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知道。”顧雲起壓制住幾乎讓他昏厥過去的疼痛,咧嘴說道,“當初你和周通的一戰,可是有不少人看到過的 能力敵天子望氣術的洞察之能,可是讓不少人瞠目結舌呢。”

“原來如此,你是想……”

說到這,顧雲軒停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看來你果然變了許多,以前的你可不會有什麼打探對手消息的舉動,尤其是我這個你從來都不怎麼看得起的人。”

“都是拜你所賜。”顧雲起神態冰冷,語氣更是怨恨深藏。

曾經顧雲軒下毒讓自己幾乎是被毀去了未來,蹉跎了半年時間,來到皇城也是屢屢讓自己損兵折將,也讓家族不少人開始對自己不滿。

正是這些教訓,讓顧雲起不得不改變自己。

顧雲軒搖頭,笑着說道:“這不是挺好的嘛。”

“你時間也拖延的差不多了吧,我都快不耐煩了。” 顧雲軒突然揮揮手,一臉不耐。

顧雲起神色一變,原來自己的小動作人家知道:“居然不來阻止我,你還真是自大。”

聽到這句話,顧雲軒不屑一顧。

就是任性,隨你顧雲起怎麼掙扎,我今天就是要錘爛你的狗頭。

有實力,就是能爲所欲爲。

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對方的神情已經將事實說了出來,自己根本不夠格被他看中當對手。


這樣**裸的輕視,讓顧雲起徹底爆發了。

“九!天!星!落!”

眨眼間星空異像覆蓋全場,浩瀚氣機讓衝擊四方。

極道武學,現世。 翻手間晝夜顛倒,燈火通明的大殿陷入黑暗,唯有點點繁星閃爍其中。

星空異像席捲全場,槍芒化作滿天星光殺來,溢散星光打得擂臺震顫不斷,根基仙陣復甦才重新穩定了下來。

這纔是真正的極道武學,自顧雲軒出道以來,見到的極道武學雖然不少,但都不過是個空殼子而已。

沒有歷經傳承的極道之力爲根本,極道武學就只是空有其形的花架子,如豆腐般一戳就碎。

顧雲軒之所以能對此破去極道攻伐,不只是因爲戰鬥本能天生洞察缺陷,更是因爲缺少極道真元的武學本就是殘次品,天生就有極大缺點。

而現在,在完整接受了極道傳承的顧雲起手中,才真正綻放出極道武學的力量。

精氣神三花聚頂下倍增武道真元之威,武學配合之下大道法則的強橫破壞力驚人釋放,展現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威勢。

這纔是世子級天驕真正的威勢,與替補級存在幾乎是兩個世界一樣的差距,等閒狀態下甚至能以一敵十的恐怖戰力。

再加上顧雲起之前以魔道功法燃燒自身提升實力,極道之力頓時再曾數成,浩瀚如星河的槍意洪流突破顧雲起的掌控,溢散餘波甚至逼得潛藏的仙陣自主抵禦,這才勉強消弭。

真正年輕一輩頂尖存在的一擊,強大威壓隱隱撼動整座大殿。

無匹威壓下,魏無忌神色蒼白,只覺得毫無把握接下這一招。

武安王府包間之中,溫菡薇神情之中不自覺閃過幾縷擔心。

齊王府中,周畫眉身形微弓,彷彿下一刻就會暴起傷人。齊王微微皺眉,嘴角隱隱露出一絲笑意。

英國公府之處,來此的顧家兩代國公都是露出笑意,顧平川忍不住嘆息一聲,但是顧安國卻是隻有欣喜若狂。

衆生百態,全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小小擂臺之上。

星光長河,勢不可擋席捲而來。

招式還未臨身,強橫氣機已是壓迫而來,顧雲軒腳下,堅硬的能抗下法相攻勢的黑曜石也是出現了些許裂縫,大陣陣紋瘋狂閃爍。

鋒銳槍意震懾神魂,讓人恍惚間如同萬箭穿心一樣,意志不堅的武者甚至屁滾尿流的趨勢。

“呼,這纔對,這樣纔對啊,這樣纔沒有浪費我,拼上性命變強的決心啊 ”

面對如此恐怖的極道攻伐,顧雲軒沒有害怕,反而是露出了有些癲狂的笑意。

就是要顧雲起搏命一戰,就是要顧雲起在恐懼中惶惶度日,就是要在最巔峯時的將對方打落神壇,這纔是自己來到這裏的意義。


顧雲軒哈哈大笑間,自身氣機也開始了瘋狂的的增長,霸世真元真元之力張狂四動。

他在等待顧雲起蓄力的時候,其實自己也是一刻都沒有停歇,如同附骨之蛆一樣的塵天禁界之力已經被成功破去。

到底是顧雲起這個武修動的手,隔行如隔山,就算是令曉君這樣的地修傳說級天驕付出巨大的調整,沒有地修的精細操控,依然是被顧雲起抽絲剝繭般的破解了。

而隨着升元密器的再度起動,顧雲軒的真元也開始火箭一樣的提升,霸元之力強勢霸道的威能遙撼四方。

槍意洪流沖刷而來,顧雲軒絲毫不懼,雙拳之上霸道真元瘋狂涌動。

“哈……”

長嘯連連,顧雲軒如同激流之中的防洪堤壩一樣,在槍意星河的洗禮下毫不讓步。

“殺!”

