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

大理石的檯面上,那碎成兩半的飯碗,還有中間灑落的飯粒……又是怎麼回事?

而周霜霜卻趁此機會,一溜煙的竄進了臥室。

留給周爸的,只有敷衍的一句話——

“爸,先不吃了,我還有點事……我先處理一下……”

………………

шшш⊙тт kán⊙℃ O

臥室裏,周霜霜坐在牀畔,睜睜的盯着自己的右手掌心——那裏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不管是用眼睛看,還是用指頭去觸摸,以往那熟悉的四個突起,如今都不見了蹤影。

可是……

她沮喪的仔細回想——也沒感覺自己回來時有什麼異常啊?開元通寶……又是怎麼丟的呢?

也不可能是留給那個世界的周霜了。

畢竟,她臨走之前,還親手借用開元通寶的力量,殺死了一個艾米法爾人呢。

………………

糟了!!!

周霜霜突然心神一緊,想到之前自己在末世,吸收了地裏的那股能量後,開元通寶就升了一次級。

後續經歷了許多世界,開元通寶雖然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可也足以證明它吸收能量是有上限的啊!

自己這次一口氣殺了不少艾米法爾人,他們體內儲存的能量全部被開元通寶吸收,該不會是能量飽和,然後………

一想起這個,她不由心頭一陣惶恐。

………………

有了開元通寶,她的生活就跟以往大不相同了。

雖然充滿了危險與坎坷,可也帶着她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這一路領略過的星光與風景,也是她之前從未想到過的。

可如今……開元通寶突然不見了。

這比之前她沒法使用它時,還要令人惶恐。

……………

畢竟,前者就算不能用,可到底還在她身邊,周霜霜潛意識裏總是放心的。

如今,卻連蹤影都沒了……

倘若不是她自詡已經成長起來了,周霜霜此刻怕不得“哇”的一聲哭出來……

………………

周爸正在廚房收拾着周霜霜吃得一片狼藉的檯面,一面憂心忡忡的看着女兒的臥室。

同時,他也在心底鞠了一把辛酸的淚——

哎,孩子大了!

周霜霜也不是不知道自己不該對她爸這麼敷衍,可是這會兒,她所承受的打擊,真的非常非常大……

沒了開元通寶,此刻再看自己的手掌心,都覺得痛苦了……

…………………

失去開元通寶的痛苦,不能訴諸於口。

這反而叫周霜霜更加難受了。

她在臥室裏坐了一下午,也聽到周爸猶疑的腳步在她臥室門口徘徊了好幾次,伴隨着的,還有憂心忡忡的嘆息。

最終,她還是咬牙打開了房門——

“爸。”

“明天要賣的牛肉麪,準備好了嗎?”

開元通寶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在她的身上,可是,這樣的東西,原本也無所謂歸屬於誰的。

它在自己身邊,自己就多努力,做些它想看到的事。

它不在自己身邊,自己卻也因爲它的緣故而收穫了許多……

這一切的一切,只能歸諸於天意。

而她的生活,也不可能永遠只囿於開元通寶當中……

最真實的生活,其實一直都只在這裏。

………………………

周爸正坐在客廳呢,聽到周霜霜開門的聲音,連忙扭過頭來,忙不迭的回道:“好了好了,早就準備好了,底下的湯今晚就燉上了……”

周霜霜便笑了笑。

看,這就是開元通寶給出的饋贈。

她收穫的,足夠多了。

見她的笑容還算正常,周爸也鬆了口氣,此刻連忙問道:“餓不餓?爸給你做點飯?”

周霜霜其實還不大有胃口,本想說不吃的,可看着她爸期待的面孔,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

……………………

收銀員姜寒又一次覺得,周世文這位老闆有些深不可測了。

昨天別人都在忙,可能不清楚,可他因爲和陳琴琴是同個崗位的,難免會注意一下——

姜寒敢肯定的說,對方確確實實是上樓了!

並且,大叫“非禮”的聲音,也確確實實是從樓上傳來的。

怎麼過一會兒,大家又從一樓的後巷中找到她了呢?

——這事兒不正常。

…………………

雖然他也看出來,周世文並不是那種人佔便宜的人,可是莫名其妙的,在二樓的陳琴琴,又爲什麼會跑到一樓去呢?!

而且,陳琴琴雖然心眼不好,可腦子卻還湊合,會做出的手段,也無非就是那些稀鬆平常的。

站在一樓後巷,對二樓高喊非禮這種事兒,講真,不是她的風格。

陳琴琴還一個勁兒的叫着,說是周霜霜把她扔下去的——鑑於樓層太高,而且她看起來毫髮無損的樣子,並沒有人肯相信。

但,姜寒敢憑他的第六感發誓——

這事兒,絕對沒那麼簡單!

………………

這不,今天早上,他又一次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來這家店積累經驗,果然是個明智的決定。

這樣深藏不露的老闆,說不定,他能從他身上,學到更多的,別的本事呢!

就比如他之前親身體會過的——老闆該怎麼給員工畫大餅,安撫對方的情緒並順理成章的壓低薪資……

o(╯□╰)o

………………………

姜寒將電腦打開。

——牛肉麪的香味兒……真誘人啊!

