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敗退雲振龍,董天宇再次出手,那紫色神兵無比詭異的扭曲着角度,在四隻六臂鬼王的身體上不斷的留下一道道的深深傷痕,六臂鬼王有心反擊或者是抵擋,但是等級上差了太遠,它們有心無力。

至於那條九幽冥虎,它沒有被董天宇給擊退,因爲在董天宇出現將雲振龍給打飛出去的時候,它便已經夾着尾巴嚇得退到了遠遠的地方去了。

這尼瑪居然連六臂鬼王都能夠嚇退,這董天宇是有多麼的變態啊?

並沒有再更多的出手,董天宇揹負着左右,身邊站着三名茅山長老,右手持着紫色神兵,目光炯炯的在全場掃視着。

所有的人面對他的目光的時候都感覺到了濃濃的威脅,大部份的人都選擇的退避,只有我,周濤,何沐,喬沫沫,小周青稚這些人沒有閃避,直鉤鉤的都看着他。

雲振龍受了傷了,不過因爲並不是白蟲的身體,它只不過是操縱,卻並不會感受他身體的痛苦,所以拍了拍被踢到的地方,又馬上站了起來。

董天宇他們一語不發,但是越看,越是心驚,三名同樣看着的長老都看得全身顫抖了起來。

死掉的茅山弟子們幾乎都是死無全屍的,沒死的茅山弟子也被打得已經辨認不出誰是誰了。

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連長老都死了一個,而且還是被殺得認不出原樣來,如果不是死掉的那個長老身上的衣服很好辨認的話,大家也同樣想像不到這個人死成這樣的人居然就會是長長在上的茅山長老……

同是茅山長老,看到死了一個師兄弟之後,這三位茅山長老的感覺就特別的兔死狐悲了。

不過當看到另一位被打成?青臉腫,手腳全斷的茅山長老被關在狗籠子裏的時候,長老們全怒了。

“混仗,你們不要命了,居然敢如此對我茅山長老,誰做的?我等非要滅他九族不可!”幾名茅山長老大聲咆哮着想要衝上來救下被關在籠子裏的師兄弟,但是卻被董天宇給擋住了,因爲,周濤已經站了出來,我也已經站了出來,紅伊被交給了喬沫沫,我們的臉上都沒有害怕,只有無盡的戰意!

“怎麼?看到你們的人被關進狗籠子裏,不爽啦?哈哈哈哈,別急,待會兒我便將你們一個一個的,全部關進狗籠子裏與他爲伴!”我笑着,怒火在我眼中蔓延着。

“好大的口氣,小子,看你毛都還沒有長齊的樣子居然敢這樣對我們說話,你是哪門哪派的?我到要去問問你的師門是如何教你的!”

我咧嘴笑了起來,大聲道:“不用問了,不論是我的師門還是我的朋友,他們都告訴我,只要碰上茅山派的老雜種,不問原因,都可以直接當畜生一樣對待,因爲,這些茅山狗雜種們就是一羣畜生,一羣夢想着站在所有門派的屍骨上稱霸全華夏的畜生!”

我的聲音不大,但是卻足夠讓所有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崑崙派的人站了出來,龍虎山的人站了出來,張德勤他們站了出來,那些小宗門的人也站了出來,每一個人都面帶憤怒的看着茅山派的這些人,戰意濃厚!

“你,你,你……好大膽,你放肆,你……”這名茅山長老氣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了,他從來沒有想到,居然敢有一個後輩弟子敢對他如何的不敬!

“你到底是誰?”另一名長老陰沉着臉喝問道。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性,你爹陸寧一就是老子了!”

問話的長老咆哮一聲,便拔出了神兵出來跟我拼命了。

我正打算上去,周濤卻伸手擋住了我。

“老是讓你上怎麼行?今天,我也是憋了一肚皮火想要向茅山派的諸位請教一下呢,我來問問董掌門,滅殺我等嫁禍給陸寧一計劃,你們,還要繼續嗎?”

