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文昊叼着煙,淡定回覆:“你要真不會化妝就別天天化,老子都審美疲勞了。”


【技能點+1】

wωw★ ttκΛ n★ co

“文昊你是喜歡素顏的嗎?那我以後都不化妝了好不好?讓你看到最真實的我。”

葉文昊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宿舍,這才慢悠悠的回覆一句:“你化不化妝關我鳥事。”

【技能點+2】

累了一天,葉文昊拿着衣服就衝進了浴室。

“握曹,你他孃的給老子出去!老子不搞基!”在裏面小號的陳建突然大喊大叫着。

葉文昊瞥了一眼,“哼,小弟弟。”

“小?你說誰小?”

陳建頓時爆發了,“來來來,咱們比比,我看看誰小!”

剛走出來的葉文昊聞言直接轉身,“喲呵,你還敢跟你爸爸比大小?我看你是沒見過青龍,天天扯着自己的泥鰍耀武揚威了。比就比!誰小誰就是兒子!”

兩人的吵鬧聲瞬間引起了曾俊楠兩人的注意,曾俊楠是一邊走過來一邊脫衣服。

“都讓開,真正的青龍在這裏,爸爸今天讓你們長長見識。”曾俊楠嘿嘿道。

宋遠航冷笑一聲,直接抽出一把二十釐米長的直尺:“都給老子靠邊站,當心爸爸神器傷着你們。”

“艹,你們是魔鬼嗎?”陳建大叫。

“來啊,亮傢伙啊!今天老子就收了你們三個乾兒子!”葉文昊不可一世的說道。

……

等葉文昊洗好澡出來之後,趾高氣昂的,像得到了交配權的公雞在看着其他臭弟弟一樣。

“來,叫兩聲爸爸聽一聽。”葉文昊笑道。

“艹!老子不服!”陳建抖着自己的胸肌。

“小泥鰍別說話。”葉文昊笑道。

“老子就是不服,有種我們比射程!”

“就是,比射程!哥們的雖然沒你的大,但是老子的小鋼炮射程肯定比你的遠!”曾俊楠也不服。

“艹,你爸爸我這是二營長的意大利炮,你個小鋼炮算個什麼東西?”葉文昊說道。

“光說不練假把式,廁所見!”宋遠航也來勁了,因爲他引以爲傲二十多年的神器居然遜色一籌。

“好,今天就讓你們死心!”

從廁所出來後,葉文昊更加不可一世。

“算了,老子沒你們這三個不成器的兒子。差,太差勁了。”葉文昊搖頭道。

曾俊楠三人怒視着葉文昊,卻又無可奈何。

屈辱的一天啊。

……

另一邊,根本沒在圖書館後面的劉雨涵思前想後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葉文昊才合理。

其實她早就氣的半死了,但是爲了釣到葉文昊這才忍着。

“看來還是手冊看的太少了,得抓緊時間補補課。”

說着,劉雨涵在網上找到了自己一直研讀的那本書——《如何讓男人心甘情願的做舔狗》,開始反覆研究。

……

汽車展銷會在城北的購物廣場之中舉行,等葉文昊五人來到的時候,這裏已經有不少人了。

舞臺下面是五六輛各式各樣的車,不過都是同一個牌子。

葉文昊在高三暑假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駕駛證,只是家裏沒那個閒錢給他買車。不過葉文昊現在兜裏有技能點,換成錢的話可以買一輛十萬出頭的代步車。

“先生,看車嗎?這款是我們今年主打的車型。也是經濟實用型,全款十五萬,今日促銷價,只需要十二萬。買來當做代步車的話,非常合適了。”一個銷售員上前說道,是個年齡與葉文昊相仿的女生。

葉文昊突然心動了,十二萬的話,自己今天可以全款開走一輛,因爲葉文昊兜裏剛好有120個技能點,兌換的話剛好十二萬。

車不在貴,自己現在還是學生,沒必要搞一輛高檔的來顯擺。主要是用作代步,那以後出來談業務或者帶着人去表演的話,也不需要打車了。

葉文昊點了點頭,說道:“確實可以,就是不知道你們能送些什麼?”

女銷售員一聽到葉文昊這句話,瞬間雙眸放光,說道:“一些基礎的東西我們都會送的,像太陽膜,地膠地墊什麼的,都會有。”

“這些都是基礎的,有沒有基礎之外的?”葉文昊笑問道。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女銷售員的臉色突然一變,似乎在想,你就買個十萬的車而已,你還想送什麼給你?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女銷售走了過來,她看了葉文昊一眼,隨即就對着那個女銷售說道:“你在這搞什麼?那邊這麼多顧客你不招呼,你在這浪費時間?趕緊過去。”

“哦,好的,我這就過去。”說完,她就走了,沒有半點停留。

至於這個後來的女銷售,又看了葉文昊幾人一眼,“切,這也是買得起車的人?” 聽到這句話之後,趙雨澤等人臉色瞬間就變了。

“媽的,看不起誰啊?信不信老子當場把這最貴的車買走?”趙雨澤冷聲道。

趙雨澤家裏是真的有錢的,所以根本不帶慣着這狗眼看人低的銷售。


“文昊你看上哪輛了?不夠錢我借你,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出口惡氣。”趙雨澤說道。

