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他們不知道天玄宗已經在世俗除名了?

這……

騰炎的心中一陣複雜,隨即又一聲驚呼:「世俗天玄宗?我艹,你們不會是一家人?」

「算是。」

「我艹,你們是一家人那你們還問老子幹什麼?」

「這……」

「小兄弟有所不知,現在望斷山脈的傳送陣已經失效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域之中的人根本無法踏足世俗,就連我們這些地皇也已經試過了,根本不行。所以,我們才想從小兄弟這裡了解一下世俗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長老解釋道。

「什麼?」

一聲驚呼本能的從騰炎口中響起。

傳送陣失效了?

這……

但是,騰炎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反應太激烈了,尤其是看著那五大長老的眼神,當即,騰炎靈機一動,道:「我艹,你開玩笑呢?傳送陣壞了?那,那,那老子還怎麼回家?」

額?

騰炎的話讓五大長老一愣。

回家?

他這麼在乎傳送陣只是為了他自己回家?

無語!!

「小兄弟,既來之則安之,回不了家你大可以把這裡當成是你的家么。」隨即,大長老那微笑的聲音響起,又道:「小兄弟,你還沒告訴我們,世俗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天玄宗又怎麼樣了?」


呵……

聞言,騰炎心中冷笑一聲。

傳送陣壞了?

原本騰炎還擔心自己虛構的身份很有可能會被揭穿,但是現在騰炎這一顧慮卻是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中域的人都進不去世俗了,那天玄宗就算是想要調查自己也調查不了了,這樣他就更加的安全,而且……世俗之中的事情那還不是自己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麻痹,怎麼這麼倒霉。」


然而,騰炎沒有直接回答大長老的詢問,而是一臉抱怨的怒罵道。

這……

五大長老一聲苦笑。

「麻痹的,回不去就回不去,什麼中域世俗,還不都是一樣的。以後老子就在這中域安家了,哼……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會知道我騰炎的大名,那還不和世俗一樣?」隨即,騰炎自言自語的說道。

額……

五大長老又是一聲苦笑。

狂妄。

這愣頭青還是這麼的自信。

無知啊……

「小兄弟,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隨即,大長老又道。

「什麼問題?就你說的那天玄宗的事情?我艹,你還真問對人了,告訴你這事情老子還真知道,而且老子當初就在那個紫雲帝國的帝都,這一切還是老子親眼所見的呢。」隨即,騰炎那堅定的聲音響起,不再心虛。

嗯?

五大長老看著騰炎一愣。

這小子真知道?

看著騰炎那樣子,這一次倒不像是在吹牛。

「那小兄弟說來聽聽。」

「老子憑什麼告訴你?」

「額?」

五大長老啞然。


「你讓老子說老子就說啊?那老子豈不是沒面子?」騰炎一臉鄙夷的說著,不過說話間他伸著手,幾個手指搓捏在一起,這個手勢……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騰炎這是在要好處啊。作為天玄宗的長老,地皇級強者,五大長老又怎麼可能不明白騰炎的意思,也是因為這樣他們一個個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致,想想他們堂堂天玄宗的長老,地皇級強者竟然被一個凝神小子敲詐?

丟人。

更是憤怒。

如果換做是平時,他們可能直接對騰炎*問了,可是現在……有著白雄這尊護身符在身,他們自然不敢把騰炎怎麼樣。而且他們也迫切想要知道世俗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哪怕他們是一宗長老,哪怕是他們是地皇強者,他們也只能夠在騰炎這個凝神小子面前認栽。

「你想要什麼?」當即,大長老陰沉的聲音響起。

刷……

其餘四大長老也是面色一沉。

敲詐?

只希望這小子不要太貪心。

「呵呵,和聰明人打交道那就是舒坦。好說好說,老子也不多要你們的,嗯……你們給老子一千……」隨即,騰炎那遲疑的聲音響起,他臉上更是沒有絲毫的懼意和不好意思。

什麼?

聽到騰炎說出一千兩字,五大長老皆是一陣驚呼。

一千?

他們以為是一千萬紫金幣。

一千萬紫金幣?

一個消息?

雖然一千萬紫金幣對天玄宗來說算不了什麼,甚至只是九牛一毛,但是……為了一個小小的消息就直接敲詐他們一千萬紫金幣,相信任誰都無法接受。這簡直就是搶劫啊。

「怎麼?多了?告訴你們,老子給靈兒做跟班,白大叔都給老子一個月一百個金幣的酬勞,老子賣給你們一個消息,要你們一千個金幣難道多了嗎?」看著五大長老那驚愕的神情,騰炎那不滿的聲音直接響起。

騰炎心中卻又是一番別樣的景象。

這樣敲詐天玄宗的機會簡直就是千載難逢啊,如果可以騰炎自然會玩死里坑,可是騰炎知道自己不能,自己只是一個來自世俗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如果一下子要他們一千萬紫金幣,甚至更多……那可能會讓他們產生懷疑,反而自己要的越少那麼他們對自己的身份也就會更加的信任,他們越是鬆懈,騰炎就越是可以渾水摸魚,禍害天玄宗。

額?

