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億啊。

這對誰都是天文數字,哪怕是一般的帝者,都不肯輕描淡寫的拿出來,一定會傷筋動骨。

看向樂瑤:「管家婆,我們身上有多少珍寶?小爺今天怕是要發橫財了。」

樂瑤狠狠瞪了一眼林凡。

很明顯,對管家婆這個稱呼,真的是很無言。

可最後,還是與林凡老實說出,估算出他們的身價。

哪怕是林凡,是下界之主,身上的身價,也不過是十五億而已,這還是將母金預估在內的價格。

「夠了!」林凡目中光芒大放。

聖這個層次,他是不準備壓的。

只因,他不看好天人界,聖這個層次。

在他不出,林龍不顯的情況下,天人界,那是必敗的。

可王這個層次,那可是太有操作的空間了,別的不說,至少,小武與小諾,至少都能將十五億這個數字,翻上幾翻。 另一邊,尉遲墨帶着宋簡等人也來到了榆林。

榆林起霧,天氣寒涼,林子裏安靜的連蟲鳴聲都沒有一絲。

空氣里瀰漫着一股陰森,尉遲墨看着這情形,眼神變得十分陰沉。

」大家都小心一點,這裏是個迷陣,別跟丟了。「

尉遲墨吩咐完,其他人紛紛應下,便跟着尉遲墨繼續往裏面走。

霧越來越濃,別說人了,就連方向都難以辨認。

很快,一個個跟着走散。

這時,四面八方跳出來一群黑衣人,朝着他們攻擊而來。

宋簡大叫出聲,」太子,有刺客埋伏。「

」來人,保護太子。「

聲音落下,僅剩下的幾個護衛一個個拔刀圍在尉遲墨身前,準備與黑衣人決一死戰。

忽然間,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盪在周邊,」尉遲墨,你的太子妃就在我的手中,我勸你,還是乖乖就範。「

聲音伴着一絲陰森的笑聲落下,尉遲墨一怔。

心中頓時升起擔憂,「她在哪裏?「

」想救人?好啊,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聲音落下,一眾黑衣人已經朝着尉遲墨我襲來。

尉遲墨察覺到說話的人離開,腳尖輕點,使出輕功立刻追上去,讓宋簡帶着下人在這裏應對。

可他才走,宋簡忽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幾乎來不及說什麼,與一眾護衛忽然感覺眼前一黑,一個個全都暈了過去。

追了一段路,迷霧散去。

那人的身影消失不見,尉遲墨四處張望,忽然,一個黑色身影從天而降。

轉眼之間,與尉遲墨直接打了起來。

尉遲墨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招一式,收放自如且帶着狠勁。

「你是誰?顧冷清呢?識趣的就把人交出來,否則,本太子將你碎屍萬段。「

尉遲墨眸光凜冽,殺氣騰騰。

忽然,黑衣人二話不說朝他潑出迷魂散,尉遲墨下意識後退,一手擋住口鼻,隨後將手中的長劍扔向黑衣人。

黑衣人轉身,立刻逃離。

同時,尉遲墨腳下踩空,摔入深坑。

好在他輕功了得,安全無恙落在深坑之中。

扭頭一看,他猛地一怔。

「清兒!」

尉遲墨蹲下來,立刻將她扶起,但顧冷清陷入昏迷狀態。

他叫了好幾聲,顧冷清仍然全無反應,檢查了一番,發現她並沒有受傷。

他不禁思忖……難道,是中了迷魂散?

想到這,尉遲墨從腰間拿出水壺,往她臉上灑了些水,隨後,顧冷清眼皮動了動,瞬間醒過來。

」你怎麼在這?「

看到尉遲墨的時候,顧冷清感覺腦子一陣空白。

她好一會兒才想起,她進來榆林后,忽然昏迷了過去。

等醒來就在這裏了,但尉遲墨怎麼會出現在這。

尉遲墨看她醒來,一陣狂喜,」清兒,你終於醒了,我想你是中了迷魂散,所以才會昏迷。「

顧冷清看自己在他懷裏,猛地把他推開起來。

但她動了動,眉頭深深皺起。

怎麼她感覺自己的內力全沒了?