“轟!”周濤的身後,黑色的煙氣蓬成一道帥氣的披風,與他的聲音交相輝映,震得對面的茅山所有人臉色發白。 殺兩界對話時的所有華夏組織來人,嫁禍給陸寧一,坐實他千古人屠的名聲!

這原本就是茅山這一次的最大計劃,在他們的計劃裏,我是會被他們直接抹殺的。到時候,也算是死無對證了,而青川,恐怕也會徹底的落入他們的掌握之中,從他們聯合沙吉的撒比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完全有佔領青川十萬大山的心,畢竟,這裏的兩個海牙洞穴可是最方便的中轉站啊,來去之間便已經上數千公里的傳送,而且傳送幾乎並不廢什麼代價的。

可以說,青川對於茅山來說簡直是一個巨好的戰略緩衝,有了這個緩衝,不管是做什麼,對茅山來說都是極爲方便的了。

只是。計劃失敗了。

而且,失敗得相當的徹底,兩名長老一個被殺一位被俘虜,數十弟子的徹底死亡,還有下落不明的許刈跟謝金朋,在周濤站出來的時候,董天宇的心裏簡直像是日了狗一樣的悲涼的!

他不明白。爲什麼一個好好的計劃居然會失敗成這樣,這還是他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特意趕過來,要不是趕過來的話,恐怕這些人馬上就能四散回去了吧。

不過還好,董天宇覺得這個計劃還是有救的。只要他出手,把這裏的所有人都給解決掉的話,那麼這個計劃都還不算失敗,只不過是死了點人而已,茅山弟子不少,死幾個又算得了什麼呢?

不過,雲振龍又是個什麼情況呢?還有這些石嘰子,它們居然都反了?

這纔是最讓董天宇吃驚的地方,石嘰子可是他很少調用的力量,這一次爲了這個計劃都讓它們盡數出動了,怎麼這些寶貝還一下子反叛了呢?

人有可能叛變。但是董天宇覺得石嘰子是沒道理會叛變的,畢竟,它們比人更加的單純啊,之前在茅山可待它們不薄。怎麼說叛變就叛變了呢?而且還是集體叛變。

董天宇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什麼他沒想到的事情,所以他的眉頭一直深深的皺着,只不過,他恐怕就是把眉頭皺爛了也不會想到我們居然會從觀音堡帶回來了何沐這麼一個寶貝吧。

“哼,廢話少說,我也早就想要試試青川太陰司司座的本事了,周濤,出招吧,我到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一名長老大大咧咧的站了出來,手裏的金色神兵熠熠生輝,手一擺,便又是一尊關二爺跟一尊秦瓊出現了、

茅山派的神兵譜其實是有些追求神話的意思的,越是在華夏文化中傳承得越是厲害的人物,同樣鑄造出來的神兵也就越是厲害,這秦瓊跟關二爺都是傳說中的戰神一級的人物,用它們的形像做神兵,實力非常之強。

周濤什麼也都沒有說,也沒有召喚出別的什麼東西,只是衝了上去,一拳直鉤鉤的打了出去。

關二爺大吼一聲,然後青龍偃月刀當頭斬下,然後瞬間與周濤的拳頭碰在了一起!

“噹噹噹噹噹!”一陣絞碎金屬的聲音響起,周濤的拳頭之上黑霧肆虐,無數的鬼吼魂嘯聲在他的拳頭上綻放,這樣的聲音凝結成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將關二爺的青龍偃月刀給輕鬆的絞成了碎渣,同時,勁道直直衝擊了關二爺十米高的身體裏,直接攔腰將他絞成了兩瓣!

這,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交擊而已!

一拳之後,周濤已經躍過了那尊還沒有反應的秦瓊,又是同樣的一拳打向了那名茅山長老。

這名長老嚇得非常沒有風度的就地一個打滾方纔避讓開了,但是拳風上的歷歷陰魂也一下子將他的頭髮跟鬍子絞去了一大半。

“豈有此理,該死啊!”茅山長老怒了,一舉神兵,高呼納喊:“玄門正宗,急風驟雨,殺!”

