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傲爽深吸一口氣:「這小吞天大鱷就交給我吧,我絕對把他當自己的兒……不,兄弟養!」

傲爽差點說是當自己的兒子……

「小子,你身具魔珠,還修鍊了大魔囚天功,我也沒什麼好東西能給你……」吞天大鱷想了想:「其實也不是我不想給你,而是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小吞天因為沒有靈氣,我融化了三把聖階靈器,這才能夠讓他活下來,這本『大鱷造體訣』你湊活煉去吧。大成之時,應該可以赤手搏龍!」

融化三把聖階靈器?

三把!聖階靈器?

「哎……」墨龍搖了搖頭:「吞天,那你這也是將死之人了,還有什麼其他好東西就拿出來吧?」

吞天大鱷說完身體旁虛空閃爍,一本深綠色的古冊漸漸顯化而出。

右手一探拿住古冊,隨後扔向了傲爽。

傲爽接過古冊,只見上面寫著五個磅礴無比的古字:大鱷造體訣!

大成之時,赤手搏龍?難道比大魔囚天功的成魔體還要逆天么?

但現在不是細細觀察的時候,傲爽便將古冊收入了空間戒中。

「好東西?嘿嘿……」吞天大鱷笑了笑:「那就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了,你也不幫我看慣小吞天。」

吞天大鱷說完,左手對著墨龍手中的黑蛋虛舉,右手對著傲爽虛舉,緩緩抬起,而傲爽和黑蛋也漸漸升到了空中。

「呼!」吞天大鱷呼出一口氣,隨後一個個古字便自其眉心處鑽了出來在傲爽和黑蛋之間盤旋不止,一個個古字,每個好像都有萬斤重,直壓的傲爽有些喘不過氣來!

「合!」吞天大鱷突然大喝一聲,旋即這些古字便徒然合在了起來,陣陣深綠色的氣息繚繞,好似千百道河流一般。


「化陣!」又是一聲暴喝,剛才合起來的古字又分開,呈圓形有規則在空中旋轉著。而隨著古字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深綠色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厚重!

「成!」吞天大鱷的聲音嘶啞,而聲音落下之時,萬千古字猛然合在了一起!

「砰!」一陣狂猛的氣勢自那濃厚的深綠色氣息中迸發而出,震得傲爽衣衫獵獵作響,可吞天大鱷居然紋絲未動,隨後一滴深綠色的水滴從哪濃厚氣息中緩緩顯露而出……

「這是最為平等的靈獸契約,小子,你這一生與靈獸之間只能簽訂一次契約!」吞天大鱷一邊說,一邊將那深綠色的水滴分為兩滴,一滴鑽進了傲爽的眉心內,另一滴則是滴在了黑蛋上。沒一會兒,那滴在黑蛋上的水滴便通過蛋殼滲透進了蛋中。

在靈玉大陸上和靈獸簽訂契約只能簽訂一次,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傲爽這個年齡的武者很少有人會簽訂契約靈獸的原因,畢竟誰不想和自己簽約的靈獸是比較強大的靈獸?

可是又有哪只強大的靈獸願意和靈師階的武者簽約呢?

從空中緩緩落下,黑蛋被傲爽抱入懷中。

「平等血契,相當於把你倆連接在了一起,你生他生,你死他死,反之也是如此。」吞天大鱷看著那顆黑蛋,眼中劃過一絲不舍。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和一名靈師階武者簽訂這種契約,可是現在他真是沒辦法。可以說如果傲爽和墨龍這次沒來的話,以後靈玉大陸上就再也沒有吞天大鱷了。

吞天大鱷一說完,傲爽便感覺自己的心中多了某些東西,那是來自心靈的一種召喚。而且傲爽當時便知道,這小吞天大鱷有些餓了。

「可惜如今靈玉無帝,否則我真想拼盡我最後這點薄力,隨著大帝征戰妖域!」這句話,吞天大鱷灌注了滿腔的豪情,雙眼之中深綠色利芒破碎了大片的虛空,滿頭黑髮狂舞不止!

