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榮一著急,眼圈又紅了幾分,蘇連壁看不過去,又開始趕人!

這次廉榮總算是沒再墨跡,轉身出去了!

蘇老爺子都給了自己借口了,無論如何也該多撐一陣才是!

「哎!也不知道慕雲那丫頭怎麼樣了?若是有她在……或許不止如此!哎!都是命啊……還有我家那個傻小子,這種時候到底死哪去了?」

廉榮站在門口聽著身後屋內蘇連壁念叨完,深呼吸了幾次,調整好了情緒,這才走出了院子!

梵都不比落河和望舒,這邊的主城裡還有許許多多在仙界生活的人們!

當他們看到眾多受傷的兵士湧入時,無需別人去說,就已經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了!

這麼多殘兵突然湧入,無疑是落河失守了!

他們在仙界內陸生活多年,戰火從不曾離他們這麼近過!於是恐慌的火苗在眾人的心中越演越烈,漸成燎原之勢!

也正因如此,黃軒與廉榮等人,才這麼急迫的需要楚河立出來,安撫一下民情軍情!

此刻除了仙尊,怕是也就只有楚河這個屹立仙界多年的赤焰戰神,才能有這樣力挽狂瀾的信仰之力了!

可是現在,戰神受傷,仙尊又去了靈界療傷,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掌控住局面!

就算蘇哲平日里處事再怎麼圓滑,可憑他在仙界的那點威望,無論如何都不足以在此時服人吶! 事實上,情況也確實如幾個老人所料那般,甚至還有越演越烈的情勢。

梵都此刻人心浮動,不少人都聚集在軍營外,千求萬求的想要得一個「真相」,又或者……該叫「心安」才是?

可是廉榮知道,即便自己得了這麼一個拖延的由頭,怕是也拖不了多久!

因為現在大家迫切的想要一個結果!

他們實在是不知道,就這麼再拖下去,他們究竟先等來的是真相還是敵軍。

廉榮來的時候,蘇哲正在軍營門口與眾人糾纏,他心裡其實知道這些人都是怎麼想,所以即便楚河真的能撐一下,他也是不願意讓他露臉的!

畢竟楚河如今因著傷勢的緣故,形容枯槁!不管再怎麼套上光環,他都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赤焰戰神了!

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出現眾人還只是心中存疑,可一旦出現,就會大大的落了士氣!

兵士們心裡早已沒了希望,此刻除了那些老人,當初跟著楚河一起來的世家子弟們,早已灰心喪氣的各自坐在角落。

這仙界的天,難道真的要塌了嗎?

作為六界中,唯一超脫生死,至高無上的仙界……真的就要這麼完了?

蘇哲回頭去看廉榮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副就連軍中之人都滿是迷茫的神情!

他嘆了口氣,心中第一次期盼著……蕭慕雲能早日將清醒的林皓帶回來!

「行了行了,瞧瞧你們這點出息!老子剛剛去瞧過了,楚帥身體無礙,是蘇家的葯聖前輩在強制他休息呢!你說說你們,仙界不過是因為平叛所以兵力不足而已!你們就一個個哭喪哭的跟天塌了似的,都別在這堵著門了,就是楚帥醒了也沒工夫跟你們嘮閑嗑,我們還要商量邊防要事呢!趕緊都回去吧!」

廉榮這麼連唬帶蒙的一嚷嚷,那些或罵罵咧咧或哭哭啼啼或趾高氣昂要說法的人,便不得不收斂了一些,互相之間雖然心中存疑,可是又擔心自己人這麼鬧,真的會耽誤邊防大事,便也不得不三三兩兩的後撤,或走或留的離遠了些。

蘇哲鬆了口氣,知道這一次算是勉強遮掩過去了!

只是躲過了這次還有下次……總歸不是個長久的辦法。

「白家那個小姑娘怎麼樣了?」廉榮眼見著鬧事的稍微平息了下來,囑咐完大營門口的士兵,便拉了蘇哲往回走。

「還能怎麼樣,沒醒呢唄!誰承想她膽子這麼大,竟然還敢跟魔界兵拼刀子!」

「那還不是為了救咱們楚帥,哎!這小妮子,真是不錯!不怪雲丫頭總是好吃好喝的慣著,真有事的時候,也是真頂用!」

「可是她不醒,咱們也就斷了和白家那些人的聯繫!慕雲和林皓可都在他們那邊!」

見蘇哲少有的心浮氣躁,廉榮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你擔心,可是這事咱們干著急也沒用!那畢竟是預言中的魔星,如今就連軍中,都對那預言諱莫如深!」

蘇哲自然是知道這個頃刻,如今就連他都沉不住氣了,更何況那些當初跟著楚河一起來的世家子弟呢? 這樣的日子就在楚河昏迷不醒中,越發的膠著。


然而,就在蘇哲以為自己就要扛不住梵都的情勢時,事情卻突然迎來了轉機!

