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錦寒在沙發上坐下來,解開兩顆扣子,一把將她拉近懷裡,低沉的道,「不想讓你擔心,未婚的女人都不招。」

「為了不讓我擔心?」沈未晞反手指著自己,好笑的說道,她可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大的本事,「還未婚的女人?」

「唔。」傅錦寒握住她的手指把玩著,「這樣你就安心了。」

沈未晞抬手捂住半邊臉,嘆息,「其實我一直挺安心的,真的。」

「一直挺安心的?」傅錦寒的嗓音低低沉沉的,聽不出來是什麼情緒。

「是啊,因為屬於我的就是我的,不屬於我的,我擔心也沒用,就比如你是個活生生的男人,而且是那種女人拚命往你身上撲的男人,你說如果你真的動心了,即便我使任何手段,你的心也不會為我停留,對不對?我不想變成那種除了男人就沒有什麼事可以做的怨婦。」沈未晞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說道。 「殊瑛,孩子們是這樣的,我們家燁城最近也很少回來,有時回來也是跟他父親有要是商量,都沒時間和我們吃上有一頓飯,在家裡睡上一覺,所以,就不要傷懷了。」

聽到林湘的安慰,文殊瑛是憋在心裡不能說,只能嗯了一聲算是糊弄過去。

所以,當傅凜坤下樓來,看到的只有兩個互相安慰的豪門貴婦時,臉色也黑沉了下去,自家那個混賬小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現在怕不是已經忘了自己還有傅家這個從小到大長大的家了。

「怎麼回事?」為了面上過得去,他還是象徵性的問了問。

「沒事沒事,都是女人之間比較感性的話題,你這個糟老頭子就不要關注了。」文殊瑛的心情已經好多了,這會兒看到傅凜坤,又心煩意亂,這個老頭子就是一根筋,做父母的還能跟兒子過不去?


都怪他,從小對錦寒太過嚴厲了,導致兒子都不跟她親近了。

傅凜坤看了一眼林湘,可能已經猜到了傅錦寒和那個丫頭為什麼要走了,「可以開飯了么?」

話音一落,林湘就不好意思留在這裡了,當即就告辭,「我剛好是過來串門看看殊瑛,我家那位肯定也回來了吧,我回去看看。」

「不如一起吃頓飯?」文殊瑛問道。

「不了,還是回家看看老唐回來沒。」林湘說著已經走向門口。

文殊瑛也不好再留她,把她直送到大門,才折返回來。

這一幕在別的宅院里肯定是看不到的,但是因為傅家和唐家的關係,兩家又隔得近,所以串門不是什麼稀奇事。

「大叔,你和錦寒說了什麼?他連飯都不吃就要走,我是苦口婆心的勸都沒用。」文殊瑛瞬間就委屈巴巴的撲進傅凜坤的懷裡,揪住他的衣襟訴苦。

「他這麼快就要離開,難道不是因為林湘么?你兒子有多在乎那個丫頭,你不是不知道,林湘當初差點整死那丫頭,你覺得錦寒會讓她們兩個再碰面?」傅凜坤雖然沒有聽到她們之間的對話,但下樓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同。

更別說傅錦寒在家裡停留的時間實在是過於短暫了,深想一下便不難猜測出真正的原因。

文殊瑛這個事後默不作聲也不鬧騰了。

傅凜坤就知道自己是猜對了,這女人竟然想要讓他覺得愧疚,說是因為他說了什麼,錦寒才走的,看來這女人不收拾收拾是不行了。

……

沈未晞和傅錦寒離開傅宅后,好像空氣都新鮮了一樣。

「不喜歡傅宅,以後沒有必要的事就不回去了。」傅錦寒看她好像從可怕的地方逃出來一樣的感覺,做了個決定,以後不讓未晞去傅宅看臉色了,只要老爺子一天沒有同意她,沒有正眼看她,這個決定都不會改變。

