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領,一個一元生死境的人類,直接殺了便是了,還給他廢話什麼。」在古諺遠去時,一名臉龐削尖的男子,卻是一撇嘴,道。

「先完成任務,不要多生事端!」那被稱為統領的男子聞言,眉頭一皺,冷喝道。

「都給我散開,好好的搜尋,她被長老打成重傷,我們必須將她抓住,不然讓她逃了,我血鯊妖族都會有大麻煩!」

「是!」

聽得此言,那些渾身煞氣的人影頓時齊齊應喝,然後尖嘯之聲傳開,大批人馬散開,猶如一張網般,對著這片地域搜尋而去。

天色漸暗,一輪彎月懸浮天際,冰涼的月光傾灑下來,令得整片海面都是在此刻變得猶如魚鱗般,分外的漂亮。

在這片地域某處的一座小島上,篝火升騰著,古諺安靜的盤坐在篝火之旁,篝火上架著的烤魚,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白天的那些傢伙,應該是血鯊妖族的一支精銳小隊吧,竟然會在這裡撞見,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尋找什麼?」

古諺雙目微眯,想起白天所遇見的那一幕,血鯊妖族在神元大陸中名聲並不好,嗜殺的他們雖然讓得不少人聞風喪膽,但也同樣讓人不待見他們,這近些年來,神元大陸中的好些殺戮之事,都與血鯊妖族有些關係。

「算了,管他們找什麼,那都跟我沒關係。」

古諺搖了搖頭,他現在只想儘快的趕到天乾域,這些血鯊妖族的人並不好惹,他也不想去惹,至於他們在這裡的究竟目的,古諺同樣是沒大的興趣。

這樣想著,古諺也是收回了思緒,取過火架上已是入味的烤魚就打算開吃,但就在他剛欲動口時,一道咽口水的咕嚕聲,便是從不遠處響起。

「誰!」(未完待續。。)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得古諺微驚,警惕的抬起頭來,然後他便是有些發愣的看見,在那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一名身著青色衣服的女童正站在那裡,黑溜溜的大眼睛緊緊的把他手中的烤魚給盯著。

女童看上去年齡似乎相當小,但長得卻是極為的可愛,五官精緻得猶如瓷娃娃一般,烏黑長發束成馬尾,看上去格外的乖巧。

這樣的小女孩,若是被一些女人看見的話,怕都是會忍不住的抱進懷中揉捏一番,不過此時的古諺,卻沒這般想法,反而眼神深處有著一抹戒色,這小女孩出現得太過詭異,之前的他,既然絲毫都未能察覺她是如何走到離他這麼近的地方

林間,古諺與那青衣女童對視著,後者看了看他,然後那烏溜溜的大眼睛又是忍不住的轉向了他手中的烤魚,嘴中分明的咽了一口口水下肚。

古諺見狀,卻是忍不住的有些莞爾,眼中的警惕稍稍收斂,然後沖她揚了揚手中的烤魚,道:「想吃么?」

「嗯。」

青衣女童毫不猶豫的點頭,嬌小的身體掠出,然後極為靈活的便是落到篝火旁,眼巴巴的把古諺給盯著。

古諺暗笑,伸手將烤魚遞了過去:「不怕有毒的話,就隨你了。」

「我不怕毒。」

青衣女童道,她聲音極為的清脆,猶如玉珠落銀盤,雖說略顯稚嫩,但想來以後若是長大起來,光這聲音就能迷倒不少男人。

說完。她直接伸手接過烤魚。也沒什麼顧慮。立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古諺笑了笑,再度從身旁取過一條備用的魚材,目光卻是在這青衣女童身上掃過,再接著,他眼神微微一凝,在後者的手臂上,他能夠見到一些相當刺眼的傷口,在那傷口上。有著血枷的凝成。

