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個人一身黑袍,出現他的面前。

那個人不說話。

許風一看,他好像知道這是誰,他全身開始發抖。


這時宗成看著他,只露出眼睛。

「爹!」許風失聲喊了出來。

他知道這是誰,他也知道這不是夢,因為這是白天。

他更知道,眼前的不是一個活人。

許風驚駭了。他想起了自己昨夜的夢。夢裡,有商王,有宗成,有妲己,有費正。

他看到宗成挖出了自己心,也看到費正在宗成挖出心的時候,給了宗成致命的打擊。

他看到宗成死了。

眼前看到宗成,許風知道,那是真實的了。

許風跪了下去。

「許風,爹不好,不能照顧你了!原本我想,讓你功成名就。然後我們可以一起歸隱山林。沒想到,做不到了!」宗成難過的說道。

「我為了名利,對不起你娘,如果當時就選擇放棄一切,和她歸隱,也許我們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你別怪爹,讓你沒有了娘,也沒有了爹!」宗成說到。

「爹,你很好,我謝謝你!爹,你別難過。我為你報仇。是不是費正和商王殺了你。我給你報仇!」許風喃喃的說道。

「孩子,你要滅商嗎?這難度很大,孩子,爹只要你好好的!」宗成說道。

「我要給你報仇,爹!我只有你和娘兩個親人。你們死了,我沒別的路走。不給你報仇,我沒法隱居山林!」許風喃喃的說道。

「哎!孩子,我不知道如何說。也許你也無法安穩的隱居山林!他們會不斷追殺你。但是你要滅商,記住了,你得聯合姬昌伯!」宗成說道。

「我知道,我好好想想。爹,你能和孩兒多呆一會兒嗎?」許風說道。

「不能多呆了,孩子,陰陽陌路。你保重,我會一直看著你的。」宗成說道。

「爹,爹!」許風喊道。

可是宗成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時,玉笙走了過來。許風抱著她,痛苦了起來。

「出了啥事了?」玉笙問道。


琪人和小雪也過來了。

「我爹死了,宗成大人死了!」許風大哭起來。

琪人第一次聽到許風喊宗成為爹,她愣了一下。小雪是隱隱知道許風和宗成的關係的。

「宗成大人如何死的?」琪人冷靜的問道。

「是費正害死他的!」許風哭道。

「那我們咋辦呢,回朝歌嗎?冰兒姐姐他們呢,咋辦呢?」玉笙問道。

「我們先趕回去看,如果她們被抓住了,一定要救她們!或者我先使出法術回去看看!你們先留在這裡等我消息!」許風說道。

正在這時,在許風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許風一驚,這個時候遇到這人,是許風不願意的。

這人正是小兗。

「許風,你不要回去了,宗成已經死了,你的女人都已經逃了。你自己逃命去吧!」小兗沒有表情的說道。

「可是,你來做什麽ne?”許風知道小兗不會無緣無故而來。

」我是接雪兒走的!「說完,小兗看著小雪。

」小雪,以後許風會被追殺,你很危險。跟我走吧。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得到一切?「小兗說道。

」謝謝你,小兗哥,你會永遠是我的哥哥!我這輩子,是生是死,都會跟定他了!」小雪說道。

「好吧!」小兗心裡一陣的茫然。

「說實話,許風,費正大人讓我來截殺你的。可是我下不了手,你自己好自為之,逃命去吧。我就去說我沒找到你!」小兗說道。

許風看著小兗,緩緩的點頭。

既然他們幾個姑娘都逃走了,自己會朝歌已經沒意義了。

爹死了,朝歌城裡一定是戒備森嚴,自己現在回去也不是最佳時候。 總而言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灰原誠才沒有對這個世界與轉生過來的世界同一個世界而產生懷疑、

看到這前後數值驚人的差異,灰原誠連忙用交易點向大寶鑒購買了情報。

然而,隨著簡單情報,精準情報,絕密情報,一系列程度的情報購買之下,灰原誠卻是依舊未能得到事實的真相,而下一個等級不可探知的情報售價高達五百萬,灰原誠最後還是沒能狠下心來去購買。

不過對此灰原誠卻是有著些許猜測。

通過前幾個等級的情報所探知的情況而言,這一次意外,似乎是有人對著他的信仰值體系上做了手腳,也就是說有人把他的信仰給截胡了。

不過至於幕後之人是誰,灰原誠雖然沒有什麼頭緒,但可以知道的是那個人並不簡單,不過顯然也厲害不到哪裡去,又或者說這件事情他得偷偷的走,不能被人發現。

但是無論如何對於現在的灰原誠來說,毫無疑問的那就是那個人肯定就是個賊偷,如果被他逮到的話他一定要給對方一個顏色瞧瞧。

某異度空間之中,一個男子正享受著自己的妻子做的登臨絕世的美食,而後全身發了一個寒顫。

旁邊可愛的女子為他擦拭著嘴角關心的問道:

「怎麼了么?」

「沒什麼,就是,一個老朋友想我了。」長發男子說完,就露出了一個好看的微笑,和著那個可愛的女子繼續享受眼前會放出金黃色光芒的美食,時而還會給對方夾個對方喜歡吃的菜,其恩愛盡顯。

當然灰原誠對此事自然是一切都未能知曉的。

因為留著翠子和桔梗在房裡談話,儘管對方已經很是簡略的對著他說了關於他作為秋之國大名七夜之時死後一百五十年之間的事情,但顯然所需要耗費的時間自然不短。

因此不過一個多時臣,,已到黎明之時。雖然說光芒依舊不顯,但夜晚顯然已經褪去。

至少看個路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不需要睡覺的灰原誠選擇飄出了房間開始在楓之村慢慢的轉了起來。

雖然說時間過的有些久,但是灰原誠還是能夠依稀認出些當年楓之村原本就擁有的東西,比如說村中心的那個石磨,雖然應該不是當初的那一個,但是位置總是對的,灰原誠所能夠記住的也就只有這些稍微明顯的地點了。

畢竟與他而言雖然不過是十來年左右的時間,但是對於眼前的這個世界卻是已經過去了一百五十年。

雖說滄海桑田太過誇張,但是前的建築物,卻是依舊全部翻遍了個新。

雖說一切的食物都幾乎煥然一新的出現在了灰原誠的眼前,但灰原誠卻是感覺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因為這個地方就和他當年第一次來這裡的情況一樣,輪落為了戰爭之下的廢墟。

而且一切還是那麼的熟悉,敵人依舊是群妖怪。

只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這裡的村民顯然還是失去了幾分銳氣,對於巫女華和桔梗這兩位守護村子的巫女並沒有當初對待翠子時的恭敬,愛戴。

畢竟在昨天他也與部分之間的村民之間接觸了一會兒。但他卻是能夠感覺有些人對於桔梗和巫女華,有著發自於內心的厭惡。

不過在昨天聽到了桔梗和巫女華的解釋之後,灰原誠也並非不能理解。畢竟這些村民之所以會遭受到這樣的災難。很大原因還是因為被巫女華和桔梗牽扯到了其中。

如果沒有那顆大珍珠的話,事情就不會發生,他們的房子田地不會遭受到破壞,他們更不會受傷甚至還要眼睜睜的看著親人在眼前逝去。

在部分村民眼裡,只要把那顆大珍珠交出去事情就可以得到解決了,世界也將再次和平。而且說到底,他們的村子里本來就不需要巫女,因為這個天下已經由口本朝所統治。如果有妖怪來侵犯他們,作為口本朝的子民,上面自然會派人來拯救他們。

而且說到底,根據族譜上面寫著關於楓之村的大事迹保存記錄的話,他們楓之村已經差不多有一百多年沒有妖怪敢來找過他們的麻煩。而且根據記載,最後一次被妖怪侵犯村子的原因還是因為那個日暮神社的初代巫女呢!


現在在部分村民們的眼中,巫女華和桔梗就是相當於災難的象徵。只要她們在這裡,楓之村一點還會有災難降臨的。

如果說這兩個巫女還有些用處的地方的話,那就是會看病,但是看病這種事情只要跑到鎮里找大夫看一下不就可以了么?

由於翠子當初建立的醫研院在灰原誠大量財富和資源的支持下還有用著交易點買來的一部分藥方,整個醫研院將醫學水平提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而自宮本清開創口本朝之後,歷代在位的天皇都一直給醫研院提供著大量的資金。因此在口本朝的任何一個地方,看病所需要的錢財都被控制到了一個極低的成本。

那麼那兩個巫女還有什麼用呢?在一些村民眼裡也就只有漂亮養眼的地作用了。可是漂亮有什麼用呢?她們又不會給他們做老婆。

而且日暮神社的巫女跟其他地方的巫女不一樣,村民們都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日暮神社的巫女們都是不嫁人的,她們是做為了侍奉神明才在整個口本朝幾千巫女之中選拔出的神選之人。

而且那個稍微大點的巫女,華,他們也是知道的,畢竟從小就認識這個人了。即使巫女華駐顏有術(當年灰原誠雖然給了幾個女孩嗑了能夠駐顏永保青春的丹藥,但是沒有任何女孩子會嫌棄自己更漂亮一點,在秋之國時期,灰原誠又教給了她們一些駐顏術,此等秘術,巫女們自然就保留下來了),但依舊改變不了巫女華至少四十又幾的真相,如果不是那張臉看上去太過年輕,他們一定會說巫女華五十又幾、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這個時期里的村民們對於桔梗和巫女華沒有當初翠子在村子里時一樣被村民們愛戴尊敬。