沈未晞張了張口,沒想到他會為了她說這樣的話,「其實不用這樣特殊,就像以前一樣就可以了,以前你是什麼樣的就什麼樣,不用管我,我畢竟還不是傅家的人,不是你去我就得去,有的時候,文阿姨和老爺子可能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一家三口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但我去了,就打破了傅家的這種其樂融融的感覺。」

「未晞,這些不是你要考慮的,你要考慮的是和我在一起,不用擔心任何事。」

「不用去在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就可以了。」傅錦寒伸出食指摁住了她的唇不讓她說話,微微低頭,對著她低低啞啞的說道。

沈未晞氣餒了,跟這男人在此刻說理是說不通的,也不能跟他硬碰硬,於是轉開話題說道,「等會兒在地鐵路口我下車去公司,你不用送我了。」

傅錦寒聞言,臉當即就黑了,「你說什麼?」

沈未晞咽了咽唾沫,剛才她有說什麼不能說的話么?讓他這麼生氣?看他那樣子好像要吃人似得,「沒,沒什麼啊。」

「嗯。」傅錦寒很滿意她此刻的樣子,看來偶爾嚇唬嚇唬她,還是管用的,不然就得無法無天,不把他這個男人放在心上了,對,就是沒放在心上,才一心只惦念著她的工作。

車子在TA集團的專屬車庫停下,沈未晞不解的看著他,「你帶我來你的公司幹什麼?」

「陪著我。」傅錦寒平靜的說道,好像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沈未晞訝異的看著他,她還要怎麼陪著他,從去參加狩獵開始,幾乎三分之二的時間都一直和他呆在一起,這男人不會膩味的么?

「這麼看著我幹什麼?」傅錦寒握住她的手,拉著她走進電梯,電梯直入頂層的總裁辦。

「你不是來工作的么?我陪著你什麼也做不了,還會打擾你,而且我也有很多事要處理,我得去節目組看看。」沈未晞有些想要哭,這男人最近到底是怎麼了,粘人也不是這麼個粘法呀。

「你什麼也不用做,只要能看到你,也好。」傅錦寒說完,電梯叮的一聲響起,到達了頂層。

「可是我會不自在。」沈未晞絞盡腦汁的找借口,使者說服他,自己在這裡毫無用武之地。

傅錦寒置若未聞,只是拉著她在總裁辦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走進了辦公室。

這不是沈未晞第一次來,但是不比從前幾次,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

她捋了捋髮絲,側著臉看傅錦寒,他依然一臉平靜,好像這樣的關注根本絲毫引不起他的注意。

不過放眼看過去,男的多女的少,「你這裡為什麼這麼少的女員工?一般秘書不是女人比較多麼?」

傅錦寒在沙發上坐下來,解開兩顆扣子,一把將她拉近懷裡,低沉的道,「不想讓你擔心,未婚的女人都不招。」

「為了不讓我擔心?」沈未晞反手指著自己,好笑的說道,她可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大的本事,「還未婚的女人?」

「唔。」傅錦寒握住她的手指把玩著,「這樣你就安心了。」

沈未晞抬手捂住半邊臉,嘆息,「其實我一直挺安心的,真的。」

「一直挺安心的?」傅錦寒的嗓音低低沉沉的,聽不出來是什麼情緒。 「一次視頻會議而已,路江能搞定。」傅錦寒沒正面回答,但意思不言而喻。


「哦,可是開視頻會議並不影響我們去吃飯。」沈未晞歪著腦袋看他,嗓音輕柔,有點撒嬌的意味。

傅錦寒抬眸看著她,而後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幹嘛?」沈未晞坐直盯著他。

傅錦寒還是招手。

沈未晞想著反正自己在這裡是閑人,於是起身朝他走過去,剛剛到達他的身邊,就被傅錦寒一把扣住腰抱在了懷裡。

她坐在他的腿上,背後是他硬朗的懷抱,特別的窩心,「你不是說要安心工作的,這算什麼?」

傅錦寒蹭了蹭她的脖子,低低啞啞的道,「嗯,只要你在,心就踏實,就能好好的工作。」

「可是我怎麼覺得我影響到了你,你不知道路特助剛才有多驚訝你拒絕開視頻會議,相比你以前是沒做過這種事,反差太大了吧。」

沈未晞微微仰著頭,晃了晃小腦袋瓜,笑眯眯的說道。

傅錦寒揉揉她的發頂,淡淡的哼了一聲,「你倒是觀察入微。」

「那是當然。」沈未晞眯眼,露出傲嬌的笑容。

「你呀。」傅錦寒一看她這個樣子,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心都要酥了,只能順著她的心意走了。

