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疼的眼淚直流,道:“打個比方而已,哪敢啊,還是趕緊救了她們倆,然後和衆人匯合吧。”

楊柳恨恨的鬆了手,然後瞥一眼楊玄的屍體,道:“他怎麼辦?”

我沉吟了一下,道:“人死爲大,把他的屍身燒了吧,免得裸露在外,被什麼蟲蟻給吃了。”

楊柳點點頭,道:“我來吧。”

楊柳掏出來一把毒粉在楊玄身上灑了一遍,然後又摸出火柴,擦燃,在楊玄的身上一丟,一股烈焰騰空而起!瞬間把整個山洞照的異常明亮!

這應該是那毒粉起的作用吧。

我拉着楊柳後退,然後又朝着狼蛛巢穴的入口處鞠了三次躬,道聲:“謝謝蛛姐!”

“你這是在做什麼?”楊柳詫異道:“誰是蛛姐?”

“那個坑洞裏生活着一隻巨大的狼蛛,曾經救過我幾次,如果不是它,或許咱們就見不着了。”我道:“鞠躬表示一下感謝。”

楊柳愣了片刻,然後道:“你挺厲害的啊,連狼蛛是雌的還是雄的,你都能分清楚?”

我無語了一會兒,然後道:“我是猜的,因爲它身旁有成百上千的小狼蛛,應該是它生的娃。”

“走吧。”火光漸漸熄滅,楊玄算計來去,奪了楊天的位,終究是難逃一死,而且還死的這麼慘烈,魂魄還要去受苦,思之令人不勝駭然!

陰陽蛇一條也沒剩下,全被食人蟻吞噬乾淨。

隨着楊柳的命令,衆家鼠仍舊負了食人蟻四散而去。

我和楊柳找到藍雨涵、魚無雙,斬斷藤蔓,放兩人出來,兩人都是又驚又喜,紛紛詢問我是怎麼脫身的,又問楊玄的情況,我敷衍着說了一通,倒是惹得兩人更加好奇。

楊柳一直抱着我的胳膊,似乎是在對兩人昭示着我是她的人,魚無雙倒是沒什麼反應,藍雨涵卻氣鼓鼓的,繃着個小臉,不情不願,根本就不搭理楊柳,楊柳自然也沒給她好臉色,兩個人倒是弄得跟仇人似的。

我在一旁根本抵不上話,也不敢說話。魚無雙甚是聰慧,善解人意,當即拉着楊柳,把楊柳從我身邊拽到一旁,姐姐長,姐姐短的問道:“楊姐姐,你不知道咱們散了之後,我多害怕了!陰風颼颼的,我趴在地上都不敢動!”

楊柳笑道:“你不是沒見過鬼祟嗎?不是想看看鬼祟什麼樣子麼?怎麼,又怕上了?”

“都怪我是烏鴉嘴!誰曉得會突然來那麼多啊!”魚無雙道:“楊姐姐,你是不是除掉了不少鬼祟?你是怎麼脫身的?又怎麼跟陳大哥碰到一起了?”

“我能脫身,也是那個太白星立了大功!”楊柳道:“當時一陣陰風吹起,昏天暗地,無數人影重疊衝撞,把咱們都給弄散了,我被一羣惡鬼圍住,開始還好,仗劍除祟,也沒什麼壓力,只是鬼祟的數量太多了。漸漸就有些吃力了,又找不到你,着急死了!好在太白星突然來了,你們是不知道他有多狠毒,逮住一個鬼,又是撕又是咬的,都弄得支離破碎……沒多大一會兒,圍攻我的鬼祟就全都嚇跑了。我這才從太白星那裏得知歸塵的消息,原來是歸塵放出他,讓他來找我、救我的。歸塵對我也真是太好了……”

楊柳這話顯然是說給藍雨涵聽的,我見藍雨涵小嘴一撅,就要開口說話,我怕她把我們遇見時候的事情編排一番給說出來,趕緊截了她的話頭,搶先和索道:“說起這個太白星,我就想罵!”

我一拍腦門,恨恨的說道:“那鬼東西到現在也沒回來!我還怕是你們遇到了什麼麻煩,他正在救援,也不敢招他回來——柳兒,他找見你之後,就一直跟着你嗎?”