哪怕他們員工已經在早上都吃過兩碗了,可這會兒還是被誘惑得飢腸轆轆。

姜寒家裏就是做生意的,自然不乏涉足餐飲業,他很清楚,這種誘人的感覺,並不是加了什麼不該有的東西,就是食物本身散發的香味。

那麼問題來了,這樣的祕方,爲什麼之前不拿出來?

能有這樣的口味,絕不是什麼偷偷摸摸暗中低調研究就能得出來的,必定接受過長久的市場淬鍊,才能做出這樣既能迎合大衆口味兒,卻又誘人無比的牛肉麪。

這樣的祕方,之前半點風聲沒漏,這兩天卻說拿就拿出來——

這未免也太過輕易了吧?!

果然,還是老闆這個人,太神祕了! 姜寒在收銀臺啪啪打票。

今天一個早晨,忙的他快要懷疑人生。

——好歹也是富家子弟,到底哪根筋兒不對,覺得可以從這種店裏學來什麼經驗哦?!

想學經驗公司裏沒有人嗎?

這裏能學什麼?

他之前想象的那些什麼幾十年老店的傳統啊,還有對待客人的模式啊……那些統統都沒有!

有的,只有越發熟稔的收銀步驟,還有數一些散碎零錢的速度!

mmp那個牛肉麪賣的太厲害了啊!!!

…………………

店裏一片忙碌,周霜霜卻在此時決定回學校了。

這個時候,本來就不是假期,她能趁機回家,還是之前跟楊青教授請的假沒有說具體日期,這才忙裏偷閒回來一趟。

如今,也呆了兩三天了,該回學校了。

不然,楊教授怕是要頂不住了哦!

畢竟,因爲機械肢涉及到某些軍事計劃,再加上週霜霜個人意願,她是研發人這個事兒,仍在保密當中。

這麼一來,給她請假的跨專業楊教授,一連幾天都不見她人影后,壓力也是很大。

…………………

去學校的話,地鐵二號線無需轉乘,周霜霜便直接進了地鐵。

最近,有個小視頻軟件抖抖火了,二號線因爲經過中央美院的藝術牆,所以這會兒儘管不是高峯期,也不是什麼節假日,但地鐵上,仍舊沒了座位。

周霜霜熟練的站到一旁的角落裏。

同時站在她身邊的,還有兩個年輕的男生。

不,應該說是三個。

還有一個,一進地鐵,就站到了兩人的對面,掏出了手機。

反正地鐵上雖然沒了座位,但是站着的人並不多,攝像頭對準,也並沒什麼障礙。

周圍有注意到這一幕的年輕人,不由會心一笑。

——又是一個想要拍視頻的。

…………………

周霜霜倒沒有注意這些。

攝像頭並不是對準她的,她的感知便不那麼靈敏——尤其是,現在她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自己的手掌上。

就在剛剛,進地鐵的那一瞬間,她的右手掌心突然微微的熱了一下。

雖然只有短暫的一會兒,短暫到讓周霜霜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可是心情激動的她,已經不想放棄任何可能了。

她靠在車壁上,將右手微微擡起,眼神一錯不錯的盯着掌心——

然而,半響過去後,什麼都沒有。

周霜霜微微嘆了口氣。

在她沒有注意到的前方,兩個男生已經對着那根扶手,進行了一番抖抖上特別火的互撩。

就在這時,她的掌心又一次跳動了一下!

………………

這不是錯覺!

周霜霜欣喜若狂。

她趕緊伸手,越發專注的盯着自己的手掌——

而與此同時,在她前方,一上一下握着欄杆的兩隻手,經過幾番角逐,被追逐的那隻手掌已經按耐不住,直接一把握住了底下那隻手掌——

周霜霜的掌心跳動越發劇烈了!!!

就在這一刻——

“倏”的一下,原本消失不見的開元通寶,不知何時,竟又從她的掌心悠然躍出——

………………

那枚銅錢,在她掌心懸浮着,滴溜溜轉着,讓她的眼神一錯不錯,充滿了失而復得的驚喜。

就在此時,周霜霜忽然感覺到前方不太對勁……

她一擡頭,卻豁然發現,在前方擋着的兩個男生面前,一部正在拍視頻的手機,不知何時已經越來越近了!

並且,看攝像頭的方向,恰巧正對着她的手!

她心裏一驚!

…………………

下意識的,周霜霜一把攥緊了自己的手掌!

——剛纔那一幕……該不會被人拍到了吧?

雖然歷經這麼多個世界,目前還沒有人能夠發現開元通寶……可開元通寶也從來沒有丟過呀?

這突然的出現,萬一被拍到了……

她陡然投射過的眼神,讓拍視頻那個男生一怔,接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過,對方只以爲他拍視頻被看到了,因此並不當回事。

畢竟,如今隨處可見抖友,拍視頻什麼的,也很稀鬆平常啊!

男生看了看站點提示,接着對站在一旁被拍的兩個男生建議:

“美術牆有很長,要不我們乾脆在這站下吧。多走點路,說不定能看到別的不一樣的地方。”

兩名男生點點頭,在地鐵停下的那一瞬間,他們也慢悠悠的跟隨着人流,緩緩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