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雲天宮難道發生什麼大事?都在那麼多弟子趕回門派,我這就傳訊給李牧他們,問問情況!」

無聲無息地落在雲天宮,回到了他之前居住的院落,一道飛劍從他手掌之間飛出。

這訊息一傳出,李牧等人立刻收到感應,現在他們也都是元海境的強者,能夠敏銳地洞察周圍能量波動。

所以,他們都很快從各自院落當中飛出,聚集到韓飛的房間裡面,一個個紅光滿面。

「韓飛,我們聽說那雷霄獸已經被殺死,雷靈珠也被人奪取了。」李牧一把拉住韓飛的手,上下查看一下,確認對方沒有受傷,這才放心:「現在外面都在傳言說,是你勾結天邪教,偷走雷靈珠,殺死了重力峰的很多弟子,連五行宗弟子也殺死不少,到底有沒有那回事?」

「肯定是他們胡編亂造,自己搶不到雷靈珠,污衊我兄弟,哼!勾結邪教那麼大一個罪名也敢隨意扣下來!」廣海捏了捏拳頭,一臉憤怒:「不過,韓飛,你這一次出去,時間那麼久,我們都很後悔沒有跟你一起走,一路上也好相互有個照應!」

「好兄弟,有你這句話,說明我韓飛沒有看錯人!不過侯順的話有一半是真的!」韓飛感到一陣欣慰:「侯順那條腿雖然不是我直接砍下來的,卻也是因為我的緣故!不僅如此,重力峰的弟子,五行宗的弟子,連天邪教的弟子都是我殺死的,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

「啊?他們說的是真的?」章程傻眼了,他做夢都想不到,居然是韓飛搶到了雷靈珠。

「侯順勾結天邪教,要搶奪我手中的雷靈珠,最終差點被我擊殺,他身邊的人也是死傷不少。」韓飛輕描淡寫地說著。

「但是,現在這事情好像已經鬧到戒律長老那邊,要徹查此事,那些重力峰的弟子,一口咬定是你勾結外人謀害本門弟子,這事情很棘手,不過我們都相信你,有什麼事情都跟你一起承擔!」李牧先是有些錯愕,愣了一下,然後才認真地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韓飛,他們三人到現在還是雜役弟子,一輩子都沒有出頭的機會,再加上幾次一起歷經生死,那種情誼已經不可撼動。

「無妨,我已經把當天的情形用拓印符刻畫下來,只要長老們看到了,一定不會再多說什麼。」

韓飛擺了擺手,一臉輕鬆,根本就沒把這件事情掛在心上,反倒是問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對了,我看到很多雲天宮弟子都在趕回門派,這裡有大事發生?」

「這段時間你不在門派,難怪不知道,雲天宮每隔二十年都會選拔一次首席外門弟子,只有十個名額,唯有那些雜役弟子,外門弟子有資格參加,能夠得到這個殊榮的弟子,必定會受到門派全力栽培,得到海量的資源,據說今年的獎勵更加珍貴,前十名會得到功法,法寶的獎勵,第一名的獎品據說是一件王級法寶。」

李牧舔了舔嘴唇,滿懷期待,現在他們也有跟其他弟子一爭長短的實力。

「哦?王級法寶,這倒是很誘人,不過要成為奪得第一名,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雲天宮勢力眾多,紛爭不斷,到時候必定會爭得你死我活,好在只有精英弟子和真傳弟子沒有資格參加,不然這難度就大了。」韓飛若有所思。

「那我們要不要參加?王級法寶,就算是精英弟子也要垂涎半尺。」廣海問道。

韓飛淡淡一笑:「有這樣的好事,肯定要參加的,就算最後不能進入前十名,成為首席外門弟子,也是見識一下自己實力的好機會,不過這段時間,大家安心修鍊,低調行事,不要再去惹一些是非,以免分心。」

他晉陞元海境以後,還沒有好好靜下心來鞏固一番,準備借著這個閑暇時間,好好修鍊,吸收大量天地靈氣。

畢竟當時在雷霄洞,元海中的精元並沒有被填滿,還有很大的空缺,現在藉助雲天宮的聚靈大陣,肯定是事半功倍。

「說的不錯,我們也繼續安心修鍊。」李牧道。

就在說話之間,韓飛感覺到一股不弱的能量波動從外面傳來,微微眯眼,頭也不回地問道:「來者何人?」

嗖嗖嗖!

