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昊本來走的就是大開大合的路子,這種近距離的技巧性戰鬥,他並不擅長,換做唐嘯來還差不多。所以這種不利於自己的場面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唐昊就用忽然之間的一個重鎚將乾珏逼退了兩步后,魂力忽然瘋狂地向著手中的昊天錘涌去。

「大須彌錘!」

昊天錘被唐昊舉過頭頂,體積忽然成倍成倍地增加,很快就已經突破了十米大關,在唐昊的怒吼間,重重向著乾珏砸來。

巨大化的昊天錘帶來的可不只是重量上的改變,攻擊範圍,也是大幅度增加了。當乾珏掙開唐昊精神和氣勢的束縛后,那巨大的黑影已然臨近了乾珏的身體,似乎他已避無可避。

然而…

只聽平地中忽然炸起一道雷霆之聲,漆黑的風雷雙翼閃動着雷霆,抖動間,便已帶着乾珏脫離了那巨大昊天錘的攻擊範圍,向著錘柄出的唐昊襲去。

「啊!」

巨大的昊天錘砸在地上,在地面印出了一個巨大圓坑之後。下一刻,唐昊就藉助地面的反彈額之力,在怒吼間,身體猛然一轉。那巨大的昊天錘立刻就在他的帶動下,橫向向著乾珏迅速砸來,並且在半空中的時候,就迅速改變了自身的大小和長度,達到了最適合攻擊乾珏範圍,最終在乾珏還沒衝到唐昊身邊之時,就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將他錘飛了出去。哪怕最後乾珏用千珏之弓擋了一下,但這一擊,依舊讓他胸悶不已。

「小心點小珏,我的大須彌錘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圓融如意的程度。這讓我可以隨着我的意志,隨意改變我手中昊天錘的大小和重量。所以要想攻擊到我,就得讓你的速度快到讓我反應不過來,否則,在你沖向我的這段時間,就肯定足以讓我用昊天錘將你的攻擊擋下了。」

提着再次變成一人大小的昊天錘,唐昊開口對乾珏詳細地說着自己的能力,絲毫不怕乾珏知道后,會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厲害…」

乾珏點了點頭,拍去了自己身上的泥土和草屑后,再次握緊了自己手中的千珏之弓,向著唐昊沖了過去。

即使唐昊的魂力變弱了,但他的反應神經,戰鬥經驗這些,可依舊是超級斗羅的界別,所以乾珏想要快到讓唐昊無法反應過來自然是不可能的,哪怕是激發出風雷雙翼的本源能量。

但…突破對方攻擊彷彿也並不只有一種啊。乾珏的精神力,是哪怕唐昊巔峰的時候,也比不上的。雖然乾珏也不可能讓唐昊陷入大範圍的被動,但像上一次對戰暗魔邪神虎那樣還是可以的。

速度不夠,那就精神力來湊。掃尾改變一下自己的攻擊的時間,哪怕只是一秒,乾珏相信,就能讓唐昊的昊天錘來不及防禦了,那他也就能成功突破對方昊天錘的封鎖,攻擊到唐昊的本人了!

。。。。

未完待續。 小木屋的建造並不難,宋宸用的是竹子造的,相對於普通的樹來說,砍竹子實在是輕鬆不少,這片竹林的貢獻實在是太大了,冬天過後,竹筍紛紛都冒了出來,這些天燉肉都會家一些竹筍,味道上好了不少。

竹林里還有好多菌類,不過宋宸可不敢亂采著吃,蘑菇這玩意搞的不好就有毒,到時候整個部落被一鍋端了就玩大發了,要是有香菇倒是可以采一點,香菇好辨認,而且就算不確定,曬乾了那股香氣是跑不掉的。

竹屋同樣是一邊靠牆,而且只要把兩邊弄起來就行,一人多高的竹子削尖了,使勁往土裏面一插再用根木棍在上面把他釘深一點就行。

雖然簡單,但也算個房子不是,是房子就得有個頂,頂用的是最簡單斜坡構造,釘竹子的時候就是從裏到外起伏降低的,頂用大毛竹剖開,然後蓋在上面,起伏降低的結構剛好能很好的合住,也不會很輕鬆的就滑掉。

