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單從軍事技能上講,他曾經是一名優秀的軍人,同時也是最不守紀律的一個軍人,而且就算轉業也轉的毫無理由。”思索了片刻之後,秦木陽給王南北那三年的生涯,下了一個他認爲的最爲貼切的定義。

“你能不能說的稍微詳細一點,這可是事關我們研究能不能更近一步的問題。”李馳有些着急的問道。

當然李馳就算是作爲一名老資格的特工,並應該做到對任何的事情都能夠平常對待,可是此時這關係着能否讓國防力量更近一步的問題,也竟然顯得有些着急。

作爲一名老軍人,秦木陽當然理解李馳此時的心情。只是那幾年的王南北除了那些屈指可數的事情以外,很難再有更多的發現。更何況的是,他退役之後的這麼多年,到底又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也根本做出不有效的判斷來。

而再次讓秦木陽提起對王南北的記憶,還得追溯到上一次在邊境區域發現恐怖勢力的據點說起,要不然的話或許他已經將這個埋藏着在了記憶中。

也正是因爲這一次碰面,讓秦木陽一時記起了太多關於王南北的過往。或許說處於對王南北帶着一絲遺憾,不知怎麼的秦木陽就想查閱一下王南北的資料。結果令他都十分驚奇的事情是,除了記錄他有過參軍的經歷以外,就連他熟知的事情也都消失不見。而且要查詢更多的資料,還必須要更高的授權。

當時看到這個畫面時,秦木陽都震驚的無法所以,他根本就不明白爲什麼之間,這個已經退役數年的士兵,他的資料竟然被列爲了機密。

從入伍的第一天起,每一個軍人都會接受保密條例的學習。秦木陽當然也是非常清楚什麼是絕密,那就是說沒有得到相關的授權,是絕對不可能接觸到的。

石中俊和李馳聽到秦木陽的這一段敘說時,也再一次的震驚起來。他們心裏震驚的,也是如秦木陽當時看到這些資料場景一樣。

震驚是震驚,但是他們同樣也知道在保密條例中有這麼一條,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看的不看,不該說的不說!因此只是稍微的震驚過後,石中俊就率先開口了。

“既然如此,這個人的過去我們就不去探查了。只要他現在還能爲國家做事,就是一個好的軍人,那我們就要把他當成我們的戰友,更是要想盡一切辦法去支援他。哪怕是我們爲此付出一些代價,我們也要堅決完成這個任務。”石中俊一副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些道理秦木陽不是不懂,只是因爲過往的那些事情,心中像總是有根刺堵在那裏一般,怎麼拔也拔不出來。應該說當時,秦木陽真的很用心在培養王南北,也是希望他能夠成爲軍區的一把尖刀。

只是沒有想到最後以這樣的結果收場,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之深責之切吧!

“是!”秦木陽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後說道,“對於現在的狀況,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成不成熟。”

“你說!”石中俊點頭道。

“第一我們海上演戲稍微做一點變動,順着公海區域向波斯灣前進,直到抵達公海邊緣位置。第二李馳在西亞隊員,必須要想辦法再次牽制所有人的視線。當然這兩個選擇都是有點激進,特別是第一點還可能招致其他國家不滿。”秦木陽說道。

“嗯!在西亞牽制所有人的視線,這個沒有什麼問題。只是你說的第一點,我覺得還是應該在考慮考慮,這畢竟有點太冒險了。”李馳有些擔憂的說道。

“冒險確實有些冒險,但是隻要我們把握住這個度,不進入他國識別區,其他的國家就算不滿也不敢有任何的指責。”石中俊點着頭說道,“我覺得這招確實是個好辦法,不但能夠吸引以美國爲首的國家,還得讓他們花費經歷來猜測我們的意圖,的確可行!”