一聲殺,茅山長老顯露出了他的真實實力,劍鋒突然變得凌厲起來,一劍斬出,居然有百道凌厲劍風跟隨,周濤識得厲害,也趕緊避讓,那劍風將他剛剛所站的地方一下子劃出了數米長的幾個道口子,而且深不見底。他尤大號。

如此密集的劍風,到也真的是當得起‘急風驟雨’四個字啊。

周濤卻是冷冷一哼,手上結了一道什麼奇怪的法印,突然,他的身體慢慢的長出來了一個黑色的虛影,這道虛影看不太真切,好像是跟周濤長得有些相似,足足有十餘米高。

這道虛影看起來就只是像是一道聳立在周濤身後的影子似的,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是當那名茅山長老指揮着他的那尊秦瓊朝着周濤殺過來的時候,周濤只是朝着秦瓊虛揮了一拳,那道黑影卻是用更快的速度,一拳打在了秦瓊的身上。

“轟!”秦瓊就像是被一挖掘機打中的木偶一樣,當場便飛了出去,還沒有飛出去幾米遠時,便又徹底的被這股巨力撕扯成破碎了。

“這是什麼力量?”我們都驚呆了,周濤這也太厲害了吧?關二爺跟秦瓊的戰鬥力是差不多的,我們之前解決幾尊受傷的都廢了老大的力氣,可是到他這裏居然也就只是一拳的事兒!

那名茅山長老也驚呆了,因爲這個時候,周濤已經朝他衝了過去了,當他們還離着有五米遠的時候,周濤便已經揮起了拳頭來,然後重重的打下!

那道虛影狂拳揮下,道道可怕的陰風衝飛了出去。

那名茅山長老臉色大變小,想逃,逃不了了,想擋,恐怕也擋不住了!

“罩!”突然間,那道太極陰陽魚再一次的出現了,董天宇適進的出現在了那名茅山長老的面前,硬生生的擋住了周濤的這一拳,周濤冷哼一聲,一揮接過一拳,一刻不停的打過去,那道虛影就像是他憤怒的影子一樣,一拳一拳的跟着打過去。

太極陰陽魚都開始顫抖搖晃了起來了,只法這,再搖晃它們還是沒有碎,只是被巨大的力量不停的轟得朝後退開,退,一退再退,退了數十米,靠在了山牆之上,才聽到董天宇一聲斷喝:“破!”

那太極陰陽魚突然之間像是活過來了一般,旋轉着變被他一掌拍出,頓時,太極陰陽魚交纏着飛了過去,一下子變成了兩條懸浮在半空中的魚一樣的猛獸,咬向了周濤!

雙方的戰鬥實在是太過於變化多端了,我們衆人都已經看得傻眼了,拳頭都情不自禁的握緊了,直到那太極陰陽魚跟周濤纏鬥在了一起之後,我才反應了過來。

“哼,好不要臉,堂堂茅山掌門,居然還會偷襲,呸!”

我的話,說得董天宇臉色大羞,只是那名差點被周濤幹掉了的長老卻是咬着牙怒吼起來:“放肆,我們掌門豈是你能品頭論足的?”

“呵呵,難道他還是什麼公主小姐?做了不要臉的事兒,還不能讓人說了?”

“你,你放肆,納命來!”那名長老怒吼着,居然揮着神兵向我殺了過來,我冷冷的一笑,看了看手裏的武器,然後緩緩的舉了起來,沒有前進,只是馬步扎穩了,然後深吸了一口氣。

那邊,喬沫沫跟何沐他們都嘆了口氣,然後飛快的拉着我們的人退開。

那名茅山長老憤怒的衝了過來,他想要撕了我這張胡說八道的嘴。

可是,就在這個時,我的手裏,那隻八面漢戒的機關觸發了,我大吼一聲,手,猛的狂揮而下!

百丈巨形氣旋刀瞬間沖天而出,斬天而下。

“不要……”董天宇嚇破了膽,那名茅山長老嚇尿了,像是一個女人一樣尖叫着舉起神兵來擋,可是,他怎麼擋得住?

