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真氣和真元全部熔煉為一體,化為魔力,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葉辰眉頭挑了一下,不過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他肯定是要一鼓作氣將入獄化魔經修鍊成功的。

依舊是坐在血手人佛留下的蒲團上,葉辰開始按照入獄化魔經之中的記載,開始熔煉體內的真氣和真元,將其化為力量。

只要將這些力量全部化為魔力,便代表著入獄化魔經正式修鍊成功了。

而想要修鍊出魔力,魔念、魔氣、魔心這三樣缺一不可!

黑色的靈台顫動了起來,心臟之上的太極魔圖運轉了起來,葉辰雖然外表依舊入如同,但是體內卻是一瞬間魔氣翻滾,沸騰了起來。

這些魔氣瘋狂的湧向了丹田位置,然後葉辰按照入獄化魔經上面的記載,將這些魔氣緩緩凝聚成為了一個烘爐。

這個烘爐巨大無比,簡直覆蓋住了葉辰的整個丹田,不管是紫氣東來經修鍊出的真氣,而是移天神訣修鍊出的真元,都在這個烘爐中被淬鍊著。

一個時辰之後,葉辰的臉上已經滿是汗水,臉上都出現了扭曲。

「該死的,這個魔力果然不是好修鍊的!」

僅僅只是用這個烘爐淬鍊了一個時辰,葉辰就已經有著精疲力盡的感覺了,如果不是他之前用神識之刀磨礪鎮魔石,再加上孕神丹的存在,讓他的神識大進,這一刻根本就無法支撐烘爐來淬鍊真氣和真元。

一個時辰,葉辰體內的真氣和真元被煉化了十分之一左右,還剩下十分之九!

葉辰不得不停了下來,開始休息,他並沒有想到,煉化自己的真氣和真元為魔力,居然如此艱難。

足足修鍊了三個時辰,葉辰才感覺精力恢復的差不多,便繼續開始了熔煉。

這讓葉辰有點無奈,熔煉一個小時卻要修鍊三個小時,但是卻又無可奈何,不得不這麼做。

「已經都撐了十天了,這最後一步就算是再麻煩,也要堅持下去。」葉辰繼續開始淬鍊真氣和真元。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葉辰再次煉化了十分之一,然後又不得不休息三個時辰。

熔煉,休息,熔煉,休息

…………

……

整整三天,葉辰都是在堅持這這麼枯燥的修鍊,對他的毅力和體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三天之後,盤坐在蒲團的葉辰猛然站了起來,他的雙眼睜開,其中爆射出來了一道黑色的精光,這光芒駭人無比,氣息十分恐怖,讓人膽顫。

入獄化魔經,修鍊成功了。

這一次的閉關,也終於結束了!

——————

聽說又開始雙倍月票了?

月底了,求月票清倉,一張算兩張啊!等於是十張月票加更一章。(未完待續~^~) 葉辰的體內,不管是真元還是真氣,全部都熔煉成為了一體,成為了一種黑色的能量。

這種能量,便是入獄化魔經修鍊出來的魔力!

魔力,論質量是可以堪比靈力的存在,不過葉辰如今境界不夠,自然是沒有辦法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

「魔力,這就是魔力!!」站起來的葉辰猛然一揮手,然後渾身上下爆發出來了一股駭人的力量。

通神巔峰!

之前的葉辰是通神後期,並且是後期中的後期,距離巔峰也只差一絲。而這一次將所有的力量熔煉成魔力,葉辰的修為再次提升了一絲,達到了真正的通神巔峰。

通神巔峰,往往也被稱之為半步化神,意思為半隻腳踏入化神境界。

「入獄化魔經,準備了這麼久,花費了這麼多的時間,終於還是練成了!」葉辰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不得不激動啊,修鍊成了入獄化魔經,便代表著自己終於踏上正軌,走向巔峰的強者之路。

