儼然一副附近的小霸王之勢,著實讓林楠見到了她的另外一面。

真正的小公主,孩子王一樣,剛一進城,便被一群小弟小妹給圍上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她也不能說。

這大半年的時間,他們一直在找小表哥路彥昭。

可是,這麼久了,還是沒有音訊。

她在這半年的時間裡,能力也是突飛猛進,她很用力的去強化自己。

因為她想幫哥哥們分擔一點什麼。

這幾天,她跟雲熙出來,是聽說這邊的一個街頭組織,有路彥昭的消息,所以他們出來探探虛實。

剛才找葉一朵事的那群混混,就是那個街頭組織的外圍小癟三,雲熙本來是打算跟他們探探一些事情的。

卻沒想到,陰差陽錯遇到葉一朵。

雲熙不僅是她的同學,也是暗夜組織的人。

雲夢恬覺得,這可能就是緣分吧,有些人,怎麼都躲不掉。

她在倫敦街頭,能遇到葉一朵,或許表哥也會跟葉一朵遇見。

可是,不管怎麼說,她現在是不會主動說出來的。

她不想讓葉一朵太早的難受。

就算是葉一朵知道了表哥的情況,她對錶哥來說,也只是個陌生人。

她現在最大的願望是,能找回小表哥,表哥路彥琛可以想起從前的事情。

這樣的話,她會把朵朵為了他來倫敦的事情,如實相告。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說,沒有見過路彥琛,也沒有任何聯繫,她突然就覺得,心裡憋得慌。

雖然她知道,路彥琛沒有聯繫他父母,聯繫雲夢恬的可能性也不大。

可是,她聽到雲夢恬親口說出來的時候,心裡還是挺難受的。

她看著雲夢恬,笑的勉強:"是嗎,沒聯繫啊,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隨便問問而已!"

越是聽葉一朵這樣說,雲夢恬心裡越難受。

她看著葉一朵,深吸了一口氣:"好了,朵朵,我們好好吃飯吧,為了我們的久別重逢!"

葉一朵笑了笑:"恩,為了我們的久別重逢,對了,看在我們都在倫敦的份上,能不能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啊,你出個國,把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換了,我想跟你說說話,都不知道怎麼聯繫你,很多時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因為我跟你表哥的事情,讓你怨我了,覺得我當初太衝動,說了分手,所以不待見我了,讓我失去愛情的同時,還失去了友情!"

雲夢恬有些心疼的看著葉一朵:"朵朵,你胡說什麼呢,當時我家裡出了點事,我心情不好,聯繫方式變了,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又不是對你一個人!"

"啊!"葉一朵吃驚的看著她:"你家裡出什麼事了?對不起啊,我之前不知道!"

雲夢恬笑著搖了搖頭:"沒什麼,就是一些小事,現在已經好多了,你也別放在心上了,你來這邊的聯繫方式告訴我,我直接打電話給你!"

雲夢恬說著,拿出手機。

葉一朵把手機號念了一遍,雲夢恬就給她打過來。

她們倆吃完飯,就告別了。

葉一朵看的出來,雲夢恬似乎還有什麼事情,吃飯的時候,一直看時間。

跟雲夢恬告別後,葉一朵直接去了圖書館。

本來,她是打算去圖書館看書的,現在看看時間,她打算直接借本書,回自己的住處。

葉一朵住的地方,是距離學校不遠的一個小公寓,一室一廳,葉一朵把家裡收拾的很乾凈。

她回到住處,就繼續看書寫論文了。

因為路彥琛的關係,她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找到路彥琛,可是,她現在已經開始拚命的學校,以最快的時間,大學畢業。

如果真的還能再見到路彥琛,她想以一個成熟一點的身份,或者以一個社會人士,而不是在校大學生。

她不想讓自己和路彥琛的生活,有太大的差距。

只不過,這一切的努力,都在將來能遇見路彥琛的基礎上。

葉一朵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讓路彥琛離開家,跟他的父母都不聯繫。

可是,百葉阿姨也不像是在說謊,這讓葉一朵更加的難受,因為這種情況下,自己有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他。

如果他不是故意躲著自己的,那就是故意躲著所有人,這樣的話,她還要怎麼找到他。

葉一朵今天見了雲夢恬,心裡有些煩躁,寫論文的時候,老是思緒不集中。

晚上,她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感覺有點餓了。

冰箱里什麼都沒有了,葉一朵拿著鑰匙出門,打算在附近買點吃的。

這會時間還不算晚,葉一朵吃了東西,打算去超市買點東西。

因為之前被堵的經歷,大晚上的,葉一朵也不想在加上晃悠。

她在吃飯的地方,進了附近的一家大超市,看著貨架上的東西,漫不經心的扔進購物籃里。

就在她剛把一包薯片扔進購物籃里的時候,她看到前面有個熟悉的身影,拐過購物架,一下子不見了。

葉一朵慌了,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路彥琛了。

是的,那個背影很熟悉,真的是像極了路彥琛。

葉一朵拉著購物籃就要追上去,結果,跟迎面而來的人撞在一起,把對方的東西全都撞掉了。

葉一朵根本關不了這些,她連自己的購物車都沒管,拐過彎就去找那個人。

可是,哪裡還有那個熟悉的背影啊!