上面再蓋一層茅草,基本上雨水也滲不下來了。

圍牆和小竹屋幾乎差不多時間完工,雖然都不是很複雜,但也算是部落由山洞逐漸向外面擴展的開始了,以前部落里搭的草棚子自然是不能算的。

圍牆還留了一個七八十厘米的小門,本來宋宸是不像留的,但是一想咩咩羊還要進出,不留門肯定不方便。

這個小門下面也是木樁,地面上露出二十多公分,算是個門檻了,徹底斷絕了未來兔子的逃生之路,門的話到時候隨便用木頭或者竹子編一個都行。

看天色已經不早了,也只剩下一點點細節要處理下,宋宸想着明天來弄,就喊大家都回去了,咩咩羊也屁顛屁顛的跟着,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快要被趕出去了。

今天的晚餐非常豐盛,壯他們竟然打回來一頭野豬,而且是一頭雄性成年野豬,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把它弄死的,不過看到好幾個人身上都有傷,宋宸就知道這頭野豬來的並不容易。

不過好在都是些小傷,血也都早就止住了,宋宸也教了狩獵大隊集中止血的藥材,而且還有健這個中藥熱愛者在,這種小傷沒什麼大不了的,在叢林里打獵,受傷也是家常便飯的事,這群原始人個個身體都事杠杠的,一點小傷自然不在話下。

這頭野豬照例只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要風乾留着的不管是打獵出去帶着,還是留作冬天吃都是不錯的。

這頭野豬有兩百多斤,就算一半也吃的大家嘴角流油,豬骨竹筍湯雖然什麼調料都沒放,依然香的宋宸恨不得連舌頭都吞下去。

其實養殖的話豬和羊才是最好的選擇,出欄時間也不長,肉也聽多,兔子什麼的,終究還是差一點,不過想要抓到一隻野豬可就太難了,死的半年還都搞不到一隻,就更別說活的了。

今天就得把牲口圈給好修整下了,後面的陡坡把它徹底挖成垂直的,這樣不管怎麼樣都爬不上去。

牆壁上面也用大鎚子給他夯實了,再插了一排竹片,這樣下雨洞口也不會很濕,而且咩咩羊的的小屋子也徹底不會有水往下滲了。

再把咩咩羊的小窩挪到這裏來,咩咩羊就算是徹底在這裏安家了,不知道是不是還是白天的緣故,咩咩羊始終不肯進去,宋宸也沒有辦法,只能晚上再看看了。

反正咩咩羊是賴在部落里了,他也不會逃跑,所以暫時就沒有把小門給豎起來,它進出也方便點。

畜牲圈就算是建好了,就等待着動物們來入住了。

田裏面的秧苗出的非常不錯,綠油油的一片,很是喜人,不過還都只有四五厘米,還得過一段時間才能移栽到水田裏。

現在倒是可以把去年收集到的雜七雜八的種子都種下去,主要是麻的種子,還有點長得像白菜的種子,不過現在還不是最好種白菜的季節,只能等到夏天過去了。

白菜種植歷史算是非常悠久了,最早的白菜就是在中國半坡遺址發現的,如果歷史進程差不多的話,倒是和部落里現在的時間挺符合的,白菜最早叫做「菘」,《本草綱目》就記載了:「菘,凌冬晚凋,四時常見,有松之操,故曰菘」。

現在也不是不可以種,只是宋宸只有這一點點種子,還是不浪費的的好。

種這些東西倒是不需要多高的技術,地是跟水田一塊弄好的,單獨的一小塊地,地勢稍微高一點,拿個小木鏟,挖個洞然後把土在蓋上就行,上一次撒的灰還沒有完全吸收掉,暫時也不用追肥的。

薴麻的生長年限非常長,幾十年都是常有的,把上面的麻砍了,地下的根第二年還會長出來,所以這一片大概以後就是部落里的麻基地了。

旁邊是食,這一塊地就是部落未來的衣了,天氣越來越熱,身上的獸皮也漸漸的穿不下去了,宋宸也不好像其他人一樣,脫了就跑,畢竟是神使,還是要有點樣子。

為了自己的形象,只好忍忍了,不過衣服上的洞倒是越來越多,也算是能夠透透氣吧。

種完之後,宋宸發現還是高估了自己的種子數量,還有一大片都是空着的,把亂七八糟的種子都種下去也沒佔一點地,沒辦法,部落里也沒有種子了,只能等來年再種一批。

倒也不用擔心地會荒多久,這一片都是搞種植的好地方,正好地方也大,明年的水稻種植規模一擴大,自然是一點點的土地都不會浪費掉。

洗了洗手,宋宸回到了部落里,這幾天公輸跟着宋宸幹活,宋宸又說了不少新東西,公輸現在就再想辦法把神使說的籮筐給弄出來。

籮筐雖然現在用處不大,屬於可有可無的東西,跟公輸說這玩意也只是一是興起,聊的嗨了,不過既然都說出來了,就做出來好了,左右這幾天事情也不多,做做手工也不錯,做出來后,部落里搬東西多少也會輕鬆一些。

