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飄來不少烏雲,黑壓壓的,這山裡的天氣就是這樣多變,剛剛還艷陽高照,這會就烏雲密布,要下一場大雨,

華雲坐在院里休息,自從見了逍遙,華雲瘋瘋癲癲的樣子就好了很多,躺在藤椅上,嘴裡念叨著:「我那乖兒怎麼都不來看我,像是練習極高強的醫術呢。」,

「老爺子!華老爺子!」,豬妹直接就騎著寶駒衝進了華雲觀,

華雲定睛一看,高興的很,從藤椅上站起來,說到:「呦!這不是我那兒媳婦嗎!」,

豬妹也不管他嘴裡說了什麼,拉著華雲的手往外走,說到:「老爺子!你個乖兒被人打呢!你快去救救!」,

華雲聽了豬妹的話,臉色陡然一變,停住腳步,說到:「有此等事!?我去會會他!看看誰人敢傷我乖兒!丫頭!帶路!」,


豬妹騎著寶駒,前面帶路,華雲輕功不差,隨著豬妹往小屋去了,

「轟!」,「隆!」,「轟!」,


一陣悶雷響過,空氣變得更加的悶熱,它就是不下雨,

「在羽龍城你不是很拽嗎!啊!?」,高剛沖著逍遙喊到,心裡全是怒火,這會用手中的鞭子發泄出來,

「啪!」,一聲鞭子擊打在身體上的響聲,一條條血痕在逍遙身上蔓延開來,逍遙已經面目全非了,體無完膚了,

「啊······」,

逍遙還可以勉強發出一些聲音,話是很難再講出來,意識越來越模糊,

「狗東西!打死你!」,高剛還在喊著,幾乎跳起來打,

「啪!」,

又是一鞭打在了逍遙身上,

「吼!」,「吼!」,「吼!」,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

那些青馬幫的小廝又興奮起來,齊聲高喊起來,他們當中也有不少人,在羽龍城吃過逍遙的虧,都是恨的牙痒痒,

逍遙連哼哼聲都發不出來了,倒掛在樹上,晃了兩下,然後就慢慢停住了,

周圍靜的只剩下風吹過玉米地的聲音了,一陣涼風吹過玉米地,發出嘩嘩的聲音,

高剛走到逍遙身邊,端詳了一會,仰起頭,眼睛四處打量,說到:「呦,這就死了嗎?還想多玩一會的,狗東西,讓你知道得罪了高剛大爺的下場。」,

「噗!」,

逍遙眼睛也不錚,就憑著聲音,朝高剛的臉上吐了不少鮮血,

高剛嚇了一跳,連退數步,擦拭臉上的血,氣的渾身都哆嗦起來,拿起鞭子,走到逍遙跟前,纏住逍遙的脖子,用一種挑釁的語氣,說到:「刀客,死在我手裡,你也不枉此生了,你應該高興才對,啊!哈哈!哈!去死吧!」,


高剛身子往後傾,手上也一起用力,用鞭子纏住了逍遙的脖子,

「休要傷了我乖兒!」,突然出來這麼一聲響,人未到,聲以至,

高剛停住手,回身四顧,喊到:「誰!?誰在講話!?」,

就這會,衝過來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看樣子已經有五六十歲的樣子,就這樣沖了過來,高剛從逍遙脖子上拿下鞭子,眼光轉到了這老者身上,似乎發現了一件新的玩物,有趣的很,