她聽到身後的人,用英文說她沒素質之類的。

她咬了咬牙,趕緊回去幫對方撿起東西,她拉著購物車,在附近的購物架周圍轉了一圈又一圈。

可是,最終她都沒有再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看到已經晚上十點了,她在超市裡已經晃蕩了兩個小時了,葉一朵終於拉著購物籃去付錢。

如果剛才看到的那個人,真的是路彥琛的話,這麼長的時間,他買了東西,應該早就走了吧。

葉一朵自嘲的笑了笑,她在這裡轉這麼久,也不一定能等到那個人。

況且,她只是看到一個背影,雲夢恬也說了,路彥琛不在倫敦。

如果路彥琛來了倫敦,怎麼可能不聯繫雲夢恬呢,是她想的太多了。

剛才那個背影,應該只是背影和路彥琛相似而已。

葉一朵不斷的安慰自己,去結賬提著東西離開超市。

這樣的一天,讓她跟打了一場仗一樣,回到家裡,倒頭就睡了,連洗澡都沒去。

她害怕自己耽擱一點時間,就會想的更多,因此失眠。

話說,雲夢恬這邊,她跟葉一朵見面之後,處理了一點小事,這才回家。

她回家的時候,不早不晚,八點半。

結果,她剛進別墅,就看見自家表哥從車上下來,從車裡拎出來一個購物袋。

雲夢恬想到今天見到葉一朵的事情,她趕緊走上前,從表哥手裡接過購物袋:"表哥,你去超市了啊?"

路彥琛點了點頭:"去學校那邊找你,你不在學校,我隨便吃了點,在附近買了些東西,就回來了!"

雲夢恬瞭然的點點頭,今天路彥琛打電話的時候,她在跟那幫街頭混混打聽一些小表哥的事情,只不過,結果並不如意。

她知道,路彥琛找自己,也是因為聽到了小表哥的消息,才跑過來的,只不過,結果那會在電話里,她已經說過了。

雲夢恬害怕路彥琛難受,忍不住安慰他:"表哥,你要相信,小表哥肯定會沒事的,雲熙說,實在不行就去找那個街頭組織的老大,不是說他可能見過小表哥嘛,總能問個清楚的,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把他抓來,嚴刑逼供!"

聽著雲夢恬的話,路彥琛轉身看了她一眼:"不要用太粗暴的方法,這樣的方法,往往不怎麼管用,我們是要找到彥昭,安然無恙的找到他,萬一他落到壞人手裡,我們這麼大的陣仗,肯定會打草驚蛇,你懂嗎?"

雲夢恬抿了抿唇,乖乖前頭:"我知道了,我不會亂來的,我聽你的,小心的探一探消息!"

路彥琛"恩"了一聲,走進客廳里:"還有,別因為找彥昭的事情,耽誤你的訓練,你本來訓練的就比別人遲一點,要想在暗夜組織立足,就要有足夠的能力,懂嗎?"

雲夢恬眼珠子轉了轉,繼續點頭。

路彥琛想到,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了,他便想上樓。

結果,他剛走了一步,雲夢恬就開口:"那個表格,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路彥琛轉身看了她一眼:"什麼事?"

雲夢恬咬了咬嘴巴:"我想搬出去,租個房子住!"

路彥琛立馬皺眉,俊臉都沉下來了:"你身份特殊,跟組織力的其他人是不一樣的,你住在外面太危險了,最後,我能問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嗎?"

雲夢恬如實說:"我今天見到一個在國內上學的朋友,她過來了,以後可能會經常跟我聯繫,我住在這邊,可能不方便,而且,我不想讓她知道你的住處,更不想讓她牽扯到暗夜組織的事情中來!"

聽到雲夢恬的話,路彥琛的眸子閃了閃:"朋友,你還有這樣的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雲夢恬翻了翻白眼:"你當然不知道,你失憶了啊,大哥,你忘記了什麼,你自己都不知道,還好意思說你怎麼不知道!"

其實,雲夢恬今天遇到葉一朵的時候,聽到雲夢恬詢問表哥的事情,她還是心軟了。 「知道了。」雖然,他跟夏明義沒多大的深厚友誼,可畢竟夏明義是太太的人,他也不想看著夏明義被人算計做了無辜的接盤俠。