「雖然如今只是一個開始,堪堪算是入門,但依舊是我踏上立足大陸之本。」

葉辰推開了密室的房門了,徑直的走了出去。

沒有驚動任何人,葉辰獨自離開了紅雲林,離開了天靈宗的山門,離開了多鳴城。

葉辰擁有第二本尊,也就是兩個葉辰的事情,除了葉辰自己任何人都不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這就是葉辰最大的秘密。

不管是達摩還是聶風步驚雲,都不知道如今葉辰一分為二,居然有兩個葉辰。

原本葉辰準備將青銅寶座留在天靈宗的,但是猶豫了一番之後,葉辰還是決定將青銅寶座帶走。

因為葉辰這一趟離去。可能有著很大的危機,而白袍葉辰和旁人留在天靈宗,相比之下遇到的危險就會小很多。

並且天靈宗有達摩坐鎮,一旦真的有什麼危機,葉辰感覺那個達摩的那個黃金寶座,或許比青銅寶座更強。

至於白袍葉辰,雖然修鍊了同樣強大的《旱魃之軀》。但是論起實力卻是遠遠不如黑袍葉辰。因為白袍葉辰的旱魃之軀,只修鍊到了第一層,實在是沒有什麼戰鬥力。

再加上黑袍葉辰服用了煉體丹,實力便更強了一分。不過兩個葉辰由於同是一個靈魂,所以神識倒是同步的,一樣強大!唯一的區別就是,白袍葉辰沒有魔台和魔念。

但是白袍葉辰並不修鍊入獄化魔經。所以魔台和魔念對他沒有絲毫的作用!

尊貴庶女 從這裡到紫雲疆域,就算是以我如今的速度,也需要三天左右。」離開紅雲林之後,葉辰便急速往遠處射去,御空而行。

天靈宗,十分的安寧,因為葉辰已經下了命令,暫時修身養性,不圖發展,也不急著招收弟子。至於什麼時候再發展。自然是等葉辰從紫雲疆域回來了。

「白袍葉辰的實力,比我這第一本尊差了不少,需要有靈火才能夠修鍊,我此去紫雲疆域,也得留心靈火的消息和下落。」路上,葉辰腦海中思緒明亮,思考著一些問題。

「至於本源靈鏡。這也是必須要的一件寶貝,天靈宗大開山門招收弟子的時候,必須要有本源靈鏡!」

「不過本源靈鏡乃是道器,可遇而不可求,真的想要也就只能夠去金白宗和狂狼宗去『借』了!不過這些事情,都得從紫雲疆域回來之後再說。」

…………

……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葉辰發現自己居然有這麼多事情要做!

「李逍遙他們,如今也不知道在何處,西門吹雪的閉關效果又如何了?」

想到西門吹雪,葉辰臉上就是露出了一絲期待。

因為西門吹雪閉關之前曾經說過,不修鍊成劍二十三絕不出關!而一旦修鍊成劍二十三,西門吹雪至少也得是化神境界。

化神境界,劍二十三,得有多強?

而且之前西門吹雪說的時候,語氣也是不確定,說的是「至少」。或許當西門吹雪出關的時候,甚至直接成為元神境界了。

畢竟,劍二十三是風雲世界中最傳奇最神話的劍法,即使是將它創造出的「劍聖」,消耗自己生命和元神,也沒能夠如願的將其徹底施展出來。

就算是赫赫有名的萬劍歸宗,也只能夠望其項背!

「希望你們……都好!」想到李逍遙西門吹雪這些人,想到自己徒弟小詩和李霄,想到小東北,葉辰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擔心。

不過一想到照顧他們的是李逍遙和西門吹雪,葉辰又安心了不少。

不管是李逍遙還是西門吹雪,都是一代神話,用得著自己杞人憂天?

