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得罪對方,讓身後的人出來,那隻能收拾東西跑路了。

至於那些人在縣城內,愛怎麼干就怎麼干,他們關門閉客沒錯吧,對方總不會沒有理由上前來殺人吧!

義勇軍的出手,直接在縣城打開了名聲,看到義勇軍的幾車銅錢和糧食,想伸手過來拿便宜的人,立刻縮了回去。 第六十五章雷區洗禮

李辰叫囂著,被席捲而來的雷電剎那就擊的差點昏厥過去。

這次真的要比那雷池兇猛的多,如小臂粗細的雷電那擊穿力爆燃增強。只是幾道雷電,李辰就感覺自己要是不抵抗就會掛在這裡。

徐徐降地,星鎧護體功法全力用轉,真武聖拳全力揮出。這才堪堪抵擋,周圍沒有一個人。

感覺這邊空間就自己一個,空曠的無邊無際。讓人有種孤立無援,十分渺小之感。雷聲猶如九天垂落,那攻擊就似江河狂瀉般攻擊在李辰身上。

躲無可躲,到處都是一樣。只有硬抗,不斷的攻擊與反攻擊交匯。半天後自己都感覺開始麻木,靈力開始下降速度加快。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一邊琢磨著一邊想著辦法。要修鍊獲得靈力,那麼就只能夠停下攻擊。停下攻擊,那就直接挨雷劈。

雷劈,到這裡來不就是吸收雷力,讓自己具有雷屬性攻擊的么?

想到此索性收功,不再攻擊。全力運轉星鎧護體增加防護,盤坐下來。任由雷電肆虐。

這樣的情況下,雖然很受傷。但好在一時半會換能抵抗,死不了。青蓮功法運轉,全力吸收靈氣。

再不吸收就會靈力枯竭,一點抵抗力都沒有。沒有了星鎧護體形成的防護,估計也就三道雷電將自己擊翻。

「唉」這裡的靈氣都好像有點不同?只感覺這靈氣按照經脈穴竅運轉后,落在靈海丹田都會有著絲絲雷電之力。

麒麟在裡面嗷嗷亂叫,開始躲閃。不敢吸收。

那小萌的模樣真是很可愛,李辰沒有理會直接全力吸收。過了一會麒麟好像適應了一般,開始吸收起來。

李辰就感覺自己的靈力海洋,開始漸漸地適應。周圍血肉骨骼由內而外的開始有著金色雷光點點浮現,這是初期開始具有雷電屬性的變化。

心中一喜,全力吸收的同時,漸漸地降地著星鎧防護的力量。隨即也將麒麟、天龍虎都放了出來,兩個傢伙就似賴皮一樣,躲在李辰周圍。

就是不往外面跑,它們不出去這又不是在靈海里,也不是在雷池裡泡著,那是一絲雷電之力都吸收不了。

李辰也暫時沒去管,獸類淘氣點就淘氣點,時間久了感情都很深。李辰也就自己開始全面的吸收,這一次整整三天時間。

待李辰睜開眼時,天龍虎和麒麟早已不見。感應一下,就發現在離此地不遠的地方,有著一座小山,那兩傢伙在山頂處仰躺著開始淬鍊。

李辰就笑了,自己現在吸收就感覺和吸收靈力沒有什麼區別,那帶著雷電之光的靈力,緩緩地散開在身體的四處。皮肉和骨骼現在都可以自然地吸收,在雷電的強雷攻擊下好像比自己吸收靈力還要快一絲。

李辰感覺一下,就覺得身體忽然間變得有些不同。握拳之間就覺得有著增強,這樣的增強自己很熟悉,那就是力量又有著變強。

青蓮功法運轉就覺得渾身的靈氣暴漲,這種暴漲很是霸道。覺得經脈骨骼間無端端的生出力量,一拳揮出。

「轟隆隆、咔擦擦。。。。。。」

拳風如雷,狠狠地撞擊在雷電光波之上。頓時這片空間震蕩不斷,雷電相互碰撞后衍生出一片雷光。越來越大擴散開來,就如煙花在絢麗綻放。

一時興起,真武聖拳連續揮出,一口氣整整三十六拳。

一套拳法下來,再看這片天空。那雷電在半空中相互碰撞,延伸已然在半空中互相抵消。這裡一片寂靜,那少年就似半截燃燒過的木樁般矗立。

李辰自己抬頭看了看天空,忽然沒有雷電襲擊還有點怪兮兮的。笑了笑滿意的點了點頭,飛掠向那試煉碑。

來到起初的地方,就見周圍有著好多人在轟擊碑面。大多數人都在九十以下,有兩人轟擊后碑面光華閃爍數字達到一百。

李辰看了一下沒發現囡囡等人,自己一個也不著急。選了一處地方盤坐下來,看著周圍。

就在這時,小姨雷筱菲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李辰條件反應的就蹦了起來,向後退了幾步表情有些誇張的看著小姨。

