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或是體香?

椎名伊織沒頭沒腦的思索著。

而幸的動作則始終是那麼穩定而有力,讓椎名伊織在細微間感覺到眉毛的形狀被一點點改變的模樣。

在寺島幸用纖細的刀刃在椎名伊織額間起舞時,內心也逐漸成為幸的形狀。

直到最後一下濕巾擦拭過去,最後一點眉梢也修整完成。

但椎名伊織卻似乎沒有起來的意思,就那麼靜靜的,像是情人一樣躺在寺島幸的溫柔懷抱里。

幸也只是靜靜的看他。

從黃昏到傍晚。

「幸。」

「如果……」

椎名伊織久久的看著她,似乎終於下定決斷。

但是,還不等他開口,門外就傳來小松太太那恭敬的呼喚聲:

「幸小姐,老爺叫你們去吃飯了。」

「怎麼了?」

寺島幸卻沒有理會外面的意思,只是動作輕柔的拂過椎名伊織的發梢,聲音平靜的問著。

「……沒事。」

椎名伊織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神色似是有些留戀的從寺島幸身上起來。

「先去吃飯吧。」

……

……

等到在某位女兒控老父親的關切下吃完一頓家庭晚餐,寺島幸開著車一路送著椎名伊織回到文乃希公寓。

不知覺間,兩人的氣氛已經變得有些微妙。

不過,他們卻異乎尋常的、默契的沒有戳破這一層薄薄的膜。

有些事情,從這個晚上變得不同了。

椎名伊織看著寺島幸開著那輛小轎車遠去的背影,心裡默默的生出些許變化。

正想著,就見手機微微震動了下。

【詩乃:[小兔子蛋糕.jpg]】

【詩乃:噹噹~】

【詩乃:都怪你不來,點心都被我一個人吃啦~![小狐狸吃蛋糕.jpg]】

椎名伊織看著屏幕上發出來的圖片怔了下,握著手機的指尖微緊,隱約泛著白。

看著屏幕,不知道在想什麼。

【詩乃:喂喂!已讀不回是什麼意思啊?】

【詩乃:給我學會尊敬前輩啊![小狐狸敲頭.jpg]】

直到看見這兩條新蹦出來的消息,椎名伊織才有些艱難的咧著嘴,腦子裡像是抽了下似的,下意識發出去一條。

【椎名伊織:抱歉。】

【詩乃:???】

【詩乃:你這傢伙又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了嗎?】

【椎名伊織:沒。】

【詩乃:好可疑~!】

【椎名伊織:明天一定去幫你看店,今天去不了,實在抱歉。】

【詩乃:這還差不多√】

等到看見詩乃的信息,椎名伊織才像是終於鬆了口氣。

手裡用力捏了下鼻樑。

大步朝著公寓的方向回去。

7017k 姜始的這一番話,讓洛天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把一切賭在新時代?這是什麼意思,說洛天是新時代嗎?

而且洛天和姜始只是認識不久,怎麼感覺這語氣好像相識了很久的感覺。

洛天到底有什麼,可以讓姜始拿生命來賭?

當然現在不是想問題的時候,現在的重中之重是如何逃脫贏勾的魔爪,逃出山洞。

幸虧智慶柯他們已經逃出去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姜老,有對付他的辦法嗎?」洛天開口說道,畢竟姜始是一百年前封印過贏勾的人,想來應該有辦法吧,所以才會有此一言。

姜始想了想后搖了下頭說道:「一百年前我可以封印他實屬偷襲成功,說起實力我比他差了一大截,正面對抗恐怕沒有勝算!」

「他一直是以玩的心態來對付我們,所以我們不求勝他,只要可以逃脫這裏就行!」洛天沉着臉色說道。

「又在商量!」贏勾挑了挑眉,以絕對的強者姿態蔑視着洛天和姜始說道:「姜老頭,你忘了我的強大了嗎?」

姜始緊皺眉頭,臉色嚴峻,他肯定不會忘了贏勾的強悍,無可匹敵的態勢。

看到贏勾一副得意的樣子,姜始想起以前的事情,緊握了一下拳頭,隨後張開雙手大吼:「你給我的恥辱,老夫一輩子都忘不了!」

「如果今天你還有傷害老夫的朋友,老夫絕不饒你,哪怕拼了老夫的性命!」

頓時氣勢大漲,一道道旋風圍繞着姜始。風勢凌厲,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刀刃一般,輕易斷物。

就連旁邊的洛天都可以感受到,姜始使出的魔法很是凌厲。

其實倒不如說姜始此刻尤其凝重和憤怒吧,贏勾一百年前被姜始封印的時候做了什麼呢,讓姜始難以忘懷的憤怒。

一道颶風突然出現,直挺挺的擊向贏勾。

這是姜始使出的魔法,在這完全密封的山洞裏,居然可以瞬間使出威力強大的凜風魔法,由此可見姜始不是一般的強大。

頓時飛沙走石,山洞內不少的砂礫都被颶風卷了進去,就連贏勾在山洞裏施加的血海煉獄都被卷了一大半。

贏勾輕蔑一笑,伸出一手,血盾乍現,穩穩的把姜始的風屬性魔法颶風擋下。

可贏勾周圍看了一眼,眉頭不禁一皺。

原來姜始的目的就是贏勾的場地魔法·血海煉獄,他明白就憑自己這颶風魔法是打不倒贏勾的,所以先把血海煉獄用颶風捲走,起碼不用被贏勾額外吸取血氣和體力。

這就是經驗老道啊,姜始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對於戰鬥之道也是了解頗深的!