「哈!呼!啊!恩哼!哦咳!咳咳!」,

逍遙大口的喘著粗氣,剛剛的鞭子,使得逍遙幾乎窒息斷氣了,使勁呼吸了幾下,才倒過氣來,

高剛踮起腳,四下張望著,似乎有些掃興,將那鞭子在手上拍了幾下,說到:「怎麼?你是那漂亮姑娘請來的救兵嗎?怎麼不見那漂亮姑娘的人?」,

華雲也不管高剛,行了一個禮,說到:「噔!嗆!嗆!嗆!噌!噌!嗆!大膽賊人!快快放了我乖兒!」,

都愣住了,不遠處的豬妹也是愣住了,著急的說到:「這是什麼招數!?快救逍遙啊!」,

高剛似乎被眼前的景象嚇的有些發懵了,乾笑了兩聲,

「呵。」,「嘿。」,

四下望了望,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好像看到了最好笑的笑話,

不一會,青馬幫的人都哄堂大笑起來,

「啊!哈哈!原來是個傻子!」,

「哈哈!這是唱戲的么!?好笑!好笑!」,

······

逍遙面前睜開眼睛,眼睛里也全是血了,一片血色之中,勉強看到華雲的樣子,逍遙鼻子也是不由得一酸,眼淚混著血就流著下來,內心燃起一股火,熱的發燙,全身的力量似乎又回來一些,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刀境·憶王孫·秋月無痕》

草長鶯飛山上秋,好似人間二月天。聽無鳥雀恰恰啼,猛然醒,原是秋月亦無痕。

各位看官,逍遙自從來到桃月山,就像是遇到一個桃花源,就好像那萬紫千紅的春天,但往往天不隨人願,本想在這桃月山中和豬妹安享情緣,但看似平靜的桃月山,還是被矮子馬賊打破了平靜,逍遙心裡的怒火,又再次復燃了,

華天定住一個姿勢,半天再沒有話語,西下觀望,突然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高剛哈哈大笑,拎住華天的髮辮,往上一提,那華天便疼的嗷嗷叫了起來,踮起腳來,用手護住髮辮,嬉笑到:「大哥這是玩笑呢。」,

高剛揪住華天髮辮往旁邊一甩,那華天便順勢飛出,跌倒地上,

「啊!哈哈!哈!真是一隻癩皮狗!」,

「啊!哈哈!哈!我看連狗都未必比得上呦!」,

······

青馬幫的人開始吆喝起來,一個個都喜笑顏開,哪裡就這麼開心呢,那嘴臉何以如此醜陋,是人是鬼?怕是分不清楚了,至少逍遙眼淚看到的景象是這樣的,

逍遙的腦海里,還是出現一幅幅畫面,他想起了劍盪山上的生活,他想起了大師兄,還有小師妹,如果大師兄在這話,就不會被人欺負了,這世道,還得靠武功高低說話,

「哎呦!」,

華天跌倒在地上,像是腿腳有些磕碰,在地上哀嚎起來,

遠處看著的豬妹也是心裡難過,甚至有些自責,一心只想著救逍遙,卻沒考慮到華老爺子的安危,也是太自私了一些,倘若這沒有救了逍遙,卻又搭上華老爺子的性命,那自己也是難逃其責,實在可惜了,

高剛一腳踩著華雲,嘴裡哼哼哈哈的,忍不住的笑,突然眼睛一轉,手掌一拍,像是想到了一個很妙的主意,俯下身,沖著華雲喊到:「來!給大爺學幾聲狗叫!哈哈!學的好!我便考慮放了你那乖兒!來!學狗叫!」,

