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離聽後陷入了沉思。

我也沉默了一會,說道:“雲離,你是喜歡十七的吧,既然喜歡,爲什麼不直接告訴他呢。”

雲離呆呆的看着我。沒有說話。

我對十七也說過類似的話,他們兩個的性格都屬於那種說得開的。

而且能看出,他們兩個是相互喜歡的,只是雙方都沒有捅破這層紗。

這件事就當是我愛管閒事吧,雲離和十七都算是我比較重要的朋友。

雖然十七曾經對我做過錯事,但他即使坦白了,並沒有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

他之後對我也一直很照顧。

而云離一直就像我的妹妹一般,但我是個無能的姐姐。

很多事情都是靠她幫助着我。但我卻沒幫過她太多。

所以在她的感情方面,希望能讓她找到幸福。

跟十七相處這麼久,對他算是比較瞭解,相信雲離跟他在一起會快樂的。

在沉默了一會後。雲離突然說道:“十七哥哥一直都沒能忘記雲曦,在他心中,我可能只是個容易欺負,比較好玩的小不點吧。”

看來十七對雲曦執着的感情讓雲離膽怯了很多。

我摸了下雲離的頭。說道:“你還沒有完全康復,我就不多說了,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他們兩個打掃得怎麼樣了。”

雲離點了點頭。然後便裹進了被子裏。

雲離再怎麼開朗,她也是女孩子,也有膽怯的一面。

感情這方面,還是需要男生主動。

站在二樓,看着細心擦着桌子的蔚軒。

突然發現這個畫面跟我腦海裏腦補的畫面完全不同。

蔚軒就連擦桌子也是那麼迷人,紳士。

繫着樸素圍裙的他,有種高冷管家的模樣,看我直接看得入了迷。

十七突如其來的說話聲把我從花癡狀喚醒。 十七突如其來的說話聲把我從花癡狀喚醒。

“喂,小雨子,他很帥嗎?都沒見你看下我,一直看着他發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下意識的摸了下下巴,確定沒有口水後怕,才往樓下走去。

十七立馬就大笑了起來,說道:“你真逗。居然還真摸下巴。”

我颳了十七一下,走到他面前說道:“再笑就打廢你,現在的我跟以前可不一樣了。”

我頓了下,又接着說道:“哦,忘了,我不能打你,更不能廢你,不然雲離會傷心的。”

十七鄙視的看了下我,嘀咕道:“關她什麼事。”

我剛揚起手,準備敲他的頭時,雲離突然站在樓上叫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好像聽到了我的名字。”

我對着雲離笑着說道:“你起來啦,我們也沒說啥,就是十七不太聽話,我正準備要教育一下他呢。”

十七颳了我一眼,趕緊解釋道:“別聽她的,我不知道有多聽話。”

雲離慢慢走過來,看了我一眼,然後看向一臉無辜模樣的十七,說道:“我當然是相信雨澄姐姐。”

聽到雲離這樣說,十七整個人瞬間就焉了。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小嬌妻 雲離看着十七那模樣。小聲的笑了下,之後便接着說道:“教育他的事情就不勞煩雨澄姐姐了,我來就可以,雨澄姐姐就去幫軒王吧。”

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然後走到蔚軒身邊,蔚軒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們在幹什麼?”

我笑着說道:“你不懂的。”

然後便跟他一起打掃衛生,他本來是想讓我到一邊看着去的。

但還沒等他開口,我便說道:“你不用趕我走,我喜歡跟你一起做家務的感覺。”

他看着我愣了下,眼中的霸道感覺弱了許多。

我望着他微笑了一下,說道:“我再也不會輕易趕你走的,希望你永遠不要離開我。”

他沉默了一會,沒有說話,繼續轉過身去擦桌子,我也跟着他擦着桌子。

總會時不時的看他一下。這樣的感覺其實蠻好的。

他到哪,我就跟着到哪,感覺時間過得極其的快。

十七跟雲離在一旁極其的吵,你追我趕。

“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我真的很聽話。”

“狡辯,就是狡辯……快給我站住,聽話……”

“不停下,我又不傻,我停下來,你不打死我。”

……

看了他們一眼,笑了下,看到他們這樣。我笑了下。

他們兩個在一起總感覺像活寶。

他們兩個在大鬧了大半天后,十七終於是沒有力氣了。

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彎着腰,說道:“夠了夠了,我認罪,別再追了,你說你一個女生,怎麼比男生的體力都還要好。”

雲離颳了十七一眼。說道:“哼……你太弱。”

其實並不是因爲十七太弱,而是因爲雲離的原型本來就是鳥。

鳥天生動作就敏捷,而且速度比較快。

十七身爲人,肯定比不過雲離。十七能哭跟雲離耗這麼久已經很是不容易了。

十七露出一臉緊張的表情,說道:“雲離姐,你……你想幹什麼。”

雲離笑了下,來到十七面前。說道:“你猜我想幹什麼?”

這句話讓十七越來越緊張,不斷的說道:“動手輕點啊,我都叫你姐了。”

看到十七這表情,感覺極其滑稽。

其實以十七的實力是可以搞定雲離的,但他依然向雲離服軟了。

其實我也很好奇雲會怎樣對十七。

我一邊做着事,一邊觀察着他們兩個的舉動。

大師請閉嘴 雲離來到十七面前,用拳頭重重的敲在了十七頭上。

“疼,疼。疼……”

十七抱着頭大聲叫着,而且還跳了起來,表情和動作極其誇張。

不知十七是真的那麼痛還是故意裝出那樣。

“我說大姐,你這樣暴力。以後會沒人娶你的。”

雲離沒有說話,而且也沒對十七這話表現出生氣的模樣。

她愣了下,說道:“你就那麼擔心你的師父嗎?當時的暗器爲什麼沒感應到?”

