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究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喜歡他, 大德魯伊在線種田 。”秦怡一邊想着,眼淚卻不經意地從眼角滑落了出來,慢慢地在臉龐上游動,直到滴落在身下的草堆裏,“夏雨薇是一個優秀的女孩兒,她和弟弟真的很配,他們就像天上的金童玉女,只有瞎子纔會說他們不配。”

“身爲姐姐,我不應該有一絲的嫉妒,而應該祝福他們,祝他們終於找到了屬於他們的幸福。”秦怡在心裏默默地想道,猶如電視劇裏的獨白,簡潔而滄桑。

如果這些話讓溫旭聽到,他一定會感到無比的心疼,就像一顆顆尖銳的針頭插進了心臟。



正當秦怡思緒萬千的時候,溫旭卻醒了過來,看到秦怡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心裏頓時喜悅無比,情不自禁地大聲喊道:“姐,你終於醒了!昨晚可把我們擔心死了。”

秦怡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的笑容,淡淡地笑道:“弟弟,姐姐沒事。” 第二百六十六章 焦急中的一抹恬靜

夏雨薇聽到溫旭的聲音,也從夢中醒了過來,看到秦怡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也是一臉的興奮:“秦老師,你沒事了?”

“手和腳有點疼,可能是擦破了皮,其他的都沒事了。”秦怡朝夏雨薇笑道,“夏雨薇,謝謝你昨晚對我的照顧。”

聽到秦怡的誇獎,夏雨薇這倒靦腆了起來,紅着臉朝秦怡說道:“秦老師,你別這麼說,照顧你的都是溫旭,我只不過打了一下手而已。”

秦怡扭頭朝溫旭看去,甜甜地笑道:“謝謝你,弟弟!”

“姐,我們兩個還需要這麼客氣嗎?”溫旭朝秦怡笑了笑,接着又說道,“姐,你昏迷了一夜,現在應該餓了吧?我這裏還有一點肉,我給你烤一下,你等會兒吃了吧。”溫旭一邊說,一邊拿出剩下的蛇肉,放在火上加熱。

夏雨薇看了溫旭一眼,臉色忽然紅了起來,湊到秦怡的耳邊,小聲地說了一些什麼,然後溫旭就見到秦怡輕輕地點了點頭。

“弟弟,我們去那邊方便一下,你不要過來。”秦怡在夏雨薇的攙扶下,勉勉強強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哦!你們方便的時候小心一點,別被蚊蟲咬到了。”溫旭好心地囑咐道。

沒想到,夏雨薇卻聯想到了昨晚被蛇咬到胸部的事,不禁紅着臉狠狠地瞪了溫旭一眼,這才扶着秦怡朝角落裏走去。

雖然夏雨薇和秦怡儘可能把聲音壓低,但溫旭還是聽到了兩股水聲一前一後打擊在石頭上的聲音,心神不由得有些盪漾起來,下面的小弟也開始早練了起來。

不過,好在這種衝動沒有持續太久,溫旭就把這股衝動徹底地壓抑了起來,這才避免了他在兩個女人面前出醜。

剩下的蛇肉並不多,但秦怡卻不肯獨吞,執意把肉分給溫旭和夏雨薇。最後,本來就不多的蛇肉就被他們三個人瓜分了,每人也不知道分到多少。

用過“早餐”之後,三個人就開始出去的辦法。

洞口生在上面,距離溫旭的頭頂足足有三米多,而且四周的牆壁也很陡峭。在沒有足夠工具的前提下,溫旭想要從洞口爬出去,那無疑是癡人說夢。

“那還有沒有其他的出口?”秦怡見從洞口出去不太現實,不禁把希望落在了尋找其他出口上面。

只是,這個想法剛提出來就遭到了溫旭的無情否定。

溫旭搖了搖頭,對秦怡說道:“姐,我昨晚已經徹底檢查過這個山洞了。這個山洞根本就是死洞,只有頭頂上的那個出口。如果我們想出去,還非得從洞口出去才行。”

“可是,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出去啊!”夏雨薇焦急地說道。

溫旭聳了聳肩,無奈地說道:“我們沒有辦法,只好求助了。”

“但我們也沒有可以用的通訊工具啊。就算秀秀他們要來救我們,也無法確認我們究竟在哪裏。”夏雨薇聽到溫旭的話,隨即又開口說道。

“有!”溫旭指着那堆火堆,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有用得上的通訊工具。”

經過溫旭的提醒,夏雨薇頓時恍然大悟地喊道:“對啊!我怎麼忘了最原始的通訊工具——濃煙呢?”

