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聲音不知爲何,也跟着啞了一個月。

“滾吧,”顧元白壓着眉,道,“朕清心寡慾,日日都在休息。”

薛遠眼裡有了笑意,“聖上,這怎麼能算是休息?這會兒已入了春,正是不冷不熱的好時節。聖上也不必帶着田福生,只帶着臣就好,臣會照顧好您。”

田福生一聽,急了,恨不得衝上去和薛遠拼命,“薛大人,您這話小的就不愛聽了。聖上出宮可不能不帶小的,不帶纔是大大的不便。”

顧元白翻過一頁奏摺,“朕的御花園就不能逛了?”

“那不一樣,”田福生也一同勸道,“聖上,您也確實該出去走走了。”

顧元白原本就有心想要放鬆放鬆緊繃許久的神經,他本來便打算在下一個休沐日時出去踏青休憩一番。

此時擡眸,卻是看向了侍衛長,“你也覺得朕該出去看一番春景了嗎?”

侍衛長受寵若驚,行禮後認真道:“臣與薛大人與田總管所思無二,也是如此想的。”

顧元白餘光瞥過薛遠,後者臉上的笑意果然一變,正陰森森地看着張緒笑得滲人,他嗤笑一聲,才笑吟吟地道:“那便去吧。”

*

休沐日,淨塵寺。

顧元白一身常服,前方有小沙彌領着路,一一前去拜訪各廟的佛祖。

先帝喜佛,也不拘泥於膝下,跪拜神佛跪拜得誠心實意。顧元白是個唯物主義者,但經歷了穿越一事之後,不管信與不信,見到了神佛,心中也會想一想這世上是否有鬼神存在的念頭。

他站在佛廟中央,雙手背在身後,一身青衣修長如竹,正避也不避地同廟中的金佛直直對視。

金佛被擦拭得一塵不染,雙目炯炯有神,它好似也在看着顧元白一般,厚耳下方的脣角微挑,善意綿沉。

顧元白看了一會兒,心中一動,薛遠卻突然沉着臉攥住了顧元白的手腕:“別看了。”

顧元白的心緒被打斷,低頭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冷笑幾聲,倏地甩開。

不是欲擒故縱嗎?那就別他媽的碰朕了。

這手一甩開,顧元白立刻神清氣爽了起來。他脣角帶笑,心情愉悅地同沙彌看過了寺廟之中的景色,他並沒有拜佛,但也沒攔着自己身邊的人前去拜佛。宮侍和侍衛之中得了允,便點了香,每經過一座擺着佛像的寺廟時,便進去正兒八經地拜上了一拜。

等到該看的都看過之後,一行人便在寺廟之中用了素齋。

寺廟之中的檀香味道最是催人入眠。飯後,顧元白有些犯困,他在廂房之中睡了一個午覺。醒來之後,便聽見耳邊電閃雷鳴,大雨磅礴之聲清晰入耳,他撐起身往外一瞧,明明才過晌午,但天色卻是昏沉,冷意和風氣隱隱,果然是下雨了。

“來人。”

宮侍進了門,伺候着聖上起身。顧元白看了一圈,蹙眉道:“怎麼少了幾個人?”

他話音未落,雨中便往這處跑來了幾個渾身溼透的人,正是少了的薛遠和幾個侍衛。他們一路奔至廊道之下,溼漉漉的雨水打溼了一地乾燥的地面,細水灑落,濺得到處都是。我叫血女,家住在黃泉城,奈何橋的墳堆里!

許多年前我還是一個醉生夢死的海王,擁有自己的組織,名為舔狗天團!

我很高興有那麼一群人舔我,可是直到那天,一切都變了。

詭異在每個人身上出現,我發現我的美貌不在了,這怎麼能忍,我可是數萬人的女神,舔狗可以從北大街排到南門口。

《詭異復甦:我成了最後一個鎮守使》第200章:石楠花的味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人在哪裡?」千帆聽到這個消息,猛然起身,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下意識地伸出手扶住了納蘭珉皓。

納蘭珉皓連忙扶穩了她,皺著眉頭連聲說道:「你沒聽到人已經救回來了,你現在是雙身子,怎麼還這麼冒冒失失的!」

」快帶我去看看!」千帆也顧不得多說,當下連忙向客房走去,而雲先生自然也是緊隨其後,畢竟他才是大夫啊!