五大長老聽到騰炎的話不由一愣。

一千……金幣?

這……

這兩者相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啊,而且一千個金幣……那對於天玄宗而言更是算不上什麼,相信就算是直接丟了他們都不會心疼。他們沒有想到騰炎只要區區一千個金幣,不過想到騰炎的身份,他們很快也就釋然了。

騰炎?

這只是一個鄉巴佬啊。

「怎麼,多了?那……九百個金幣好了,絕對不能再少了,再少的話老子不幹了。」看著五大長老的表情,騰炎心中冷笑一聲,當即那遲疑又堅定的聲音再次響起。

呵呵。

五大長老回過神,心中淡然一笑。

「好,成交。」大長老也直接開口說道。

呼……

聞言,騰炎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呵呵。

看到這一幕,五大長老臉上的笑意也變得更加的濃厚了,這一切無不坐實著他們心底的猜想。這個時候,騰炎直接伸出手,望著大長老開口道:「先給錢。」

「……」

五大長老聞言不由嘴角微微一抽。

先給錢?

這小子還以為自己等人會賴賬?

九百金幣,至於嗎?

但是,大長老沒有絲毫的遲疑,也不吝嗇,直接讓人給了騰炎一千個金幣,然後看著騰炎說道:「好了,錢你也已經到手了,現在你可以說說世俗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天玄宗現在如何,把你當日看到的都說出來。」

ps:回復:qq:d03d9f313149530f9b2848d004。

評論那邊發了幾次都被吞了,只能在這裡說下了。

好,我是腦殘,腦殘腦袋裡面怎麼想的你知道?又是誰告訴你進入天玄宗就沒情節可發展了?好,就算你都知道了,那你不和我一樣了?也對,腦殘的人看腦殘寫的書,那也是一個絕配。傻叉,這部分才剛開始你知道天玄宗有件東西在等著主角嗎?你知道個屁!!沒事多看看上面公眾更新那一章。你丫的有意見提,我歡迎,別tm一開口就是你媽,你爸的,老子是寫書的,不是來受氣的。讀者是上帝,你這種人頂多就是敗類,愛看看,不看滾蛋,沒人求著你看!!!!

也許你看不到了! 呵呵!!


看著騰炎,五大長老臉上都帶著淡淡的笑意。當然,對於騰炎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也不會放在眼裡,要不是看白雄的面子他們才不會對騰炎如此的客氣,管你什麼鄉巴佬還是愣頭青,一個凝神小子在長老面前放肆,那就算是直接殺了也不為過。

「對了,小兄弟來自世俗?」突然,那大長老天金看著騰炎問道。

嗯?

聞言,騰炎心中一緊。

刷……

騰炎高傲的頭顱直接轉向了大長老天金,「那是自然。怎麼你也知道我們那裡?那你肯定聽過天才村嘍。」隨即,騰炎那得意的聲音響起,說話間臉上更是帶著一絲的自豪。至於這些人會不會去查自己騰炎根本就不擔心,連護法長老都相信自己了,難道這些人還會為了自己這麼一個小人物跑去世俗調查?話落,騰炎再次得意的說道:「老子可是我們村天才中的天才。」

天才村?

天才中的天才?

這……

一瞬間,四大長老,不,五大長老,就算是天水也不例外,他們對於白雄的話此刻那絕對是深信不疑。這小子就是一個鄉巴佬,愣頭青。還天才呢?十八歲的凝神他也好意思說自己是天才,那他們天玄宗這些天才算什麼?那豈不都成妖孽了。

無知小兒。

也是,無知者才無畏。

「你是剛來中域的?」隨即,大長老又問道。

「廢話。」

「呵呵……」大長老聞言苦笑一聲,他實在是不能夠接受騰炎這種態度,不過就算是不能接受他也得接受,誰叫人家背後有一個白雄呢。當即,大長老再次問道:「那小兄弟應該知道世俗最近一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

聞言,騰炎心中一沉。

「哈哈,這個問題你可就問對人了,告訴你,世俗之中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說……你想知道什麼。」隨即,騰炎一臉自信的說道,那神色之中更是閃過一抹的心虛,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還是沒有逃過眼前五大地皇的眼睛,一時間他們只當是騰炎在吹牛,當然這也是騰炎刻意為之,也是要讓他們故意這麼認為。

呵呵。

大長老淡然一笑。

「那小兄弟應該知道世俗天玄宗的事情?你能告訴我們世俗的天玄宗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隨即,大長老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開口問道。其餘四位長老的視線也是緊盯著騰炎。

嗡!!

聞言,騰炎心一震。

世俗天玄宗發生了什麼事情?

什麼意思?

難道他們不知道天玄宗已經在世俗除名了?

這……

騰炎的心中一陣複雜,隨即又一聲驚呼:「世俗天玄宗?我艹,你們不會是一家人?」

「算是。」

「我艹,你們是一家人那你們還問老子幹什麼?」


「這……」

「小兄弟有所不知,現在望斷山脈的傳送陣已經失效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域之中的人根本無法踏足世俗,就連我們這些地皇也已經試過了,根本不行。所以,我們才想從小兄弟這裡了解一下世俗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長老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