沈未晞縮了縮身子,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你這是被我說服了么?看來,路江得好好的感謝我才行。」

「嗯,就讓你收買一次人心。」傅錦寒的嘴角微微勾起,冷峻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清淡的笑意。


「明明是我幫你收買人心,路江一想,肯定是他自己打動了你,所以你才改變主意的,那他就會更加的感激你了。」沈未晞反手抱住他的脖子,笑吟吟的說道。

「剛才不是還說路江要特別感謝你才對?」傅錦寒意味深長的笑道,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又捏捏她的臉蛋,像是在逗她似得。

沈未晞微微嘟唇,哼唧一聲,「我想的是這樣,但不是非得讓他感謝,再說我也不希望讓別人以為我能左右你的思想,那以後我不得累死。」

「嗯。」傅錦寒覺得她這話說的合他心意,他捨不得她累,更捨不得她有危險,如果外界都知道她在他心中的地位,那些跟他有過節的人,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把她定位目標。

「好了,現在可以放開我了,你這樣抱著我還怎麼做事。」沈未晞鬆開他的脖子,想要下地。

傅錦寒抱得更緊了,然後將她轉了個方向,打開文件開始工作,「抱著你一樣可以工作。」

沈未晞驚訝的張了張口,不是吧,這男人今天怎麼跟只貓兒一樣這麼粘人,「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安靜。」傅錦寒看了一眼必須要在中午之前完成的工作量,終於是要讓她安靜下來了。

沈未晞挑眉,「好吧。」

……

另一邊。

審訊室內。

尹南恩被烤在審訊椅上,燈光直接照射在她的臉上,刺的她睜不開眼睛,因為連日來不分晝夜的審訊,整個人看上去極其的疲累,像是老了好幾歲。

一位女審訊員冷冷的看著她,「這就是你要交代的內容?」

「是真的,我沒有想要她死,只是想要教訓一下她,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失控,真的不知道。」她哭喪著,說的話也開始語無倫次。

女審訊員看了一眼旁邊的男審訊員,點頭交流,然後示意羈押人員將尹南恩帶走,這才開口說道,「根據最新調查結果來看,她沒有撒謊,野豬群出現的太過巧合,可能是人為的,而背後這個人是利用了她,她自己卻不知道,現在沒有證據證明是猜測的那幾個人。」

說著,她指了指資料上的幾張照片,分別是沈伊人,顧翎羽,還有莫勁霆極其屬下,當然也沒排除節目組其他人,畢竟如果沈未晞真的出事,對於其他人來說是個出頭的機會。

「這件事需要跟上面彙報一下。」

「嗯。」

兩個審訊員交流了意見后,將審訊結果立刻上交。

同一時間,得到這份最終的審訊結果的是好幾方人員,傅錦寒沒看結果,基本也能猜到警署那邊能夠審出來的是什麼。

而顧翎羽看完,臉上露出了迷一樣的笑容,坐在她對面的沈伊人仔細的看著她,自然沒錯過這樣的深意的神色。

「你怎麼看?」沈伊人喝了一口咖啡后,問道。

「我?」顧翎羽立刻收斂了神色,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沈伊人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有些疑惑自己剛才是不是看錯了她那神色不就是帶著幾分神氣么,「嗯哼。」

「我不知道,這警署那邊的結果,所以事實就是如此了。」顧翎羽憨笑了一聲,看著像是天真無邪一樣,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也對,警署都出結果了,還能是什麼呢?」沈伊人嘆息一聲,似笑非笑的說道。