「唉吆,小辰辰。這麼快就返回,速度夠快啊,看你的樣子是要測試一下?」

小姨笑眯眯看著李辰,邊看邊點頭貌似還是很欣賞。

李辰現在可不敢隨意搭話,只是笑著點頭。態度很是謙和,再也沒有絲毫的僥倖和隨意。

「我說這咋就變了個人似的,一點都不活波可愛了呢?」

李辰心道,你那麼凶!誰還敢隨便在您老人家跟前活波可愛。心裡這樣想,但嘴上就是給他一百個膽子,現在也不敢在這位面前有絲毫的大意。

「小姨,人家就是過來試試,看看還差多遠距離才可以進入下一關。」

「嗯,這態度嘛。。。。。。好吧那你就試試,讓我看看。」

李辰見那批人都試完,便走了過去。先是伸出手摸了摸那塊碑,然手青蓮功法全力運轉,真武聖拳悍然揮出。就見那燃燒著火焰的金色靈力中,開始有著一絲絲閃電光波在閃爍。

「轟」

一聲爆響之後,就見那碑面頓時光華閃爍,一組數字浮出在碑面———一百。

「奧吆,不錯嘛?我沒看錯吧,真是達標了,嗯可以去找第二道門了。」

小姨還是那般笑的明艷動人,這讓李辰有點摸不著路數。

「小姨,我想等囡囡、清塵、小翠一起前往橙色空間,你看可以么?」

「可以啊,不過她們昨天一早就通過了,你要等那你就等等吧,姨娘可以陪著我們家辰辰在這坐會。」

雷筱菲一臉的明媚,眼神就像看孩子般的看著李晨。李辰一拍腦門,心道自己可是落後了啊。

小姨她老人家一點都不告訴,還在這裡磨蹭了半天。

看著李晨消失的背影,雷筱菲暗暗點頭。三天時間就可以擁有雷屬性攻擊力,雖然只是一絲已經相當快。

就算是他爹李雲瀾,當年都用了一個禮拜。

當然,這孩子具有仙界龍族龍王血脈,那就算是在仙界也是頂尖的強大血脈。再等等吧,那幾個孩子最快估計都要一天後吧。

李辰當然不知道這些,向著碑的背面方向急速掠飛。朱雀身法現在運用,就很像朱雀鳥在飛過一般,一般人只能看得見其背影。

大約一個時辰,就看見前方隱約間有著霧氣蒙蒙的一道牆。其間有著五道門,每道門大小規格一致,李辰選了中間一道門飛去。

站定后運足靈力,真武聖拳揮出。

「轟、咔擦。」

就見那道門似水晶般,緩緩碎裂。最終全部裂開,李辰一個躍身便穿了進去。

就見和剛到雷系空間處一樣,有著一座碑,沒有停留直接朝著橙色雷電深處飛去。剛到外圍,就見粗細有兩條胳膊合一的橙色雷電在肆虐宣洩。

星鎧護體運轉,沖了進去。李辰所過之處雷光朝著轟然垂落,一個趔趄差點翻倒。落在地上,再次的開始抵抗,隨著時間推移,漸漸適應。然後去掉星鎧護體,開始吸收靈力,雷電不斷轟擊在身體淬鍊。

四天後,當李辰再次站起身,一拳轟向天空。就見靈力中,那閃爍著的雷光比上次又強了一成。自己已經可以隨意的在這裡行走,那就說明這裡對他已經起不到淬鍊作用。

返回入口處,繼續轟擊試煉碑。碑身光華閃爍,數字浮現—一百。

這次回頭看了看周圍,沒遇見小姨。

想了想低頭一笑,旋即朝著第三道雷系空間飛馳而去。這次是黃色的雷電空間,雷電比上次更粗了一隻胳膊左右,就像大腿粗細。

依舊是星鎧護體防身,真武聖拳揮出抵抗,待適應後繼續吸收靈力,淬鍊身體。青蓮功法運轉間將帶有雷系的靈力吸納入靈海,擴散至四肢百骸。待沒有任何壓力和抗擊后,繼續去試煉碑轟擊。