常見的籮筐都是竹子做的,後世那種塑料的當然更好一些,不過塑料的宋宸連一個念頭都不會產生。

竹子做的自然是又輕便又好用,就算後世塑料製品橫行天下,竹子做的各種用具也沒有完全退出舞台,反而價格越來越高。

不過宋宸沒有讓公輸直接就從竹子開始,還是藤條做來的簡單些,而且藤條也更方便弄一些,砍斷了就能用,先拿藤條來練一練手,後面改成竹子做的也心裏有個譜。

藤條選的就是山上常見的一種藤蔓,宋宸也叫不上來名字,不過試了一下,韌性還不錯,粗細也還合適,差不多小拇指那麼粗。

籮筐的編製難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當然這不是以好看為前提的,想做到後世那種又好看有實用的籮筐,不下點功夫也是弄不出來的。

先把要用的藤條砍到差不多的長度,然後稍微泡一下,拿出來瀝干水分就能用了,做筐先做底,先用幾根藤條交叉排列,互相疊加,形成穩定的網格就行,後面就更簡單了,弄一些短一點的不斷往裏面填充就行,短藤條的長度差不多就是底的寬度。

編完底之後,就是框體了,按照底的周長選好合適的藤條,再一根一根的把藤條都掰豎起來,還是像底一樣織起來,一根一根織到頂端,一個不圓不方的籮筐就出來了,宋宸看了看自己的傑作,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的確是有點丑。

丑歸丑,再給上面加兩個小圓耳朵,用還是可以的,第一次就成功宋宸還是蠻欣慰的,著主要也是給公輸一個示範,公輸可沒見過這些東西,光靠嘴描述還是太抽象了些,讓公輸看着做一次總比它自己摸索的好。

公輸天天都和樹打交道水平還是有的,雖然也是第一次做,但明顯比宋宸做的要好看些,至少不像宋宸編的那樣歪歪扭扭了,宋宸尷尬的撓了撓頭,拍拍屁股帶着咩咩羊就跑路了。

看來這玩意交給公輸是一點問題都沒了,宋宸也跟公輸說了,等用藤條練熟練了就用竹子來編,竹子編出來的肯定比這要密集些,而且竹子編的使用時間也要長不少。

看了一會兒巫教部落里小孩子寫字,發現沒出什麼錯就帶咩咩羊出去吃草了,現在部落里上課基本上是巫來代課了,巫的學習速度非常快,常用的字都差不多能夠讀寫出來了。

現在基本上就是宋宸晚上吃完飯後,教幾個字,讓后就丟給巫去管,複習考試都是巫來監督的,畢竟現在不是冬天了,宋宸不能整天和他們呆在一起,而巫有着大把的時間,他的學習能力學習能力都是不二人選,而且巫也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倒是讓宋宸想起了以前孤兒院的老院長,老院長也是這樣從小將他們帶大,小的時候並沒有足夠的錢讓大家都去上幼兒園,只能由他自己來教。 時間過得很快,幾個小時過去了,午夜十一點鐘,那些人準時在此集合起來,每個人都穿著夜行衣,看上去,簡直就像是幽靈一般。

此時此刻,赫拉特里隊長向著他們打了一個手勢,然後一聲令下,全副武裝的,有幾十名特種作戰部隊成員所組成的這一支小分隊,立刻出發,穿山越嶺,快速的向著目標所在的方向行進而去。

游泳是高地所在的位置,應該說是一道天然屏障,一手難攻,當初敵軍在這裡建設著一座兵站的時候,很顯然也是看中了這裡的非常有利的地形條件。

當然了,如果在遠處遠遠的看去的話,很難看清楚,這一座幽幽絲溝底究竟有什麼特點?可是,等到走近以後,再去觀察這些發現,這個地方真的是非同一般。

朱偉,13b高的防禦工事,看上去簡直就是完全由天然巨石構築而成,其堅固程度可想而知,在這些由天然巨石僱主而成的防禦工事上面,部署著各種各樣的,防禦作戰武器,讓人一看,這裡真是一個軍事重地,非同小可。

赫拉特里隊長在這個時候,已經引領著他手下的那些特種作戰部隊成員,逐漸的靠近這一組114夠低了,是的,目標就在眼前,遠遠的看去,那一座114高地上面,燈火通明,人影重重,一看就知道是戒備森嚴。