他剛好跟他們家掌門是站在兩點一線上的,再之後,就是那道海牙洞穴的山洞,這斬天而下的一刀劈頭蓋天的斬了下來,刀未落下,那名茅山長老便已經被近距離的氣旋切成了兩瓣,董天成驚得臉色發白,看着那從天斬來,速度快得根本無法相避的一刀,他選擇了硬抗!

他一把抓下了腰間的一塊紅色玉佩,然後朝天一扔,瞬間,一道巨大的蛋形圓幕將他罩了起來。

“轟轟轟!”土裂了,山崩了,彷彿大地震一般在這十萬大山中響起來了…… 大地,在顫抖着,天空,彷彿被切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在我那道巨大的旋風刃的直線距離往天而上的方向。那裏的雲團都完全被切開了,形成一道天塹一般的可怕空洞,任誰看了,都爲嚇一大跳的。

土石山崩,刀鋒所指之處,地形爲之胚變,那有着海牙洞穴的半座山峯直接被斬碎,海牙洞穴也被斬碎,在這一道直線距離的土地上,更是直接被斬出來了一條上千米距離的可怕刀痕。

唯一沒有被斬破的,也就只有董天宇的那隻蛋形巨幕了,這玩意兒異常的堅硬,連陰泉護盾都防不住的氣刃長刀居然愣是沒有將它斬碎!

只不過,氣刃長刀的可怕力量還是將董天宇跟這個蛋形巨幕一起深深的砸進了地底下深深嵌着。至少在我們的這個方向,董天宇跟他的那個大蛋幕都是再也看不到的了!

現場飛沙走石,塵煙滾滾,不論是我們這邊的人還是茅山的人,全部都退得遠遠的了,就算是周濤也只能暫避鋒芒。

所有茅山的俘虜們原本都歡喜得幾乎快要跳起來了的,原本他們以爲他們的掌門來了。他們肯定就得救了,甚至,他們這些人已經在想像着等待掌門救下他們的時候,他們要把我們這些人如何如何的虐待致死了!

就算是我們大陰司的人,還有崑崙龍虎山的人。在看到董天宇跟幾位茅山長老出現的時候,都是已經絕望了的,就算是有周濤,就算是有那麼多石嘰子也都讓大家完全無法安心!

無上血帝 畢竟,董天宇可是用着三境的紫色神兵啊,而且一出來,便直接將我們的六臂鬼王給全部幹趴下了啊!

這是何等彪悍的戰鬥力,大家都不傻,就算是原先不認識董天宇的,在看到他的實力之後,也在第一時間明白了過來他是誰。再說了,還有周濤點名呢!

茅山掌門帶着幾大長老親至!

自從在許刈他們嘴裏知道了茅山派的那些可怕的計劃之後,大家都知道,自己跟茅山派已經完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現在,董天宇來了,那麼他們茅山派斷然沒有輕易放過大家的可能,今天,恐怕所有的人都會死在這裏了……

董天宇給大家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在看到他大敗鬼王跟九幽冥虎,又一腳將雲振龍給踹飛出去之後,大家的心裏充滿了死志,大家都認定自己似乎是死定了!

可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這個一點兒都沒有被他們看好的人,突然間站了出來,向着茅山長老,向着董天宇出手了!

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以爲我是不自量力,畢竟這位新來的長老可不像是之前久戰之後的兩位老長一樣啊,新來的這長老跟周濤都能打得有聲有色的,實力之高,是現場大家有目共睹的,我這樣的人上去,能跟人家一戰?

外人就不說了,就算是張梓健,劉旭他們都同樣對我沒有絲毫信心,張德卿則好稍一點兒,因爲他看到了喬沫沫她們幾個都沒有半點緊張的樣子。

於是,大家就這樣在不太確定的情況下,眼睜睜的看着我向着那位茅山長老發動了攻擊,然後,氣刃長老彈飛捲起,眨眼之間便將那名茅山長老給斬成了兩瓣,然後一刀開山!

這一次,是真的開了山啊,海牙洞穴所在的這一片幾十米高的山樑,是被我這一刀直接硬生生的給斬毀了的,巨大的力量崩得整片山都轟隆不斷,山石賤落,董天宇都只能被迫防禦,其他的兩位茅山長老嚇破了膽子,慌張逃開。

塵煙瀰漫中,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渾身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切!