一陣衣袂破空之聲,院落當中掀起一陣狂風,幾名藍衣男子降落下來。

「雷霆峰弟子謝翔前來拜訪!」

院中站立四名青年,身上散發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那元海當中,都在溢出精元。

他們的道袍上,綉滿了閃電,那不是尋常的刺繡,而是一個小型的陣法,連道袍都成了一件法寶,可以有助於穿戴者吸納雷電之力。

「哦,原來是謝師兄,你貴人事忙,怎麼有空會到我們這小地方來?」李牧認得此人,據說這是雷霆峰外門弟子中的領袖人物,地位比雷萬山還要高,雖然還是外門弟子,卻早就有了精英弟子的實力,而其他幾人都已經是精英弟子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75章威逼利誘

一旦成為精英弟子,地位變得崇高,可凌駕於通天殿的長老之上,仙門當中必定也非常重視,提供大量資源,功法,好好培養,這些人都是門派的核心,人數不多,不像外門弟子,雜役弟子,數量龐大。

廣海,章程眼神一顫,對謝翔有些畏懼,意識到有些不妙,他們當然知道雷萬山死在韓飛手裡,這時候雷霆峰的弟子出現,當時就有些心虛,害怕是來興師問罪的。

謝翔卻不理會三人,而是把目光停留在韓飛身上,想要把他看穿,凝視片刻,但是,他越是仔細看,卻越是感到此人深邃如淵海,不可看透。

「你便是韓飛?」

元海三重實力產生的威壓,非比一般,不過,這對於韓飛來說,算不得什麼,就連李毅都被他斬殺了,甚至那雷霄獸,藉助雷霆之力,也有跟元海三重武者一爭長短的實力,最終也死在他手裡。

經歷種種磨練,韓飛早已練成一顆平常心,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到處變不驚,現在,除非是通靈境,其他武者他根本就不再懼怕。

「正是在下,不知道雷霆峰的師兄來找我,所為何事?」韓飛一臉的無所謂,站在原地,不卑不亢。

「大膽,見到謝師兄,還不磕頭行禮?區區一個外門弟子,如此不懂禮數,難道入門的時候,沒有人教你們規矩嗎?」一名青年突然呵斥起來,指著韓飛道。

此人長袖飄飄,仙風道骨,手裡面提著一條長鞭,雖然看不出是什麼材質,但是翻出金屬一般的光澤,上面那種威懾力若隱若現,猶如一條蜿蜒的長蛇,吐著信子。

他根本就沒把韓飛這樣的外門弟子放在眼裡,任何外門弟子,不對他們卑躬屈膝,都被視為大不敬。

所以,這青年打算教訓一下韓飛,讓他在眾人面前丟臉,挫挫銳氣。

沒有任何徵兆,一道刺眼的鞭芒出現在空中,如靈蛇一般抖動起來,圍著韓飛不斷晃動,這是要將他直接捆縛住!

精英弟子出手教訓地位低等的外門弟子,那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他才會肆無忌憚地出手,就算真的打傷甚至打死,也不會真的有人來追究。

「這就想收拾我?」

面對速度奇快無比的一鞭,韓飛神情平靜,抬手一掌平擊而出,頓時,空中的鞭芒稍稍掙扎了一下,立刻失去活力。

「過來吧!」

然後,他猛力一扯,只見那名青年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那條光芒閃爍的鞭子,居然被韓飛生生奪了過來!

「這位師兄脾氣不大好,動不動就想傷人,這可不好。」韓飛笑著把鞭子扔到了地上,搖了搖頭:「諸位師兄如果是來做客,那我歡迎,但若是來搗亂的,請恕我武力了!」

「好大膽!」那名被奪取鞭子的青年怒氣上升,根本就沒有想到以自己的實力,會這麼輕易就吃了暗虧,雖然剛才沒有盡全力,但也不至於敗在一個元海一重的武者手裡!

