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田惠子直接拒絕了鋼木熊一的建議,想了一會,輕聲道:

“我們今晚去小河村走一趟吧,我親自和趙二寶談談,我會給他一個不能拒絕的理由。”

“鋼木君,我安排你做的事做的怎樣了?”

鋼木熊一嘴角浮出一絲獰笑:“放心吧,惠子小姐,都已經安排好了,想必,那個趙二寶一定會求着咱們收購他的蘋果的。” 天色已黑。

趙二寶今天在醫院陪了李芳一整天,好不容易安撫好了李芳的情緒,叫她相信那幾個可惡的悍匪已經全部被警方擊斃,又陪着她說了會話,直到她再次沉沉睡去,鎮裏給李芳請的保姆過來之後,趙二寶纔回了小河村。

咚咚咚!

趙二寶正準備給自己做點吃的,外邊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誰呀。”

趙二寶沒好氣的喊了一聲,打開門,發現門口站着三個陌生人。

一個是穿的西裝革挺,臉上戴着一副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看着文質彬彬,只是他的笑容總給人一種虛假陰險的感覺。

另一個是身材嬌小,面容甜美,二十一二的女人,穿着一套修裁得體的女士套裝,臉上一副桀驁冰冷之色,不時的皺着眉頭,似乎很不適應這裏的環境。


不知爲啥,趙二寶一看到這女人真身裝扮,不由自主就聯想到了島國片的女主角,不由就多看了這女人兩眼。

嘖嘖。

還真別說,這女人前凸後翹,雙腿並緊,應該還是個雛兒。

如果下海去拍片,一定會賺不少的錢。

“八嘎!”

“不準用這種眼神打量惠子小姐,你這個卑賤的農夫,見了惠子小姐應該跪下。”

誰知這一看卻惹出事了,站在女人身後一個身高一米八五,身材魁梧,滿臉橫肉的大塊頭猛地一步跨出,衝着趙二寶發出了一聲怒吼。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黑龍會的高級領導,秋田惠子,以及她的祕書小泉一郎,以及保鏢鋼木熊一。

啥玩意?

趙二寶楞了一下,他說怎麼看這三個人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呢,原來是島國來的孽種,基因不太完善,可以理解。

“你剛說啥?”

趙二寶掏了掏耳朵,吊兒郎當的說道:

“叫我給這女人跪下,你怕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吧,叫我說,你該給老子跪下,大半夜的跑來敲我家的門,已經嚴重影響你寶爺爺的休息了,還敢在我面前大喊大叫,信不信我把你種到我家果園裏,給你上點肥料?”

第一眼,趙二寶就很不喜歡這三個人,所以說話的語氣便有些衝了。


“趙桑,請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我們這次是專門來收購你的果子的,要知道秋田惠子小姐可是我們大櫻花帝國最大的財閥“櫻花集團”分部“神農會”的董事長。”

小泉一郎站了出來,一臉高傲的說道:

“我們神農會是整個東南亞,最大的農貿產品商會,和我們合作,你一定會賺到你這輩子想都不敢想的鈔票。”

“所以,請立即爲你剛纔無禮的舉動向秋田小姐道歉。”

所謂櫻花集團只不過是“黑龍會”在明面上的稱呼而已,其實是一個混雜了黑白灰各種產業的超級大財團,整個勢力遍佈全球,說是富可敵國一點也不誇張。

而“神農會”是櫻花集團的一個分支,算是整個櫻花集團九大經濟支柱之一,專門做國際農產品貿易,背靠黑龍會這個大靠山,這幾年迅猛發展,除了關係國家命脈的糧食之外,實際上已經籠罩了整個亞洲以及半個歐洲的果蔬,食肉市場,實在是一個龐然大物。

現在這個超級組織的總負責人秋田惠子親自來了,這兩個下屬自然是要狐假虎威先擡一下身價,給趙二寶先來個下馬威,也好在後邊的談判過程中壓低價格。

誰知道趙二寶根本鳥都不鳥他們,齜牙一笑: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合作伙伴了,你們來晚了,請回去吧。”

“八嘎!”

鋼木熊一像個大狼狗一樣又竄了出來,正要威脅兩句,趙二寶卻輕輕一推,微笑道:

“八什麼嘎啊,來我們的地方就要說我們國家的語言,想說話,先把舌頭捋直了再說,你說那鳥語我聽不懂。”

噔噔噔!

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長的跟頭熊似的鋼木熊一卻直接連退了七八步才穩住了身形,不停的喘着粗氣,身體裏氣血翻滾,隱隱有吐血的跡象,臉上醉紅一片,就跟喝醉酒了一樣。

秋田惠子雙目微凝,深深的看了趙二寶一眼。

她雖然長的嬌弱,其實不但精通忍術,還是櫻花國“大神官”的親傳弟子,精通陰陽之術,是整個黑龍會排名前十的高手,更是被譽爲“大神官”的下一代接班人。

雖然她無法判斷趙二寶是不是大華國所謂的修行者,但從剛纔的一掌來看是個武道高手無疑了。

“八嘎!”