―――――――――――――――――――――――――――

儘管如此,不過,後來他的隊長並沒有感到太過揪心,因為他知道,自己手下的這一些,處理把催的特種作戰部隊成員,每一個人,都是名副其實的神槍手,哪怕是在夜間,他們也能夠做到90%以上的命中率。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赫拉特里隊長稍微觀察了一下,便立刻決定,力量,自己手下的這些隊員,先解決掉外圍的這些敵軍,這樣的話勢必會驚動,那些堡壘裡面的敵軍,他們肯定會衝出來,然後,在他們衝出來的那一瞬間,直接瞄準將其擊斃。

可以說這一個過程,完全是考驗,因為神槍手,是否真正具備神槍手能力的時刻。不僅僅是設計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更是考驗心理素質。

而赫拉特里隊長對於自己的隊員卻非常的相信,因此,在經過了短暫的觀察之後,他當即下達命令:「傳我的命令,立刻進行遠程射擊,一定要注意精準度,盡量的一槍解決一個,不要等到我們開第二槍,不然的話,我們失敗的幾率就會增大,都聽明白了嗎?」

聽到這裡之後,其他那些隊員,都微微的點了點頭,使得對於這樣的命令,他們不必用其他的方式,只需要通過一個行為語言,就可以表達他們的這種想法。

―――――――――――――――――――――――――――

突然之間,隨著赫拉特里隊長,大手一揮,至青島,一陣陣清脆的槍聲,接連傳過來,隨著那一陣陣清脆的響聲傳來,接連不斷的,三四個巡邏兵,先後直接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站起來。

鄭孝赫拉特里隊長所預料的那樣,在那幾個巡邏兵,倒在地上之後,旁邊,看上去有一座非常堅固的堡壘,從裡面,接連不斷衝出來,其他的一些,守衛作戰隊員。

是的,對於他們來說,外面突然傳來槍聲,究竟意味著什麼他們非常清楚,儘管,他們也可以,躲藏在堡壘裡面,然而他們也知道,如果對方,逐漸的靠近玻璃之後,那麼這一座堡壘也就從根本上失去了意義。

在這種情況之下,與其躲在堡壘里被動挨打,等到對方靠近過來,然後通過爆破的方式,將玻璃摧毀,都還不如,及早的,主動出擊,這樣的話,畢竟能夠對於對方的行蹤了如指掌。

然而,儘管他們在衝出那一座堡壘的那一瞬間,用相當專業的動作,進行了躲避,當然,目的就是為了防範,會遭受到對方的遠程攻擊,還是,讓他們還是,沒有想到的事,對方遠程攻擊的精準度,居然達到了一種讓他們感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是的,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不可想象!

――――――――――――――――――――――――――

又是接連幾聲清脆的響聲,隨著這幾聲清脆的槍聲過後,至少三四個,又當即倒在地上,有的人甚至連一聲,慘叫也沒有發出來,就這樣永遠的,再也不會站起來了。

敵軍方面,哪一位指揮官看到這裡之後,不由得膽戰心驚,說實話,如此精準的槍法,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是神槍手,而且,對付這些人,可以說每一個人都身懷絕技,真是來者不善。

當然啦,最終,有五六名敵軍的守衛隊員最終還是成功的沖了出來,然後,立刻尋找掩體,開始進行反擊,一時間,雙方之間,展開了一場,各自依靠,有利地形,進行對攻的戰鬥。

密集的子彈你來我往,一陣陣尖嘯之聲,破空之聲,不停的傳來,聽上去讓人膽戰心驚,一方面,敵軍佔據著相對有利的地形和熟悉的條件,因此他們雖然人數比較少,可是他們攻擊的強悍程度,卻仍然不差。

另一方面,赫拉特里隊長這邊,主要依靠人數方面的優勢,因為在此之前,他們已經打掉了對方,多數以上的作戰兵力,因此現在,他們,反倒在人數上佔據了優勢,跟剛開始的時候截然相反。

與此同時,由於他們在這之前,已經選擇了非常有利的防禦屏障,所以,在跟對方進行對攻的時候,他們也不至於,因為沒有防禦屏障,而顯得過分被動。

――――――――――――――――――――――――――

在這種情況之下,赫拉特里隊長不由得緊緊抓住起了眉頭,他知道,如果持續這樣下去,對自己來說,肯定非常不利,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敵軍方面的增援作戰部隊將會離這裡越來越近,因此他必須,最大限度地,減少時間,儘快的解決對方,不但控制住這一座114高地,同時更重要的是,從對方的手裡,奪取那一種非常有效的,遠程反坦克武器。