他們剛一見到韓飛,就知道此人的境界,再怎麼厲害,也是一個外門弟子,所以才會有恃無恐。

按照往常,外門弟子見到他們這樣的精英弟子,早就嚇得魂飛魄散,畢恭畢敬了,就算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硬骨頭,稍微給他們一點教訓,也會立刻老實。

不過,這個韓飛卻是一個特例,一上來就滅了他們威風。

「得意什麼,剛才只不過是試探你而已,想嘗嘗我毒龍鞭的威力嗎?就怕你到時候死無全屍!」這個青年咬了咬牙,把鞭子從地上撿起來,又想再次出手!

「慢,江浪師弟別衝動,我們今天過來可不是打架的,而是為了招攬人才,要是讓別人知道我們這樣對待一些可造之材,還不被其他山峰的弟子笑話嗎?」謝翔出言阻止了青年的舉動。

「好吧,後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要是此人不能為我們所用,倒不如……」這個叫江浪的年輕人顯然也是那種心狠手辣的角色。

「江浪?中原大豪門江家的傳人!」李牧一聽,臉色變了:「據說江家乃是大淵王朝的開國元勛,先祖曾經立下赫赫戰功,不過就在幾十年前,江家先祖辭官歸隱山林,過平常人的生活,想不到他們的傳人居然在這裡!」


「不錯,我江家雖然不再入朝為官,卻始終堅持問鼎武道巔峰的目標!當年有多少邪魔外道都死在我先祖手裡,誰敢不敬,殺無赦!」江浪得意地道。

「雲天宮當真不愧中原第一仙門,其中藏龍卧虎,人才濟濟,不過你的威風都是先祖創下的,跟你沒有半點關係,我說的沒錯吧?」韓飛知道此人來歷不俗,後台強硬,卻並沒有顧忌什麼。

「韓飛,口氣不小,難不成你有強大的依仗?」江浪有些不忿,在平時,他搬出自己的名頭,立刻就有人拍馬逢迎,但是韓飛卻視如無物,內心有些失落:「我早聽說,你在前陣子立下不少功勞,經歷不少的奇遇,完成了一些比較困難的任務,甚至說,那雷靈珠也在你手裡?」

「不錯,雷靈珠確實在我手裡。」韓飛也不隱瞞,他知道這消息肯定早就傳開了,就算再多掩飾也沒人相信。

「那好,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可以選,一,加入雷霆峰,成為我們當中的一員,同時把雷靈珠拿出來跟其他弟子一起分享,那麼你自然會被我們庇護,如果有人要針對你,也就是跟我們為敵。」謝翔忽然開口。

「第二條路呢?」韓飛直接了當地問道。

謝翔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會拒絕自己的邀請,有些不滿地道:「第二,就是成為雷霆峰的敵人,我們將會跟其他山峰一樣,隨時會擊殺你,從此在雲天宮你就沒有好日子過了,早晚會橫屍荒野!只要不是傻子,都會選擇第一條路,我們也調查到,雷萬山似乎跟你有些仇怨,我就不相信,你不想殺死他,在天狼秘境當中,你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你應該知道,我們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確鑿地證據!」

確實,他們如果提出懷疑韓飛是兇手的想法,那完全有理由一聲令下,整個雷霆峰都去追殺他,就算那些長老也不敢輕易干預,這就是霸道,這世界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的。

「其實,像你這樣的人才,不來我們雷霆峰,確實有些可惜,現在重力峰,大力峰似乎都想找你的麻煩,如果再多一個雷霆峰,後果你應該知道……」江浪有些不耐煩,步步緊逼。

說到底,他們也是眼紅那雷靈珠,對於雷霆峰弟子修鍊雷電力量,有著莫大的好處,哪怕那些沒有雷電神通的弟子,也能享受雷電的洗禮。

「各位師兄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加入什麼勢力,再加上現在修為低微,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為雷霆峰弟子,辜負了幾位師兄的好意。」

韓飛嘴角一咧,冷笑起來,他怎麼會看不出這幾人的目的。

「什麼?居然拒絕我們!」江浪沒有想到,自己好心屈尊過來招攬他們,卻被斷然拒絕,這在平時那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任何弟子,只要加入其中一股勢力,必定會一飛衝天。

那就相當於在門派當中有了一個堅實的後盾,別人不敢欺負,還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修鍊。