「你有跟夏明義說什麼?」

「我說了紀總沒什麼事,他知道我不方便說,也沒繼續追問。」

「那就好。」

……

因為有些合同,需要江別辭過目,從會議室出來的李泓霖給江別辭打電話,得知江別辭去了沈宅不方便過來,擔心木兮出事,立刻給紀澤深打電話。

接到電話的紀澤深,連外套都沒穿就匆忙下樓要去沈宅。

趁著紀澤深午休,在做點心的梁淺,看到紀澤深下來了,端著東西就過去,「阿深,我做了一個布丁,你要不要嘗嘗?」

「不用了。」擔心木兮的紀澤深哪有什麼空去看梁淺做了什麼,直接揮手推開擋在前面的人。

端著東西的梁淺,手裡的盤子被推開滑出手掌,急著要端穩東西的梁淺,往前邁了一步,沒想到腳下打滑,失去重心的梁淺摔了下去。

摔坐在地上的梁淺,很快就感覺到肚子傳來一陣疼痛,「阿深……」

聽到身後傳來梁淺痛苦的叫聲,停住腳步的紀澤深回頭就看到摔坐在地捂著肚子的梁淺。

紀澤深在內心掙扎了數秒后,看到梁淺的腿邊溢出了紅色的血液,立即提步跑向梁淺。

看到紀澤深回來了,害怕的梁淺用力抱緊紀澤深,「阿深,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從一開始,就不接受梁淺和孩子存在的紀澤深,在看到梁淺出血還有那驚慌的哭叫聲,紀澤深的心跳頻率有片刻的錯亂,「沒事的。」

抱起人的紀澤深提速往門口跑去,「來人,快來人……」

她好像,從來沒見過這個男人緊張自己的樣子,臉色蒼白,額頭不斷冒出冷汗的梁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將腦袋靠在紀澤深肩膀上。

她相信,總有一天,她會用她的熱情和耐力,贏得屬於自己的幸福,她是景城梁淺,永不言敗的景城梁淺……

當她聽見紀澤深因為奔跑和緊張飛快跳動的心臟時,她不知道是因為感動,還是激動,默默流下兩行幸福的淚水,用力抱緊送自己去醫院的紀澤深。

……

江別辭把木兮送到沈宅后,並沒有立刻離開。

從樓上下來的姜尤珍,看到木兮和江別辭出現在這裡,很是驚訝,「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沈董說有事找我,讓我過來一趟。」

木兮身體不適需要好好休養,有什麼事非得親自見面才能說?「那你們,快上去吧。」

「待會見,姜女士。」

「好。」

江別辭送木兮上去后,姜尤珍坐在客廳翻閱雜誌,沒一會就看到江別辭下來了。

看江別辭的樣子,不太像是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姜尤珍放下雜誌起身走向江別辭,「你怎麼不上去?」

「他只見小兮。」下來的時候,他接到了姜軼洋的信息,姜軼洋快到了,他也得回去,鈞子那傢伙,一定是擔心小兮,怕出了事,他不是別人的對手,才會找姜軼洋來的,既然這樣,那他就把這裡交給姜軼洋,他就回去準備明天開庭的事情。「我先回去,待會會有人來接她。」

「那我送你。」

「不用客氣,您忙,我先走了。」

「那就不送了,慢走。」

江別辭走後,姜尤珍回到沙發繼續看雜誌。

書房裡。

進來的木兮,見沈東明在打電話,等了一會。

過了幾分鐘,打完電話的沈東明回來,遞了眼木兮面前的座椅,「坐吧,木總。」

木兮拉開凳子坐下后,問道,「沈董,您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情?」

「明天,董雅寧就要開庭了,考慮到,我們是合作關係,有些事情,需要徵求你的意見。」說著,沈東明移動了一下滑鼠,接著連點了數下鍵盤。

很快,熟悉的聲音通過音響傳出來……

聽完內容后,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份錄音內容跟魏生津來找她對她說過的內容,是一模一樣的。

沈東明臉上的笑容,讓她難以把「徵求意見」跟他臉上的笑容結合起來,「沈董,您有什麼事,想我幫您做的,您就直說吧。」

往後靠的沈東明,端起桌上的水杯,「我要你嫁給梁帥。」

「這不是我們當初談的內容。」她還以為沈東明跟外界傳的不一樣,現在看來,是她把沈東明這個人想的太光明正大了。

「這是以外的內容,我沒有違反我們的交易,你也可以不答應。」見木兮起身要走,沈東明放下手上的水杯,「就憑喬隱手上那點東西,你以為他能扛得了多久?呵呵,別說他了,就算是他父親托馬斯,想反抗,也只是螳臂擋車,自不量力。」

「嫁給梁帥,比跟紀澌鈞那個沒權沒勢的男人好多了。」木兮那麼愛紀澌鈞,一定不願意看到這樁醜事發生,讓紀澌鈞又一次遭受所有人的恥笑吧。

沈東明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停下步伐轉身的木兮看著那個把別人痛苦當做快樂的沈東明,「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歡那個沒權沒勢的男人,我們都是死過幾次的人,已經幸福到,沒有任何遺憾,大不了一拍兩散。」她是絕對不可能再讓任何人要挾住跟紀澌鈞分開的。

給臉不要臉,居然敢頂撞他!

這跟那個忘恩負義的蘇嵐,有什麼區別!

「咚——」

用力將杯子砸在桌上。

起身的沈東明,順手拿過身後供台上的劍,沖向木兮。

「是我救了你,這條命,你以為拿那些東西,就還得清嗎木兮!」

「像你們這種忘恩負義的女人,最該死,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看著過來的人,木兮一隻手護著自己的肚子,定住發軟的腿,昂頭挺胸看著沈東明……

此時樓下。

正看著雜誌的姜尤珍聽到一陣腳步聲響起,還以為是江別辭又折回來了。

姜尤珍面帶微笑抬起頭看著進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