「我最該擔心的是,是那些天靈宗無辜的弟子!」想到宗門解散之前,自己通過天印溝通氣運雕像,看到的那一幕幕,看到那些弟子的感情和對天靈宗的眷念,葉辰就有一種深深的自責。

對於敵人,葉辰可以冷血無情,可以殺出一片屍山血海。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人在受苦,在被人虐殺,葉辰就感覺滿腔的怒火在燃燒。

「孤飛炎,你處心積慮的虐殺我天靈宗弟子,不就是為了逼我出來嗎?」

「如今……我來了!」

「就拿你的項上人頭,來祭我剛剛修鍊成的入獄化魔經。」

事實上如今葉辰若是實力全開,底牌盡出,實力已經堪比化神後期了,甚至可以和化神巔峰一拼!

入獄化魔經,斬魂術,驚魂渡,天碎刀,每一樣都是足以滅殺同階的底牌。

尤其是驚魂渡。之前葉辰神識比較低微,所以自然沒有什麼威力。可是如今服用了孕神丹之後,再加上鎮魔石對於神識的磨礪,葉辰的神識如今已經堪比化神巔峰了。

一旦使用驚魂渡,然後再使用斬魂術。葉辰甚至有底氣秒殺化神後期!

但是斬魂術這玩意不能夠輕易用,因為它會消耗掉葉辰所有的神識,並且足足三天三夜之後才能夠恢復。

這個消耗和恢復時間,簡直就是驚人,難以置信。所以不到萬不得已,葉辰不會使用。

因為一旦神識消耗代價,不僅是沒有了神識。葉辰其他方面的戰鬥力也會有影響。實力銳減。

兩天之後,葉辰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城池。

「這是三相城?」葉辰這兩日拚命的趕路,由於擁有魔力的存在,他幾乎每隔一個時辰就御空飛行,速度快到了極限。


御空飛行,消耗真氣十分驚人,但是消耗的魔力卻少了很多。由此便可以證明魔力比真氣高級太多。

而且在入獄化魔經的運轉下,葉辰消耗的魔力恢復起來也同樣驚人,所以他的趕路速度別說是通神境界了,就算是化神境界,也沒有幾個修士能夠比他強!

「到了三相城,證明和紫雲疆域不遠了。」葉辰對於這個三相城還算了解,是接壤紫雲疆域的一個城池。

當時葉辰他們一行人離開紫雲疆域踏足太矛疆域,來到的第一個城池就是三相城。

也正是在三相城中,葉辰參與了黑風寨和屍陰宗的恩怨,然後知曉了血手人佛的魔骨舍利。可以說。就是因為這個三相城,才讓葉辰得到了血手人佛的傳承,得到了這個葉辰重生以來的最大的造化!

「不知道蕭芳和蕭芸姐妹二人,現在如何了?」來到三相城,葉辰也不由的想到了那兩個姐妹。

蕭芳的丈夫王道思被葉辰所殺,完全是咎由自取,所以葉辰沒有絲毫的自責。

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個傢伙貪圖葉辰的魔骨舍利,想要下毒害死葉辰,被葉辰反殺也是死有餘辜。


來到了三相城,葉辰不由自主的往屍陰宗的方向飛去,可是看到的卻是一片廢墟,屍陰宗徹底的化為了塵埃。

看到這一幕,葉辰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唏噓,感慨萬分。

你說愛情不過夜 ,葉辰再次往黑風寨前去,既然已經來到了三相城,那麼就順便去看看故人吧。畢竟如果不是蕭芳,葉辰也不可能知道魔骨舍利的事情,更加不會得到血手人佛的傳承,修鍊成入獄化魔經。

並且如果蕭芳沒有坦誠相告,告訴葉辰血手人佛的洞府在望都城、九陽城和多鳴城附近,葉辰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找到血手人佛的洞府。不然的話在玄星大陸上目無目的的尋找,無異於大海撈針。