“沒有。”楊柳搖了搖頭,道:“我那裏沒有危險了,就問他你在哪裏,他支支吾吾不肯說,還說你讓他來救大傢伙的,既然我沒有事了,他就去救別人了,然後就離開了。自那以後,我就沒有再見到他。”

“大家現在都是安全的,這鬼東西,又去哪裏了呢?”我摸着腰間的青木葫蘆,道:“看來非得我在心裏念念咒,他才肯老老實實的回來啊。”

我按住了青木葫蘆上的血鎮符,然後心中就準備唸咒,突然間,一個黑影憑空閃了出來,嚇得藍雨涵和魚無雙都是驚叫一聲,我和楊柳也吃了一驚,卻見那黑影匍匐在我面前,大聲說道:“別!主人,別念咒!我太白星迴來了!”

我定睛一看,地上匍匐着的不是太白星又是誰?他正涎着臉跟我笑呢。

“喲!呵呵……”

我冷笑一聲,道:“原來你就在附近啊!是不是一直偷偷跟着我呢?看着我快死了,也不出來,就等着我被對頭幹掉,你就自由了,對吧?我現在活得好好的,你是不是特別失望啊?”

“沒有,沒有!”太白星見我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嚇得臉都白了,連連搖頭,道:“小的怎麼敢這麼想呢?小的也是剛到!剛剛到,就聽見您和楊姑娘在說話了,小的也沒敢打攪,聽見您要念咒,我纔出來的。”

我打量着太白星,眼見他的身體越來越實,簡直跟活人沒什麼區別了,常人即便是沒有陰陽法眼,也能瞧得見他了!

真的是到了陰極生陽的地步了!

我心中自是明瞭,這太白星一定是早就回來了,而且就是隱匿在暗中,悄然跟隨我的,也是巴不得我死掉,不懲處一下他,他還以爲我真是泥性的人呢,以後還不隨着他的性子亂來?

念及此,我眼中寒芒一閃,冷冷道:“太白星,你肚子裏的那點花花腸子,我閉着眼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太白星一愣,我心中已然開始唸誦。

“啊!”

太白星翻身撲到,慘叫着,扭曲着身子,在地上滾動起來。

“不要啊!啊!不要啊!主人!小的錯了,錯了!”

太白星大聲叫喊着,叫得撕心裂肺,疼的慘不忍睹,整個身子忽大忽小,忽長忽短,彷彿是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肆意揉捏着太白星,將其玩弄於鼓掌之間!

藍雨涵和魚無雙哪裏見過這等陣勢,都白着臉,彆着頭,不敢看了。 對付惡鬼,就得有更惡的心腸,讓他害怕,從骨子裏害怕,纔會真正的畏懼。

楊柳也看不下去了,她在一旁輕輕的搖晃着我,示意我別再唸了,我卻絲毫不爲所動,鐵石心腸的唸了五遍血咒,眼看着太白星在地上奄奄一息了,我才停住。

我知道太白星死不了。

這血咒只是能折磨他而已,不會真的滅了他。

我伸出腳踢了太白星一下,他稍稍動了動,還是沒有站起來,我“哼”了一聲,道:“太白星,別裝死了,我知道你能受得了。”

太白星“哼哼唧唧”的,一副可憐相。

我道:“再不起身,我再念幾遍,給你提提神,如何?”

“不要了!”太白星搖搖晃晃的挺直了身子,道:“主人可千萬不要再念了,再念,真是要死了。”

“這次,是五遍血咒賞你!”我道:“下一次,再敢動歪心思,十遍!你可想清楚了,日遊神、夜遊神都有我的朋友,我陳歸塵不是那麼好死的!”

太白星臉色一白,唯唯諾諾道:“是,是,小的一定謹記!”

“還不回葫蘆裏來?”

“是!”