“好!既然石將軍也覺得沒有問題,我們也定當全力配合!”李馳看着石中俊點頭同意,也沒有在繼續猶豫,趕緊的贊同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趕緊找伊格納茨將軍把這件事情計劃一下。”石中俊也是個雷厲風行的角色,看見兩人都支持這個方法,催促着兩人說道。

雙方再次碰頭的時候,石中俊將自己一方計劃告知伊格納茨之後,對方沒有絲毫的猶豫就答應。畢竟巴國是華夏的鐵桿盟友,當然會支持華夏的所有行動。

經過詳細的商議之後,華夏和巴方的軍艦忽然駛出巴國領海,全速的差評波斯灣方向開進着。這一舉動再次的引起了全球的震驚,紛紛質問華夏這到底是要幹嘛。

面對所有媒體的追問,華夏和巴國都是保持了統一的口徑,兩國的演習這是按計劃進行,外界不用過多猜想。

話雖然是這麼說,誰都知道這只不過是商議之後的統一外交辭令而已,又有幾個人會相信這些說法了。

與此同時在敘利亞戰場之上,報道出來一則驚人的消息,**軍跟自由軍的交戰中,各自都使用的化學武器,而且已經造成幾十名平民傷亡。

化學武器,一直都被列爲禁用武器之一,而且根據《化學武器公約》所有參與締約國,都必須無條件的銷燬化學武器。因此在這二十多年的時間中,各締約國也是基本按照公約履行着自己的承諾。



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雙方還動用的化學武器,不單單是再次把交戰的雙方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更是讓各國紛紛參與到了這場譴責之中,要求交戰雙方不得使用化學武器,並且限期銷燬。

而且事情也愈演愈惡劣,更是將矛頭再次的指向了山姆大叔。更有報道指出,如果不是美軍戰機過激行爲,要不然處於交戰之中的雙方,也不可能動用化學武器,想要早一點解決這場爭鬥。

看到這些輿論,美國人傻了。自己戰機的墜毀本就是受害人之一,結果沒有想到卻成爲了這場化學武器戰的罪魁禍首。爲此負責尋找可能遺失的殘骸負責人,更是氣的差點將自己的辦公桌都給砸了!

一邊要疲於應付國際上的輿論,一邊還有敦促儘快查清楚殘骸流失的事情,同時又還得防止敘利亞**軍和自由軍再次使用化學武器。哦!好像還不止這些問題,還要關注華夏和巴國的演習,還要關注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要繼續扮演什麼角色……

山姆大叔發現,好像現在面前都有一大堆的事情要處理,抓了這頭有顧忌不了那頭,又好像那個事情都不能發下。所有人只感覺到一陣頭大,感覺那個事情處理起來都不順心了。

不管事情到底有多麼繁雜,山姆大叔只得將事情分出一個輕重緩急出來。可是他們似乎忘了一點,當精力分散之後,想要把每件事情辦的那麼完美,就是不可能的呢!

這些好似突發的事件,應該說再次將之前失去的劣勢一點點的扳了回來,勝利的天平又再一次的偏向了王南北這邊。

得知這些情報的石中俊和秦木陽,這纔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現在殘骸運送小組的危機同樣還是存在的,接下來的事情,就只能靠他們自己努力了。

外界發生的這些事情,對於執行任務中的王南北來說,肯定是一點不知情的。就算是李馳,也根本沒有將這些消息傳達給孔雀。爲了保證幾乎的順利進行,他們必須要將對小隊的影響降到最低。而且只有他們對外界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纔可能保證清晰的思維,順利的找到一條返回之路。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王南北根本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已經超出了自己當初的計劃之外。而且接下來的路,將會更加的充滿變數,這也是王南北沒有預料的。

假如說王南北能夠知道所有的事情,將他們全部都串聯起來,他一定能夠從中發現點什麼。只是這一點,王南北現在是決沒有辦法知道了。 爲了能夠把這一羣自由軍全部的引向西面,王南北在如此空曠的地帶以身犯險,確實這樣的行爲顯得有些不太明智。只不過王南北也沒有辦法,要不可能起到擾亂局面的作用了。

天黑風高,殺人夜!