「你受傷了?」古諺漫不經心的將烤魚架上,隨意的問道。

「嗯,被一些討厭的傢伙弄的。」青衣女童點點頭,道。

古諺哦了一聲,但卻沒再多問什麼,片刻后,又是將手中烤好的烤魚遞過去,而那青衣女童也不客氣,接過又是一頓不顧形象的狂吃。

這青衣女童的胃口想來是有點驚人,一旁的古諺在接連遞過去二十多條碩大的烤魚后。前者方才略感心滿意足的罷嘴,然後拍了拍小肚子。沖著古諺甜甜一笑:「謝謝大哥哥。」

此時她嘴角還沾染著一些油膩,不過那笑容卻是甜得讓人心頭髮膩,這讓古諺暗嘆,若是換個女人來的話,恐怕就直接在她這笑容下敗退了。

「你叫什麼名字?」古諺拍了拍手,笑問道。

「柳輕雨。」

青衣女童小手扯了扯頭上的馬尾,然後大眼睛看向古諺,道:「大哥哥呢?」

「古諺。」古諺微笑。

「好普通的名字。」柳輕雨笑嘻嘻的道,她歪著頭盯著古諺,道:「其實我不是被烤魚吸引過來的,只是看見大哥哥的時候,就忍不住的跟過來了。」

「你跟著我?什麼時候?」古諺微驚,道。


「就今天你跟那些傢伙照面的時候,然後我就一直跟著你了。」柳輕雨道。

古諺眼神微凜,他被人跟蹤了一天,他自己竟然沒半點察覺?這小女孩,究竟是什麼來頭?

「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古諺微微皺眉,道。

「不知道。」

柳輕雨的回答讓古諺嘴角扯了一下,她搖搖腦袋,那馬尾也是跟著搖晃起來:「反正就跟來了么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大哥哥你不會傷害我。」


古諺眉頭緊皺著,這一切,著實詭異了點,這柳輕雨為什麼會這樣的相信素未謀面的他,竟然不會傷害她?

「大哥哥,我受了傷,要先休息了。」一旁的柳輕雨卻是不管古諺在想什麼,對著他這樣笑嘻嘻的說了一句后,然後便是在古諺有些無語的目光中,就這樣如同小貓一般趴在一旁的石頭上睡了過去。

篝火在林間升騰著,古諺的面色卻是在這火光的照耀下,略微有點陰晴不定,他看了看熟睡的柳輕雨,這個來歷神秘的小姑娘,就這樣在他眼皮底下這樣放棄所有的防禦睡了?

「嗯?」

而在古諺目光閃爍間,他突然見到這柳輕雨身體上有著深藍色的光芒散發出來,這些光芒猶如光罩一般將她籠罩在其中,另外,在光罩出現時,柳輕雨纖細手臂上的那些猙獰傷口,竟然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這是?」

古諺暗感驚訝的望著這一幕,從那光罩中,他感覺到了一種極為奇特的波動。

「不死天訣!」小黑略帶著驚訝的聲音,突然在此刻響起。

「不死天訣?那是什麼?」古諺一怔,反問道。

「這小姑娘,莫非是不死聖蛟一族的?竟然會那族獨有之法?」小黑喃喃道。

「不死聖蛟?」

聽得這個名字,古諺瞳孔頓時微微一縮,雖說他對海妖一族了解得並不詳細,但他也是知道,這聖蛟一族,可是海妖一族之中相當恐怖的種族,眼下這小姑娘,竟然是這一族之中的?

「又不對啊,這小姑娘的體質,並不像是純粹的不死聖蛟,但她為什麼會不死天訣?這體質,竟然連我都看不太明白。」


小黑喃喃道,他的聲音中,有著一絲疑慮,這讓得古諺都是忍不住的咂了咂舌,這柳輕雨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連小黑都辨明不出來?

「她為什麼會說她會不由自主的靠近我?莫非是撒謊?」古諺問道。

「倒也不像,這小姑娘心靈純凈,所說之言,應該屬實,至於為什麼會主動靠近你,或許是你身上有什麼在吸引著她吧。」小黑沉吟道。

「真是詭異。」

古諺眉頭緊皺,他看了看熟睡中並且對他毫無戒心的柳輕雨,最終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反正不管怎樣,等天明了他便獨自離開,這種禍福不知的事,他不太想沾惹。

抱著這般想法,古諺也是逐漸的閉目,然後進入修鍊狀態。

假面騎士ooo之loong ,待得天明時,那熟睡中的柳輕雨終於是睜開了大眼睛,那烏溜溜的眼中,再度有著靈動湧出來。

古諺的雙眼,同樣是在此刻睜開,他望著柳輕雨,微微一笑,道:「睡好了?」

「嗯。」

柳輕雨笑嘻嘻的點點頭,她看了看手上癒合的傷口,撇了撇嘴,然後沖著古諺擺了擺手,道:「大哥哥,謝謝你的烤魚了,我先走了。」

聲音落下,柳輕雨嬌小的身體便是掠上高樹,接著她猶豫了一下,抓著烏黑馬尾,道:「大哥哥,不要走我去的方向。」

「嗯?」

古諺一怔,剛欲問話,柳輕雨卻是發出清脆笑聲,嬌小身體化為一道光虹,掠出小島,很快的便是消失在了古諺視線中。

古諺望著柳輕雨消失的方向,最終苦笑了一下,這究竟算個什麼事啊?