太白星早化作一溜煙,迅速的鑽進了青木葫蘆裏,我將蓋子蓋好,仍舊別到腰上。

太白星現在恐怕是打死也不想再出來了。

藍雨涵和魚無雙都心有餘悸的看看我,魚無雙說:“陳大哥,剛纔你也太,太……”

“太狠了!”魚無雙沒好意思說出來,藍雨涵卻接口說道:“他都疼成那個樣子了,你還要施法弄他,光聽他的慘叫聲,我都快受不了了。”

“他是個惡鬼。”我笑道:“完全沒有了人性的惡鬼,他不會有任何是非、善惡的觀念在心中的,想要讓他聽話,就只有讓他害怕這個手段,而且是唯一的一個手段!我不得不這麼做。”

“可是,你這麼對他,他一定會恨死你的。”魚無雙道:“你還把他留在身邊,這不是隨身帶着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嗎?”

“只要他還怕我,就不會作亂。”我道:“但是隻有我一軟弱,他就會作亂。對付這麼個欺軟怕硬的東西,我必須鐵石心腸。好了,不說他了,我心中自己有數,咱們去找其他人吧。”

當下,衆人默默無話,出了山洞,往外而去,看那天色,已經到了午後。

我們剛出山洞,就看見正在空中盤旋的瀟瀟,魚無雙吃了一驚,道:“這貓頭鷹白天也能看得見東西嗎?”

“御靈家族豢養的靈物,自然不是尋常可比。”

楊柳道:“咱們大傢伙失散的時候,池農、邵薇、郭沫凝是一路的,曾立中和唐詠荷是一路的,丁雪婷則一直跟着古朔月,都算是有驚無險。太白星幫我解了圍之後,我就用靈鼠去尋找你們所有的人了,邵薇那妮子開始還放她那隻死貓頭鷹吃了我的靈鼠!不過總算也是找到他們人了,邵薇從靈鼠那裏明白了我的意圖之後,已經派瀟瀟把這幾夥人給聚攏在一起了,就在前方等着我們。這瀟瀟應該是在尋找咱們,等着帶路的。大家跟着它走吧。”

瀟瀟看見了我們之後,就盤旋着飛落下來,在低空中帶路。

還沒有走到,我就看見古朔月跟個標杆似的,屹立在一塊山岩之上,像個指路的燈塔,想讓人不看見他都不可能。

古朔月所立之處的下方應該是個山坳,因爲我已經看見了幾個男男女女的頭頂,卻沒有看見他們人。

魚無雙忍不住笑道:“這個人也真是怪,長得有些奇怪,說話有些奇怪,性子看上去更是古怪。雪婷可是要倒大黴了。”

藍雨涵“啊”了一聲,道:“丁姐姐嗎?她怎麼了?”

魚無雙道:“她喜歡這個怪人啊。”

楊柳忍不住笑道:“你這丫頭,年紀不大,看的蠻準嘛。”

魚無雙笑嘻嘻的十分得意。

藍雨涵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事情,觸動了心事,也不再說話了,憂鬱着臉。悶悶的不吭聲。

“啊,是歸塵哥!楊姐姐!”古朔月也看見了我們,只是不吭聲,邵薇卻是覺察到瀟瀟的歸來,跳起來一張望,就看見了我們,登時叫了起來:“魚無雙也找到了,還有藍雨涵妹子也回來了,這可太好了!大家又都齊全了!”

喊聲中,一衆男女都從山坳裏爬了上來,池農、丁雪婷、郭沫凝等果然都在。

我們也快步趕了過去,大家都是又驚又喜,各自唏噓不已。

我看每個人的樣子,狀態都還好,只是沒見曾立中和唐詠荷,便詫異道:“立中和詠荷呢?”

“那不是?”池農往下指了指。

我這纔看見曾立中躺在山坳的草堆裏,病懨懨的,原本的小白臉,變得蠟黃蠟黃的,看見魚無雙和藍雨涵,眼皮擡了擡,想要說話,卻沒有多少力氣能說。唐詠荷正趴在他身旁喂他吃喝東西呢。

我吃了一驚,連忙問道:“立中這是怎麼了?”

“能怎麼着啊?”池農撇了撇嘴道:“遇着豔鬼了唄。夜裏,大家都拼死拼活的滅祟,只有這傢伙,去風流快活去了——詠荷,你別管他了!我看他死了也不虧!”