逍遙這會稍稍恢復一些意識,高剛的話,逍遙也都聽到了,眼睛里還是充滿了血液,還有虛汗,臉色已經有些發白了,嘴唇也是沒有一些血色了,實在是太虛弱了,

「老爹······不要學狗叫······不要啊······」,逍遙努力的發出一些聲音,但淹沒在青馬幫眾人的嬉笑聲中,

「轟!」,「隆!」,「轟!」,

又是一陣悶雷響過,看來要下雨了,山風也大了起來,像是一起來看熱鬧的,

華雲臉上還是嘻嘻哈哈,張口就來,喊到:「汪!汪汪!」,

高剛笑的前俯後仰,一邊笑一邊拍著大腿,這實在是一等一的笑話,

「啊!哈哈!哈!」,

青馬幫的眾人都笑了起來,

「狗叫也學了,可以放了我乖兒了嗎?」,華雲幾乎是搖尾乞憐,趴在地上,或許華雲自己心裡比誰都苦,如此尊嚴盡失的事情,放到誰身上都不好過,

高剛停住笑,又忍住笑,似乎還有更好笑的笑話要登場,

高剛走到逍遙面前,拿出一把刀,架在逍遙脖子上,眼睛里莫名的興奮,沖著華雲喊到:「狗東西,我這就放了你的乖兒,別擔心,待會就送你去黃泉,讓你們父子團聚,啊!哈哈!刀客!你去死吧!」,

豬妹心裡一緊,幾乎昏厥過去,

華雲手指都已經陷入泥土之中,無奈和憤怒參雜,

「轟!隆!隆!」,

天空中微微有些電光,這是雲層之間的碰撞,發出耀眼的閃電,

高剛的面目,在閃電的映襯下,更顯的猙獰,他舉起刀,準備給逍遙最後一擊!

豬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哐啷!」,突然天空中劈下一個閃電,擊中了吊著逍遙的這棵枯樹!閃電的火花也擊中了高剛手中的刀,高剛不由得手臂一陣發麻,刀也是震落到地上,

「錚!」,「哐!」,「啷!」,

高剛手中的刀在掉落到地上,撞擊到土石,打出清脆的響聲,

那棵枯樹整個都著火了,高剛不想引火燒身,退了好遠,

雨就是遲遲不下,豬妹嘴裡咬著牽寶駒的韁繩,牙齒都幾乎咬出血來,心裡早已經打定主意,要是逍遙死了,她也就陪著逍遙死了,絕不苟活於世,

火還在燒著,

不一會,整個枯樹都倒了,逍遙也倒在灰燼之中,被灰燼掩埋著,

火勢不小,看來還要再燒一會,高剛也料定逍遙這下一定是被火燒死了,踢了華雲一腳,直把華雲踢到水缸上,

「轟!」,「哐!」,

那水缸也是應聲破碎,華雲也是暈了過去,

「哼,不識抬舉的老東西!」,高剛罵罵咧咧的,領著青馬幫的眾人下了山,

青馬幫的人離開不久,豬妹趕緊跑了出來,想滅了這枯樹的火,偏偏水缸還被打碎了,豬妹嚎啕大哭起來,跪在地上,用雙手猛烈敲打著地面,眼淚就像那泉水一樣噴涌,豬妹心裡簡直都要發瘋了,逍遙就在眼前,可她卻無能無力,

似乎有水滴打在豬妹脖子上,耳朵上也感覺到了,豬妹抬起頭,臉上都感覺到了,一滴,兩滴,慢慢就多了起來,無數水滴傾瀉,

終於,大雨如瀑,豬妹的淚水混著雨水,也是如瀑,

豬妹站起來,撲到灰燼之中,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她就不會放棄,因為對豬妹來說,逍遙就是她的全部,豬妹用手扒著地上的灰燼,這些灰燼還沒有熄滅,餘溫很很高,但豬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挽著袖子,快速的挖著灰燼,她想救出逍遙,

還好,這雨足夠大,灰燼不一會就已經熄滅透了,只是冒著一些青煙,已然沒有多少溫度了,

豬妹似乎摸到一隻腳,又或是手,

豬妹趕緊將周圍的灰燼都扒開,果然是逍遙的腳,都燒的黑了,

豬妹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涼到谷底,

順著腿再往上摸,豬妹終於將逍遙整個身體從灰燼里拉了出來,豬妹累的快虛脫了,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這一幕似曾相識,當初豬妹把逍遙從集市上救回來的時候,大概也是這個樣子,不過現在情況卻大不相同,逍遙或許再也不會睜開眼睛了,或許再也不會和豬妹一起在屋頂上數星星了,