聽到雲離這樣說,十七瞬間就停下了叫疼的動作。

表情複雜的看着雲離,沉默了一會,又說道:“你是在關心我嗎?”

雲離咬着牙,等了十七一會,然後把臉扭到一邊,說道:“誰關心你了,我是關心我自己,如果不是白少主,我可能就死了,都是你害的,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還要我替你操心……”

雲離本來還想繼續說下去。但被十七突然摟到了懷裏,十七深深的吻住了雲離。

雲離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不斷的推着十七,但她越這樣。十七就抱得越緊。

最後雲離便放棄了抵抗。

十七在吻了雲離一會後,便放開了她。

剛放開雲離,雲離便立即在十七頭上敲了一下,故作生氣的說道:“既然敢欺負我,我……我……”

十七壞笑了一下,說道:“你怎麼樣?不怕我繼續欺負你嗎?”

在說這話時,十七的眉毛挑了挑,顯得極其欠打。

被十七這樣一說,雲離的臉馬上就紅了,轉過身朝樓上走去。

邊走邊說道:“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我要去躺躺,雨澄姐姐。不能幫你打掃衛生了,不好意思。”

我對着她笑着說道:“嗯,去吧,好好休息,這裏有我們打掃就夠了。”

見到雲離上樓,十七小聲說道:“剛纔打我還那麼有精神,真是的。”

我斜眼看了十七一下,正要讓他去陪雲離聊聊天時。十七卻突然說道:“我去瞧瞧,這裏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後,他便急忙朝雲離房間跑去。

我望着他笑了下,看見他們這樣。感覺挺高興的。

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大的心願一般,這次十七的舉動可以說是間接的對雲離表達了他的心意。

雖然方法有點霸道,讓一般女生都難以接受,但對於一直喜歡着他的雲離來說就不同了。

希望他們兩個這次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蔚軒看見我望着樓梯發着呆。他低聲說道:“喂……笨蛋。”

“嗯?”

我好奇的看向他,一臉茫然的看着他。

對着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他依然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追問。一直等着他開口。

看他那表情,應該是有比較嚴肅重要的事情要說。

在沉默了一會後,他聲音低沉的說道:“你打算怎麼處理和白子鬱的關係的?”

聽到他這樣問我,心瞬間顫了下,不知該怎麼回答他。

對於小白對我的感情,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一直都在逃避這個問題,想着,就這樣過着就好,但其實這樣傷的始終是小白。

不只一次跟小白表明我的想法,但他就是不肯放棄我。

儘管在他面前,我與蔚軒表現得多親密,他依然能像什麼都沒看到一般,對我好着。

可是他的這份愛不是我想要的,但又不忍心對小白做得太絕。

在在愛情面前誰都沒有錯,我們只是被命運玩弄了而已。

我低着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小白真的很執着,這一點,他跟蔚軒一樣。

蔚軒聽到我這樣回答,並沒有多大的情緒變化,連面目表情都沒有變。

之後他便走到另一處地方開始打掃。

我看着他說道:“我會處理好的……”

他聽到我這樣說後回頭看向我,說道:“我相信你……”

雖然這樣跟蔚軒說,但起時對這件事情,我心裏並沒有底。

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晚上一直在牀上翻來覆去,想着白天對蔚軒的承諾。

“到底該怎麼辦。”

不停的重複問着自己這個問題。 “到底該怎麼辦。”

不停的重複問着自己這個問題。

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跟小白好好談談,娜娜那麼好的女孩在等着他,他不應該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雖然這樣想,但並不知道有沒有用,我不只跟小白談過一次,結果都是無功而返。

但現在的我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早上起來剛洗漱完,就看見一樓的餐桌上擺着琳琅滿目的早餐。

最重要的是。那些早餐還在冒着熱氣。

趕緊下樓,朝廚房走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裏面。

就在我快要進食堂時,便看見繫着圍裙的蔚軒從裏面走了出來。

我驚訝的看着他,又看了一眼他手上端着的一大碗粥愣了一會。

“你這是……今天還奇怪呀,你怎麼突然……”

我說話時他便沒有任何表情的從我身邊走過,把粥放在桌子上,然後說道:“這些早點裏我都放了毒。”

我對着他翻了個白眼,然後走過去去,拿起桌上的碗筷,開始乘着碗裏的粥。

說道:“只要是你做的,就算有毒,我都吃。”

他看了我一下,然後坐到了旁邊,看着我吃。

我收了諸天萬界 我看了眼餐桌上的早餐,肯定廢了蔚軒不少功夫,做這麼多好吃的,他居然無法吃到。

就在我想這個時,突然發現,餐桌上只要有我一個人的餐具。

“十七不下來吃飯嗎?”

雖然雲離不需要吃東西也能生存。但云離也不是什麼都無法入食。

十七生爲人,是絕對會下來吃飯的,而云離也會陪着十七吃點。

但現在不但沒見到他們兩的人,而且連桌上的餐具都沒有放他們的。

蔚軒平淡的說道:“他們回邪靈域了。”

聽到蔚軒這樣說,我趕緊放下碗筷,問道:“我怎麼不知道,難道是邪靈域出什麼事了嗎?是不是找到邪君了?”

“沒有找到,但你的師父醒了,他現在正在邪靈域,好像有什麼事情要跟我們說,等你吧吃完這些後,我們也動身。”

“師父醒了呀,我們現在就去邪靈域,我吃飽了……”

我正要走,他突然抓住我,說道:“吃完……”

我看了下滿滿一桌子的早點。瞬間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就算我在能吃,也不可能吃下這麼多吧。

我裝作可憐的看着他,說道:“這麼多……就別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