古諺最終沒有對著柳輕雨離去的相反方向而去,但同樣的,他也並沒有沿著同條路線行進,他依舊只是按照著地圖上標明的路線趕向天乾域。

他沒有特意的躲避與去主動相迎著什麼,所以,當他在大海上飛掠了一個時辰左右,便是感應到了左方遠處,傳來了相當狂暴的能量波動時,臉龐上的表情顯得相當的無奈。

在那些波動中,瀰漫著煞氣,顯然,那些動手的,應該便是昨天所遇見的血鯊妖族小隊。

而在其中,一道略算熟悉的氣息,也是夾雜在其中,這是令得有著這般表情的最終因素。

古諺凌空而立,有點複雜的目光望著遙遠處,那裡的海面,彷彿都是因此而變得陣陣驚濤,時不時的有著巨聲傳開,想來那裡,有著一番激烈之戰。

「要去看看么?我對那小姑娘挺感興趣。」小黑的聲音,在古諺心中響起,後者知道他感興趣的,應該是連他都搞不清楚柳輕雨的那奇特體質吧。

「你也說過,這小姑娘並不簡單,雖然那些血鯊妖族的人也很難纏,但想來她應該能夠脫身。」

古諺沉吟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血鯊妖族並不好惹,惹上他們,比惹了天冥老鬼更麻煩,而對於這種麻煩,古諺並不想沾染上,畢竟,他與那柳輕雨,也僅僅一面之緣罷了。

轟隆隆。

古諺的話音剛剛落下,那遙遠之處,便是有著愈發狂暴的能量波動傳盪而開,高達百丈的巨浪衝上天空,然後轟然落下,發出巨大的聲響。

古諺望著那個方向,抿了抿嘴,最終眼中掠過一抹無奈之色:「去看看吧,如果需要出手的話,就略微幫她一下。」

古諺並不知道為什麼他最終會選擇幫忙,或許是因為不想看見那麼可愛的一個小姑娘死在血鯊妖族的手中,又或許是彼此間的一種連他都無法說明的微妙感應……

這種感應,雖然極為的莫名其妙,但古諺卻的確是能夠察覺到,那玩意,似乎真的存在著,而且,那種感應的源頭,按照他的猜測,好像是來自他體內的神秘墓碑?(未完待續……) 古諺目光閃爍,這般感應極端的模糊,連他自己都不敢真正的確定這是否屬實,但若是真的話,難道那柳輕雨,與他體內的神秘墓碑還有著什麼關係不成?

古諺甩了甩頭,將腦海中那一團亂麻的思緒甩開,雄渾靈力包裹身體,而後噗通一聲,直接是鑽進海中,然後猶如游魚般,迅速的對著那狂暴能量波動傳出的地方潛行而去。

一片空曠的地域之上,上百道血鯊圍在一起,形成一個包圍圈,在那些血鯊之上,皆是站著一名身體壯碩的血鯊妖族之人。

而此時,他們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泛著濃濃的煞氣,鎖定著包圍圈的最中心,那裡,扎著烏黑馬尾的青衣小姑娘,正踏水而立,她那烏黑靈動的大眼睛,也是噙著怒氣的把四周的人給盯著。

「呵呵,聖蛟一族的小公主,我看你還是乖乖的跟我走吧,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些人可不懂什麼憐惜。」在包圍圈最內圍,有著一頭格外壯碩的血鯊,而在血鯊之上,便是那實力達到七元生死境的赤膊兇悍男子,而此時的他,正笑眯眯的望著被包圍的柳輕雨,笑道。

「你們這些混蛋鯊魚,知道我的身份也敢對我出手!」柳輕雨顯然是極為的動怒,不過這種話,從她的嘴裡吐出來,顯然並不具備半點威懾力。

「我們此番任務極為機密,無人得知,而且你也是偷偷溜出來的,這神元大陸如此混亂。你遭遇不測。那也是正常的事。可不會有人懷疑到我們血鯊妖族來。」那男子咧嘴一笑,他的牙齒格外的尖銳,陽光照耀下,閃爍著森森寒芒。

「憑你們也想抓住我?」柳輕雨大眼睛轉了轉,視線不斷的掃視著這片包圍圈。

「呵呵,我知道你是聖蛟一族中千年一遇的天才,這般年齡便是能夠將「不死天訣」修鍊成功,即便是放眼不死聖蛟一族。那也是極為的罕見,不過眼下的你畢竟還太年幼,而且你已被我們長老親自動手下了封印,現在的你,又能有多少反抗能力?」男子淡漠的笑道。

「哼,那你們便試試看!」

柳輕雨突然掠出,小手之上藍光閃爍,而後一掌拍在海水之上。

轟!