唐詠荷愁眉苦臉的說:“張大哥,你別這麼說他,他是鬼迷心竅了,也不怪他,都怪那些鬼祟太多,太厲害。”

“你聽聽。”池農沒好氣的跟我說道:“這就是女人的邏輯。這男人花花腸子了,不賴男人,就賴別的女人太會勾引。”

我忍住笑,道:“那他沒有生命危險吧?”

“沒有!”池農道:“別看這混賬小子不着調,底子打的蠻好,剛纔給他吃了點藥,現在是半死不活的,到不了天黑,就又成話嘮了。立中,夜裏你遇見的豔鬼,張什麼樣子啊?”

曾立中仰着臉,環顧衆人,面色突然一紅,也不說話了。

池農冷笑道:“八成是看成了咱們這羣人裏的某一個。”

這話一說,邵薇和郭沫凝還好,魚無雙、藍雨涵、丁雪婷倒都有些不自在。

不過,丁雪婷恢復的很快,一張臉喜氣洋洋的,從眼睛中都能看出她像是遇上了什麼好事。

楊柳問道:“雪婷,你高興什麼呢?眼角一直帶着笑。”

邵薇低聲道:“被古朔月保護了一夜,樂的不行了。”

丁雪婷臉一紅,嬌嗔的瞪了邵薇一眼,道:“就會取笑人,好煩呀。”

我心中卻老大不是滋味,我看了丁雪婷一眼,然後低聲道:“丁姑娘,你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楊柳緊張的攔住我,道:“歸塵,你要跟雪婷說什麼話?”

我盯着楊柳道:“你知道我要說什麼。”

“不必了。”楊柳還要攔住我,邵薇卻突然說道:“雪婷已經知道了。”

“啊?”我和楊柳都是一愣,我吶吶道:“知道什麼了?”

“木頭人。”丁雪婷一笑,道:“我終於知道木頭人的真正意思了。我在昨天夜裏就知道了。他的心不是木頭的,他的身是木頭的。”

“啊?古朔月他,他……”魚無雙和藍雨涵都大吃一驚,詫異無比的看向古朔月,又回頭看看丁雪婷,欲言又止。

我更是呆呆的說不出話來,丁雪婷卻笑道:“有一場這樣的體驗,也挺好的。陳大哥,你看相的可看的真準。”

“丁姑娘,我……”我還想要再說些什麼話,卻瞥見古朔月突然動了,他輕輕一躍,跳下山岩,道:“走了。”

丁雪婷看見,早飛快的朝古朔月趕去。 我看見丁雪婷跑到古朔月身邊,對古朔月說了些什麼話,古朔月沒有回答,也沒有看她,仍舊是直挺挺的往前走。

丁雪婷卻是一臉高興的樣子,興沖沖的雀躍的走着。

我看在眼中,心裏頭不由得泛起一抹古怪的滋味,怎麼品,都品不出感覺來。

邵薇已經幽幽嘆道:“難道這纔是真正的愛情?”

藍雨涵道:“我倒是挺羨慕雪婷姐的。”

衆人看着古朔月和丁雪婷的背影,卻都是一陣恍惚。

“怎麼氣氛怪怪的?”池農突然出聲,叫道:“大家都走了!沒吃東西的,邊走邊吃,水已經從山溪裏灌滿了好幾壺,我檢查過了,沒毒!曾立中,你能不能行?不行的話,讓詠荷揹着你走!”

“我能行!”曾立中一個激靈,從地上跳了起來,道:“張大哥,你的藥真靈,我這麼快就都好了!”

池農嘆息一聲,道:“我怎麼那麼希望我的藥不靈呢?”

衆人相顧莞爾。

繼續前行,前途漫漫,只不過一天一夜,就彷彿經歷了無數風雨,而無野的陰謀纔不過是初露端倪而已……

想到這些,我不禁憂心忡忡。

楊柳看見我的神色,問道:“想到什麼了?怎麼把眉頭都鎖成了疙瘩?”