「對了,表姐,我打算去看看大姨,你要一起去么?」顧翎羽開始轉移話題,反正這個事兒只能爛在肚子里不能說出來,就算沈伊人懷疑是她利用了尹南恩,用野豬傷了沈未晞,也沒有證據,相信沈伊人和沈未晞的關係,沈伊人也不會真的就去深究這個問題。

提到常素媛,沈伊人的眼裡黑冷了下去,如果她的沒出事,哪裡輪得到沈未晞在沈家撒野?爸爸那麼維護她,自己做什麼事都要耐著性子,和以前在沈家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狀態相比,簡直就是遭罪。

「也好,我也好久沒去了,不知道母親是不是不能夠減刑,早點出來。」沈伊人低聲喃喃了幾句。

顧翎羽當做沒聽到,減刑是不可能的,只要沈未晞在一天,只要沈未晞揪著這件事不放,她們就沒有辦法替常素媛運作,讓她提前出來。

沈未晞背後的男人,能耐真的不是她們兩個能夠較量的。

有了這個認知,她們的心裡對沈未晞的怨恨又多了一層,像是隨時都能被激發出來,淹沒所有人似得。 沈未晞脫掉鞋子,盤腿坐在沙發上,抱著抱枕慵懶的靠著沙發看著他,「你是不是因為中午要陪我去吃飯所以才不參加這次的視頻會議?」

「一次視頻會議而已,路江能搞定。」傅錦寒沒正面回答,但意思不言而喻。

「哦,可是開視頻會議並不影響我們去吃飯。」沈未晞歪著腦袋看他,嗓音輕柔,有點撒嬌的意味。

傅錦寒抬眸看著她,而後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幹嘛?」沈未晞坐直盯著他。

傅錦寒還是招手。

沈未晞想著反正自己在這裡是閑人,於是起身朝他走過去,剛剛到達他的身邊,就被傅錦寒一把扣住腰抱在了懷裡。

她坐在他的腿上,背後是他硬朗的懷抱,特別的窩心,「你不是說要安心工作的,這算什麼?」

權色聲香 ,低低啞啞的道,「嗯,只要你在,心就踏實,就能好好的工作。」

「可是我怎麼覺得我影響到了你,你不知道路特助剛才有多驚訝你拒絕開視頻會議,相比你以前是沒做過這種事,反差太大了吧。」

沈未晞微微仰著頭,晃了晃小腦袋瓜,笑眯眯的說道。

傅錦寒揉揉她的發頂,淡淡的哼了一聲,「你倒是觀察入微。」

「那是當然。」沈未晞眯眼,露出傲嬌的笑容。

「你呀。」傅錦寒一看她這個樣子,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心都要酥了,只能順著她的心意走了。

沈未晞縮了縮身子,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你這是被我說服了么?看來,路江得好好的感謝我才行。」

「嗯,就讓你收買一次人心。」傅錦寒的嘴角微微勾起,冷峻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清淡的笑意。

「明明是我幫你收買人心,路江一想,肯定是他自己打動了你,所以你才改變主意的,那他就會更加的感激你了。」沈未晞反手抱住他的脖子,笑吟吟的說道。

「剛才不是還說路江要特別感謝你才對?」傅錦寒意味深長的笑道,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又捏捏她的臉蛋,像是在逗她似得。

沈未晞微微嘟唇,哼唧一聲,「我想的是這樣,但不是非得讓他感謝,再說我也不希望讓別人以為我能左右你的思想,那以後我不得累死。」

「嗯。」傅錦寒覺得她這話說的合他心意,他捨不得她累,更捨不得她有危險,如果外界都知道她在他心中的地位,那些跟他有過節的人,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把她定位目標。

「好了,現在可以放開我了,你這樣抱著我還怎麼做事。」沈未晞鬆開他的脖子,想要下地。


傅錦寒抱得更緊了,然後將她轉了個方向,打開文件開始工作,「抱著你一樣可以工作。」

沈未晞驚訝的張了張口,不是吧,這男人今天怎麼跟只貓兒一樣這麼粘人,「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安靜。」傅錦寒看了一眼必須要在中午之前完成的工作量,終於是要讓她安靜下來了。

沈未晞挑眉,「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