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旁敲側擊,多次詢問過文心妤的家世。但文心妤都顧左右而言他,只說自己來自於一個古武世家。

以前,他也沒把這事當回事。覺得也就是文心妤不想回答他的問題,故意敷衍的。

但現在聽她這麼一說,他倒是有了幾分相信。

不,是相信了七八成!

「那現在怎麼辦?」曹京瞟了林洛一眼道:「這小子,擺明了是在搗亂。要是處理不好,我們肯定會捲鋪蓋走人!」

「這事還真難辦!」文心妤皺了皺眉道:「此子是復旦大學的參賽代表,是今年國際奧數的金牌得主。我們還真不能輕易動他。」

「是啊!」曹京咬了咬牙道:「他是外校生,又身份這麼特殊,我也沒想真拿他怎麼樣!但此子,擺明了就是想把事情鬧大!你剛才了解情況了解的怎麼樣了,跟我仔細說說。」 「這要從他借圖書證來圖書館說起……」文心妤立即把了解到的情況,詳細地說了一遍。

從林洛借圖書證,再到三位美女引起的轟動,再到數院的人前來挑釁,然後武協的人大打出手,再然後雙方立下豪賭等等等等,從頭到尾,一一說了一遍。

等到文心妤講解完后,曹京的頭就有兩三個那麼大了。

「這群犢子……」曹京環顧了一眼被掌摑的北大學生,咬牙切齒道:「這麼說來,挑事的還真不是這復旦這小子。我就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北大這些犢子,一向自負得很。從來只欺負外校生,哪裡會被外校生欺負!只是,沒想到,這次碰到了狠角色!」

「可不是!」文心妤接著道:「據說,復旦和北大的數學系,本來就有宿怨。復旦去年終於拿到了全國數學排名第一的榮譽。但卻一直被北大各種攻擊,說北大才是名符其實的數學第一。復旦呢,不過是個千年老二罷了!」


「難怪雙方打賭!原來是因為這件事!」曹京皺了皺眉道:「但我怎麼覺得復旦這小子,最終目的,不止如此!數學排名之爭,只是外因吧?否則,他都明顯佔了上風,怎麼還得理不饒人!」

「這我就不清楚了!」文心妤搖了搖頭道。心中卻暗自驚嘆道:這曹京,不愧是辦案高手。居然猜到了林洛的真正意圖。

只是,以曹京的眼界,是了解不到「國安九處」這等機密信息的。

「這事難辦了……」曹京看了林洛兩眼道:「我們向上級請示吧!」

「不妥!」文心妤連忙搖頭道:「現在事態發展到這樣子,上級來了也處理不了。這是兩所學府之間的爭端,必須由他們之間解決!否則,請來上級,只會讓事情更難處理。到時候,我們夾在中間,就真的難以做人了!」

「你是說,讓北大教務處出面處理?」曹京眸子一亮道:「我怎麼沒想到這裡。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他立即拿出手機,撥通了教務處的座機。

「您好,是教務處吳處長嗎?」曹京問道。

「我是,你哪位?」一位聲音嘶啞的中年人問道。

「哦,我是治安隊的小曹,有件事需要麻煩您出面。」曹京連忙說道。

「什麼事,我正忙著呢?」嘶啞聲音有些不悅道:「如果是學生之間的糾紛,您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這裡沒空。」

啪!

吳處長掛斷了電話。

曹京有些愕然地看著掛斷的電話,然後抬頭望著文心妤,嘴角抽搐了兩下道:「他說他沒空,掛了!」

「掛了?」文心妤眉頭一皺,掏出手機道:「我再給他打一個。」

文心妤撥通電話,不等吳處長說話,就語氣冰冷道:「吳處長,不想鬧出人命的話,趕緊來一趟圖書館。這裡有幾百人在打架,而且還涉及到了外校的參賽學生。」

「什麼?」吳處長驚叫著跳起來,大吼一聲道:「怎麼才給我打電話!」

「啪!」文心妤回都懶得回,直接掛了電話。

一掛斷電話,她就樂出了聲。

「怎麼樣?他說他會來嗎?」曹京連忙問道。


「來不來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把他嚇得不輕!」文心妤笑了笑道:「好吧,我們就先在一邊歇著吧!等校方來了,我們就溜之大吉!」

「唉!」曹京嘆了口氣道:「只能先這樣了。」

文心妤寬慰了曹京兩句,轉身朝林洛走了過來。

「現在如你願了」文心妤瞪了林洛一眼道:「這事現在驚動教務處了!」

「我還以為國安九處呢!」林洛嘆了口氣道:「文美女,我怎麼覺得你和國安九處的關係非淺啊?否則,怎麼可能聽過這個名字?這可是研究超自然現象的神秘部門。」

文心妤心中一悸,暗忖道:他怎麼知道這些?

「你能知道,我為什麼不能知道?」文心妤翹了翹嘴道:「說得這麼神秘兮兮的,還不就是一個安全部門?我世代習武,又生處燕京,聽過這個名字,並不為奇。倒是你,一個小小學生,怎麼會知道它?」

「世代習武?」林洛微微一怔,然後看了看文心妤,說道:「你剛才攻擊我的招式,的確有些古武的影子。不過,你的修為好像不咋地啊!」

「什麼叫不咋地?」文心妤立即揚了揚拳頭,有些憤怒道:「我在人民公安大學,可是連續三年拿過女子組的搏擊冠軍!」

「我是說你的境界!」林洛舒展著眉道:「你才明勁中期境界吧!這種境界,拿搏擊冠軍自然是綽綽有餘了。不過,可對不起習武世家這個稱號!」

「你——」文心妤揚了揚拳頭,最終卻手一收,眸中光亮一閃道:「你想試探我的功夫?摸底我的家世?我說你這人,心機怎麼這麼深呢?你別試了,我是不會露餡的!」

她嘴上這麼說,心中卻說了一句:好險啊!

