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婉清或者並不清楚了解這個選項意味着什麼,但是她卻清楚地知道自己無法就這樣接受自己新交的一個朋友以這種方式跟自己「告別」,哪怕這就是一個遊戲里認識了不太久的NPC……可這段時間裏易婉清真的把她當成了自己的朋友看待!

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易婉清跟對方說了自己前不久失戀的事,而對方居然給予了開導和鼓勵的回應!那一刻易婉清心中的感動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

至少……至少也要知道究竟是誰把戴莉害成這個樣子的!

而為了確保自己能真正為逝去的「朋友」做點什麼,確保最後一次任務機會不被浪費,易婉清這才向她認知中那個強的恐怖的傢伙提出了幫助請求,而那個人,正是此刻已經被嫉妒扭曲得面目全非的某個人…… 看到莫奈沒有因為她的問題感到為難,反而很是開心,她眉頭一皺,慈祥的眼眸閃過一絲冷意。

她一直以為莫奈是個知情達理的女孩,跟她媽媽一樣,現在看來她看錯了,蔣慧眸子里透著深寒,上下打量幾下莫奈,長相頗有幾分姿色,就這張都有點像她那個媽媽,就是腦子笨了些。

莫奈眸子遮掩不住的黯然,她起身對著蔣慧跟顧軍微微彎腰,起身時眸子儘是冷意,不冷不淡的說道:「多謝您的答案,我們就不打擾,這東西咱們有機會慢慢償。」

莫肆也緊跟莫奈起身,跟莫奈同樣的鞠躬,同樣的動作卻與他坐著的感覺不一樣。

蔣慧能感覺二人的震懾力,就連莫肆都是同樣的讓人有壓迫感,她不明白自己是否做錯,但是她堅信自己的想法,顧家不能倒,顧清需要顧家這個權利。

莫奈和莫肆二人;離開了顧家,客廳只有顧清,顧軍二人,莫奈一離開,蔣慧立馬就找了個借口離開客廳,生怕顧清詢問事情。

顧清拿起桌面上的點心吃了起來,她端坐著,手裡拿著麵包不停的吃。

顧軍看著顧清這幅模樣,他糾結了很久,終於吐出一句話:「別查了。」

「事情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顧清吃東西的動作沒有停止,繼續將東西吃完、

幾分鐘之後,顧清終於停了下來,她拍了拍手,拿起紙巾擦拭手,一邊擦拭,一邊說道:「如果你們有參與,那麼從現在開始停止參與,否則我們顧家將毀於一旦。」

說完,顧清起身離開,並沒有多說。

因為她知道她多說無用,老爺子在乎的不是她,是奶奶,也是顧家,而她在老爺子的眼裡只是利用的工具,穩固顧家在京城地位的工具。

顧軍看著顧清離開的身影,看到了離他們越來越遠的顧清,不是人在遠離,是他們的心已經無法固定在一起,顧清為了真相,他們為了顧家。

錯有如何,不錯又如何,沒有人可以定義對錯,只有他們的心向何處。

………

「姐姐,我們走著回去嗎?」莫肆望著不見盡頭的路,吞咽口水,難以置信的抬頭詢問莫奈。

來時他們坐車,去時他們要走路?

走回去沒有兩個小時?

那不是凌晨?

莫肆已經開始有些質疑自己的想法。

徒步回家?

莫奈一臉悠閑,手插口袋,拿出棒棒糖撕開糖衣,放入口中含著,又拿出一顆遞給莫肆,不以為然的說道:「不然有專車接送?」

「你姐又不是什麼有錢人,能有糖吃已經很不錯了。」

莫肆????

莫肆又一次的質疑自己現在的處境,他住進來的第一天特地查了一下他們現在住的小區,雖然地理位置不是很好,但是他們那附近已經開始開發,以後將是繁華的鬧市,他們那套房子現在已經是每平方價值十五萬。

所以他們窮在那點?

是因為衣服?是因為他姐姐喜歡洗褪色的T恤?