就這樣,在還差一天就一個月時,李辰來到了第七雷系紫色空間。就見如腰粗細的紫色雷電,猶如巨蟒在空間遊盪。雷聲響徹間這片空間都似在不斷地顫抖,雷電碰撞間那處的空間都有著絲絲的裂縫出現。

這是整個雷系空間最後一個,也是最為強烈的雷電攻擊區域。經過這段時間修鍊、吸收、身體各方面的淬鍊,李辰已然變得更為強悍。

沒有停留沖了進去,依舊是星鎧護體防身,真武聖拳轟出抵抗。這次抵抗就整整三天時間,漸漸地適應過來。


隨後撤去護體功法,開始吸收雷系靈力。天龍虎、麒麟一路早已熟悉,各自在一邊戲玩著淬鍊它們的身體。

李辰這次又用了五天時間,才覺得吸收已經沒有任何變化。結束了練功,站起身來一拳揮出,就聽得「轟、轟、轟」緊接著整片雷區都衍生這樣交叉的雷電交織。很多人都停止了淬鍊,因為這一片區域雷電都在半空互相交織。

地面上一片空白,沒有雷電在落下來。只能等這次衍生結束,才能恢復正常。李辰一看這麼多人都因他而停止了修鍊,閃身就逃也似的掠飛。

來到出口就見小姨洋溢著明媚的笑臉,靜靜等候多時一樣。

「嗯,很不錯。相當不錯!你可以出去了,不用留下來當陪練啦。」

「小姨,他們幾個呢?」

「她們還在吸收淬鍊,估計還的幾天。」

「小姨,那個出口在哪?我不知道啊。」

「這個簡單,小姨可以免費幫你的。」

「啊,不要。。。。。。」

說話時人已經在虛空中飛掠。

!! 李四很高興的回來,「排長,我們收查了很多的銀子,還有其他的東西。」

張臨「嗯,讓兄弟們看好了,明天送回去給首長。」

李四也不管收穫多少銀子了,現在他非常的興奮,為什麼,義勇軍這麼勇猛,而他是這個團體的一員,當然值得開心了。

張臨讓流民過來清理屍體,同時安慰那些受驚的流民,有他們的保護,誰敢過來找麻煩的,下場就是丟到亂葬崗。

很多流民都聽到了大明的皇城被攻破,天子都自殺身亡了,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亂世的到來,亂世中能有一支這麼厲害的軍隊保護,起碼就有了安全。

李四對那些銀子很眼饞的,但想想就算了,義勇軍的規矩是,所有繳獲得東西都上交,這是為了義勇軍不為搶奪財物,發生的內部爭執。


為了搶奪財物,自己人動手干仗的事情沒少發生,子堅當然要避開了,反正所有東西都是要上交的,就沒有必要去爭什麼了。

李四知道,如果自己拿了銀子,到時候的結果是被清退出義勇軍,這怎麼可以!他好不容易加入義勇軍,為的是以後能當上個將軍,如果為了錢財,當初扒張財通祖墳,裡面就有不少陪葬品,金銀首飾都有,但李四一樣都沒拿,還不是為了加入義勇軍的。

義勇軍第一次過來縣城,引起了不少的波瀾,很快就淡化了,都是些平日忍不得早點死去的黑幫分子,誰會為了他們出來指責義勇軍啊,除了他們的家人傷心外,不過敢出來混的,就應該想到慘死街頭的這一天,所以也別怨恨什麼,就算怨恨義勇軍又怎麼樣,放馬過來就是。

張家村。

為了自己的小金庫著想,李珠兒一早就起來,拉著吳香就走了,幹什麼去,當然是組織百姓採摘茶籽果榨油了。

在可預見收益的情況下,人是特別勤快的,李珠兒也不例外。

「夫人,你找小的。」

說話的人是張老四,話說張老四可真是子堅夫婦的紅人,子堅有事找他,現在李珠兒有事也找他,其實很簡單,張老四是獵戶,經常到附近轉悠的,山上哪裡有什麼東西,找他十不離九,要是他都不知道,那就難辦了。