“路不好走啊。”我嘆息了一聲,然後大聲道:“大家都要小心了,百鬼復生大會,極有可能是異五行打出來的一道幌子,他們晝夜都會在施展陰謀詭計,於路上伏殺術界中人!昨天夜裏派出來的,就是五行各部的十萬只惡鬼!幸好是自相殘殺了一部分,被太白星吞噬了一部分,咱們又除掉了一部分,剩餘的被夜遊神給帶走了……只是夜裏有惡鬼,白天卻有惡人!而且人比鬼更可怕!說不定這路上咱們看不見的角落裏,處處設伏,步步驚心,殺機四藏呢,千萬不要因爲咱們又都聚在一起了,就大意輕敵。”

邵薇道:“歸塵哥,之前我們在等你們的時候,看見過幾起來人,也是術界中人,應該都是衝着百鬼復生大會去的。”

池農道:“那幾起人,現在可都是無影無蹤了。”

曾立中道:“難道已經被害了?”

池農道:“閉上你的烏鴉嘴!”

衆人議論紛紛之際,我卻擊中了精神,散開六意,耳、目、口、鼻、身、心的效用都努力調動至最大限度!

以相形術觀看周遭,以相味術捕捉空氣中的異味,以相音之術傾聽天籟、地籟、人籟!以相質之術,用肌膚和三千六百毛孔感知環境微妙的變化,用心相之術,來彌補感官的不確定性。

漸漸行走之際,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悄然鑽於鼻孔之中,一種令人肌膚顫慄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環視周遭,但見左右山勢陡峭,壁立千仞,卻偏偏又鬱鬱蔥蔥,長着無數的草木,蒼翠一片。

前方是兩處山崖緊緊相偎,上峯已經接壤,下面卻留出一道狹窄的縫隙,僅容一個或兩個人並排而過。

四周很靜。

沒有鳥叫聲,沒有蟲鳴聲,甚至連風都像是靜止的。

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我盯着那狹窄的過道,就彷彿看見了一張張開了的巨大虎嘴,誰從那裏走過去,誰就是走進了老虎的腹中。

我立時停住步子,道:“大家先不要走了!”

衆人都是一愣,紛紛回頭看我,曾立中道:“怎麼了,塵哥?”

我道:“你們不覺得這裏有些不對勁兒嗎?”

曾立中揉了揉鼻子,道:“有什麼不對勁兒的?”

曾立中江湖經驗太少,基本上就是個睜眼瞎,池農已經看出來了,他皺了皺眉頭,道:“確實不妙,左右山勢陡峭,咱們走在這中間,萬一上面有人設下陷阱,要害咱們,咱們可是活靶子,死無葬身之地!而且兩邊都長着那麼多的樹,卻沒有聽見一聲鳥叫,這不對頭。”

我道:“空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大家退後!我先上去看看!”

邵薇道:“讓瀟瀟去吧。”

邵薇話音剛落,古朔月已經輕飄飄的朝着山壁攀援而上了。

就在此時,那些鬱鬱蔥蔥的草木叢裏突然鑽出來無數個身影,全都是身着白衣,一個個殺氣騰騰,居高臨下,手裏都拿着傢伙,也不知道是誰一聲令下:“開打!”

只聽一陣“砰、砰、砰”的亂響,兩面居然全都是槍聲!

衆人臉色大變,一起往後而退!

本事就算再高,也畢竟是血肉之軀,沒有修煉到超凡入聖的境界,想要不怕子彈,簡直是癡人說夢!

也虧得我發現的及時,讓大家及早停住了腳步,沒有再往前走,這才僥倖逃得過一場大劫難!

我們距離完全進入這些白衣人的伏擊圈子,只有三丈之遠,一旦進去,就算是被包了餃子!前後進退兩難!

現如今,我們都飛速後撤,越走越遠,每個人的速度都是不慢,很快就脫離了那些白衣人的槍械射擊範圍,這才驚魂甫定,各自擦着額頭上的汗水,仰望陡峭的山壁上,那些襲擊我們的白衣人。

“奶奶的!”曾立中罵了一聲,道:“這都是些什麼鳥人?怎麼這麼不要臉!還他媽的放槍?”

“異五行金堂的人!”我臉色陰沉道:“這就是我所說的,白天伏殺術界中人的隊伍!”

“朔月!”丁雪婷突然叫了一聲,就要往前衝去,楊柳早一把抓住了她,呵斥道:“你幹什麼?!送死去還是當累贅去?”

我這纔看見古朔月一飄一蕩,沿着我們左側那陡峭的山壁,越奔越高,眼看就要到了那羣設伏的白衣人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