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令堂就是喜上加喜了。”

那口氣就好像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一樣。神奇的是,久美子沒有一點抵抗心理,反而覺得自己慢慢融入了老人的情感中。

釣魚的男子大揮一杆,好像釣到了。

回過神來,久美子驀然發現,老人從胸口掏出一塊手帕,隔着墨鏡擦起了臉。

今天並不熱。海風還帶着涼意。老人好像也注意到了久美子的視線,自言自語道:“海浪的飛沫飄到臉上了。”

之後,老人趕忙補充道:“我明天就要離開日本了。”

“哎呀,您要回國了嗎?”

“嗯,是的。”老人坐在原地,微微動了動上半身,“在日本的最後一天能見到小姐,真是幸運啊。”

“……”

“我來日本,十分想找個人,就是像小姐這樣的人說說話。所以現在能和你聊天,真是太高興了。”

久美子覺得他並沒有說謊:這位法國老人的臉上,一直帶着喜悅的表情。那並非外國人那種露骨的情感表達,反而像是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感情。這正是日本人的性格。

“非常愉快。”他說道,“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小姐。”

“什麼問題?”

“你覺得我怎麼樣?”

好突兀的問題。久美子一時不知如何作答,不過,還是老老實實說出自己的感受吧。

“我覺得……您非常……非常好呀。”

光是這句話,她覺得還無法完全表達出自己的心情。

“……就像見到了一位很久很久沒見過的親人一樣,好像見到了自己最想念的人。”

“哦?”

老人把頭轉了過來,深邃的眼神凝視着久美子的臉龐。

“真的嗎?你真的那麼看待我嗎?”

“是的,雖然和初次交談的人這麼說很失禮……”

“哪裏,哪裏,謝謝你,謝謝。能聽到這句話,我心裏真的是太高興了。”

“早知如此,真該早些認識您和尊夫人,真希望能和您二位多相處一些時光。”

“我也不忍分手。”老人猛一點頭,“小姐,我有個無禮的請求。”

“您請說。”

“我明天就要離開日本了。我想給小姐唱一首我小時候喜歡的歌曲,作爲在日本最後的紀念,小姐可肯賞光聽一聽?”

“……”

“是一首兒歌,不過我唱得不好……”

久美子微微一笑:“請,您請唱吧……”

老人挺直背脊,面對大海,開始哼唱了起來。

也許因爲年代實在久遠,大半歌詞老人已經忘卻,不過,久美子情不自禁地和着老人一起哼了起來。兩人的歌聲不時被大海的濤聲淹沒。

野上顯一郎一邊低聲吟唱着,一邊也默默地把女兒歌唱的聲音和樣子銘刻在心田。

烏鴉叫

爲啥叫呀叫?

因爲在那高山上

有它七隻活潑可愛的小寶寶

等着它回家

……

兩人的合唱聲蓋過了濤聲,聲音飄向海面,又緩緩沉入海底。一股難以名狀的感動,突如其來地涌上久美子的心頭。

她忽然想起,這正是自己上幼兒園時媽媽教會,並和媽媽一起合唱給亡父聽過的那首歌。

(本章完) 第4131章

「師父從小就教導我說,出門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

「而且,我不是也沒告訴兩位大哥自己的師父是誰嘛,所以你們不用道歉,我可以理解這些的!」墨九狸直接打斷池斐的話說道。

墨九狸心裡大概猜到了池斐這個時候傳音,應該是有事想跟自己說,有事需要自己幫忙了!

墨九狸其實是想拒絕的,但是一想進入神殿後,自己也確實需要一個兩個能用的人,所以想了想墨九狸還是打算聽聽池斐說什麼,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幫忙!

池斐沒想到墨九狸如此通情理,對墨九狸的好感又多了幾分,直接繼續傳音道:「寒兄弟,謝謝你,但是作為朋友我覺得還是應該坦誠相待,所以我打算告訴你,為和師兄的身份,還有我們加入神殿的目的,如果寒兄弟聽完,不想和我們再聯繫也沒關係的!」

「池大哥,你就算告訴我實話,我也不會告訴你們我師父是誰的啊!」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哈哈哈……放心吧,寒兄弟,只要你不想說,我們是不會問的!」池斐聞言被墨九狸逗的一笑道。

「那就行,那你說吧!」墨九狸道。

「寒兄弟,其實我和師兄並非神界的人,我們來自聖地之巔,我們的師父在百年前失蹤了,我們一路追查,最後的線索顯示師父很有可能跟神殿的南護法南落有關係……」池斐一股腦的把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

墨九狸聽完之後一些詫異,她早就知道池斐和池雲來神殿目的不純,卻沒想到兩人和他們的師父,竟然來自聖地之巔,看起來神殿的手也伸的夠長啊!

而且,看起來聖地之巔確實有很多勢力來到了神界啊!

