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射線沒有什麼殺傷力,勉強能把衣服給灼燒透,剛纔蒼無惑躲開了,後面的璃卻倒了黴,一瞬間身上的衣物都消失了。

“怎麼了,幹嘛看着我。”她揉了揉眼。

“你沒感覺到風在吹嗎?”蒼無惑一陣無語。

就在她擡手那一刻,這眼球一下又生氣了,嗡的一下噴出大量的的粉紅色氣體。

蒼無惑第一個察覺到不對勁,趕緊就跑開了,而璃也不知道她是真虛弱還是怎麼的,中了射線那一刻便不動了。

僅僅兩秒鐘那粉紅色的煙霧就擴散到了整個河道,過了好一會兒才消失。

當蒼無惑再一次過去時,那眼球氣鼓鼓的轉悠着,彷彿球生都絕望了。

這東西蒼無惑算是看透了,一點殺傷力都沒有,隔着老遠就被他一西瓜刀插死。

【恭喜】獲得3000驚魂點。

地面上閃閃發亮,有一顆圓潤的東西,蒼無惑一喜,暗道該不是絕對破妄之眼吧?於是就撿了起來。

【絕對魅力的慾望寶石】A級,僅女人可以使用。注:目前不可查看,需要女性的身體。 呼呼呼~

寧靜的小道上傳來粗重的喘息聲,他想把這聲音壓低,不過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蒼無惑已經奔跑了幾近一天,後面那隻怪物窮追不捨,看着蒼無惑它的眼中滿是興奮,這彷彿就是世間最美的美食。

這是一隻真正的猙獰怪物,眼睛是血紅色,沒有瞳孔。身材雖然矮小,不過手指纖長,漆黑的指甲有半節手指長,它一步一步的在地上爬行,留下長長的痕跡。所過之處花草枯萎,樹葉凋零。

途中遇到的所有怪物都被它撕開了,它貪婪的舔舐着手指上的血液,露出陶醉的神情。

“這傢伙爲什麼就盯着我不放呢!”蒼無惑跑得腿腳都要抽筋了,他想過反抗,也反抗過,不過那爪子就如同切割的利器,負面強化後的西瓜刀也僅僅堅持了一刀就斷裂了。

別看它身材矮小,速度卻是驚人,力氣極大,蒼無惑毫無反抗的餘地。

憋屈,先打不過不說,對手還是璃。

沒錯!就在她昏迷過去後,蒼無惑過去給她蓋上衣服,沒想到她全身發紅,就像嚴重高燒了一樣。他試探性的去摸了摸她的額頭,卻沒想到被她反手就壓在了身下,一口對着他脖子就咬了下來。毫無防備的蒼無惑瞬間脖子就被咬出了血,而璃也被他扔了出去。

再後來就是現在這一幕。

他想了半天,覺得是那血的緣故,可自己的血可是有毒的,負面強化利用血液可以完美強化某樣物品的。

這不是羊如虎口嗎?居然貪戀自己的血。

他躲進了一座假山中,希望可以靠這裏潮溼的氣味來削弱自己血液的味道。

時間彷彿都靜止了,外面是嘩嘩的流水聲,假山上面突然震動了一下。

她來了!

蒼無惑大氣也不敢出一下,生怕到了絕境後一個強化加掠奪就把她給收了。

(不不,不行,這能力太危險,不到緊要關頭絕對不能用)

他的思想做着抗爭,上面指甲摩擦着石頭,不斷有石頭掉落在水池中。

而這一刻這假山突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蒼無惑一縮,抓住了牆壁,持續了好一會兒她才停下來,外面再一次安靜了。

“她走了嗎?”蒼無惑緩緩的呼出一口氣,這才真正見識到了血腥蘿莉的恐怖,卻沒想到她竟然要喝血。

有風吹進來的聲音,還有流水聲,過了許久都沒再有她的動靜,蒼無惑乾脆修煉了起來,不想出去,萬一遇到了她估計要不是她死,要不就是自己死。

璃給人很可愛感覺,雖然外面傳她傳得十分的可怕,冷血而無情,血腥又暴力。

他還真沒見到過,這個女孩一直嚷嚷着要去報仇,也沒說和誰的仇。

蒼無惑不是一般的人,思維和別人不一樣。可以說他在有外人時表現冷酷,可就是孤單一人時一個很會發牢騷給自己找事的怪人。

亦正亦邪,時好時壞。

打起坐來很是舒服,彷彿一切都已經放空了,所有的都陷入了空明。他終於知道那些人爲什麼那麼喜歡修煉,而汐茹一修煉就沒出去過,一次就是十多年。

他曾想修煉耐得住寂寞嗎?修煉當然耐不住,這期間鍛鍊的也是一種毅力,忍受孤獨,享受孤獨,和孤獨歡樂的娛樂。

這太適合他了,寂方是沒看錯的。

他有一種平靜的氣息,這是其他修煉者所沒有的,他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一件事中去,而這時候那氣息就會散發出來。

也不知何時,外面的流水似乎都緩和了一些,幾隻鳥飛了過來,停在假山上,輕吟的唱着歌。

驚魂遊戲城迎來了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象,這平和的氣息吸引了大批的參觀者,他們一甩往日的暴躁,安靜的躺在外面的大理石地板上。一隻又一隻,就連平時最爲暴躁的犀頭象也平靜了下來。它們靜靜的躺着,偶爾看看眼前的假山,似乎裏面有這世間最美的寶貝。

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璃悄悄的摸了過來,她恢復了自己本來的樣子,在蒼無惑胸膛聞了聞,枕在他的腿上睡了去。