「吞天大鱷乃萬河之祖,此乃魔帝親封!這是聖階靈器:萬鱷之源!」吞天大鱷說完徒手探進虛空之中拿出了一條上面刻畫著千萬條鱷魚的項鏈扔給了傲爽。

聖階靈器?!接過這條項鏈,心情極為地激動,這可是傲爽第一次親手撫摸聖階靈器,其中的心情可想而知。但稍作激動,傲爽便將萬鱷之源直接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萬鱷之源?!我怎麼忘了這個靈器?」墨龍震驚地看著傲爽脖子上的項鏈。

「萬鱷之源,是我們吞天大鱷一族的祖器,雖然不是什麼攻擊型的靈器,而是空間型靈器!據我所知,靈玉大陸上沒有第二個靈物中的空間能比萬鱷之源內的空間大……」吞天大鱷鄭重地看著傲爽:「小子,我們吞天大鱷一族的最後血脈和祖器都交到你手中了,你只需使用你的一滴精血滴進萬鱷之源中便可,以後如果小吞天沒有成長起來……」

傲爽抱拳對著吞天大鱷鞠了一躬:「前輩可放心,話我不敢說的太慢!但小子可以保證,寧可我不使用靈氣修鍊,也讓小吞天有靈氣用來成長。」

這一躬,有些原因是因為吞天大鱷遠古之時為了靈玉大陸上萬千生靈提升而出獨戰二十名大妖的輝煌壯舉,還有一部分便是來自大鱷造體訣和萬鱷之源了。

聖階靈器一旦現世,恐怕會引起人們瘋狂地搶奪!

武狂的斷海碎天斧,如果不是因為當時只有墨龍在場的話,誰能得到還不一定。

「要得就是你這句話……」吞天大鱷看著傲爽和墨龍:「異妖異亂不遠了,我恐怕也等不到小吞天破殼那一天了,但是給我帶句話……」

「前輩儘管說。」傲爽皺眉問道。

「萬河之祖,降龍伏虎!」吞天大鱷富有深意地看了傲爽和墨龍一眼,隨後身體便緩緩消失了。

吞天走後,二者沉默了許久。

「當年那個敢和祖龍叫板的吞天,已經不在了啊……」墨龍嘆了口氣,言語之中透著一絲落寞。

江山代有才人出,老一輩的人,終究要遠去了。

「前輩……」傲爽感受到了墨龍語氣之中的落寞,出言安慰道:「小子將來但凡有一絲的成就,也絕不會忘了墨龍前輩的恩情,待前輩恢復巔峰戰力之時,小子願和前輩一起共闖妖域!」

「好!好!好!」墨龍雙眼之中精光爆射,話鋒一轉:「何必要等待異妖異亂?靈玉大陸應當先闖妖域!」 深幽的河底,伊靈心等人站在薄膜外面,四周越來越多的黑鱗鱷湧來,除了伊靈心外其他幾人都受傷了。

「怎麼辦?傲爽還沒有回來……」蕭義臉色慘白,只見他左腿在此時有些詭異地彎曲著,那是剛才被黑林鱷那粗壯的尾巴抽到造成的。

「傲爽不會出什麼事吧?」蠻濤眉頭緊皺,剛才傲爽還答應自己說扶自己上位,結果進入薄膜中后就再也沒出來,不過那詭異地吸力倒是消失了。

「你們沒感覺到那股吸力消失了么?這就說明傲大哥肯定發現了什麼,咱們不用著急,這些黑鱗鱷看來也不敢進入這薄膜,甚至都不敢碰到。咱們靠著這薄膜,每次只有十隻左右的黑鱗鱷能夠攻擊到咱們,我一人對付五、六隻,其餘你們平攤即可。」伊靈心手中的短棍迸發出一道蔚藍色的靈光瞬間便是斬殺了兩隻黑鱗鱷,臉不紅心不跳地對著幾人說到。