「原來是這樣,池大哥你們放心,等我在神殿熟悉了,我會想辦法幫你們打聽你們師父的消息的,不知道你們的師父有什麼特點?」墨九狸問道。

「我們的師父名叫八離,人稱八離尊者,在聖地之巔我出名的臉器尊者,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師父的是,他身上穿的是……」池斐回憶著跟墨九狸說道。

「嗯嗯,我記下了,既然池大哥你們把來神殿的目的告訴我了,作為相互信任的基礎,我也告訴你們我來神殿的目的吧,其實我也是來神殿找東西的,不過我不是找人,而是找一塊紫色的玉佩……」墨九狸隨意編造了一個理由半真半假的說道。

「什麼?神殿的人真的是可惡至極,寒兄弟你放心,雖然你不清楚搶奪你玉佩的誰,但是我們也會幫你找玉佩的!」池斐聞言十分氣憤的說道。

「恩,多謝兩位大哥了,師父說那枚玉佩,是當初撿到我的時候,我身上唯一的東西,也是唯一可以讓我以後找到家人的信物,所以我才會來到神殿……」墨九狸可憐兮兮的說道。

「寒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情,所以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玉佩的,你放心好了!」池斐說道。 第4132章

「多謝兩位大哥了!」墨九狸道。

池斐和墨九狸傳音說完之後,把自己和墨九狸的對話,又和池雲說了一遍,池雲聽完心裡鬆了一口氣,既然他們和墨九狸的目的差不多,事情就更加的好辦了!

墨九狸給的理由是自己剛剛來到諸神城的時候,聽聞諸神城外的暗夜森林有寶物,於是墨九狸無聊一個人就去了,沒想到寶貝沒見到,回來的路上卻遇到了一群神殿的人!

她身上的紫色玉佩,是可以幫助她修鍊的,每次修鍊都會散發光芒,因此她修鍊的時候沒想到被神殿的人發現,一群人聯手搶了她的玉佩,她跟蹤對方回到諸神城的路上,得知他們想把玉佩交給西護法西延!

所以墨九狸才會來加入神殿的大會,目的就是接近西延,但是墨九狸現在也不清楚玉佩到沒到西延手裡,因此才讓池斐兄弟幫忙找!

墨九狸一個人做了幾個時辰,才有人陸續從陣法內狼狽的走出來,當出來的人,看到坐在一邊的墨九狸時,都沒在意,他們都不認為墨九狸是從陣法內出來的!

陣法的出口有神殿的工作人員,統計名次和名單,等到晚上的時候,進入陣法的五六百人,最後只有不到百人出來了,其餘的都沒從陣法內出來!

自重啊老闆! 明老直接站起身宣佈道:「本次陣法比試結束,我這裡統計到並沒有陣法師再報名了,因此下面我們將會撤掉陣法,一個時辰后舉行最後的煉丹比試,還沒報名的煉丹師,抓緊時間了,一個時辰后煉丹師報名就截止了!」

很快,神殿的人入場,把陣法給撤掉了,還沒出來的,在陣法裡面亂轉的眾人,一個個看到眼前忽然出現很多人的時候,都是一愣,然後才後知後覺的聽到陣法比試結束了,而他們都被淘汰了!

其中就有墨九狸剛剛進入陣法的事,遇到的那對老夫少妻,其中的女子看到墨九狸的時候,眼底露出兇狠的殺意,但是卻因為人多,沒敢做什麼!

但是她的夫君哪個老者,滿臉的疲憊,他對這次考核是很有把握的,卻不知道為什麼被淘汰了,再看看和自己差不多的幾個人,全部都通過了!

雖然不加入神殿,他們也吃穿不愁,但是所有陣法師都清楚,只有神殿內有陣法大能,只有神殿內有陣法類的書籍,只有加入神殿,陣法等級才能突破啊!

其中有個老者看到女子身邊的老者被淘汰后,故意諷刺的走過來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連陣法考核都沒過,看起來你還真的是娶了一個掃把星啊!連你的陣法造詣都退步了啊……」

「老匹夫,你說什麼呢你?」不等老者說話,對方身邊的女子就冷聲質問道。

「呵呵……我說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再說我說的也是事實好吧,自從他娶了你,就沒有一點好運了,這樣的陣法考核雖然難,但是以他的實力,也不至於過不了,可是他偏偏就沒過……」黑衣老者直接說道。 第4133章

而周圍的幾個老者,在看向女子的時候,眼神也十分的怪異,看得女子憤怒不已!

而女子的夫君,那名白衣老者卻沉默不語,雖然這話自己的師兄不是第一次說了,但是從前他也沒多想,可是今天的事情,卻讓他不得不多想了!

說話的黑衣老者是自己的師兄,他明白師兄恨自己,因為當初他們的師妹就是被自己的徒弟害死的,所以師兄也和自己決裂了,並且處處為難徒弟,現在是她的妻子!