所以對於蕭芳和蕭芸這對姐妹,葉辰心中的感覺還是十分複雜的,因為他雖然救了她們,但是同時也搶奪了她們的造化。

不過反來一想葉辰也就釋然了,因為他搶得不是這對姐妹的造化,而是屍陰宗的造化。如果葉辰當日不出手,最終這些黑風寨的人,包括這對姐妹都會死,而血手人佛的造化,也會落入屍陰宗手中。

「她們,也不在了!」葉辰來到了黑風寨,發現這裡也是人去樓空,很顯然,這些黑風寨的人也離開了。

嘆息了一聲,葉辰便繼續往紫雲疆域的方向飛去。而在這聲嘆息中,葉辰也是有著一絲複雜的感慨。

那個叫做蕭芸的小女孩,是葉辰來到了玄星大陸后,第一個給了他一絲心動的感覺。

葉辰目光深邃,他的腦海中的出現了一柄神念之刀,然後將那絲心動和蕭芸的身影通通斬去。

既然註定沒有交集,何必再有一絲念念不忘?

——————

可能有讀者感覺寫這個浪費筆墨,但這的確是個坑,跳過去就好。

作者寫一個劇情,哪怕是看著無聊,以後也會用到。當然了,這個蕭芸肯定不是女主角,只是過客,以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戲份了。(未完待續~^~) 既然入獄化魔,就不可以心有旖旎。

「為魔,就要無情!」這是葉辰對於魔的理解。

數月前葉辰從聶風的魔刀之上感悟出了魔之「真意」,當時葉辰就死心塌地的認為,魔便是無情,斬情。

只有斬去七情六慾,讓自己成為一個無情之人,那樣才可以稱之為魔。

知道今天,葉辰依舊有這種感覺。

如今葉辰雖然修鍊了入獄化魔經,但是卻沒有真正的化魔,也就是說,他還不是「魔」。

之前的葉辰擔心自己成為無情人,斬去七情六慾,成為只知道殺戮的機器。但是現在葉辰不怕了,因為他就算是這個軀體化身為魔,也還有另一個軀體!

只有白袍葉辰沒有魔化,葉辰就依舊能夠控制著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思緒。


不過為了修鍊入獄化魔經,為了「成魔」,葉辰會讓黑袍葉辰無情!

雖說是同一個靈魂控制兩個身軀,但這兩個身軀之內的意識也會有不同,這就好像是一個伺服器控制著兩個電腦,的確很複雜。

又過了一日之後,葉辰終於再次踏入了紫雲疆域。

葉辰臉上帶著露出了一絲緬懷,他的腳步踩在紫雲疆域的土地上,心中突然有一種明悟:自己屬於這裡!

紫雲疆域,才是他的底牌,才是他的家。

雖然在太矛疆域重建了天靈宗。但是那個天靈宗,卻讓葉辰感覺到陌生。而一踏入紫雲疆域,葉辰便油然而生一種熟悉感。

「天靈宗,必須要重返紫雲疆域!」葉辰突然間對著自己說道。

是的,天靈宗的根在紫雲疆域。只有在紫雲疆域,天靈宗才算回家!

不過天靈宗想要「回家」,卻要面對紫雲疆域的霸主,面對這個王道級宗門紫運宗的阻攔,封殺。

「紫運宗,呵呵!」冷笑聲中,葉辰按照記憶往月台城的方向飛去。

月台城。之前最強的宗門是玄心宗。後來玄心宗破滅,天靈宗崛起。現在天靈宗也被迫解散了,葉辰很好奇月台城的現狀是什麼,是不是又有什麼宗門崛起了?

天靈宗,可以是踩著玄心宗的滅亡才上位的。不知道有沒有人踩著天靈宗上位!

當初天靈宗敢踩玄心宗上位,成為月台城唯一的中品宗門,那是因為玄心宗的宗主王天林死了。並且玄心宗已經沒有什麼人可堪大任,所以玄心宗不可能再度崛起。

但是天靈宗,不管是李逍遙還是西門吹雪,甚至於不管是聶風還是步驚雲,只要他們有一個活著,日後歸來都可以鎮壓整個月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