溫旭趁機陶侃夏雨薇道:“你現在能夠想起來也已經很不錯了,比我預想的要好。”

夏雨薇用一記狠狠的白眼回擊了溫旭的陶侃,而秦怡這次也幫着夏雨薇說話:“弟弟,你怎麼能取笑薇薇,薇薇也只是一時沒有想起。”

溫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摸了摸鼻子,在心裏想道:“上了一次廁所,兩個人的感情就被拉近了。難道一起上廁所還有拉近感情的作用?”

知道濃煙可以當通訊工具,但不代表每個人就能把濃煙當作通訊工具使用。因爲使用濃煙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會把煙弄得到處都是。尤其是在這種相對封閉的山洞裏,稍微弄不好,就會把煙全部灌滿山洞,反而會把自己殺了。

溫旭先把一些容易着火的樹枝放在最下面,然後再在上面蓋上一些不容易點燃的樹枝,這讓下面着了火之後,燒到上面纔會成爲濃煙。同時,濃煙的密度一般都會比空氣小,所以就會順着頭頂的洞直接飄向天空,作爲求救的信號,而不用擔心這些煙子會落下來。

溫旭整理完這一切東西之後,這纔對夏雨薇和秦怡說道:“你們站到後面去,我要點火了。”

只見溫旭拿起一隻已經點燃的樹枝,輕輕地伸到下面的枯樹枝裏面,慢慢地點燃這些枯樹枝。很快,枯樹枝便被引燃了,發出一道絢麗的火焰。

不過,這只是最開始的一步,還有把火轉成煙的關鍵一步,所以溫旭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把火往上面敲,讓它慢慢地去燒上面的溼樹枝。

由於溼樹枝上面有大量的水分,不會輕易地被引燃,反而會產生一道黑黝黝的濃煙。這就是溫旭需要的濃煙!

望着那道濃煙筆直地伸向天空,夏雨薇頓時歡欣鼓舞,企盼這道煙能夠引起救援人員的注意,派直升機來營救我們。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如果有狼糞之類的東西,那就更好了。”溫旭望着這股帶着希望的濃煙,喃喃自語地說道,臉上透着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滄桑。

……

董秀秀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賓館的牀上,關萌宇早已沒有了人影,心裏不禁感到萬分害怕,直到看見自己的衣服還完好無損地穿在自己的身上,這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開始努力地回想昨天的事。

“由於下了大雨,溫大哥他們很久都沒有上來,關大哥想要去找尋溫大哥他們,但卻被我攔住了。接着,我就感到脖子上被人打了一下,然後就失去了知覺。”董秀秀想到這裏,忽然明白了過來,“打昏自己的是關萌宇,他肯定去找溫大哥他們了。”

不過,關萌宇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董秀秀不由得擔心了起來,喃喃自語道:“關大哥去救溫大哥現在都沒有回來,會不會出事?”

想到這裏,董秀秀不禁趴在牀上哭了起來,越哭心裏就感到越害怕,全身蜷縮在牀上,害怕得連牀不敢下來。

“如果關大哥有事,我該怎麼辦?”董秀秀反覆在想這個問題,想了很久之後,才決定出去找關萌宇,“無論如何,我都要找到你。”

董秀秀擦乾眼淚,從牀上跳了下來,朝門外走去。

由於昨天下雨的那場大雨,許多人被困在了山頂。現在正在維持秩序的警察組織下,緩慢地從山頂離開。

董秀秀從旅館出來,正好碰到了兩個巡邏的警察。他們見董秀秀一臉淚痕地從旅館裏走出來,不禁懷疑出了事,朝董秀秀走了過去。董秀秀見兩個警察朝自己走了過來,急忙嚇得轉身往回跑。

這一跑不打緊,兩個警察剛纔只是懷疑有事,而董秀秀的舉動更加堅定了他們的懷疑,兩人立馬朝董秀秀追了上去。

“前面的女孩兒聽着,我們是警察,我們有事要向你打聽,請你馬上停下來。”警察一邊追,一邊大聲地喊道。

董秀秀被兩個警察嚇得已是驚弓之鳥,不僅沒有停下來,反而跑得更快,拼命地往前衝。

由於昨天下了一場大雨,山路因此顯得十分滑,董秀秀在逃跑的時候一時沒有踩穩,頓時失去了重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摔得十分狼狽。