「不說就不說!」林洛白了文心妤一眼道:「反正我的目標又不是你,而是國安九處。你信不信,我能夠把他們引出來!」

「不信!」文心妤毫不猶豫回答道。

只是,她的話剛一落音,人群中,就走出來一位學生模樣的青年。

這青年穿過人群,徑直走到林洛身前,先是瞥了眼身旁的文心妤,然後低聲道:「林先生,龍組有請!」

龍組!

這兩個字一蹦出來,文心妤的神色就明顯一變。雖然她瞬間就恢復如常,但還是落在了林洛眼中。

她果然知道些什麼。林洛心中暗暗道。

龍組,就是國安九處。這個稱呼,是武道中人對國安九處的別稱。

然後,他迷人一笑道:「找你們,還真難找啊!」

「這邊請!」青年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先等等!」林洛迷人一笑,走到慕容身旁,低聲說道:「你先呆著這裡等白一和呂絕,我去去就回!」

慕容點頭應允。

林洛回過身,說道:「走吧!」

「想走!」幾十名學生,一擁而上,堵住了林洛和青年的出路。

但青年神色如常,沒有任何波動。只是轉頭看了林洛一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林洛,淡淡一笑,也消失在了原地。

「啊!」圖書館內,響起了驚叫聲。

「他、他、他們……去哪兒了……」許多人,結結巴巴,語無倫次道。

緊接著,所有人的目光,憤怒地望向了慕容。

慕容神色冷漠,一枚風刃像精靈一般,在他指尖快速跳動。快若閃電,賞心悅目。

所有學生,瞬間啞口了。

比起性格乖張的林洛,這個一言不發的慕容,更令他們發寒。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如果林洛收起玩世不恭的模樣,他的神情和眼神,會直接讓這些學生顫慄!

青年和林洛出了圖書館,沿著校園中的小徑,一路穿行,最終來到了一處非常幽徑的園林之中。


園林內,草木茂盛。雖然是深秋,但依舊有各種常青草木,生機勃勃地煥發著綠意。

「這裡不錯!」林洛走在綠蔭園林中,忍不住讚歎道:「鬧中取靜,清幽雅緻。倒是符合國安九處神秘的特性……」

但他的話才誇到一半,就被青年一瓢冷水潑了回來。

「龍組不在這裡。」青年冷冷回道。

「不在這裡?」林洛跳起來道:「不在這裡,那帶我來這裡幹嘛?」

「來……」青年目光一寒,冷喝一聲道:「來給你一個警告!」

嗖!

青年化作一道劍幕,朝林洛沖了過來。

不知什麼時候,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柄長劍。

劍如風,人如龍!

剎那即止。

「刺啦!」

一聲撕裂聲,林洛腰際的羽絨服,瞬間被刺破。

羽毛如雪,紛飛而出。

「好快的劍!」林洛驚呼一聲,也動了。


他指動如風,一連抓動,頃刻間,就把十餘枚羽毛抓在手中。

「嗖!嗖!嗖!」林洛蓄氣而發。

根根羽毛,有如破空利刃般,朝青年斬去。

砰!砰!砰!

羽毛和青年的劍撞擊在一起,發出噼里啪啦的金鳴聲。

與此同時,林洛身形如風而動,瞬間從青年身前掠過,朝綠茵深處掠去!

青年沒有任何遲疑,擊落掉十枚內氣化作的羽毛鏢后,再次狂追而來。

就在這時,林洛終於尋覓到了理想中的兵器。

一塊插在園中的警示標牌。

「嗖!」林洛暗勁蓄髮,瞬間把標牌攝入手中。

然後,大手一劈,把上方的標牌劈落掉。只剩下半部分的圓形鋼管!

「你的劍很快!」林洛凝視著追身而至的青年,劍眉一抖道:「可我的劍,比你的更快!」

嗖!

林洛瞬間就消失在原地。

一道殘影,破空而來。

青年看著飛來的人,以及刺來的劍,神色陡變。

蹭蹭蹭,他急忙暴退!


可惜,一切都晚了。

林洛手中的「長劍」,有如一道長虹,不可阻擋地刺了過來。

快,太快了。

快若閃電!

「鏘!」只聽一聲刺耳的激鳴聲,青年手中的劍刃,一絲不剩地,全部沒入林洛的鋼管之中。

林洛手腕一抖,鋼管以一個詭異的弧線在空中一絞,就把青年的長劍絞了過來。

林洛抽鞘拔劍,一氣呵成。

「現在可以帶我去見龍組了吧!」林洛拿劍指著青年,笑語盈盈問道。

「啪!啪!啪!」就在這時,一連串的掌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聲渾厚的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劍法不錯!」 林洛聽到人語聲,瞬間汗毛乍起。

「這裡怎麼還有第三個人?自己怎麼沒有察覺到?」林洛心中驚駭,連忙轉身。

以他的境界,只要有人出現在他數丈內,他都能感覺得到。

但眼前中年人,就站在自己兩丈外。但自己,卻毫無所覺。不僅如此,聽此人語氣,應該早就站在了這裡。

「嗖!」

林洛拔劍而起!

黃龍攬尾!

一出手,就是太乙玄門劍中的最後一式。

劍在空中,席捲起一道長達一丈有餘的劍氣。劍氣以劍尖為中心,不停朝外擴張,旋轉,頃刻間,就化作驚天劍氣。

「刺!」劍氣撕裂虛空,抵達到了中年男子身前。

要是這一劍擊中,中年男子非得被劈成兩半不可。

但在這生死關頭,中年男子依舊紋絲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