畢竟當初那個時代,人族只不過是妖族眼中隨意玩弄的玩具,甚至拿來當口糧他們都會嫌棄。

雖然那些妖怪們也幾乎沒有主動來找過楓之村的麻煩,但是楓之村周邊的妖怪並不少,偶爾出個們去鎮里買點鹽巴之類的東西,說不定也會一個不小心就被那些妖怪給拍死也是經常性發生的。

而在翠子長大變強之後,不僅村邊附近的妖怪們被清理個一空,更重要的是,楓之村的村民們在也不用挨餓了,每天吃肉都能夠吃的飽。要知道那個時候他們不僅要上交賦稅所需的六成糧食,在加上一些貪吃的妖怪們來偷吃。

他們每天兩餐飯不說,而且幾乎都是過著小餓一頓,大餓一頓的生活。偶爾有的加餐還是逮到了被餓的走不動路的家鼠了。

而自翠子大人長大之後,他們就天天有肉吃了,雖然是吃妖怪的肉,但是有一些妖怪的肉質顯然比他們養的雞鴨豬羊什麼的美味多了。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可能是因為吃了妖怪的肉的原因,他們的力量也變的極為強大,平時要很辛苦都不一定能夠幹完的活,在變強了之後不僅省下了很多功夫,也感覺不到什麼疲憊的感覺。而楓之村自然也因此逐漸富強幸福了起來。

而且翠子本人也很是親切和藹,和村民之間相處的也很是愉快。平日里對很多村民之間需要幫助時,都給予了力所能及的恩惠。

這也是為什麼一百六十多年前,楓之村因為翠子遭到了難以估量的妖怪襲擊卻是依舊沒有選擇放棄翠子,下到兩歲兒童上到七十老頭,都想著留在村子里和翠子一起共患難,絕不背棄。

當然現在的楓之村裡的人雖說有部分人對於桔梗還有巫女華都很是嫌棄厭惡,巴不得她們快點死,在他們眼裡,她們就是捨不得那顆價值連城的大珍珠,害得村子遭難。

對於這樣的想法,灰原誠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原本他們就沒有受過桔梗和巫女華的恩惠。倒不如說他們有恩惠與巫女華和桔梗她們,畢竟每一年楓之村都要上供一些物品與日暮神社,雖然量不多,但是裡面卻也有他們的一份心血啊。

而且在這性命攸關的場合之下,他們自是巴不得和巫女華和桔梗她們撇清關係,不想被他們拖累。

不過村裡的人大都數人,還是願意和桔梗還有巫女華她們共患難的。畢竟二人平時所做的一切都看在了眼裡,並不像被受到死亡威脅的恐懼所蒙蔽了雙眼。看不到巫女華和桔梗對村子里所做出的幫助。

而且他們從未忘記先輩們留下的榮耀。

他們楓之村的稅收被永世全免了就無時不刻的告訴他們,他們的先輩是極其偉大的人物。尤其是關於他們先祖和先代巫女翠子所立下了偉大功績,更是牢牢的被記載在了口本朝的史冊之中。

他們不僅是從小到大聽著他們的故事長大的,即使出門在外偶爾也會聽到外人讚揚他們的先輩是偉大的英雄們,他們所組建出來的軍隊更是世界上最英勇最強最無敵的軍隊,就算是今天也沒有哪只軍隊能夠和他們相提並論。

而當出門在外的楓之村村民們自報身份之後,在拿出身份證明證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後。

所有人都會用著無比尊敬的眼光看著他們,而後熱情的請自己吃飯讓自己講故事什麼的。這是獨屬於他們楓之村的榮耀。

因此,每當看到有關於先輩們奮勇殺敵的圖像或者雕塑又或者聽到說書人說到自己先輩們的事迹之時他們無不熱線沸騰著,想著和先輩們一同並肩作戰奮勇殺敵著。

因此即使這一次來大量妖怪們來襲了楓之村,他們面對妖怪時雖然感到害怕更是在心裡升起死亡的恐懼,但他們沒有選擇崩潰的丟棄妻子狼狽的逃跑,而是選擇了勇敢拿起武器和那些妖怪們血戰著,

他們的先輩先祖將榮耀的楓之村留到了他們的手中,那麼他們絕不允許這份榮耀受到玷污。他們要為先輩先祖們守護好這個村子!

灰原誠飄在楓之村的下路上,有一部分村民此時也已經起身開始修補破損的房屋。大多數人眼中充滿了悲傷,也是畢竟是自己家都給拆了,不傷心才是怪事。

其中也有著個把人,在修理房屋之時顯的有些粗爆,果然這件就是屬於那心有怨氣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