不得不說王南北在黑暗中作戰,如同在白天一般。自由軍剛剛有幾人從駐地追了出來,王南北擡手就是槍,當頭一人就額頭中彈到底。

從後跟上來的自由軍絲毫沒有因爲有人被射殺,就產生了一絲懼敵之心,而是一羣人吼叫着繼續從駐地了衝了出來,胡亂的朝着發出槍聲的位置襲擊着。雖然說這種襲擊,給王南北造成的不了多大的傷害,但也怕四處亂竄的流彈啊。

此時王南北當然非常的清楚,對方現在仗着人多,就算是分不清目標在什麼位置,也不敢有絲毫的

輕敵之心。而且不斷的趁着夜色掩護,瞅着冷子不斷狙擊着自由軍。

看到己方的士兵不斷倒在槍口之下,可是連對手的影子也沒有看到一點,自由軍漸漸的被王南北打出了火氣。

“對方只有一個人,大家給我打死他。”經過一番混亂之後,自由軍的領隊也分辨出來,偷襲自己的只有小股部隊,於是大聲鼓動着自由軍的悍不畏死的往前進攻着。

對方可是有好幾百人,王南北卻是隻有一個人,就算他是威震殺手界的頂尖殺手,也不可能一個人幹掉這所有的人。因爲他同樣也是人,不是神仙!

當然對方的攻擊的力度也大,也更能證明這一羣自由軍已經被王南北吸引了過來,那對於自己的計劃又將更近一步。

看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後,王南北趕緊的通知跟隨自己的兩名隊員脫離戰場,馬上繞過此處區域之後和坦克幾人匯合。

不過當王南北看到兩名隊員順利的撤出戰場以後,並沒有急着快速的脫離戰場。既然已經開始了戰鬥,他就決定將這場戰鬥鬧得更爲兇猛一點,讓自由軍忙着跟敘利亞**軍交戰,根本騰不出時間來查找殘骸的事情。

“三號!潛入虎穴,安放**!注意安全!”王南北停在了裏自由軍大概六百米的位置,看着不斷涌過來的自由軍士兵,低聲的呼叫着人妖。呼叫人妖之後,王南北纔對其他的隊員,下達了向坦克靠近的命令。

呼叫人妖炸掉自由軍的駐地,當然也是王南北的臨時起意。也就是在剛剛的時候,王南北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假如不給這羣自由軍狠狠的一擊的話,說不定對方會咬着不放。

甩掉對方,王南北當然是有十足的信心。只是誰有知道這個區域之內,除了此處的自由軍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自由軍主線。

而更爲重要的是,繞過這羣自由軍後,將會進入2is的控制區域。如果能夠再次的把戰火引到2is的頭上,也不失爲一個非常的辦法。因此來說,王南北的此番行動,並不是無的放矢!

人妖這人平常雖然油腔滑調,看着好像辦啥事都沒喲一個正形。但是隻要一接到王南北下達的命令,人妖就會毫不猶豫不打任何折扣的去完成。

這就是人妖,一個經常被蘭利的特工追殺的人,一個以解放女性性自由爲終生目標的男人。你說他花心也好,你說他濫*交也好,但他也是王南北毫不猶豫把後背交給對方的兄弟。

因此接到王南北指令的人妖,沒有一分一毫的猶豫,衝着跟隨自己的隊員交代一番之後,趁着黑夜的掩護快速的朝自由軍的陣地摸去。


王南北的這一招並不算十分的高明,但是確實非常成功的吸引住了自由軍的注意力,就算是人妖快速的摸進對方營地之後,也沒有受到絲毫的阻礙。

要炸掉對方的營地,可是幾人的身上除了攜帶了一些**之外,並沒有攜帶高爆**啊。不過這個倒不是難題,孰要知到自由軍幾百號人駐紮在這裏,肯定會有後勤倉庫。如若不然,對方拿什麼來補充彈藥,那什麼來維持數百人的生活。

因此當人妖接到命令只是,已然想到了這些,所以他也絲毫的沒有浪費半點體力,就找到了自由軍的但要倉庫。

遠遠的人妖就看到兩個士兵,正斜靠在臨時倉庫的門口抽着煙聊着天。看到兩人,人妖還是有些佩服對方,居然在這麼慌亂的情況下,還能夠顧及到彈藥倉庫。只不過的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他媽的居然這麼大膽的在彈藥倉庫門口抽菸,真是以爲自己屬貓的,當真有九條命麼!