林皓回來了!

跟他一起回來的還有蕭慕雲和九司星。

當著一行人出現在軍營門口的時候,那些兵士都以為自己瞧花了眼呢!

而那些堵在軍營門口的人們,眼見著軍隊的氣氛變了,也不由的跟著探頭探腦的瞧著幾人打量。

別說,還真有人給認了出來!

「這不是林家的少主嘛?我曾在世家比試上瞧見過的,對,就是他!」

「林家少主?那不就是……」

隨著身份被堪破,越來越多的人就圍了過來!

畢竟林皓除了林家少主的身份外,不但是曾頂替過楚河的林帥,還是那個白家預言中的魔星!

早先有消息說,他投了魔族,還打傷了不少仙界兵士!

如今他出現在這……

眾人心裡都泛起了嘀咕。

可是與旁人不同,蘇哲守在大營門口,卻彷彿看到了救星!

之前打仗,哪怕是楚河倒下了,他依然可以運籌帷幄!


可是後來實在沒有兵力,除了守城之外,他也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在蘇哲的視線落在林皓臉上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心裡一直繃緊的線總算是能松一鬆了!

此刻的林皓雖然罕見的穿著一身白衣,可是眼神明顯是清明的!可見慕雲和九司星的人總算沒有白忙活,這人終究是給救回來了!

可是當他看見林皓身後走出來的蕭慕雲時,目光卻停在了他們相攜的手上。

是了,自己莫不是傻了,怎麼光顧著開心把這事忘了呢。

他苦笑了一下,卻還是迅速收斂了情緒,大開營門迎了上去。

「回來啦!」他仍是先看向蕭慕雲,笑的明顯有些不自然。

蕭慕雲懂他的心思,可是這事總歸旁人勸不得,終究還得是他自己心裡過了這關才行!

這麼一想,她點了點頭便沒再做聲。

林皓看了蘇哲一眼,又見明顯靠近自己一些的蕭慕雲,自然明白她在迴避什麼,索性就直接迎著蘇哲走了過去,將他的視線全都擋了下來。

「蘇少主,許久不見!」

「林帥亦是許久不見。」

兩人畢竟曾經一起並肩作戰過許久,若是拋卻對蕭慕雲的這份感情外,其實兩人對彼此都是有些惺惺相惜的!

這種男人間的欣賞,再加上出生入死的情分,兩人相視而笑抱了個滿懷!

在仙界大義面前,心中那份本就微不足道的齟齬徹底破開,再不復存在!

「回來的很是時候!」蘇哲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達著心裡的那份信任。

「我餓了!」白奇水的聲音很不適時宜的出現在兩人旁邊。

兩人對視一眼,不由都笑出聲來。

蘇哲又探頭看了一眼九司星和蕭慕雲,突然就覺得心裡久違的輕鬆了起來!

「走吧,帶你們吃飯去!」他這個一向文質彬彬的人,難得帶著些豪邁的說道,一揚手就領著幾人呼呼啦啦的往裡走。

外面那些人依舊探頭探腦的往裡面瞧,不過不知怎的,總覺得隨著這一行人的出現,整個軍營的氛圍都變了似的! 飯一上桌,九司星幾人立馬就習慣性的爭搶了起來。

蘇哲幾人見狀,見怪不怪的笑著看他們搶。

那些本不太豐盛的餐食,好像也在這樣的爭搶下,美味了幾分。

一頓飯吃下來,倒也飛快。

白奇水依舊是十分優雅的在用餐之後仔細擦過了嘴,這才打量了一下四周。

「奇水兄在找什麼?」蘇哲一向八面玲瓏,見狀直接便問了起來。

「小小呢?」白奇水知道一直鏈接不上,白小小大概是出了事的,只是卻並不知道她竟然是替楚河擋了刀子。

「小小受了刀傷,如今還沒好利索,我家老祖宗看顧著她,等醒過來便也沒什麼大礙了。」蘇哲有些愧疚的說道。

當初白家幾人走的時候,特意留下了白小小,就是為的能及時知道這邊的情況以及回程的便利。

可是誰承想中間竟然出了這樣的變故。

蕭慕雲得知小小受傷之後,連忙跟蘇哲打聽,這才知道小小竟然是因為師兄而受了傷,而師兄眼下竟然還沒醒!