「咱們的人在城郊外的小河邊發現欽天督的,當時他的衣衫全部濕透了,很有可能是從被河水衝到這裡來的,」寒霜跟在腳步匆匆的千帆身後,邊走邊說道:「不過,欽天督失血過多,已經昏迷了。」

「失血過多?」千帆腳步一停,隨後轉頭看了寒霜一眼,沉聲問道:「傷在哪裡?」

「右臂,」寒霜被千帆問的一愣,想了想才小心翼翼地說道:「右臂已斷。」

「去宮裡給大哥送個信兒,就讓他過府一敘,不要說是什麼事情。」千帆想了想吩咐道,隨後腳步不停地繼續往前走。

寒霜見納蘭珉皓對自己點點頭,這才轉身離開,而千帆剛走到客房的院子,便聞到一股血腥味,頓時走到一邊乾嘔了幾聲。

「你暫且不要進去,雲老頭已經去了,你就在外面等消息就行了。」納蘭珉皓拍著她的後背說道:「你要相信雲老頭的醫術。」

「我發現我真的不太適合出遠門,」千帆走到院中的亭子里,閉上眼睛淡淡地說道:「每次我輕鬆一段時間,我身邊的人就會出事,所以都怪我這段時間太過安逸了。」

「帆兒,這不是你的錯!」納蘭珉皓無奈地說道:「你不能為所有人的人生負責,所以不要把所有的事都怪到自己頭上,好嗎?」

千帆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院中開的正旺的花兒發獃,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心焦的感覺了。

納蘭珉皓並不知道,欽天督也就是慧真大和尚對於千帆來說是唯一一個跟她今生前世有著密切關係的摯友,所以在千帆眼裡,他已經是親人一般的存在,而她卻忘記了派人去保護遠在外地的他。

千帆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看到雲先生從房間里走出來,於是她立刻迎了上去,焦急地問道:「雲先生,怎麼樣了?」

「右臂是被劍砍斷的,看得出來欽天督做了一定的處理,但是大概以為一路逃亡,再加上長時間在水中浸泡,已經流膿潰爛了。」雲先生嘆口氣說道:「不過他的身體倒沒有什麼大礙,休息兩日估計就醒了。」

「帆兒,你聽到了,只要人沒事,總歸來說是不幸中的大幸,等到欽天督醒了,在詳細問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吧!」納蘭珉皓安慰著千帆說道。

千帆點點頭,轉過頭看到衛知陽已經匆匆地跑了進來,看到他們便問道:「我師父他沒事吧?」

「你跟我來,」雲先生不願意再讓千帆聽一遍這件事,便帶著衛知陽走進了房間。

千帆輕輕地靠在納蘭珉皓身上,低著頭說道:「珉皓,我有點不舒服,送我回房吧。」

納蘭珉皓知道千帆是心裡難過,便沒有多說,抱起她便朝著自己住的院子走去,邊走邊說道:「我會儘快查清楚這件事,你不要多想,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總要去面對才行。」

「嗯,我知道,只是心裡有些難過。」千帆窩在納蘭珉皓懷裡,悶聲說道:「欽天督成日里什麼都不在意,但是我知道他什麼事都想著我,可是我卻在他最危險的時候沒能救他,真是……」

「睡一會吧!」納蘭珉皓嘆口氣,伸手點了千帆的睡穴,看著千帆的睡顏無奈地說道:「你這個丫頭,成日里只記得擔心別人,什麼時候能學會為自己想一想呢?」

雲先生的醫術自然高明,所以衛知陽不眠不休地伺候了慧真兩日,便看到自家師父醒了過來。

看到睜開眼睛的慧真,衛知陽立刻湊上前問道:「師父,你餓不餓?」

「哎呦,你個小兔崽子,你當你師父是豬么!」饒是斷了手臂,慧真大和尚依舊是那副樂天的模樣,笑眯眯地說道:「是誰救了我?有沒有謝謝人家?」

「是神機營救了你,」衛知陽看到師父並沒有被影響,也是心下鬆了一口氣說道:「師父,帆兒有了身孕,但是你的事似乎對她的打擊很大,這兩日我瞅著她也沒有吃多少,您還是勸勸她吧。」

「有了身孕?」慧真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大笑道:「好好,我這來來回回才多久沒見她,竟然都做了母親,不過,你這個臭小子,伺候你師父兩天竟然還關心別人,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我!」