豬妹的世界一下就崩塌了,躺在地上,雨水打在豬妹臉上,豬妹也希望自己自此就不要睜開眼睛了,她怕一睜開眼睛,就是地獄,

「嘩!」,「嘩!」,「嘩!」,

雨越下越大,很多雨水匯成小溪從山上衝下來,發出嘩嘩的流水聲,

「一舞千擊,輕盈若羽,御器於心,且聽風鳴······」,唐七看著窗外有如天瀑的大雨,心裡也是一緊,走到窗前,放下手中的《唐門蓮華篇》,痴痴的望著窗外的雨,唐七覺的心裡空落落的,不知道逍遙現在怎麼樣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

… 《刀境·清平樂·東風鴻雁》

狂雨如瀑,鴻雁在端雲。常憂此情無處訴,斜陽獨倚枯樹。兩行眼淚輕談,莫負了好姑娘。豪俠何言落敗,大鵬馳騁東風。

大約入了夜,不然怎麼就突然濕冷起來,風也越發的厲害,冷雨寒風,

豬妹之前傷心過度,昏睡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逍遙已經不在原先的地方了,

「啊!?」,豬妹不由得叫了出來,黑夜之中,連一些些月色都沒有,豬妹是摸著過去的,沒找到逍遙,在回身一看,小屋裡竟然有些燈火,

豬妹爬起來,身上滿是泥水,已然不顧,飛快的跑向小屋,映入豬妹眼帘的是華老爺子和渾身被棉絮和布條綁起來的逍遙,這些棉絮和布條都是用小屋裡的棉被改的,

逍遙的左手上被兩根木板固定,綁上結實的布,看來逍遙的左手是斷了,不過還有的救,至少看上去是這樣的,

逍遙的右腿也被矮子馬賊踢斷了,找不到像樣的木板,華雲就用炒飯用的鍋鏟代替,綁在逍遙受傷的右腿上,逍遙全身都被燒傷了,要不是及時下了一場大雨,逍遙就救不活了,

豬妹心疼的看著逍遙,早已經說不出話來,哭著,

「丫頭,去幫老爹燒些熱水來,得趕緊給逍遙清洗傷口,晚了就來不及了。」,華雲一邊收拾著草藥,在那配著各種草藥,隨地選的一些草藥,先緩解一下傷情,等下藥傷勢好轉一些,在將逍遙帶到華雲居,那裡有更好的藥材,

豬妹聽了華雲的話,也是趕緊去燒熱水,水缸里的水沒有了,就直接拿一個大木桶放到屋外,接天上的雨水,雨勢很大,不一會,水桶就滿了,

豬妹心裡著急,趕緊點了灶火,放上鐵鍋,將那水桶里的水全到了鐵鍋里,升起一堆火,豬妹用蒲扇使勁的扇著火,希望這水可以儘快燒熱,逍遙的傷可拖不起,

「丫頭!好了沒有啊!」,華雲在屋裡喊了,看樣子很急了,

水終於冒熱氣了,豬妹直接用那木桶去鍋里舀水,大約半桶熱水,豬妹提著半桶熱水,奔到

屋裡,

華雲接過豬妹手裡的熱水,讓豬妹出去等著,

今夜無人入睡,秋夜何以如此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豬妹坐在門前,不敢想,不願想,她一想到逍遙可能再也醒不過來,就喘不上氣來,

還好,華雲曾經號稱『醫仙』,醫術高明,雖然正如唐七所說,當年華雲的兒子華文賦誤嘗毒草『烈焰紅』,華雲雖是舉世醫仙,但也從未親眼見識過『烈焰紅』這種毒草,『烈焰紅』的毒性劇烈,一時間華雲也難以找到合適的解藥,當時萬花樓主萬曉風帶著唐婉來到了桃月山,唐門向來在用毒方面很有些造詣,雖然不知這『烈焰紅』的解藥,但唐門寶物『七色冰蠶』卻是天下解毒至寶,說是可解百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