稍微的觀察了四周一遍之後,人妖大搖大擺的從隱身的位置走了出來。因爲人妖身穿的是敘利亞**軍的迷彩,而和自由軍迷彩也幾乎沒有什麼區別,所以也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發覺了。

“媽的,在這裏抽菸,炸死你幾個狗日的!”剛剛走到近前,人妖就用着一陣阿拉伯語罵道。

兩名守衛的士兵本就知道在彈藥倉庫抽菸,抓到了是要軍法處置的,今天也只不過是趁着大部分人出去追敵去了,纔敢偷偷摸摸的抽菸。那裏又想過會被人當場捉住的事情,這個時候心裏除了害怕擔心受罰以外,那裏還有心情關心呵斥自己的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啊!

當然人妖也根本沒有給對方去辨認自己的機會,而是走上去之後不問青紅皁白的就把兩個人踹翻在地。在踹翻第二人的同時,人要跟了上上去飛快的從大腿之上拔出匕首劃過之後,第一個被自己踹到的人都還沒有從地上爬起來。

當人妖的匕首貼在第一人自由軍成員的脖子上時,對方纔清醒了過來,一臉驚詫的看着人妖。同時人妖也根本沒有給對方絲毫喊叫的機會,手上一用力,匕首再一次的飛快在對方的脖子上劃過。

輕鬆的幹掉兩人之後,人妖將兩具屍體拖進了彈藥倉庫。當處理完後,看見一倉庫的武器彈藥,就連見過大陣仗的人妖也是驚訝不已。

槍支子彈**這些什麼的就不用說了,就連單兵擲彈筒這些玩意兒也有不少。奶奶的,這些裝備足夠對方再次裝備一個加強營了。

說實話,人妖很想把這裏面的裝備都搞走。要是後面碰上什麼2is的成員,直接架着擲彈筒對着對方就是一陣猛轟,保管炸的對方找不到方向。

一想到2IS的成員不斷的在爆炸中翻騰時,人妖就感覺到一陣興奮。那些畫面,配上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絕對是一曲華麗的樂章。

真不是不知道是人妖運氣好,還是怎麼的。剛剛心裏面想着如何把這些彈藥搞走一些,結果就在倉庫的一角看到了一輛老掉牙的三輪軍用摩托。非常可恨的,可恨的是這輛三輪摩托居然還能夠用!

唉!既然上天都這麼安排,讓我空着手來,不讓我空着手離開,那怎麼能好意思拒絕這份好意了!於是人妖飛快的將幾具擲彈筒,連同兩箱彈藥一起塞到摩托之上。然後順手牽羊的將兩支PK,還有幾箱子彈一起扔了上去。

做完這些後,人妖看着自己的戰果,非常滿意的笑了笑了。同時也感嘆了一下,真是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啊!想想這一路下去,都有可能沒有地方補充彈藥,現在怎麼也要開始未雨綢繆啊!


當然人妖感嘆也只是只有那麼一會兒,剩下的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了。於是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將整個彈藥倉庫佈置一番後,人妖一腳蹬響了軍用摩托,然後駕駛着摩托衝出了彈藥倉庫。

“一號,三號已經準備就緒,請欣賞美麗的煙火!”人妖一邊興奮的駕駛着摩托,一邊朝着王南北彙報着情況。

不過王南北很快就從耳機中聽到了一陣轟鳴聲,於是很是奇怪的問着人妖:“你那邊是什麼再響,這麼大聲?”

人妖駕駛的摩托,聲音雖然沒有槍聲那麼震天響,但是這發動機的聲音還是足以引起自由軍的注意了。不過人要絲毫不以爲意,現在可是有神器在手,怕他個卵!

接到人妖的彙報的王南北,稍是愣了一下之後,就記起來這聲音是摩托車的聲音。KAO!想到這裏,王南北忍不住的罵了一句後,又繼續追問着人妖說道:“你沒事整個摩托幹啥?趕緊幹正事,要是敢耽誤事情,等下扒你皮!”