「哎呀,師父!我怎麼可能沒有好好照顧你啊!」衛知陽捂著頭跳出老遠,笑著說道:「我去給您端點粥,順便告訴帆兒師父醒了!」

「這個臭小子!」慧真笑著搖搖頭,看了看自己的斷臂,隨後便發起呆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慧真大和尚,你沒事了吧?」千帆聽到慧真醒了的消息,立刻趕到了這裡,還沒進門便開始嚷嚷。

「哎呦呦,我的姑奶奶,你可慢點!」慧真看她挺著肚子竟然還腳步匆匆地竄了進來,嚇得連粥都扔給了衛知陽,指著千帆說道:「你說說,都當母親的人了,你怎麼還風風火火的,你自己個兒不注意還行嗎?」

「知道啦,知道啦!」千帆被慧真嘮叨地翻了翻白眼,隨後笑著湊上前來說道:「我說你去哪裡偷肉吃酒了,竟然被人追殺到這個地步?」

「你個小丫頭,問這些幹嘛?」慧真揮揮手,狀似不耐煩地說道:「你該幹嘛幹嘛去,要是之前你沒有孩子,我肯定告訴你,你現在有了孩子,不能說這些血腥的事情。」

「你少跟我來這一套,趕快說到底怎麼回事!」千帆不滿地看著慧真大和尚,隨後說道:「是誰傷了你,你總得告訴我,回頭報仇也得有個對象才行!」

「唉,你以後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說這些那麼血腥的事情!」慧真又接過衛知陽遞過來的粥,喝了一口笑道:「回頭你若是生了男娃娃,記得讓他拜我為師。」

「得了吧,你連一點血腥的事都不敢讓他聽,我讓他拜你為師,回頭被人賣了還得感謝人家呢!」千帆因著慧真不肯告訴她真相,不禁氣呼呼地說道。

「唉,欽天督,我看你還是告訴她吧!」納蘭珉皓笑著掀開帘子走了進來說道:「你要是不告訴她,我估計她得成宿成宿睡不著了,你看看這兩日根本就沒大休息。」

「唉,真是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慧真無奈地嘆口氣說道:「其實這件事也是巧合,當時我在卿馳國,跟莫笑喝了幾天的酒,之後離開的時候本來是打算走官道的,結果我想著反正都是出來遊山玩水,倒不如四處逛逛,反正都是在卿馳國,有什麼事隨時找莫笑就是。」

「莫笑還好吧?」千帆聽到莫笑的名字,不禁會心一笑,輕聲問道。

「好的很,這個傢伙徹底將巫醫門大清洗,現在流下來的都是心思純正的人,而且再加上卿馳國國君很器重他,所以在卿馳國也算得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慧真說完莫笑的事,便又繼續說自己的事。

「結果走的深了些,碰上了暴雨,本來我看著前面有個別院,便想去借宿一宿,沒成想竟然被人拒之門外,而且還都凶神惡煞的,我一想這肯定有蹊蹺啊!」

「所以你就自己一個人摸進去了?」千帆指著慧真簡直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隨後大怒道:「趨利避害你懂不懂?慧真大和尚,你的岐黃之術用哪裡去了?去哪裡之前就不能先給自己佔個卦?明擺著有危險的地方你還去?」

「哎呀,小帆兒你就不要生氣了!」納蘭珉皓走到千帆身邊將她按在椅子上,隨後笑著說道:「欽天督也是藝高人膽大,所以才會進去的啊,如果是你,肯定也會進去的不是嗎?」

「就是就是,我覺得人家世子說的在理,要是你,說不定比我進去的還快呢!」慧真笑嘻嘻地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看到千帆對著自己一瞪眼,立刻求饒道:「好好好,都怪我!可是當時我哪裡想那麼多,我就借著雨勢翻進了別院之中,結果發現他們竟然在鑄造兵器!」

「當時我就特別納悶,因為在我看來這裡是卿馳國的地方,難道是卿馳國有人要謀反?我琢磨了很久,應該不是卿馳國,因為莫笑曾經跟我說,卿馳國已經沒有什麼親王或者皇子之爭了。」

慧真說到這裡,不禁又嘆口氣說道:「我也真是夠倒霉的,本來我看到這些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就準備偷偷溜走的,結果沒想到竟然有人在後牆設了埋伏!我就沒看到那幾個鈴鐺,等我碰上去的時候就知道壞菜了。」

