼便宜,最關鍵,還是自己落在了下風,所以,這一刻,白翎一點兒也不想在這裏逗留,他只能深深把這一個仇恨給記在心裏。

“怎麼,你就這麼打算走人了?”

見到白翎連自己的屬下都不顧,說着就要走人,韓東問了一句道,同時,在韓東的嘴角,這個時候,也是勾起了一絲狡黠的弧度。

“怎麼,你難道還想強留我不成?”

白翎冷言,這事他完全可以推脫的一乾二淨,因爲這裏,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至於證據,打個巴掌這個小事,他白翎還不放在眼裏。

“我是不能留你,不過,有人卻是可以。”

韓東回答,就在剛纔,耳麥中,有人報告,說林峯已經抵達,正在上來,在上樓之前,韓東就已經跟樓下的軍士交代過,如果有一個叫林峯的人過來,直接放行。

“是嗎?這麼說來,那我白翎是不是還要在這等候他的大駕光臨……”

白翎的指節,握的深深發白,剛纔被人用槍指,接着被韓東無視,而現在,居然要挾了起來,這是白翎長這麼大來的,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或者說,這麼多年來,所有的不快,今天都接踵而來了。

“不用你等,我已經來了!”

然而,白翎的話音還未落下,門外,林峯的聲音,便就已經傳了進來。

隨着聲音落下,林峯露着臂膀,穿着短袖,下身只穿了一件大腿褲走了進來。

林峯的目光,在白翎的身上,停頓了不到一秒,便就徑直走向了唐語嫣,在路過韓東時,林峯微微點頭,雖然沒有說上一句感謝的話,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其中。

“沒事吧?”

林峯蹲下身來,將唐語嫣扶起,問道。

“我沒事,不過表哥受傷了,能不能先安排他去醫院?”

唐語嫣回答道,林峯的到來,讓唐語嫣喜極而泣,雙眸微紅,流下了溫暖的眼淚,但是,唐語嫣也知道,現在可不是談這些的時候,伸手擦拭掉臉頰上的淚珠,唐語嫣擡起頭來,看向林峯,問道。

“來人,送傷員就醫。”

這邊,唐語嫣的聲音還未落地,那邊兒,這個時候,韓東已經吆喝了道,倒不是先前韓東不夠人情,只是,在此之前,韓東還不瞭解情況,畢竟,進來的那一刻,唐浩的手中,可是持槍的,這若是擺到檯面上,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過,眼下可就不同了,事情的來朧去脈,隨着林峯的到來,已經清楚不過,最重要的一點,韓東看出來了,這林峯與唐語嫣的關係,貌似非常的不一般。


所以,不管怎麼說,這個人情,他韓東還是要給的,甚至都不用林峯開口,他便答應了下來。

“峯少,謝謝你!韓中將,謝謝你們!”

此時,唐紅也是走了過來,向着林峯、韓東躬身感謝道,哪怕是現在,唐紅的心中,依然一陣後怕,若是那個時候,韓東晚一步,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放心吧,唐姨,敢欺負你們的人,我會十倍、百倍的返還,我會讓他知道,有些人是不可得罪的,也是得罪不起的,玩火,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玩的,在玩的那一刻,他就應該明白,什麼叫玩火**。”

林峯笑道,一臉的人畜無害。

“哼!”

然而,這話聽在有些人的耳中,卻是嗤之以鼻。

“怎麼,你有意見?”

在見到唐語嫣安然無恙的那一刻,林峯懸着的一顆心,也算是放了下來,不過,林峯依然可以想象當場的情景,若不然,唐語嫣小姨的臉,就不會腫,唐語嫣的表哥,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所以,這個時候,也該是林峯,要跟某些人好好的算一下賬了。 林峯的話音落下,白翎只覺得眼前有着一道黑影貼近,下一刻,還沒等他看清楚,啪的一聲,面頰上,一陣火辣辣的疼,陡然而起。

“不服?”