“彆着急,安心的看一場盛開的煙花吧!”說完之後,人妖反坐在摩托上,左手拿着擲彈筒,右手抓着一發炮彈對着彈藥倉庫的地方晃來晃去的。

我KAO!又他媽大條了,原來玩着玩意兒,沒有一點水平還真是玩不開啊!是的,人妖現在有點開始犯難了,這擲彈筒攻擊目標時,飛行的路線是有弧度的。如果不能精確的計算出距離、角度這些關鍵因素,拿着擲彈筒幾乎就是一個廢鐵一般。

奶奶的,這怎麼玩啊!人妖很是一陣鬱悶,不斷移來移去的,就是沒有辦法保證能夠擊中彈藥倉庫。難不成今天還要再一次的拼拼手氣不成?

不管了,暫且先打一發試試看! 人妖你要是讓他玩個槍什麼的,保管不出一會兒就玩的非常順溜。可是這擲彈筒,想要順利的擊中目標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因此研究好一會兒都不知道怎麼計算出,那些弧線拋物線之類的,只得很是無奈的直接把炮彈砸進了擲彈筒中。只聽到咻的一聲,炮彈發出一聲厲嘯之後,劃出一道深深的拋物線,狠狠的砸向了自由軍的營地當中。

轟!

一聲爆炸響起之後,自由軍的營地中開出了一團燦爛的火焰,一棟營房在這次爆炸中被炸的支離玻碎。

追擊王南北已經追出去好幾百米的自由軍,被這忽然的爆炸聲驚呆了,同時也才明白自己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

“回救營房!”領頭的自由軍指揮官慌忙的喊叫着,指揮着一隊士兵往回趕。駐地彈藥倉庫可是接下來大半個月的彈藥消耗啊,要是被人偷襲失事,影響了組織在阿勒頗的計劃,那自己就算是有十顆腦袋也不夠頂啊!

而人妖這個始作俑者,因爲一時沒有掌握方法,在炮彈擊發出去的那一刻,差點從三輪摩托上震的摔了下來。好不容易穩住身形的人妖看着爆炸後的場景,心裏也是有點震驚起來。奶奶滴個乖乖,這玩意都快趕上迫擊炮了啊!

繼續震驚着的人妖,絲毫沒有注意自由軍已經分了一批人回來,還在不斷的研究怎麼能把這玩意兒,打的更遠更準。

又是從彈藥箱中抓出一顆炮彈,人妖又是直接丟進了擲彈筒中。接着又是咻的一聲尖嘯聲響起,然後砸在一處轟的發出一陣巨大的爆炸聲。

CAO!這玩意兒怎麼就打不準!人妖罵罵咧咧的又從彈藥箱中抓起一顆炮彈,想都沒想又丟了進去。

而在遠處正西方向引誘敵人的王南北,看着自由軍的營地中,忽而這裏爆炸一下,忽而又是那裏爆炸一下,忍不住在心裏罵着人妖,這丫的到底搞什麼鬼!

“KAO!你他媽搞什麼飛機啊,自由軍都回撤一部分了,你要是不趕緊閃的話,別想我到時候我又冒險來救你!”王南北氣呼呼朝着耳麥吼道。

“你說這個擲彈筒怎麼能打準目標?整了半天,那個彈藥倉庫都還完好無損的挺立在哪兒,人妖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問着王南北。

“你丫的沒事折騰擲彈筒幹嘛?”聽到人妖的話語,王南北就是氣不打一處來,可是這個時候也只得壓下心中的怒氣,認真的解釋道:“首先你要判斷你和目標的距離,然後再計算出拋物線就好。”

“呃!”人妖聽着直接一頭黑線,你讓黑個系統什麼的,那簡直是手到擒來,但是你給他說這些簡直就是浪費口水。

哎!人妖都被自己整的非常的無語了!可是剛剛誇下海口一定沒有問題的,可是現在卻那彈藥庫絲毫沒有辦法。

丫丫的!我就不相信,我堂堂的妖狐連一個彈藥庫都炸不了。心下有些不服氣的人妖,不管三七二一的炸起炮彈一顆又一顆的砸進了擲彈筒。

轟!轟!轟!

頓時,自由軍的陣地上像是下了一場彈雨一般,四處開花爆炸了起來。或許也真是湊巧,有幾發炮彈正好砸進了剛剛返回營地的自由軍人羣中。之間一陣人揚馬翻,十數名自由軍被炸的血肉橫飛。

可是,彈藥倉庫仍然頑強的挺立在自由軍的營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