那一瞬間衝達百米長的氣刃長刀居然如此犀利,茅山長老啊,連哼都沒有哼上一聲人,便被徹底的幹掉了!

明顯是用了無上法寶抵擋的茅山長門啊,居然被直接砸進了地底下!

不少人都在擦起了眼睛來,他們是真的真的完全不敢相信啊,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對於他們來說,就相當於是一個足球菜鳥當着貝克漢姆的面兒一個香焦球把球送進了小貝一方的球門裏似的……

太震撼了,太不可思議了,一些人的眼球都向外猛凸,彷彿隨時都會掉下來一般。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腳步有些虛浮,差點都沒有能夠站穩,我日他個先人,這威力也太大了吧!

不過跟威力成正比的是,我體內的靈氣也被八面漢戒一吸而幹了,之前喬沫沫有提醒過我,說啓動八面漢戒需要一定的靈氣,但是我怎麼會想到,這‘一定’的靈氣幾乎將我給吸乾呢?我現在體內幾乎是半點兒靈氣都沒有了啊!

這一招用得真的是極爽的,不僅秒殺了一名茅山長老,甚至將茅山掌門都給打成了土行孫,只可惜沒有能秒殺掉他,要是合着他的那個蛋形防護罩一起給斬碎了的話,那就牛逼了。

當然,這種事情也只能想想而已,如果我一招秒殺了茅山掌門跟一位長老的話,明天我他媽肯定就出名了,崑崙山那個天下第一高手的名號恐怕就得讓給我了吧。

見我腳步有些漂浮,喬沫沫跟韶識君頓時覺得有些不妙,剛剛想要上來攙扶我,但卻又見我馬上穩穩的站定了!他尤廳技。

當然,其實真像並不是我站穩了啊,而是腳底下突然間竄出來了無數的細小根鬚,它們通過我的褲腿爬上我的身體,現在如果把我的衣服給扒開的話,就會發現我身體上已經密密麻麻,就像是爬山虎一樣爬滿了許許多多的細小陰參根鬚,它們支撐着我,讓我看起來除了喘氣重了些外,再沒有更多的異樣了。

“轟!”那個被我一刀斬進了地下的蛋形護罩彈了起來,董天宇在裏面陰沉着臉,手一吸,蛋幕上的那塊玉佩又被他吸了回去,除了顏色有些黯淡之外,這塊玉佩並沒有損壞。

另外的兩名長老驚魂未定的站到了他的身後,周濤也站到了我的身後來了,張德卿,崑崙,龍虎山的長老等一衆高手也站了過來,彼此都盯着對方,一時間沒有誰開口說話。

大家都太過於震驚了啊,換句話說,大家都懵逼了,需要時間好好的緩緩,吸收一下眼前的這種局面的消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董天宇最先開口:“你就是陸寧一?”

如果是別的茅山長老或者許刈之類的人,我肯定會回一句‘對,沒錯,就是你爹我!’但是面對董天宇這位茅山掌門,儘管我們彼此是敵人,我也對他恨之入骨,但,這種時候,我還是沒有放肆。

“是我。”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很普通,但卻字字千均。

“你不錯,我,許刈,以及我們大家,都低估你了,不過,剛剛那應該並不是你的真本事吧?”董天宇看向了我手裏的刀,這把刀本來就只是一個晃子而已,在剛剛的面對八面漢戒裏封存的可怕力量衝襲時,它早就已經碎得只剩下一個手柄了。

不過我怎麼可能如實回答他,給了他一個輕鬆的笑臉,隨口道:“你猜。”

董天宇冷冷一笑,道:“我猜,那樣的攻擊,你也只能使用一次了,那麼,接下來,你們就只是我五指山上的孫猴子,插翅難飛了!”