“就是,她們真是太可惡了,我們怎麼就買不起了?”趙琪琪冷哼道。

葉文昊笑道:“算了,這種人哪都有,咱們沒必要跟她們置氣。咱們還是去準備吧,表演完拿錢走人。”

說着幾人就去臺上,表明身份之後,幾個人就開始調試樂器。

“小影你看,他們就是來表演的學生,哪裏有錢買車啊?你下次看人要看準一些,別浪費時間。”

名爲吳秀影的女銷售連忙點頭:“經理不好意思,我以後一定不會犯這種錯誤了。”

“嗯,好好工作吧,今天唐總也會過來,你要是能夠得到唐總的賞識,以後就好過了。”銷售經理說道。

“唐總不是女的嗎?我怎麼得到她的賞識啊?”吳秀影說道。

“女的怎麼了?不是,你腦子都在想什麼啊?要是個男的,你就用誘惑嗎?腦子清醒一點,唐總是我們這個汽車公司在南江市的代理人之一,很看重認真工作的下屬。你只要好好工作,被唐總注意到了,肯定有出頭之日!”銷售經理罵道。

“好,我一定好好工作!”

“加油吧,你今天要是能夠賣出去一輛,那也算不錯的成績了。”

正說着,銷售經理突然眼睛一亮:“趕緊工作,唐總來了!”

另一邊,一個身穿褐色半身裙,上半身穿着白色花邊襯衫的女子正在走來。

腳踩白色細跟高跟鞋的她很是高挑,清爽的髮型卻又有一股溫婉知性,姣好的容顏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其身邊有不少的男子,一個個都要穿着西裝,表面上在和唐總談着業務,但是目光卻總是在人家身上流轉。

唐總,唐夢舒對此似乎已經習慣了,臉上掛着職業性的笑容,禮貌大方的招呼着每一個來賓。


衆人落座之後,銷售經理纔來到唐夢舒的身邊,小聲道:“唐總,咱們什麼時候開始?”

“人都來齊了,直接開始吧。”唐夢舒說道。

“好。”

當葉文昊幾人上臺的時候,唐總不由皺了皺眉。

旁邊有一個男人說道:“這是南江師大的學生嗎?大學生搞樂隊,不知道實力怎麼樣。”

“大學生嘛,湊合着聽一聽就行了。”另一個男人說道。

這時,有一個滿面紅光的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唐夢舒的另一側,“唐總,你搞着活動是經費不足還是怎麼滴?請了個大學樂隊,這麼省錢?”

這個男的名爲吳山,是同公司在南江市的另外一個代理人,不過唐總負責的是城北這一塊,吳山則是負責城東的,兩人是競爭對手,平日裏看對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今天吳山特地過來,就是要來噁心一下唐夢舒的。

唐夢舒沒有管表演這一塊,是讓下屬負責,給的經費當然不少,但是現在看來,經費只怕一半都進了自己那個下屬的口袋裏。


唐夢舒不動聲色,說道:“大學生的樂隊也有好的,吳總這還沒聽就妄下定論,就不怕待會臉上不好看?”

“哈哈哈……一個大學生的樂隊還能唱出花來不成?”吳山笑道。

其他人聞言沒有說話,只是心裏要麼在冷笑,要麼就是在替唐夢舒不平。

“給大家帶來一首《離開地球表面》,希望大家喜歡。”南音拿着麥克風說道。

吳山看到南音之後先雙眸一亮,隨即就冷笑道:“還離開地球表面,你們是想上天啊?”

吳山整個人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肚子大的彷彿即將分娩。看他這個樣子,站起來都困難。

這時,音樂響起了。

“丟掉手錶,丟外套,丟掉揹包再丟嘮叨。丟掉電視,丟電腦,丟掉大腦再丟煩惱…..”


聲音一出,那些本來低頭玩手機的人都紛紛擡起了頭,本來興趣缺缺只是走個過場的人此時都聚精會神。

原因是,南音的聲音太好聽了!

唐夢舒也是一臉驚喜,她沒想到居然真的被自己說中了,這個樂隊還真的有實力。

只是吳山依舊冷嘲熱諷:“啥家庭啊?啥都丟掉,不活了是吧?果然是要上天的。”

“一顆心撲通撲通的狂跳,一瞬間煩惱煩惱煩惱全忘掉……”

唱到這裏的時候,後面有不少人跟着喊了起來,也站起身在那裏晃着。

氣氛逐漸高漲,歡呼聲越來越大。

隨着全場觀衆的熱情不斷提升,吳山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跟着節奏打起了拍子。然後乾脆雙手拍了起手,頭也跟着晃動。

唐夢舒瞥了吳山一眼,冷冷一笑。

吳山這才意識過來,訕訕一笑:“還挺好聽的……”

“吳總要是忍不住想要跟着一起跳的話,那就跳吧,誰會笑話你呢?”唐夢舒說道。

“你還別說,當年你吳哥我可是南江夜場的小舞王,我要是跳起來,肯定沒別人什麼事了。”吳山挑眉道,也不看看自己那肥大的肚子。

臺上的南音也越來越有狀態,或許因爲全場的氣氛太好了,她的臉上浮現了那個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