他理虧,不願意跟師兄計較,但是從來都對妻子很好,沒有被師兄的話影響,但是今天卻忽然間讓他覺得有些在意了!

他想起來開始進入陣法的時候,雖然破陣不容易,但是他還是很順利的破解開了,慢慢往前走的,直到遇到了墨九狸,再到墨九狸離開,他就再也沒有辦法前進半步,直接被困在了遠地!

再看幾個好友還有師兄等人,紛紛都過了,卻唯獨自己被淘汰了,這說明什麼顯而易見!

但是師兄的話沒錯,神殿的陣法考核雖然難,但是以他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出不來的,那麼就是有人故意為難他,改動了陣法,使得他沒有出來!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人,就是墨九狸,因為他妻子在陣法內得罪的人,只有墨九狸一個人!

想到這裡,白衣老者直接高聲喊道:「我舉報,有人作弊!」

白衣老者直接把聲音內灌注了靈力,這一聲讓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明老還有頭上的西延三人都好奇的看向白衣老者!

忽然間被這麼多人注視著,白衣老者有些緊張,明老看向白衣老者問道:「閣下說的作弊是什麼意思?我們神殿的考核都是絕對公正的,不可能有人作弊的!」

「沒錯就是有人作弊,就是他!」這時白衣老者身邊的女子也瞬間反應過來,仔細一想自己夫妻被淘汰,還有剛才黑衣老者話,讓她瞬間也想明白了原因,指著墨九狸惡狠狠的大聲說道。

聞言,除了場內沒離開的陣法師們外,其餘周圍的眾人,都是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綠裙女子和白衣老者!

他們可是親耳聽說那位名字叫做寒澤的陣法師,已經被神殿的西護法收為弟子了,這兩個人被淘汰了,不檢討自己的實力,竟然還誣陷別人作弊!

而且誣陷誰不好,非要誣陷西護法的徒弟,簡直找死!

「哼……你有什麼證據說他作弊,如果你沒有證據,隨口亂說的話,別怪我們神殿不客氣,他們通過陣法的陣法師們,已經是我神殿的人,肆意誣陷神殿的陣法師,我們神殿一個都不會放過……」明老聞言冷哼一聲看著對方說道。

明老的話落下,站在他們夫妻身邊的人,快速的閃到一邊,頓時夫妻兩人一老一少,就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了!

這一幕讓白衣老者有些後悔,扯了扯妻子的衣服,想說算了,但是綠裙女子那裡會聽他的話啊!一對小孩,還在懵懂時經歷了一次於親人好友生離死別之事,之後他們會將怎樣?

請欣賞第一篇章《異蟲之蟻篇》

(本章完) 第4134章

綠裙女子瞪著墨九狸道:「就是他在作弊,剛才我和夫君本來一路很容易的就破解了大半陣法,誰知道他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綠裙女子加油添醋的抹黑墨九狸,還故意說墨九狸對他們周圍的陣法動了手腳,讓他們被淘汰了,眾人聞言都看白痴似的看著白衣老者夫妻兩人!

這分明是他們被淘汰了,才會故意找借口的啊!

明老聞言冷哼一聲道:「請我們神殿的陣法師,入陣檢查,如果陣法內確實有什麼地方被改動了,就證明你說的是真的,如果沒有,那麼你們兩人今天就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憑什麼?我只是舉報他作弊,你們憑什麼想對付我們?就算舉報錯了,那也是他的錯,和我們沒關係!」綠裙女子有些心虛的喊道。

她這麼年輕,她可不想死!

「呵呵……你以為隨便誣陷我們神殿的弟子,還能夠活著離開?你當我神殿是什麼地方?」明老諷刺的看著白衣老者夫妻道。

這時,已經有神殿的幾個老者進入陣法了,墨九狸認出這是之前布陣的幾個老者,幸好自己當時沒給對方計較,也沒動陣法,否則還真的是要費力去解釋一番了!

「你太過分了,簡直丟人現眼,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的妻子,你被休了!」還沒等神殿的長老從陣法內出來,白衣老者想了想,直接對著綠裙女子吼道。

接著直接轉身離開了廣場,綠裙女子被白衣老者吼得一愣,反應過來想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你們想做什麼?放開我……」綠裙女子終於害怕的對著明老喊道。

「哼……你以為想走就能走?事情沒有清楚之前,想跑是不可能的!」明老冷冷的說道。

這時幾個老者也從陣法內出來,掃了眼一邊的綠裙女子,對著所有人大聲道:「陣法內被改動的痕迹,證明陣法比試過程中,並沒有人作弊!」

「來人,動手!」幾位長老的話落下,明老直接說道。

瞬間就有幾個弟子過來,把綠裙女子帶走了,人品綠裙女子如何撕喊都沒有人理會!