不過,董秀秀眼見兩個警察向自己追了過來,還是忍着痛,快速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繼續往遠方逃跑。

只是,受傷的腳終究跑不了好快,又加上圍觀者的堵塞,兩個警察很快就從後面追了上來,把董秀秀堵在了中間。

“你們要幹什麼?” 穿越之帶著空間養夫郎 ,顯得非常無助。

……

濃煙已經放了很久,但依舊沒有發現援救的人過來,夏雨薇充滿希望的臉不禁變得越來越難堪,而心中的希望就像是火中的木材漸漸地化爲灰燼。

“薇薇,你不用難過。既然我們把信號放出去了,萌宇他們肯定會看到,一定會想方設法地來救我們。”秦怡的臉上洋溢着恬靜的微笑,或許是早期經歷的磨練讓她成熟了,所以在面對這種局面時,纔會顯得從容而淡定。

“可是……”夏雨薇剛要開口,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化作一聲無助的嘆息,祈求救援的人能夠早點發現自己,早點趕到這裏。

溫旭看着有些驚慌的夏雨薇,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心裏暗道:“或許這纔是真實的夏雨薇吧?學校裏那個女神存在一般的校花,應該只是她的一張面具吧?”

夏雨薇之所以着急,倒不是因爲很怕死,而是想到這件事由自己而起,心裏過意不去。不過,當她回頭看到溫旭還在對着她笑時,心裏的火不禁撒向了溫旭:“我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虧你還笑得出來。” 第二百六十七章 軍人的作風

飛天 。”警察把董秀秀帶到了警察局。

“關大哥!”董秀秀一見到關萌宇便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趴在關萌宇的懷裏大聲地哭了起來。

關萌宇見狀,以爲警察對董秀秀做了什麼,立馬繃着臉便朝警察大吼道:“你他媽的對她做了什麼?”

面對關萌宇強烈的反應,董秀秀是既驚又喜,驚的是一向沉穩的關萌宇居然失態了,喜的則是關萌宇失態是爲了自己。


不過,董秀秀並沒有時間高興太久,連忙出聲朝關萌宇勸道:“關大哥,你誤會了。這些警察叔叔並沒有傷害我,而是帶我來找你。”

原來,兩名警察通過與董秀秀的溝通之後,充分地瞭解了情況,得知有人被困在後山,急忙組織人手準備對溫旭等人進行搜查,同時根據董秀秀的描述,把她帶到了關萌宇這裏。

關萌宇倒是敢作敢當的漢子,聽了董秀秀的解釋,知道自己誤會了警察,當即鞠躬向警察賠禮道:“對不起,我誤會你們了。”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關萌宇既然都主動認了錯,警察自然不能揪着不放了,乾笑了兩聲,這件事便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對了,不知道你們的救援計劃安排得怎麼樣了?”關萌宇朝警察問道,相比於自己,他更關心溫旭等人的安危。

爲首的一個高警察對關萌宇說道:“由於後山屬於尚未開發的區域,我們對那裏的地形也不熟悉。如果貿然出動,勢必會影響效果。”

“所以你們就什麼也不做?”關萌宇大聲地吼道。

“你這是什麼語氣……”其中一個警察聽不慣關萌宇的話,大聲地對吼道。

爲首的警察朝手下揮了揮手,示意不要開口,然後皺着眉頭對關萌宇說道:“我們是人民警察。如果真有人被困在後山,我們不用你說,也會竭盡全力地去營救。只是,我們在營救的同時,也必須考慮具體情況,確保營救人員的人生安全,不能我們的同志白白犧牲。”

雖然明知對方說的是實話,但關萌宇的心裏還是異常得惱火,恨不得爲自己插上翅膀,親自去後山營救溫旭等人。“砰”的一聲,關萌宇一拳重重地砸到了牆上。

“不過,你放心,我們並不是因爲地形複雜、救援困難就放棄這次營救,無所事事。我們已經聯繫到了附近的軍區人員,他們正準備派直升機過來救援。”高警察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訝,怔怔地看了關萌宇一眼,認真地向關萌宇解釋道。

關萌宇聽到警察的介紹,嚴峻的臉色終於微微地舒展了一些,立馬向高警察追問道:“軍區的直升機多久才能趕到這裏?它是哪個型號?有沒有裝備足夠的食物和水?”