「韓飛,你要想清楚啊,就算不為你自己,也想想你的幾個兄弟!我給你五天時間考慮,如何?」謝峰臉色不好看,耐著性子勸說道,畢竟那雷靈珠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

「師兄,你我二人什麼身份?今天好言好語規勸這幾個小螻蟻,卻被拒絕,傳出去只怕會被人笑話!我看一不做二不休……」江浪一臉殘忍,想不到這韓飛沒有那麼好騙。

「就當是我不識抬舉吧,我們兄弟幾個自由慣了,不喜歡受到束縛,還請師兄諒解。」韓飛平靜地道。

「哈哈,你們幾個能夠修鍊到這個境界,不那麼容易啊,在我沒有改主意之前,雷霆峰的大門向你們敞開!甚至說,你還可以代表雷霆峰參加首席外門弟子選拔,好處多多!」謝翔考慮的比較多,如果能把雷靈珠得到,獻給江雪,那連雷霆峰的高層都會感動高興,所以他不惜放下身段。

這幾名精英弟子實在想不通,怎麼會有那麼愚昧的外門弟子,有大勢力拉攏,那麼好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在那,居然視若無睹,就這麼一口拒絕了。

「多謝師兄,我現在只想一門心思修鍊,不想被其他事情干擾。」韓飛斬釘截鐵。

「你……不識抬舉!」謝翔微微眯著眼睛,想要發作,卻又忍住了,那種殺機一閃而逝,沖著身後幾人低喝:「我們走,這幾個傻子總有一天會哭著來求我們的!」

他心中一條條詭計正在成形!

嗖嗖嗖!

轉眼之間,那幾名雷霆峰的弟子就飛出院落。

「這下我們又惹下一尊強敵,那謝翔和江浪都不是善類,曾經有很多弟子都是受到他們迫害而死,尤其是江浪,憑藉家族聲望成功晉陞精英弟子,在雲天宮非常吃得開!」李牧憂心忡忡,他在這裡呆的時間長,見慣了各種怪事的發生,因此已經開始預料往後的結局。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76章與天地合一

「如果他們真的有心招攬,倒也罷了,其實不過是想騙到我手裡面的雷靈珠而已,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定又是獻給那個江雪,討好她,就算扔掉喂狗,也不能白白奉獻給那個女人!」

韓飛從懷裡取出雷靈珠,頓時雷光大放,原本晴空萬里,立刻就風雲變化,空中有閃電在凝聚。

「好強大的珠子,難怪那麼多人都想得到,兄弟你真是神人啊,這樣的寶物都能得到,不過現在我們敵人太多,只怕以後日子要更加小心了。」章程一陣驚嘆,被那股閃電力量所震懾。

「在首席外門弟子選拔之前,我們安心修鍊吧,不要去招惹別人了,不管我們有沒有叫加入雷霆峰,結局都會很慘,韓飛的選擇是正確的。」李牧沉思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打算其他人的顧慮。

「這話怎麼說?」廣海有些不大理解。

「他們肯定已經懷疑我們殺死雷萬山,現在沒有急著出手,那是顧及面子,想騙走雷靈珠而已,等到目的達到,我們沒有利用價值了,肯定會找個理由,派遣執行必死無疑的任務,到那個時候,我們也是一樣沒有好下場,這種伎倆,我在雲天宮算是見識的多了,修為越是高深的弟子,行為越是陰險!」

李牧一語點醒了其他人。

「他們的心思我早就看透,只是不想點破而已,其實,如果我們能夠晉陞為精英弟子,他們想對付我們也就沒那麼容易了,所以,在首席外門弟子選拔之前,還有點時間,我們再次一起修鍊,把修為再提升一些,到時候你們在對敵的時候,也更有把握!」

說話間,韓飛伸手一張,空中出現一張光網,那李牧等三人都包裹起來,滾滾的精元透過他們的肌膚,滲透進他們的元海當中。

之前,韓飛還是開元境的時候,就把他們從開元境破入元海境。

現在他自己也是元海境了,體內的精元更加澎湃如元海,釋放起來更加雄渾。


頓時,三人感覺到一股股力量在源源不斷注入體內,在元海中形成一個氣旋。

「兄弟,這才幾天沒見,你的實力已經強大到難以想象的地步了,讓我們望塵莫及啊!」雖然同樣是元海一重,但是李牧等人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實在相差太遠了,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提升修為是我們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實力越強,越是能在雲天宮站穩腳跟,這是一個靠實力說話的世界,只要足夠強大,就可以打破任何規則,雷霆峰的人肆無忌憚,不就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強大的真傳弟子做後台嗎?要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也不用再仰人鼻息,靠自己的實力生存下去!」