有了這麼一茬子事,她自然也就坐不住了,著急忙慌的就要去看楚河!

蘇哲見白家人似乎也很是擔心小小,乾脆便招來一個兵士帶著蕭慕雲和林皓去看楚河,自己則招呼白家幾人去看還在養傷中的白小小。

幾人這一分開,兵營里的氣氛也越發的微妙了!

蕭慕雲和林皓這邊圍觀的人明顯增多了!

到後來無事的養傷的竟然都跟在他們後頭,就這麼去了蘇連壁的院子。

雖然跟了一路,可是到了院門口,兩人光明正大進去了,可這些兵卻是礙著軍令不敢隨便進的。

於是一眾人就堵在門口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都看見了嗎?」

「看見了!」

「慕雲仙子可真是清減了不少!」

「呸,誰說那個!我說的是林帥額心的那朵黑蓮!」

「哦,那個也看見了!」明顯挨了一下子的小兵連忙改口。

眾人的注意力本來還不在這,結果被這麼一打岔,大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剛覺得終於來了救兵,可結果再一細想,這來的是一堆白家怪人、魔界公主和預言中的魔星!

原本湧起的滿心希望,突然就變得不那麼是滋味了。

是從什麼時候起,仙界竟然變得這麼可憐了?甚至……到了需要依靠魔界人的程度了?

大家心裡不是滋味,連帶的氣氛又有些低沉。

可是林家那些人在看到林皓回來后,卻高興的十分明顯,不過也有個別幾個狀態不太對勁,只不過此刻大家心裡都有些混亂,所以沒人注意到罷了。

屋裡的人並不知道外面這些人的心思,蕭慕雲和林皓進屋后,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楚河身上。

「老爺子,我師兄這情況……」蕭慕雲看著楚河,已經紅了眼眶。

林皓雖然站在一旁並沒有上前,可是他心裡的難過的一點也不亞於蕭慕雲。

此刻楚河的臉色灰暗,身子瘦的幾乎就剩下骨頭了!


曾經那個人高馬大的大師伯,如今躺在床上,就像是一隻在風雨中飄搖的蠟燭,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對了!小聖靈丹!」

蕭慕雲突然就從萬象袋裡翻找了起來,片刻之後從裡面摸出一個小瓶交到了蘇連壁的手裡,「老爺子,這是之前我晉級時候煉製的!阿寧哥哥當初便讓我留了下來,說將來或許還能用得上!」

蘇連壁接過藥瓶,打開聞了聞,面上不由的一喜,可隨即卻又皺起了眉頭。

「丫頭,不是我打擊你,這丹雖好,可如今卻是用不得!」

蕭慕雲被說的一愣,也不等蘇連壁解釋,自己連忙湊到楚河跟前摸起了脈。

若說之前她還不懂為什麼,那在摸了脈之後,便明白了幾分。

「你師兄這傷……已經徹底損了根基,我們若是強行用藥,確實養得好肉身,可是這根基,卻是再沒機會修補了!」

蕭慕雲點了點頭,算是認下了這個說法。

蘇連壁看了眼林皓,走過去替他也把了個脈,終是點了點頭。

「你這時候能醒來,也是萬幸!不然你大師伯即便是醒了,光是外面那些爛攤子,怕是也休息不得!」

林皓點了點頭,算是接下了外面的事,只是他心裡也有些拿不準,自己如今的情況,究竟能不能堅持到大師伯重新立起來。

「師父,我們先讓大師伯好好休息吧,我正好有點事想跟你說。」林皓走到床邊扶起蕭慕雲,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蕭慕雲見狀,又看了一眼楚河,最終在蘇連壁的默許下,跟著林皓走了出去。

出了院門,外面依然守著不少人,林皓皺了皺眉,心下有些厭煩。

蕭慕雲看著外面這麼多瞧過來的視線,不由也有些意外。

林皓卻是沒有理會那麼多,當初他努力不讓自己的意識渙散,為的就是能再見蕭慕雲一面,可是他沒想到,白無塵竟然會這麼毫不留情的用他來報復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