眼見顧雲軒擋下了極招洪流,顧雲起不顧增幅燃燒下強行動用極招的傷勢,再度爆發了自身真元,出招再快數分。

湍急星河陡然風高浪險,顧雲軒幾乎是被迎面打了一頭包,差點跌倒在地。

見此情景,顧雲軒敏銳地察覺了事情的前應後果,隨即也是開始了搏命一樣的對招。

拳勁與槍意針鋒相對,兩股極道洪流的碰撞激起漫天飛沙走石。

塵土遮天蔽日,掩蓋了交手的動靜。顧雲起不爲所動,極道槍招仍舊如同洪流般刺入煙塵之中。

良久之後,勉強發揮出超越常態的極道武學的反噬到來,肉身承載這樣程度的爆發就終於不堪重負,顧雲起身上崩裂出數道深可見骨的裂紋,鮮血噴涌而出,手中的長槍也是無力地跌落在了地上。

驟然平底起了一陣狂風,吹散了擂臺之上瀰漫的煙塵。

擡眼看去,擂臺上犁出了長長的兩條痕跡,顧雲軒身姿昂揚從中走出。

儘管身形很是狼狽,但是絕頂天驕的風姿讓人傾倒,眼眸中熾熱的戰意灼熱地讓人無法直視。

能正面扛下如此威力的極道之招,顧雲軒再三刷新了所有人的眼界。

沒錯,儘管最後時刻顧雲起不顧自身傷勢強行再度提升了極道槍招,但是依然沒能打破顧雲軒拳法的攔截。

在強行推着顧雲軒一路推後十數步之後,也是後繼無力地消散而去。

甩了甩手,顧雲軒站到了顧雲起的面前,細細回味了方纔的交鋒,說道:“招式間的破綻少了很多,就算是之後超出自身掌控能力的龐大真元,也能大致掌握,而不至於破綻百出。”

說到這,顧雲軒點了點頭,讚歎道:“顧雲起,你確實進步了。”

明明前幾天與周通交手的時候,還是一個拖後腿的丟人世子級,短短几招就被天子望氣術牢牢壓制。。

不過是幾天時間,實力居然是突飛猛進,已經能與不遜色望氣之術的戰鬥本能下的自己交手了。

只能說投個好胎太重要了,沒有顧家傾盡全力的安排,也不會有這樣匪夷所思的進步了。

“藏了這麼久,你也該把你的後手拿出來了。”

此話一出,原本艱難喘氣,好像下一秒就會離世的顧雲起的動作停了下來。

“你知道?”

“這當然,你那眼睛裏的’我不甘心,我有殺手鐗’的心裏活動,想不注意都難吧。”顧雲軒聳聳肩說到。

“既然如此。”顧雲起點點頭,突然怒吼到,“那你就去死吧!”

威脅,恐怖的威脅,生死一瞬的威脅。

這一刻,儘管顧雲起的氣機絲毫未變,卻讓顧雲軒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駭人的死亡氣息。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冷眼看着衆人,顧雲起如此說道。

猶豫,顧雲起方纔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動用最後的手段。

畢竟那可不僅僅代表着家族的底蘊,更是代表可一種恐怖的代價。


這代價大到了,就算是面對恨之入骨的顧雲軒,他也不怎麼想要動用。

但是就在糾結的時候,顧雲軒的臉再度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時,心情激動之下的顧雲起瞬間就做好了自己的決定。

瞬間,一個金黃色的小圓球出現在了顧雲起手中,一絲掙扎的神情在他的臉上閃過,隨即就是一臉的堅定。

他一閉眼,就將這普通丹藥大小的金黃色藥丸吞下。

“這是,不會吧?”

武威王府包間之中,令曉君很是驚訝地說道,不過語氣中的幸災樂禍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應該就是了,顧老國公決斷真是果斷到令人欽佩。” 蕭雨潔說道。



擂臺上的兩人可真夠拼的,一位融合出霸元之力,放下武道坦途從此前途未卜,另一人也……

就算是樂見其反目,如此不擇手段的戰鬥也是讓人不經唏噓不已。

徐國公府包間之中,魏無忌已經是露出了笑意。

作爲與顧家糾纏至今的宿敵,魏家對他們的瞭解某些方面甚至超過了顧家自身。

所以,當顧雲起拿出金色藥丸的瞬間,魏無忌就確定了那是什麼東西。

那可是顧家的底蘊之一,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威能,數次創造出傳說級別戰績的寶物。

“魏公子,那東西是?”

站在一旁的佛家弟子圓空皺眉說道。

作爲當代佛門悉心培養的天驕,他可以說是各方面都很是優秀的,能夠承載一宗的繼承人。

在金色圓球出現的一瞬間,圓空突然之間有一種心驚肉跳的危機感傳來,整個人似乎陷入了死亡的危機之中。

即使以圓空的心性,在遇到這種拷問靈魂的生死難關之時,也變得在意了起來。

所以在看到魏無忌脣角的笑意之後,圓空直接就是問了出來。

而魏無忌也是沒有什麼不好說的,脣角一掀,就是說了起來。

“那可不是什麼東西,那是,奇蹟啊……”

“奇蹟……”

圓空咀嚼着這兩個字,若有所思。

“奇蹟……”

與此同時,顧雲軒也是緩緩吐出了這兩個字,心情很是複雜了起來。

對面,在吞下金黃色小球的瞬間,一股絕強的氣息瞬間爆發了出來,直接將顧雲軒抽飛了出去。

即是以第二序列巔峯層次的霸元之力,依舊是毫無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