言罷,董天宇一揮手,一道捲走閃爍着紫光,緊接着,便從裏面彈出來了一尊三米高,全身紫色鎧甲,手持寬刃苗刀的漢子來,厚厚的盔甲下,那苗刀漢子猛的一張眼,然後往前一跨步,便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風瀟瀟兮易水寒……”紫色身影閃過,一道蒼涼的聲音在我們耳邊響起,一股死亡的陰影隆罩了我,極度可怕的氣息一下子就讓我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想要動。身體卻根本就來不及反應,而且,就算是現在我動,也根本沒辦法行動,我體力的靈氣已經耗盡,短時間之內,根本就沒辦法再使用別的招術了!

一道紫芒向着我的脖子狠厲的斬了過來,誰都反應不過來,就算是周濤,也只能做出一個向我靠近的動作,但是恐怕,下一刻,這人的這一刀,便能直接要了我們兩個人的性命吧!

這時候。何沐那已經佈滿我身體表面的陰參根鬚無聲無息的鑽進了我手心裏的八面漢戒裏,也不知道她搗?了什麼,只見八面漢戒的一面陰泉護盾突然間開啓了,瞬間,我跟周濤,以及站在我身邊的張德卿兩人都被吸納了進去。

我當然也想保護更多人的,但是。陰泉護盾的保護直徑只有兩米左右,當沖天而起的護盾沖天而起的時候,就只有周濤跟張德卿兩個人離我最近,有一名龍虎山的長老比較倒黴,他一隻腳站在護盾之內。一隻腳站在護盾之外,而陰泉護盾有着這麼一個特質,護盾開啓的時候,它其實是旋轉着猛的竄上天際的,它的邊沿跟氣刃或者陰泉刀子一樣的鋒利的!

所以,這名龍虎山的長老連個屁都沒有放一個,就被直接秒殺了,從褲襠底下,直接被一瞬間絞殺成了兩片,一片在護盾裏面,一片在護盾外面……

與此同時。那尊紫色的大俠的刀也已經狠狠的斬上了護盾之上,但是,這已經升級過後的陰泉護盾啊,比起在觀音堡的時候。何沐所用的那個陰泉護盾的等級還要高上一倍不止,怎麼可能被如此輕鬆的給幹掉呢?

所以,我們就在護盾裏面清晰的看到了那尊紫色大俠連人帶刀一起被彈到了後面去了!

張德卿跟周濤都愣住,我也驚魂未定,不過總算還是感覺到了何沐的一些動作的,所以到也並沒有太過於吃驚,只是回頭看看那個慘死的龍虎山長老,心頭微微苦笑。

沖天而起的陰泉護盾極爲刺眼,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的目光,畢竟,這道陰泉護盾也不知道衝到天空多麼米高啊,直直穿進了白雲深處消失不見了,從旁邊看來,這簡直就像是孫悟空的如意金菇棒衝破靈霄寶殿時的場景一樣呢。

只不過,沒有孫悟空,只有那尊紫色的大俠衝進了人羣。

我們幾個到是被護住了,但是,身後還有那麼多的人完全護不住啊!

那尊紫色大俠相當的彪悍,他自身的那身盔甲防護力度極強,所以他完全無視了防禦,一下子便進衝了崑崙山跟龍虎山的陣營之中,這兩隊人馬原本是打算跟着我們給茅山派的人迎頭痛擊的,所以都站得比較靠近,人家再怎麼說也是三大門派中的兩個嘛,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可是,過度的自信,便讓他們損失慘重了!

兩大門派的人在紫色大俠衝進去的瞬間便損失了一大半龍虎山的另一名長老被直接削了首,一名崑崙長老也被餘波割破了喉嚨,不過,這名崑崙長老跟另外的一人也讓這尊紫色大俠胸口的盔甲破碎成了碎瓦片了,兩人的攻擊全部都是奔着這裏來的!

只是,紫色大俠完全不顧身死,揮着刀,鬥得捨身忘死。

這,畢竟是茅山派掌門人施展出來的三境神兵啊,威力果然非同凡響,至少,他手下從無一合之將!

我現在是又悔又怕,剛剛如果不是何沐出手幫我的話,恐怕現在被削首的恐怕就是我跟周濤了,可是,我們在這個陰泉護盾裏縮着也沒用啊,如果不出去的話,人都要被他們給殺光了啊!