雖然洛天也明白先要去除血海煉獄帶來的額外吸取,但是洛天卻是沒有辦法可以去除。

「老頭,你還真是狡猾啊!」贏勾毫不在意自己的場地魔法被破,只是翹了翹嘴角,諷刺道。

「對你我可是不敢掉以輕心!」姜始依然是一副嚴峻的神色,回頭對着洛天說道:「對付贏勾,用魔法基本上是沒用的,這一點相必你應該知道了!」

洛天點了點頭,贏勾那招血盾可以擋住魔法攻擊,洛天已經見識過幾次了,卻絲毫沒有破解的辦法。

「贏勾是不死之身,想要置他於死地是不可能的。唯一可以逃脫的辦法就是削弱他的體力,讓他沒有辦法追到我們。」姜始說道:「那魔法不管用,只能用體術對付他了!」

「老夫專精魔法,而且年邁,體術是完全對付不了他的。我知道洛天小友你體術驚人,只是只憑現在這體術根本不能擊倒贏勾,所以老夫想到一個辦法。」

洛天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姜始繼續說道:「你要信得過老夫,你只管全力攻擊,老夫為你保駕護航!」

洛天明白了,姜始的意思就是讓他捨棄防禦,讓姜始充當他的防禦,這樣洛天的體術才能對贏勾造成威脅。

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現在只能用這個辦法了,別無他法。

洛天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一下。姜始雙手一攤,輕聲道:「風之護法!」

一陣微風環繞洛天而起,洛天,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輕了,這應該就是姜始的凜風魔法給予的加成吧。

隨後姜始緊跟在洛天身後,一副為洛天抵擋傷害的樣子。

「哦?知道魔法對於我來說沒有用,改成用近身攻擊了?」贏勾雙手抱胸一副悠閑的樣子,覺得洛天和姜始的辦法甚是可笑!

洛天隨身而動,朝着贏勾衝去。得到了姜始的魔法加成的洛天頓時速度快上一個層次,比起之前更是迅速。

一拳轟出,不失速度和力量的一拳帶着霍霍風聲。

贏勾很氣定神閑的伸出一手穩穩擋住,隨後洛天好像不要命了一般朝着贏勾瘋狂攻擊,一拳接着一腳,沒有絲毫的空隙,間隔不過0.1秒,攻速極快。

這也就是洛天相信姜始可以幫自己擋下贏勾的攻擊,因為洛天本身因為身體原因,似乎對於魔法的攻擊受到的傷勢很快復原,所以不怕贏勾用魔法對付自己。

洛天要姜始擋住的是贏勾的物理攻擊,雖然贏勾吸血魔法很駭人,但是贏勾的體術同樣驚人,在洛天全力輸出的情況下,依然是面帶微笑的接住洛天的攻勢,而且一點傷都沒有受到。

洛天一個膝擊而出,踢向贏勾的胸口位置。贏勾一手擋下,隨即另一手握拳擊向洛天頭顱。

可是洛天並沒有躲避,收回膝蓋之後繼續轟出一拳,這很不要命的打法。

贏勾穩健而快速的一拳被姜始在側面接下,贏勾來不及回防,竟然被洛天一拳轟中面門,強大的衝擊力把贏勾擊飛,重重摔到地面。岩石地面頓時裂開一道裂痕,可見洛天這一拳力道多強。

而替洛天擋下贏勾一擊的姜始,同樣是被贏勾那拳的力道擊飛,整個人撞到岩石石壁之上。

『噗』的一聲,姜始噴出一口血,看起來傷勢極重。

「姜老,你沒事吧?」洛天跑到姜始身邊扶起他,關心道。

贏勾的一拳可不是開玩笑的,那一拳打碎石頭都不在話下,姜始已經年邁被贏勾正面擊中,不知道身體吃不吃得消。

「咳咳!」姜始輕咳了幾下,被洛天攙扶著起來了。

「呵呵呵!」贏勾很快就站起了身,對着姜始說道:「老頭你就別裝了,我這一拳對你根本造不成多少傷害,在我面前何必演戲?」

「我可是知道,你是什麼東西的……」

什麼東西?洛天聞言微微皺眉,為什麼贏勾說姜始是什麼東西?難道不是應該用知道姜始是什麼人來稱呼嗎?

「哈哈哈!」姜始放下洛天的手隨後站起了身,腰桿挺直,那還有受傷的跡象?

抹了抹嘴角殘留的血跡,姜始對着贏勾說道:「既然如此,大家都不要互相試探了,速戰速決可好……」。 距離淺間山較遠的一座密林里,來自雷之國的二代雷影正在面臨自己的護衛金角銀角的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