「也就是說,當時是院子里的人追殺你的,你知道他們都是什麼人么?」千帆皺起眉頭,看著慧真大和尚說道:「可是你不是離卿馳國最近么?為什麼要捨近求遠跑回湟源?」

。面對摩羅威脅,如來安坐不動。

「施主,你該離去了。」

九層光圈在他腦後收縮成一道,格外亮眼。

摩羅眼中閃過一抹忌憚,「如來,你的道行倒是越來越深厚了,就是太過貪心,掌控越多越容易反噬。」

如來一言不發。

片刻之後,殿中只剩如來一人,偌大的靈山好似與其

《我在天庭做馬夫》289、先天十道 「回來了……」上官霆迎上來。

孟慕思氣沖沖走上來的時候,突然趁其不備狠狠在上官霆腳上踩了一下。然後孟慕思一扭頭,華麗麗將他當空氣,徑自去了。

上官霆看到這一幕,不禁莞爾一笑。

生氣,耍小性子,這些都無妨。

只要她沒有偷偷逃掉,還回來,這就足夠。

上官霆望着孟慕思離去的背影,發獃了半晌,而後折返回到了書房。

書房裏,再沒有那個弔兒郎當又嘴賤的林風眠等候,變成了比他還冰山的雲少泫。

「怪不得林風眠會嘴賤,原來跟在王爺身邊,天天好戲上演,想不嘴賤都不行。」雲少泫冷冷的臉,配上林風眠的說話方式,有那麼一點點滑稽。

雲少泫頓時臉色變成豬肚色,氣的直磨牙霍霍。

「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依我看,賀蘭煊在王妃的心裏,遠比你重要了。」雲少泫狠狠在上官霆心裏最疼的地方踩上幾腳。

上官霆心痛的時候,也覺得無比憋屈。事情不是他幹得,結果卻要被懷疑。

該死的,被懷疑的滋味真不好受。

他這叫不叫自作自受?以前總是他來懷疑孟慕思,現在風水輪流轉,輪到孟慕思來懷疑他了。

「我是那種卑鄙小人嗎?我拿賀蘭煊威脅她,不過嚇嚇她而已。我怎麼可能放火燒賀蘭煊的倉庫?」上官霆坐下來,嘆息地直按腦門。

「王妃又不在,你說這些話有什麼用?」雲少泫不以為然地勾了勾嘴角,「不過――你剛才如能當着王妃的面說出這番話,有七成把握能讓她對你回心轉意。」

這話說的,好像他雲少泫是多了解女人似的。

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雲少泫跟他根本是半斤八兩,都沒有愛過人的感情白痴。

再說了,雲少泫知道這點,他難道就不知道?

剛才那麼多人在場,他堂堂王爺怎麼可能當眾說出這些肉麻的話?

上官霆動動嘴角:「夫妻之間本當心意相通。」

「說得沒錯。你和王妃既然心意不通,那麼證明你們不適合當夫妻。我看,你還是依照王妃所言和離,尋找你心意相通的人。嘿嘿,比如――葉月卿。」雲少泫氣死人的本事,修鍊的是越發爐火純青了。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忍冬許給人嫁了?」上官霆瞪了眼雲少泫。

雲少泫雙手抱胸,不以為然:「她和我沒關係,愛嫁給誰嫁給誰。再有,忍冬是王妃的貼身婢女,要許人也是王妃說的算,王爺說的話……形如廢話。」

「改明兒個和王妃商量一下。王妃那麼疼忍冬,肯定希望忍冬嫁個好人家,養尊處優,衣食無憂。江湖,不適合她。」上官霆不動聲色,卻深諳打擊人之道。

雲少泫眸色不由得淡了下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

上官霆得逞也不見得意之色,反而臉色更加深沉:「說說正事。昨天夜裏,賀蘭煊主要燒了哪些貨物?」

雲少泫嘴巴拉成一條直線:「我們的耳目回報,說他被燒掉了上萬匹的絲羅綢緞,百萬擔的糧食,還有上萬斤的鹽……不過,最大的損失還是和京城北葉員外訂的十多萬斤茶葉。」

果然如此,生意之道無非如此,能玩轉朝廷,這點事怎麼會想不透。

不過,明日交貨?

事情果真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