小翠捧著托盤,到張老四面前,上面是一個茶籽果。

李珠兒「張老四,你知道哪裡有這種果實嗎!」

張老四拿起來看了一下,這樣的東西,在張家村北面五裡外有很多,之前帶著子堅樣南面捕殺野豬,所以那次子堅沒有發現,這種東西不能吃,用來做什麼?雖然不知道用來做什麼,但夫人問道了,自然要回答的。

「夫人,在張家村北面,五里的山頭,生長有很多,這種果子不能吃,所以都沒人管。」

李珠兒大喜,面露喜色,光彩照人的樣子,把下面的張老四看呆了,小翠惡狠狠瞪了他,張老四才回過神來,趕緊把頭扭到一邊,再看被首長老爺砍頭都沒地方說理。

「張老四,你可以先走了。」

張老四連忙起身拱手退下,他也事情做的,雖然首長說暫時不要捕魚了,等他準備好再捕魚,但這些天不能白白浪費吧,張老四打算去張家河查看和仔細,看那個地方的魚群集中,標記好地點,等首長老爺需要大魚后,就可以快速捕魚了。

小翠等到張老四齣門后,哼了聲,那個打獵的敢偷看夫人,不打斷他腿真實便宜他了。

「別哼了,走吧。」

李珠兒起身往外走。

「夫人,去哪!」

李珠兒頭也不回道,「招人!」

平常的大戶人家夫人,是不會做這種地下的工作的,但李珠兒出身小商人之家,自然沒有那些人的高傲,加上子堅在後面慫恿她,那就更加沒有顧及什麼了,外人有什麼風言風語的,他夫君都不在乎,她怕什麼。

在府外支開一個桌子,給了一個路過的佃戶五文錢,讓他去通知張家村的百姓,說這裡招人工作,那個拿了錢的百姓高興的去做事。

噹噹當……

銅鑼聲在張家村中又響了起來,沒聽錯,要是聽到這種銅鑼聲,就知道有好事情發生。

「張五,怎麼是你敲銅鑼,是不是首長老爺又有事情大家做了?」

張五拿了錢,自然賣力吆喝,「不是首長老爺的事情,是首長夫人要招人做事,大家想去做事的去張府前詢問。」

具體什麼事情夫人沒說,只是讓張五通知那邊有事情干,敲著銅鑼,張五在張家村走了幾遍,告知首長夫人招人做事,男女都行,那怕老人孩子也可以,只要能動手的都要。

聽到這樣的消息,張家村有空閑的都跑過來看看怎麼回事!尤其是那些老人和孩子,他們之前想做事因為力氣不夠,不能賺到首長老爺的銀子,只是白吃了兩頓慶功宴,要是可以,他們也想賺錢的。


張府前很快聚集到四百多人,都是空閑在家沒事做,或者聽說有錢賺,放下手上的事情趕來的,家裡的小事情能有賺錢重要嗎!

李珠兒坐在張府的台階上,她只要在這裡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其他人做。

義勇軍見到夫人點頭,對著下面的百姓喊道「這次讓大家過來,就是夫人需要這個東西,你們很多人都見過,叫茶籽果,幫夫人採集一麻袋茶籽果的,就有二十文錢,採集的越多,給他工錢越多。」

十個少女拿著茶籽果在百姓中分發,給他們看看是什麼樣子的,不少百姓看到都有所領悟,上過山的都遇到過這種果實,由於不能吃,大家都不管。

義勇軍等下面的百姓看的差不多,再次喊道「去山上採集茶籽果的,是個累活,所以力氣不夠的可以幫忙剝這個茶籽果,剝一麻袋的可以有八文錢。」

給出的工錢其實不低的了,因為只要做的多,工錢就越高,但見識到首長老爺給的工錢,再看看夫人給的工錢,心裡難免有所落差。

不過首長老爺那樣的好事可遇不可求,這樣的工錢算是回歸到正常範圍了。

張老漢算計了一下,這種茶籽果他以前沒少見,剝這樣的果實也不用多麼大的力氣,他這樣的老傢伙就能幹,八文錢剝一袋,要是一天能剝八麻袋,不就是八十文錢了嗎!這樣的好事怎能少他,至於一天賺一兩銀子他就沒有指望,他都一把年紀了,那些重活給他也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