給白蟲下了命令,盡全力擋住這尊紫色大俠,同時,四尊受傷的六臂鬼王同時出動,這才擋住了這尊紫色大俠!

可是這個時候,崑崙跟龍虎山的長老都死得只剩下一位了,其他的高手被紫色大俠給弄死了十幾二十位,兩在派的得力人手直接報廢了……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尊紫色大俠在被擋下了銳氣之後,居然就並不怎麼厲害了,被白蟲一劍從眼窩子處刺了進去,然後徹底化成了符紙,軟軟的消失了。

戰鬥,來得快,也去得快,當我們解除陰泉護盾的地候,地上已經一地的屍體跟鮮血了。

不幸中的萬幸是,喬沫沫,韶識君她們剛剛都沒有要上前來的意思,跟大陰司的衆人都在最後,那名紫色大俠並沒有衝到她們面前便被搞定了!

如果要是她們當時也在近前的話,恐怕她們也就跟崑崙與龍虎山的人一樣,死了一地了吧……

不行了,董天宇氣勢太勝,根本就不是對手了!他引協劃。

今日這一戰,我們再打下去的話根本就毫無勝算的!

三境高手果真名不虛傳,董天宇的能力的確不是我們能夠相比的,雖然很不服氣,但是卻必須得承認這一點!

我現在最大的依仗便是手裏的八面漢戒了,只是八面漢戒的能力只有五次,兩次護盾,三次氣刀,現在分別用了一次護盾跟一次氣刀,但是董天宇還分毫沒傷!

這他媽還怎麼打下去啊?我都沒有力氣了,況且,就算是我有力氣,還能施展幾次氣刃,可怎麼攻破董天宇的那個蛋形護盾啊?

我感覺他的那個蛋形護盾比起我的陰泉護盾半點都不差!

不過想想也是啊,人家畢竟是茅山掌門,如果沒有點像樣的神器那還像話嗎?我這枚八面漢戒都還只不過是從咖喱國大神撒比亞那裏搶來的呢,撒比亞都有這樣的好東西,沒道理董天宇沒有啊!

那尊紫色大俠死了,我也撤掉了陰泉護盾,而且還大步的向前走了兩步,一點兒都沒有害怕的意思,當然,這只不過是裝的,實際上我已經心跳加快了起來,只是這個時候可不能膽怯啊,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膽怯了的話,那麼接下來就沒法淡了,直接認輸吧。

我舉起手裏的刀柄,平靜的看着董天宇,冷冷的道:“董掌門真是看不起人啊,看來,我必須再來一刀才能顯示出我的誠意呢,我知道董掌門你的護盾,但是你身邊的兩位長老呢?你放心,下一刀,我一定可以將他們兩人一起送上西天的!”

對面的三個人同時變了臉色,然後董天宇急道:“慢着!”

“怎麼?董掌門還有何見教?”

“哼,今日我承認拿你沒有辦法,不過我也可以像你說的,殺不了你,殺你的人也是一樣的!”這回,輪到我的臉色變了起來了,媽的,不愧是茅山掌門啊,這心裏素質就是不一樣,馬上就想到了對應之策了。

“不過,我想我們今天已經看多了生死了,我想就不必再戰下去了吧,不如就此休戰可好?”董天宇這個時候雖然表現得平靜,但是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眼裏有着一股子深深的疲倦感,想來,這一次的計劃,今天的變故,也的確是讓他操碎了心吧。

“好啊!”我輕鬆的答應了他,不過緊接着又道:“不過,也就只有你們三人可以離開!”

“什麼?你放肆,我們茅山的這些門人,我們必須要帶走!”一名長老怒吼起來。

我再次踏前一步,咬牙冷笑道:“那你過來一步試試!要麼,你們走,要麼,都他媽留下吧!” 我的再次強硬態度讓兩名茅山長老都傻了眼了,他們原本以爲剛剛他們掌門大人已經出手鎮住了我們,我居然還能如此的強硬,這……到底是什麼脾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