面對關萌宇連珠炮似的發問,高警察和其他警察頓時目瞪口呆。他沒想到關萌宇對救援行動這麼熟悉,就像自己曾經參與過一樣,所以一時倒不知怎麼回答了。

關萌宇見對方沒回答自己的問題,也不再問了,陪着董秀秀默默地等着直升機的到來。

“關大哥,直升機怎麼還不來啊?”董秀秀一想到溫旭等人可能遭遇的危險,心裏就害怕得不得了,緊緊地握着關萌宇的手,焦急地問道。

關萌宇把指頭放在嘴邊向董秀秀做了一個靜音的手勢,然後站在崖端聽了聽,回頭朝董秀秀說道:“飛機馬上救過來了。”

“我怎麼沒有看到,你不會隨便亂說吧?”董秀秀還來不及開口,倒是旁邊一個看關萌宇不順眼的警察率先朝關萌宇質問道。

關萌宇就像處理白癡一樣,根本沒有理會對方,倒是董秀秀看不慣,主動爲關萌宇打抱不平道:“你沒看到就沒有嗎?既然關大哥說了有,那就肯定有。”

衆人頓時爲之一愣。董秀秀最開始給人的印象是文靜害羞以至於有些膽怯,所以她突然發難,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董秀秀可以不理會其他人的目光,但不能不顧關萌宇的看法。董秀秀意識到自己剛纔太過暴躁,很可能會給關萌宇留下壞印象,連忙把頭低了下去,心裏感到惴惴不安。

關萌宇只是淡淡地看了董秀秀一眼,並沒有說話,就連一個語氣詞也沒有,彷彿剛纔根本沒有聽到董秀秀的話。

董秀秀慶幸之餘有些失落。至於爲什麼失落,連董秀秀自己都不明白。

這樣的沉寂只維持了一小段時間,就被一陣轟轟的聲音打破了,只見遠處的天空果然飛來了一架軍用直升機,巨大的螺旋不停地在空中旋轉。

董秀秀的臉上立刻透出了一抹欣喜,不僅是因爲關萌宇說對了,更爲重要的是馬上就要去救溫旭他們了。

不過,關萌宇卻對董秀秀說道:“你不要去了,就留在這裏等我們。”

關萌宇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說明他絕對有信心把溫旭他們救回來。

“爲什麼我不能跟着你去?”董秀秀嘟着嘴委屈地向關萌宇問道。

脾氣一向很好的董秀秀難得有違拗,所以聽到董秀秀的話,關萌宇的臉上都閃過了一絲吃驚。不過,這絲吃驚也就是一閃而過,你很快便在關萌宇的臉上找不到了。

關萌宇淡淡地說道:“你對救人沒有幫助,留在這裏的作用反而更大。現在,你可以去幫他們買衣服。如果他們真的困在了山中,肯定需要一件換洗的衣服。”

聽到關萌宇的話,董秀秀只好不再堅持了,向關萌宇點了點頭,問明瞭去服裝店的路,便拿着錢包去商店爲溫旭等人購買衣服了。

關萌宇打發走了董秀秀,轉頭朝身後的警察問道:“準備一下,我們馬上登機去救人。”聽關萌宇這話,彷彿他一下子就成了這裏的最高指揮,而且還沒人出來反駁。

關萌宇登機時做出的動作,遠比後面的警察更加熟練,這不禁讓高警察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難道這個人以前學過這些?”高警察望着關萌宇高大的背影,不禁在心裏喃喃地說道,“他到底是什麼人?他身上的氣質絕不是一般普通人能夠有的。”

由於下面有許多長着藤蔓的樹木,直升機只能遠遠地盤旋在空中,不敢讓飛機低空飛行。所以成效並不大,直升機在這片樹林飛了許久,都沒有發現溫旭他們的蹤跡,準備掉頭回去,再通過其他的途徑聯繫溫旭。

不過,就在飛機掉頭準備飛回去的時候,關萌宇竟然看到了一股濃煙正在林中緩緩地伸向天空,眼前頓時一亮,頗有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