「行了,陣法師們可以離開了,下一場比試的煉丹師們準備入場!」明老對著眾人道。

墨九狸回到了池斐師兄弟的身邊,繼續看著場內的比試,因為後來的煉丹師和煉器師人數不多,所以最後明老直接宣布報名截止了!

煉丹師和煉器師一起入場比試!

兩天後,比試結束,煉丹師三百人滿員,煉器師兩百人也滿了,陣法師一共不到百人!

「諸位,本次神殿招收弟子大會的比試已經全部結束了,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人,請到前面來!」明老臉上帶著笑意的大聲道。

所有人都看著明老,知道現在被念到名字的人,應該就是神殿四大護法看中的弟子了!

「煉丹師黃韜,煉器師陸雲,陣法師寒澤,陣法師毛雲凱四個人請到我這裡來!」明老大聲道。治百蟲之黑影篇,爲什麼要叫這個名字呢?那一定是和黑影有關,這一篇章裏會出現的蟲子當然也和這黑影有關。還有小白的隊伍才三人?是不是少了個遠程攻擊者?

請大家關注這第二篇章《異蟲之黑影篇》!

(本章完) 第4135章

「寒兄弟,恭喜你了!」池斐看著墨九狸笑著道。

「多謝。」墨九狸說著再次來到明老身邊。

其餘被念到名字的也都上去,站在明老身邊,四個人中墨九狸的年紀看起來最小,其餘的一個陣法師是為白衣老者,剩下的兩人表面看上去都還挺年輕的!

值得一提的是煉丹師黃韜,本來帝諱還有墨九狸等人都覺得帝諱應該是煉丹師中最強的了,卻沒有想到黃韜如同黑馬一般,在加試的最後一場比試中脫穎而出,直接被東風看中了!

另外一位李峰是煉器師中第一場比試的第一名,算是當之無愧的,也是南落看中的人!

「恭喜四位被我們神殿的護法看中,現在就請四位跟隨我們的神殿護法回去拜師吧!」明老看著墨九狸四個人恭喜道。

墨九狸等人對著明老微微一笑,這時忽然間一艘飛行靈舟落在場內,周圍的眾人都是一愣,明老卻笑著開口對著墨九狸四個人道:「四位,請上去靈舟吧,神殿的護法在上面等著你們了!」

東西十二宮 墨九狸四個人這才跟明老行了一禮,之後紛紛登上了靈舟,從頭到尾南落三人都沒在眾人面前露面,但是三人確實出現了不是!

墨九狸四個人登上靈舟后,就看到了南落三人,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四個,讓他們四個有些緊張,當然了墨九狸的緊張是裝出來的!

靈舟直接飛回了神殿,登上靈舟墨九狸才發現,這個靈舟的結界,是阻隔了神識往外面放過,也阻擋看清楚外面視線的,看起來這是東風三人故意的,為的就是不然外人在乘坐靈舟的時候,看清楚路線!

西延的視線落在墨九狸和毛雲凱的身上,兩名陣法師,是因為北冥要求的,就是他的徒弟必須會陣法!

毛雲凱是在墨九狸之後出來的,雖然跟墨九狸之間察覺了很多的時間,卻是其餘陣法師中的佼佼者,西延此刻心中很是糾結!

因為他看中的人是墨九狸,但是神殿比試的實事情況,北冥也是知道的,早知道會出現一個寒澤,西延就想辦法把寒澤比試的影像給抹掉了!

現在後悔也沒用,但是有了墨九狸在,毛雲凱不管比別人多優秀,也是西延看不順眼啊!

西延最擔心的就是北冥看上墨九狸,而自己錯失掉墨九狸這個天才弟子啊!

別說西延對墨九狸十分看重,就連一邊的東風和南落,也是對墨九狸最有興趣的啊!

畢竟墨九狸沖陣法內出來的速度太快了,太優秀了啊!

南落三人看著墨九狸四個人不說話,墨九狸四個人也不敢先說話!

「咳咳……你們四個隨便坐吧!」南落第一個開口說道。

墨九狸四個人這才直接原地坐下來,南落視線落在墨九狸的身上好奇的問道:「你叫寒澤,你說佛宗的人嗎?」

「不是,只是從小比較懶,不愛打理頭髮罷了!」墨九狸淡定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倒是很少看到你這樣裝扮的人哈哈!」南落笑著道。新小隊會被外派到亞馬遜河的熱帶雨林進行培訓,而在當地土著部落裏都會信封一些河神,河主的。

但是有一天他們所信奉的河神被殘殺了!不僅如此,還有一些其他的大型河中獵殺猛獸都被一一殘殺了。一時間引起了當地人的恐慌!

(本章完) 第4136章

「寒澤,你除了會陣法,還會別的嗎?」這時,西延也看著墨九狸問道。

「都會一點!」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