鋼木熊一怒吼一聲又想衝過來,卻被秋田惠子輕輕一伸胳膊就給攔住了。

“趙桑,我爲我屬下的魯莽向您道歉。”

秋田惠子一臉虛僞輕輕向着趙二寶鞠了一躬,然後擡起頭,目光炯炯的盯着趙二寶的臉:

“趙桑,看得出您是一位武者,對於大華國的武者,我一向是很欽佩的,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切磋一下。”

“不過我們這次是來談生意的,所以請趙桑不要再浪費大家的時間了,我們趕快商談我們的生意吧。”

說着,秋田惠子輕輕拍了兩下手,她的祕書小泉一郎, 原來我們都不曾離開 ,當着趙二寶的面打開了。

趙二寶看了一眼,裏邊裝滿了綠票,是美元,粗略估計這兩箱錢,差不多有兩百萬美元,摺合大華幣的話過千萬了。

“趙桑,這裏是兩百三十萬美金,是我們對你的富貴大蘋果的預訂款,我們想跟您籤一份二十年的收購合同,並且想拿到您的蘋果的總銷售權,您只需每年按照我們所需要的量爲我們提供這種水果,以後您的財富會源源不斷的增長。”

“我們也會成爲很好的朋友,這是我們起草的合同,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麻煩您在上邊籤個字吧。”

秋田惠子快速說道,從包裏掏出一張打印好的合同遞給了趙二寶。

趙二寶笑了。

他做生意,遇到過不少霸道的,像紀家的,像李小刀,但是像這幾個東洋鬼子,這麼霸道無恥的倒是頭一次見。

剛纔自己已經明明說的很清楚,自己有合作伙伴了,不想賣果子給他們,這些人還喋喋不休,還連合同都起草好了,這是擺明吃定自己了,覺得自己肯定會籤這份合同。

前邊所有的禮貌用語都不過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憐憫而已。

憑啥啊?

趙二寶接過了那合同看都沒看一眼,直接當着秋田惠子的面撕成了碎片,呵呵笑道:

“這位惠子小姐,麻煩您再找個華語教師好好學學華語,我剛纔話的意思是,不管你們出多少錢,我的水果都不會賣給你們的 ,你們可以離開了。”

“要再直白點說,就是,你們現在就可以滾了!”

“我趙二寶從不在別人的脅迫下做生意,而且我很不喜歡你們那個商會的名字,什麼神農會,就你們這小家小戶的也配神農二字?”

“趙桑!”

秋田惠子終於怒了,臉上浮出一片鐵青,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要知道,我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趙桑根本連我們開出的條件都不看,就要拒絕我們的合作,未免太不盡人情了吧。”

“莫非,趙桑還在想着和你那位叫做孫敬的朋友合作?恕我直言,孫敬的實力與我們神農會根本不可同日而語,而且我看那人有短命之相,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趙桑還是好好考慮一番吧。”

“你們知道孫敬,今天找人想殺孫敬的該不會就是你們幾個吧?”


趙二寶的目光驟然變得冰冷起來,看着面前的三個人就像看着死屍。

秋田惠子面色一變,連忙道:

“請趙桑不要血口噴人,我們只是暗中調查了一下您的背景,這在商業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只是見過孫敬的照片,覺得他的面相不好而已。”

“呵。”

趙二寶笑了:

“沒想到惠子小姐還會給人看相,恰好,我也懂一點。”

“以我之觀,惠子小姐命犯爛桃花, 精靈之世界冠軍 ,哎,也不知道我趙二寶有沒有機會成爲惠子小姐的男朋友之一呢?”

極品無敵女 ,微微一笑:

“多謝趙先生的誇獎,不過惠子一向潔身自好,至今還未交過男朋友,至於趙先生這樣的男人,恕我直言,並不是惠子喜歡的類型,我們這輩子都不會有交集的。”

沃日!

這女人不但臉皮夠厚,而且牙尖嘴利,趙二寶被人將了一軍,頓時惱羞成怒,大叫起來:

“行了,別在這跟我廢話了,反正我蘋果不會賣給你們,你們趕緊走吧。”

“趙先生真的要拒絕我們的好意?”

秋田惠子臉色猛地一沉:

“聽說趙先生有了女朋友叫張露,趙先生對她極爲喜愛?”

一聽到張露的名字,趙二寶的心咯噔一下,眼仁就立了起來,惡狠狠的問道:

“你們知道張露?你們把她怎麼樣了?”

“你們幾個要是敢傷害她,我保證,今天晚上你們幾個會死的連個渣滓都不剩。” 隨着趙二寶的話語,三神獸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趙二寶的身後,只是稍微放出了一絲氣息,鋼木一熊雙腿咔嚓一聲,齊膝折斷,小泉一郎更是坑都沒吭一聲,就倒在了地上,七竅流血,死活不知。

只有秋田惠子稍微好點,整個人被壓的整個人向下九十度鞠躬,滿頭大汗,全身的骨骼嘎吱嘎吱直響,顫抖道:

“晚輩不知三位前輩在此修行,還望三位前輩莫要怪罪。”

“趙二寶,張小姐在我們那做客,你真的不顧她的性命了嗎?”

聽了這話,趙二寶心中嘆息一聲,衝着三神獸微微搖搖頭,三神獸立即收起了身上的威壓。

秋田惠子立即一把抓起地上的兩個手下,嗖的一下跳出了十幾米遠,頭也不回的逃走了,聲音遠遠的傳入了趙二寶的耳中。

“趙二寶,想救張露,你今晚三點來你們小河村東邊的黑竹林來,不準叫你的師傅出手,要不然張露絕對死定了!”

“主人,要不要我追上去,殺了這三個垃圾。”

朱雀望着秋田惠子的背影,一臉蔑視的說道。

趙二寶輕輕搖頭:“不用了,現在莎莎沉睡了,我也不知道他們把張露藏在了哪裏,爲了以防萬一,我今晚還是一個人過去算了。”

“主人,那女人實力不弱,等抵擋我等一絲威壓,在這個世界的修行者中已算是高手,還是不要掉以輕心的好。”


玄武說道。

“哈哈。”


趙二寶長笑一聲,一臉自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