林峯開口,就站在白翎的面前,問道,此刻的林峯,一臉的平靜,然而這種靜,卻是讓人有着一種恐懼。

林峯的出手,驚詫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韓東,不過,很快,韓東的臉上,便就露出了一副瞭然的神情。

如今的林峯,就是一條猛龍,如一柄出鞘的利劍,單從新娛樂天地會所這個事情,便就可以看出,林峯的態度,肅殺冷冽,對待敵對的勢力,那就是打臉,徹徹底底的痛打,同時,也是一種挑釁,肆虐的挑釁,無限挑戰對方的底線。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一巴掌下去,白翎的面頰,頓時便就腫大了起來,一臉的猙獰道。

然而,接下來,讓白翎差點兒氣的吐出血來,因爲林峯直接給無視了他,林峯過來,扇了他一巴掌,接着,又轉身離開了。

“他把我當成了什麼?”

白翎在心中吶喊,臉部的疼痛,讓他的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

此時的白翎,恨不得上去生撕了林峯,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剛纔林峯露出的一手,已經讓他見識到了林峯的厲害,他雖身爲武警部隊的大隊長,但是,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功底,更別說身手了,估計真要幹起來,他白翎,還不夠被林峯切的。

“語嫣,你帶唐姨先去醫院吧,這裏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林峯來到唐語嫣的身前,開口說道。

“嗯。”

聞言,唐語嫣點了點頭,扶着唐紅,輕喏了一聲,心中,一片歡喜,這一次,又是林峯,將她從壞人的手中救出,林峯,就如她的守護天使一般,每當自己危險發生的時候,他總是能夠保護着自己。

“峯少,唐家…”

唐紅欲言又止,唐紅不是唐語嫣,她考慮的事情,自然不會這麼簡單,經此一事,從此,白家很有可能會記恨上唐家,而唐家,顯然,根本就無法與對方匹敵,若是白家真要對唐家做些什麼,唐家根本就無法承受。

“放心吧,一切有我。”

顯然,林峯從唐紅的話中,聽出了什麼,不過,林峯的這個回答,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

如今,韓家、李家、秦家等各大家族,已經站在了同一戰線,只要唐家願意,換一個角度,多一份力量,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謝謝!”

聞言,唐紅點頭,有了林峯的這句話,唐紅相信,唐家不至於會受到白家的毀滅性打擊。

雖然不知道林峯在京城的能量有多大,但是,唐紅相信林峯,相信面前的這個青年人。

片刻後,唐紅、唐語嫣離開了這裏,再一次,把白翎當成了空氣。

至於白翎的下屬,在韓東的一聲吼令下,一個個全部給押解到了出去。

一旁,林峯看着白翎那滿是怨毒、滿是狠辣的眼神,嘴角處,也是擒起了一些冷冽的弧度。

不作,就不死,既然白翎的眼中,已露殺機,那麼,在林峯看來,這個白翎,是留不得的。

“好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峯。”

此刻,整個包間內,除了林峯、韓東外,就只剩下了白翎。

“林峯?”


對於林峯,白翎一直持着好奇的心態,此刻聞言之下,一聲沉吟,似乎是在回憶,是否有曾在哪裏聽說過這個名字?

只是,就算是白翎思破了腦袋,也沒能想起來,在這京城,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人物。

“軍區的?”

隨即,白翎確認了一句,因爲在他看來,只有這個可能,否則,只要是有些身份的人物,在這偌大的京城,還真沒有他白翎不知道的。

當然,白翎這麼想,也是有着道理,畢竟,林峯與韓東的關係,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很是哥們。

“商人!奸商!無利不圖!”

面對白翎的疑惑,林峯給出了一個很是意料之外的答案,不過,這回答,林峯倒還真沒有誑他白翎,林峯在明面上的身份,還真是一個商人。

“呃!”

身後,韓東的臉上,禁不住一陣抽搐,心中納悶,這是要獅子大開口,還是扮豬吃老虎?


“商人!”

這邊,白翎低喃了一句,臉上也是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然而,可惜的是,他卻並沒有抓到林峯話語中的重點。

“剛纔有人說,你能夠留下我?”

緊接着,白翎確認了道,在白翎看來,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林峯的身手,固然厲害,但如果林峯的身份,僅僅只是一個商人的話,剛纔韓東的話,可是託大了。


因爲他白翎,還不至於連一個商人,都需要忌憚。

“對,當然,你也可以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