莫肆撕開糖衣,舔了一口棒棒糖,很是無奈的說道:「姐,就咋們兩個人,你不必那麼……」

莫肆的話沒有說完,突然一道亮光從她們前方駛過,沒幾秒一輛車停在路邊,昏暗的路燈突然出現的白燈顯得有些刺眼,莫肆不滿的用手擋了一下。

莫奈就沒有莫肆那麼不悅,只是淡淡的歪頭看了一眼,看到陸安呈時,她一點都不驚訝,只是停下腳步。

陸安呈手裡夾著煙,煙已經燃燒了一半,他好看的手搭在車窗上,將煙灰抖了抖,對著莫奈輕挑眉:「上車。」

莫肆聞到濃烈的煙味,眉頭一皺,將手放了下來,眯著眸子看著陸安呈的手,彷彿下一秒要動手將拿只手弄斷。

莫奈拍了拍莫肆的肩膀,讓他自己上到後座,莫奈走到副駕駛座,打開車門,坐上去。

從口袋拿出一顆紐扣,扔到陸安呈的煙灰缸裡面,歪頭看向陸安呈,一副懶懶散散的說道:「下次別搞這種小動作,不然我讓你的車毀人亡。」

陸安呈瞥了一眼被莫奈扔到煙灰缸裡面的紐扣,只是很小的一個紐扣莫奈都能輕易察覺,果然是他低估她了。

陸安呈勾唇一笑,踩油門的期間,他遞給莫奈一個手機說道:「很聰明,不過你還是要感謝這個紐扣,不然你就得走回去。」

這個紐扣是他叫人特訂到莫奈的軍訓服上面,一個微型的追蹤器,現在倒是他失算了,莫奈沒有穿軍訓服出校門,反而換上了自己的舊T恤。

他一直跟在莫奈的身後,一段時間之後跟蹤器在一個岔路口消失,他逛了很久都沒找到莫奈消失的方向,他本想放棄就看到手機上面又出現追蹤器的消息。

莫奈打開手機,刪除了一關於這個追蹤器的編程,又將手機來一大清除,放下手機,歪頭看向窗外,漫不經心的說道:「那就勞煩三爺今天做一下司機。」

後座的莫肆坐在莫奈的後面,一直看著後視鏡出現的陸安呈,他眼眸冰冷,死死的盯著,此時陸安呈好像他眼中的食物,野獸看到食物在眼前卻不能動手,礙於莫奈在。

半個小時后。

莫肆跟莫奈被陸安呈送到小區,二人下車,走進小區,陸安呈坐在車裡,望著二人離開的身影,拿起煙盒,拿出一支煙,點燃。

陸安呈吸了口煙,目光冷漠,深邃黑黯的眸子緊緊盯著莫肆的身影,莫肆挺拔的腰板不像小朋友那般懶散,他有種錯覺,莫肆的實力與莫奈相比不相上下,姐弟二人都不是一般人。

一個多重身份的莫奈,一個善於隱藏身份的莫肆,姐弟兩人都在隱瞞對方。

莫奈今天的表現,更讓陸安呈隱約覺得事情越來越有趣,太過於優秀不一定是好事,更何況是莫奈這種冷漠無言的人,最容易引起公憤。

好戲要開始了。

陸安呈勾唇一笑,冷眸中裹著幾分趣味,眼尾彎了彎,說不盡的邪肆。夜色潑墨,鄒小寶推開了門,一隻腳本就鑽心的疼,門檻有些高,身形不穩,直接往前摔去!

花無魘身形一閃,將鄒小寶抱在了懷裡。

男人的胸膛很暖和,鄒小寶縮了一下身體,往他懷裡縮了縮,喃喃:「叔叔,小寶好疼。」

花無魘緊緊抿著唇,他活了這二十多年,從大理寺半死不活的走出來的時候,心情都沒有這般沉重!

鄒小寶的嘴裡不斷的嘔出血來,花無魘胡亂的給他擦著,才發現他的臉白的有些恐怖。

毫無血色可言。

「叔叔,你教我寫的字,我還沒學會……我,我還……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146:無魘 土星上,到處都是甲烷與氫,還有由一氧化碳凝聚而成的海洋,藉助土星告訴旋轉而帶來的巨大風壓,機車完全無法自由前行。

不管人類製造的特效,再怎麼真實?都無法堪比宇宙中真實的星球,其次,既然特效都是人類製造的,那麼,必會留下什麼破綻漏洞?

郭曉飛緊緊的握著懸浮在他身體兩側的雙向動,本來以他一個人是可以脫離的,由於雷破天機車能源消耗極大,就他的那些資源補給,根本不夠。

「呵呵……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剛才節點那個地方,就該把你放下去……」

郭曉飛見自己機車能源流水線徑直的下滑,抱怨的望着雷破天,要不是這個傢伙,自己會如此狼狽?

還有,唐玉瀟還在等待他回歸的好消息,上次那件事,他至今都難以忘懷,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看到她與其他的男生接觸的時候,他總是捻酸吃醋,對之心生怨恨。

此時此刻,郭曉飛再也沒有辦法了,正如剛才卡萊恩對雷破天所說的,都已經陷入沉淵,自生自滅吧!