「你怎麼會在這?看到宇兒嗎?」顧冷清奇怪地看着他問,也暗自試了試,發現內力全沒了。

尉遲墨深邃的眉眼看着她,說道,」我知道你有事,所以趕來,結果遭遇刺客襲擊,又被人引來這裏,那黑衣人被我打退後,我稍有不慎掉下來,就看到你昏倒在這裏不省人事。「

顧冷清一下子抓到了重點,「你說知道我有事?誰告訴你的?」

看天色,她昏迷到現在估計不到兩個時辰,而從京都趕來,起碼也要一個時辰,這麼說,是有人故意把他們都引來這裏的?

「沒有署名,但我怕你有事,所以趕來了。「

尉遲墨忽然一把抱住她,「還好,幸虧你沒事。」

來的時候,想到她如果有事,他滿心都是恐懼,害怕從此以後會失去她,再也見不到了。

直到看到她,再到她醒來,看到她安然無恙,他整個人直接送了口氣。

尉遲墨抱的越來越緊,令顧冷清感覺無法呼吸。

但是他的懷抱充滿濃濃的喜悅,一下子牽動她的內心。

好一會兒,尉遲墨鬆開懷抱,她才看着他,問道,「所以……你是專門來找我的?」

「我怕你有事,不管那紙條里說的是真是假,我都要來看看。「尉遲墨由衷道。

看到她現在沒事,心情都跟着放鬆許多。

顧冷清一愣。

一時間,她內心百味交雜,難以言說。

不僅僅是因為尉遲墨對她的關心,還有他難以掩飾所流露出來的緊張。

以前她一直不相信,尉遲墨真的愛她,甚至覺得,這樣的愛對她而言毫無意義且十分沉重。

但在這一刻,她不可否認的是,她的心動搖了。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裏。」尉遲墨說着,很自然地摟上她的腰身。

忽然之間,上頭罩下來一張大網,把坑口封了起來。

隨後,十幾個黑衣人圍在洞口,一個個拿着弓弩對準了他們。

只要他們稍稍一動,就會直接被射程螞蟻窩。

緊接着,為首的黑衣人翩然而至,他一身黑衣站在上邊,居高臨下看着他們。

「哎呦,好令人感動啊太子,只不過,這天下人人人都知道這太子妃可一心想着離開,沒想當什麼太子妃。「

」依我看,太子要是真的那麼捨不得太子妃,不如就跟着太子妃一通離去,把這個太子之位讓出來,你說貼啊??「

」或者,你們還有另一條路可以選,只有一個人能活着離開,選一條?」

那人說話的聲音十分陰森,像一條冰冷的蛇,纏繞在他們四周,令人覺得十分可怕。

尉遲墨蹙眉。

一股殺氣逼出,「你是誰?「

「死到臨頭,就別管我是誰了。」

黑衣人冷笑,冰冷的眼神無情地看着顧冷清,「我看這太子妃也感覺到,自己內里全無了吧?」

尉遲墨一怔,看着她,「他說的是真的?」

顧冷清眉頭緊鎖,點點頭,繼而怒視頭頂上的男人。

「你到底是誰?想幹什麼?」

黑衣人哈哈大笑,讓人很想做他一頓。

「我說了,讓出太子一位,且在你們兩人之中,只能活一個,否則,全都得死!」

黑衣人笑看着尉遲墨,跟看好戲一樣,「尉遲墨,選一個吧,只要顧冷清死了,你就能活着!「

。 電光火石間,脖子處的小黑鼠猛地大喊,「往邊上拐!旁邊都是洞!快點隨便進一個!」

耳邊風聲呼呼,手電筒晃過一處暗影,衛尋想都沒想,再次拔快速度衝過去。

轟——

頭頂上瞄準位置蹬下來的動物撲了空,直直砸進地里,掀起巨大的聲響。

衛尋不敢回頭,繼續發足狂奔。她感覺那東西只是一時失利,並不會絕了要吃她的心思。想想那山壁上的血液就知道了,不知有多少性命斷送在那玩意兒手裡。紀淮會不會也……

這念頭一冒出來,就被她給掐滅了。

還沒整理好思緒,那廂凱撒又開始喊:「我去去去去,它又來了!這一摔也沒給它摔斷個腿,怎麼跑起來還是那麼利索啊!」

身後噼里啪啦的動靜不小,衛尋的緊張感再次節節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