是住在三,赫拉特里隊長決定,採取自己方面最擅長的佯攻方式,來解決對方,於是他一聲令下,命令第一小分隊,從左側方向,迂迴過去,又回到對方的側面,而自己的主力部隊從正面吸引對方的攻擊火力,等到第一小分隊從對方身邊出現的時候,他們就形成了兩面夾擊的態勢,到了那個時候,應該就差不多了。

當然了,在這個迂迴的過程中,肯定不是那麼輕鬆,因為需要翻過一道峽谷,而這一段峽谷,對於他們來說,還是相對比較生疏的,不過他們都是精英特種作戰部隊成員,因此,這樣的一種小小的挑戰,對於他們來說當然不是問題。

很快的,第一小分隊,帶著赫拉特里隊長的期望,快速出發了,很快就陷入到了一片夜色之中,而在正面方向,赫拉特里隊長繼續指揮著主力作戰部隊,跟對方進行著這種,非常精準的遠程對射。不過由於雙方之間都採取了非常有效的防護措施,都擁有著非常到位的防禦屏障,因此一時間,雙方之間都基本上沒有造成任何傷亡,戰鬥,也就隨之進入到了相持階段。

――――――――――――――――――――――――――

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正面作戰部隊方面,確確實實能夠很好地牽制對方的,作戰力量,儘管,對方現在雖然人數很少,戰鬥力卻非常強悍,特別是,他們佔據著,地形方面的絕對優勢,因此在進行攻擊的時候,自然是有所倚仗,如此一來也就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他們的綜合防禦能力,也意味著他們的總體戰鬥力,得到了很大的加強。

然而,話雖然這麼說,畢竟,赫拉特里隊長這邊在人數方面佔據著明顯的優勢,一次,對於對方的這種攻擊,自然也不會落於下風,特別是,為了掩護自己的那一隻從側面攻擊上去的迂迴作戰部隊,在赫拉特里隊長的親自指揮之下,這一次正面作戰部隊方面更是不遺餘力,將他們的攻擊火力,幾乎發揮到了極致水平。

如此一來,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夠很好的,為自己的那一支迂迴作戰部隊,能夠快速的,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之下,秘密迂迴到對方的側面,奠定了基礎,正面方面的強烈的攻擊優勢,在此時此刻確確實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掩護作用。

現在,我們在看一下那一直迂迴作戰部隊,此時此刻,他們在正面攻擊力量的掩護之下,正在快速的接近目標,翻山越嶺,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如同閑庭信步,不在話下,因為在平時的訓練中,類似於這樣的訓練,那可是比比皆是。

終於在大約一個小時以後,他們經過了翻山越嶺,重重跋涉,克服了難以想象的困難,終於接近了目標所在的位置。這裡雖然是懸崖峭壁,地勢非常險要,不過,他們仍然找到了支點,而這裡所謂的指點,那就是最有利的,攻擊位置。

――――――――――――――――――――――――――

他們說找到的這一個支點正好位於對方的側後方,從這裡向對方開火的話,應該說,絕對能夠讓對方措手不及。現在,那迤邐迂迴作戰部隊的小隊長,正在拿著望遠鏡,向前面的情況進行認真的探查,也就是說,接下來,他們就用,而且,一旦動手,就一定不會有回頭路,只能破釜沉舟,一往無前!

終於,在經過了充分的觀察之後,那一位迂迴作戰部隊的小隊長,果斷地下達了攻擊命令:「現在,傳我的命令,所有作戰部隊成員,立刻向目標發動攻擊,我們必須用最猛烈的火力,向對方進行最猛烈的殺傷,馬上執行命令,不得有誤!」

就這樣,立刻之間,隨著那一位迂迴作戰部隊小隊長的一聲令下,所有作戰隊員,藉助著他們已經尋找出來的,你可之間,向著正在猛烈,發動攻擊的敵軍,開始進行設計。

「噠噠噠,噠噠噠。。。。。」密集的槍聲,立刻傳來,山谷之中,再一次陷入到了一種,無比劇烈的戰鬥場面之中。這是刺客,敵軍方面本來正在全力以赴,然而他們說什麼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之下,在他們的身後居然出現了對方另外一支作戰部隊,而且火力非常兇猛,特別是他們的攻擊的精準度,絲毫不亞於此前,正在跟他們進行對射的那一隻敵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