就在剛剛吞天大鱷為傲爽和小吞天演化平等血契之時,聚靈陣便消失了,所以眾人也感覺不到吸力了。

「千萬不要出事啊……」薄膜之內,傲爽正在急速向伊靈心等人的方向趕來。

從吞天大鱷的身體中出來之後墨龍便進入了傲爽的身體內,而傲爽直接將黑蛋收入了萬鱷之源中,還趁機看了一眼萬鱷之源的情況。

誰知傲爽就看了一眼,便被驚駭住了。

萬鱷之源內的空間非常大,千萬里的疆域,蒼茫大地。

傲爽一眼都望不到頭,還有著數十座高山和萬千條河流。來不及觀察萬鱷之源內有沒有活物,但傲爽也看到了幾具堪比吞天大鱷那萬丈鱷身的靈獸屍體,不過已經風化了。

數十座高山也多是懸崖峭壁,上面不但沒有任何的樹木,甚至連一株雜草都沒有。

萬千條河流多數枯竭,但傲爽根據那河道還是能夠依稀地看出來原本有過河流。

這些都是沒有靈氣導致的,不難想象若是靈氣濃郁的話,這萬鱷之源中應該也算是人間仙境。

「去哪收集靈氣呢……」傲爽還真怕這小吞天大鱷真因為沒有靈氣而死在蛋殼之中,可是現在自己的空間戒中可以說已經是資源枯竭了。

沒有靈石,只有幾十顆丹藥,也沒有靈草。

晃了晃腦袋,傲爽索性不想了,當務之急是去解救伊靈心幾人。

伊靈心獲得武狂傳承之後這數千條黑鱗鱷恐怕對其也造不成什麼威脅,可蕭義等人就不同了,一人對付兩隻都感覺很吃力,三隻就相當危險了。

「啵!」的一聲傳來,伊靈心等人也是連忙回頭,還以為是什麼靈獸從薄膜內鑽了出來,可一看不正是傲爽么?


「傲大哥!終於回來了,怎麼樣了?」看到是傲爽,伊靈心長吁一口氣,如果傲爽再不來的話,他們只能也進入這薄膜之中了,因為現在眾人在河底甚至連一絲陽光都看不到了,那是被一隻只黑鱗鱷遮蔽了。

「放心吧。」傲爽沖著伊靈心點了點頭。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這才是幾人最關心的問題。

「涼拌!」傲爽神秘一笑,隨後直接閃到了幾人的身前,直面面對著上千隻黑鱗鱷。

黑鱗鱷看著這突然從薄膜內鑽出的人類,一雙雙凶目緊緊地盯住傲爽,可旋即,他們便看到傲爽脖子上戴的刻畫著萬千條鱷魚的項鏈……

鱷族祖器,萬鱷之源!

「嗚!」瞬間,那一雙雙凶目全部變得不再兇狠,反而有些畏懼,看了看萬鱷之源,隨後動作居然極為統一的轉身,甩動著粗壯的尾巴離開了。

「……」伊靈心幾人。

看著黑鱗鱷全部離開,伊靈心等人都看傻了,怎麼這些黑鱗鱷好像很怕傲爽的樣子?這根本不像是離開,更為貼切的說是逃走了。

如果不能震退這些三階的鱷族,那萬鱷之源也不配稱為鱷族的祖器!