失落之間,郭曉飛緩緩地抬起頭,仰望星空,看着夜空中耀眼的星辰,從土星的角度觀望星空,星空頗為的顯眼。

「哼。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會儲蓄一點點能源嗎?也不看看,你自己和機車什麼貨色?呵呵……」

而後,雷破天自豪的拍了拍他的機車,道:「我的機車可是全球限量,各功能齊全,就是一個最普通的飛行模式,就能甩你於千里之外了!」

郭曉飛似笑非笑的抽動了一下唇角,道:「呵呵……機車就是一種工具,用的好了當年很好,用的不好,也就是廢鐵。東西,不是在於貴,而是在於實用……」

「你的那台機車,雖然各功能齊全,但它有一個致命缺陷,想必你也知道了,其能源耗量極大,得以說,你這台機車所有功能都會消耗能源……」

「我對車的了解雖然算不上什麼徹頭徹尾,但我悉知各類機車,以及他們各大公司的狀況,你知道,這類機車為什麼他貴嗎?並不是什麼全球限量?而是,這家公司是專門坑騙你們這些有錢人,所以才加裝了這麼多功能……」

雷破天看着所剩無幾的能源數據表,這個機車確實有些耗能源,由於這輛車價值極高,他也只不過是耍大頭,出來炫耀罷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場的賽車手都是識貨的家子,本來想在郭曉飛面前挽回一點點面子,萬萬沒想到,他也是個行家。

雷破天一臉溫怒的低下頭,身為一個大少爺,從小到大人們對自己都是畢恭畢敬,就連同學老師都是對他微笑言之。

唯獨這個郭曉飛從小就與自己水火不容,他們就像是天生的宿敵,一見面,就火冒三丈,空氣中頓時就會出現濃濃的火藥味。

「喂。小傢伙,我已經找到了……」

郭曉飛耳邊忽然傳來了億伽的聲音,億伽一直都在尋找土星甲烷最為濃郁的地方。

剛才雷破天說了一句彈弓,郭曉飛忽而想起了彈射效應,億伽點燃土星甲烷,讓爆炸產生的巨大衝擊波,將他們彈飛出去。

但這也有一定的風險,他們需要準確計算好落地的方位,除此之外,還需要檢驗擬態甲烷可否點燃?

儘管在一個虛幻的擬態環境當中,有些物質也是可以加以利用,只要……在不觸犯賽場基本規則的情況下。

「甲烷可以點燃嗎?」郭曉飛最關心的是這個問題。億伽點點頭,「可以是可以,但很不巧,落地方位是水星……」

「什……什麼?!」

兩人都為之駭了一跳,水星可是八大星系最小的一個,也是距離地球最近的類地行星,水星轉速可謂是太陽系的速度之王。

水星的轉速。再打個比方,假設土星是一個飛速旋轉的陀螺,那水星就是強電子工鑽,也可以比作電鋸之類的轉速極快的工具。

不過,慶幸的是,水星上幾乎沒有大氣層,由於距離太陽太近的緣故,使得水星地表可見一片枯死的狀態。

空氣中大多都是輻射光束,水星上的生物都是體態嬌小,而且大多生活中地岩層之中,地表基本上看不到什麼生命體存在……

「那……億伽,你可以改變甲烷爆炸的彈射,航向嗎?」

呆沉了一段時間之後,億伽有些為難的搖了搖頭,道:「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只能改變一個人的航向……」

「啊?」

驚訝一聲。億伽又說,「甲烷爆炸也是有雙極性的,正極,甲烷爆炸之後會落到水星,但與之相對的負極,甲烷爆炸之後,我不知道會落到什麼地方……」

看了看雷破天,照他怎麼說?他們只有一個人會得救,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倘若彈射到了其他什麼更危險的地方,也說不定?

「嗯……小傢伙,要不,你們商量一下?還是,一起去水星……」

億伽這一席話,完全就是針對雷破天與卡萊恩的,他們機車現在已經能源嚴重不足,卡萊恩又耗盡了他的後背隱藏能源。

響噹噹的機甲人,自稱:天空中皎月『機神』(堪比人類的神)沒想到會落魄到讓自己的死對頭幫忙的田地?

郭曉飛考慮了一下,方才看了一眼距離太陽較近的水星,轉速無比快速,就像太陽系中一個小孩子,又如藍色的小精靈,非常的活躍。

摩挲著雙向動,微微點了點頭,唇內頓時吐出了一句,「好。我去……我去水星!」

雷破天與卡萊恩近乎是同一時間發出了一聲不可思議的叫聲,聽到了他接下來的那句話之後,甚至他感覺到郭曉飛特別可怕!

「斗米之恩,是我欠你的,我也還了你,我也沒必要去結升米之仇,你最好選擇負極,倘若你執意跟我去水星,我則不會再幫你。」

「你要記住,我們……是競爭對手……」

深深地,雷破天眼神中浮現出一抹的恐懼與膽顫,看着他,彷彿變了一個人,變得……不像以前那麼愛跟他鬥嘴,耍脾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