藍光閃電般的自柳輕雨掌下蔓延而出,旋即大海頓時瘋狂暴動而起,百丈龐大的海浪直接是自柳輕雨周身涌盪而起。海浪之中,藍光涌動。釋放著驚人的波動。

砰!

蘊含著特殊波動的海浪瞬間席捲開來,然後狠狠的沖向四周的包圍圈,一些血鯊妖族的強者,措手不及下直接是被連人帶鯊震飛而去。

「別讓她給我跑了,否則後果自負!」為首男子暗紅的眼中煞氣掠過,他一拳轟出,一股極為狂暴的勁力,便是將沖向他的巨浪撕裂而開,旋即他眼神一掃,厲聲喝道。

「是!」

聽得他的喝聲,那些血鯊妖族的強者也是齊齊應喝,滿臉煞氣,竟直接是駕御著血鯊破水而進,然後手中鋒利的三叉戟,便是化為道道光影,攻向了其中的那道嬌小身影。

「翻海掌!」

柳輕雨腳踏水浪,身形直衝而起,嬌小的身體在半空靈活輕旋,一掌拍出,滔天藍光涌動,直接是化為一頭數百丈龐大的巨蛟,然後巨蛟撞出,那衝來的數十名血鯊妖族強者頓時被撞得人仰鯊翻。

一掌轟出缺口,柳輕雨則是迅速掠出,不過剛欲逃竄,那壯碩男子的身影便是出現在其前方,異常凌厲森寒的勁風,直奔其咽喉而去,這般下手,顯然是極為的狠辣。

「滾開!」


柳輕雨面對著這重重阻攔,那烏黑的大眼中也是有著不耐與怒火湧出來,下一霎,她手中藍光一閃,一道幾乎把她整個身體都是遮住的黑色門板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這門板極為的厚沉,通體黝黑如墨,在那上面,有著一道道極為晦澀玄奧的圖紋,而在這門板出現的時候,一種奇特的波動,也是蕩漾而出,令得空間都是波動起來。

「生死棺蓋?」

那男子見到柳輕雨手中這跟門板一樣的東西,眼瞳卻是猛然一縮,忍不住的失聲道:「你竟然把不死聖蛟一族的聖物都偷拿了出來?」

「關你屁事!」

然而,對於他的驚聲,柳輕雨卻是毫不客氣的回罵一句,手中那黑色門板當頭便是扇向那男子。

黑色門板扇出,只見得那前方頓時有著黑色氣流湧現出來,那種黑氣,彷彿是從地獄湧現,威力之大,連空間都被吞噬了去!

不過,就在這些黑色氣流凝聚即將轟出去的時候,柳輕雨的身體突然一僵,一道血光猛的從其胸口處散發出來,這些血光,隱隱的形成了一道血色光蛟之狀。

而在這種血光的衝擊下,她周身藍光也是立即變得不穩定起來,甚至連身體都是踉蹌了一下。

「嘿嘿,你雖然有著生死棺蓋,不過卻是身中封印,以你現在的力量,想要使用它,可是自討苦吃。」

男子見狀,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猙獰,而後猛的一掌拍出,兇狠勁風快若閃電般落到小臉大變的柳輕雨身體之上。

哼。

勁力在柳輕雨身體上炸開,她身體頓時倒飛而出,嘴中傳出一道悶哼聲,小臉也是有點發白。

「你們這些臭鯊魚,真該死光光!」柳輕雨咬牙怒罵道,想來這段時間沒少受這些血鯊妖族的委屈。

「哈哈,現在倒是多了個意外收穫,雖然你手中只是生死棺的棺蓋,不過卻依舊是極為強大的寶貝,不過這東西,以後就是我血鯊妖族之物了!」男子仰天大笑,旋即身形陡然暴掠而出,手中三叉戟血光暴涌,然後撕裂空氣,狠狠的對著氣息起伏不定的柳輕雨暴刺而去。

柳輕雨望著那在眼中急速放大的血光,小臉愈發蒼白起來。

砰!

不過,就在柳輕雨準備強行催動手中那生死棺蓋時,下方的海面,突然爆炸而開,水柱衝天而起,一道赤紅光芒掠出,然後如同畫卷一般,便將柳輕雨給包裹了進去。

「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