韓飛不斷提升幾人的修為,同時還把自己領悟到的一些武道觀點講述出來,孜孜教誨。

這一修鍊,又是好幾天過去了,李牧,廣海,章程三人圍在韓飛身邊,每一天都在發生變化,感覺自己實力一點點強大。

尤其是體內的元海又擴大了不少,並且通過聚靈大陣吸收天地靈氣,在韓飛的幫助下快速煉化。

「雖然我幫助你們在短時間內提升了不少實力,但是最終能不能鞏固還是要靠你們自己努力,之前我交給你們的功法練得怎麼樣了?」


當時,雷萬山身上繳獲了不少劍法,都扔給三人修鍊了。

「基本上可以隨心所欲的使出來,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們大門不出,也在苦修當中!」章程非常有信心,他們也都是有雄心壯志的人。


「那就好,你們幾個好好獃在這裡,哪都別去,我要去拜訪一下我的義兄,也不知道他出關了沒有!」韓飛說著,就衝出屋子,向著精英弟子居住的宮殿飛去。

算起來,上一次有機會前往天狼秘境,也是得益於林少卿的照顧。

這段時間,門派中即將有大事發生,韓飛估計義兄也應該會出關,主持大局,他想看看對方究竟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有林少卿在後面支持,韓飛在門派當中的底氣也會足一些,畢竟他背後是輪迴峰,也是一股強大的勢力。

穿越層層院落,轉眼就來到了精英弟子的宮殿當中,周圍瀰漫著濃郁的天地靈氣,一踏入這片區域,就能感覺到,陣陣靈氣在撲面而來。

比起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弟子,韓飛體內元海自然而然地運轉起來,盡情吸收著四周的天地靈氣。

「我還只是進入這裡幾分鐘時間,就有一種跟山川合為一體,相互交融的感覺,這要是長期在這裡修鍊,只怕修為肯定是突飛猛進的,如果我要在這裡修鍊,義兄肯定也是高興得不得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韓飛感覺,連腳底下都有一絲絲的靈氣在鑽進來,透過筋脈,輸送到全身各處,整個人也是一陣輕鬆,無比舒暢。

磅礴的靈氣,被一種無形的能量控制住了,操控在宮殿周圍,凝而不散,一點也沒有散去。

而那恢宏的宮殿,則像是一頭蟄伏的巨獸,靜靜地吞食著靈氣,輸送到宮殿內部。

「也只有仙門能有這樣的實力,給門內弟子營造出那麼好的修鍊環境,禁錮天地靈氣,使其為自己所用,那得多大的神通陣法啊,等哪一天,我也成為精英弟子,到時候也能擁有一座這樣的宮殿,到時候也可以盡情吸收天地精華。」

望著眼前的宮殿,韓飛內心有些激動,他知道雲天宮中內部布置大量陣法,形成一個網路,將天地之間分散在外面的靈氣集中起來,通過一定方式,輸送到內部,然後按照地位分配到每一個山峰,隨後是宮殿,最後才輪到外門弟子的院落。

能夠獲得靈氣的多少,那完全也是根據地位和實力決定的,一些重量級的弟子,必然會獲得更多的資源。

上一次進入宮殿的時候,他還沒有感覺到那麼強大的天地靈氣,因此,內心又感到不小的震撼。

「難不成我義兄突破通靈境了?也只有這樣的人物,能夠得到無比的重視。」

他一面感受著濃郁靈氣的灌溉,一面大步向著宮殿大門走去。

沉浸在天地靈氣彙集的海洋當中,整個人也舒暢了很多,有時候甚至不需要用力,那靈氣也自動鑽入到身體當中,成為滋養。

他所在的地方走向大門,雖然只是聊聊幾十步,卻讓他感覺昏昏欲睡,馬上要陷入一種空明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