祖器,在一個種族之中代表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據說龍族也有祖器,把持在祖龍的手中,可是遠古大戰之後連同祖龍一起消失了。

其實剛才傲爽完全可以將這些黑鱗鱷全部收入萬鱷之源中,剛才在傲爽從吞天大鱷手中獲得萬鱷之源時,腦海中便是多出了一些信息,那便是關於萬鱷之源的使用方法。

萬鱷之源,可以強行將一切鱷族收入其中,而且這些鱷族不敢有絲毫地抗拒。對其他種族的靈獸也有著一些威懾力,只不過比對鱷族的效果會少上很多。

傲爽當時便感覺很奇異,這可能是一種來自血脈最深處的力量吧。

但傲爽想起萬鱷之源中那近乎於荒蕪的場景,就並沒有那麼做。

這上千條黑鱗鱷如果現在進入萬鱷之源中的話,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因為沒有食物而發生互相吞食的情況,最後全部死亡。

鱷族被魔帝親封萬河之祖,所以傲爽也不想看到鱷族有這種事情發生。

「傲大哥,這些黑鱗鱷……」伊靈心此時都有些不確定,可因為遠古戰場有著天地限制,所以靈魂力根本不能探查那麼遠,要不然伊靈心真得確定一下。

而蕭義等人雖然沒有說話,但也是有些疑惑地看向傲爽。

由不得他們不疑惑,剛才還兇狠如斯的黑鱗鱷,可見到傲爽之後居然如同家畜一般逃跑了。

「放心吧,走,看看上面現在什麼情況了。」傲爽知道他們有此疑問也屬正常,但現在可不是遲疑的時候。雪虎王那是一隻活生生的五階靈獸,而且現在應該已經攻破了古城。

說完,傲爽便帶頭向上面游去。

伊靈心幾人也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既然傲爽都這麼說了,那肯定就真沒事了,隨即也跟著傲爽向上面游去。

……

城牆下,河水邊。

一千多人緊張地看向這條幽深的河流,身後那虎嘯之聲越來越近了,而且還伴隨著古城內大片建築倒塌的聲音,所有人面色都有些不自然。

「快看!那些黑鱗鱷好像要離開了?」不知道誰說了一聲,眾人紛紛向河面看去。

剛才那好似如同開鍋一般的氣泡漸漸消失,而一條條粗壯的尾巴也緩緩甩動,一隻只全身都包裹在鱷甲之內的黑鱗鱷均是半個身子露出水面向河流的兩邊的遠處游去。

「不會是傲爽和濤哥幾人被這些黑鱗鱷吞食了吧?剛才我可是看到從河底升起的一陣陣鮮紅色的血跡……」李守站在河邊緊張地張望著。

「李守,你就不能說點好話?我發現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剛才大家往古城這邊沖的時候你就開始怨天尤人,現在還是如此?」一名蠻濤的追隨者看著李守,恨不得上去踹李守幾腳。

「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在這裡我感覺不到絲毫的安全感,當初咱們還不如直接留在武狂密境內!」李守撇了撇嘴,自從上次在風雲城西自己跪在了傲爽面前後,剛才說話的人便一直奚落自己。

「那當時你怎麼不說啊?馬後炮有用嗎?剛才傲大哥問誰知道哪裡安全之時,你不也沒說話么?」那名追隨者嘴角翹了翹,滿臉不屑之意。

「王飛,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正巧我也看你不爽,反正今天咱們已經是必死的局面了,看劍!」李守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長劍,右腳一點地面向那名叫做王飛的追隨者沖了過去!

「正合我意!」王飛看著李守縱劍而來,臉色沒有一絲的慌亂,旋即從空間戒中取出一把黑色長刀,雙手握住刀柄猛然一陣,身形拔地而起!


「砰!」強大的靈力波動從空中傳來,兩人身形均是不穩,差點摔倒。

一招之下,勢均力敵。

兩人各自退開,落在地上之後眼神緊緊地鎖住對方。

王飛握住黑色長刀刀柄的雙手再度緊握了一分,全身氣勢猛然一震,再度向李守欺身而上:「再來!」

而李守神情看似隨意,但心中卻是在暗暗叫苦,這王飛雖然和自己一樣都是高階靈師。但這小子屬於那種脾氣火爆的人,平日里也曾打敗過好幾名高階靈師,因此深得蠻濤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