多麼奇妙的一副畫呀,蒼無惑看到了滿天的星星,世間的無窮美妙似乎都蘊含在了這裏,接着修煉的意識中出現了無比和平的一副山水畫,山清水秀,鳥魚蟲獸都是一片祥和,沒有爭端,沒有猜疑,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的。他看到了人類,看到了一個漁夫,他弄着一葉小舟,後面幾個孩童在水裏嘻戲,一隻鳥飛了過來,停留在了魚竿上。蒼無惑看到這裏,他笑了,搖了搖頭。

接着畫面一轉,蒼無惑看到了一副繁忙的都市生活,燈紅酒綠,所有的人喧喧嚷嚷,一刻也不停息,有人愁,有人憂。

此時,就在這假山的上空一股強烈的氣息轟然爆發,蒼無惑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出現在這裏,覆蓋住了大半邊天,所有人一愣,呆呆的看了過去。

天魂學院中,某隻沉睡的小白狗。

它擡頭看向了天邊,又默默的睡了下去。

“就要快了。”

這裏是B區的某處沿海上。

寂方看了看天邊,擡手把一隻透明的球狀物給扔進了這片大海,自己也跳了下去,跳進這腐蝕萬物的黑色死亡之海。

C區和B區的交界處。

拉米和兔子到了一個蓬鬆的土坡下面。

他看了看天空,道:“已經快要開始了,快點加快腳步,這一次一定要取出來,有了你的能力,相信我們可以成功!”

兔子甩着耳朵,拼命的在地上刨着。

而這時候,b區的一個教堂中。

陌黎帶着幾個人正吃着東西。

這一刻,他眼中突然興奮無比,空曠的大堂上傳來他瘋癲的笑聲。

“寂方呀寂方,你想不到吧,我已經找到了!所有人,立即整裝待發!”

“是!”

假山中。

蒼無惑搖了搖頭,畫面正要再次一轉時,胸口突然劇烈的一痛,身體冰冷刺骨,猶如進入了寒霜之中。

噗~

鮮血大量噴出,染紅了面前的牆壁。 啊~

蒼無惑吼叫着衝了出去,驚得那些怪物四散逃離,周圍的的樹木傾倒一片,那些弱小的慘死於慌亂而密集腳下。

“小哥哥!”

璃追了出去,出來時蒼無惑已經不見了人影,她尋着血味想追趕上去,可她速度太快了,完全看不到人影。

璃一跺腳,背後的衣服瞬間撕破,兩片血紅之翼伸展而出,透着陽光,鮮豔而奪目。因爲這翼,她的速度猛然爆發,掠過那些驚逃的怪物,不多時就看到蒼無惑捶着胸口,陷入了瘋狂,無視所有的阻攔直接撞過去。

“小哥哥!”她急了,再這樣下去他會失血過多而死的,到底怎麼了?

快要失去自我的蒼無惑哪能聽到她的話,整個人都撞得血肉模糊,鮮血順流而出,不過一剛到外面就馬上凝結,變成了血塊,掉落在地上,詭異至極。

璃翅膀一振,速度再次加快,來到了蒼無惑背後抱住了他,受到這一下衝擊蒼無惑和她翻滾着摔倒在地上,他掙扎着,璃死死的扣住他。

然而此刻的蒼無惑力氣實在太大了,她拼盡了力氣也沒有能按住他。

“放開我!痛!”他一下就掙脫了,身上起了一股強烈的威勢,這氣勢鋒利無比,還有令人無法反抗的威嚴,猶如帝皇降臨。周圍的怪物瑟瑟發抖,匍匐了下來。

就連璃也是雙腿發軟,感覺沉重無比,心裏也突然起了種感覺,迴盪起了一個聲音。

“跪下,臣服於吾!”

“啊!”璃咬破了嘴脣,拼命的驅趕着那個聲音,可那奇怪的聲音如同紮根了一樣,不管她捂着耳朵或是沉寂意識都沒有絲毫的用處。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之際,就聽到轟隆一聲,那是拳頭重重的敲擊着胸口的聲音。

本就血肉模糊的胸膛,又受到了蒼無惑的重擊,一下就凹陷了下去,傷口十分可怖,隱約可以看到胸骨。

接着蒼無惑就倒了下去,璃看着他,此刻還是驚魂未定的樣子,不過四周已經恢復了原樣,那恐怖的氣息也消失不見了。

“小哥哥?”她小心翼翼的碰了他一下,發現他完全昏死了過去。

又等了一會兒見安全了後,她拉起了蒼無惑的手臂,不能讓他再繼續待在這了,幾個十分強大的氣息靠近了過來,大概是被之前的氣勢嚇到了,此刻出來看看源頭。

“嗯?這是……”那白皙的手臂被鮮血覆蓋了,可是完全遮蓋不了上面那一排排可怖的牙印,裏面散發出驚人的封印之力,此刻卻是消散不少。

過了好幾天,蒼無惑都不見醒,依舊沉睡着,不過那傷口卻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康復着。第一天看到了肉芽,第二天骨頭回到原位,第三天就傷口全部結痂了,第四天開始掉疤,璃看到他的手指微微的動了動,看樣子就要醒來了。

這期間她忍了無數次,蒼無惑身體裏血液的味道實在是太誘人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也還好忍住了,她不知道,就因爲她咬了蒼無惑一口,那無限封印加身的牙印纔會鬆動。

“咳咳……”

璃歡快的跑了過去,看着他,道:“感覺怎麼樣了?”

蒼無惑歪着頭,似乎不想說話,。

“你沒事吧?”

“哇!”蒼無惑突然大叫一聲。

“啊!嚇我幹嘛!”她拿着雨傘重重的敲在了蒼無惑頭上。

蒼無惑摸了摸腦袋,眼中有一絲迷茫,轉而笑道:“你見過哪個病人有現在這樣好的?”

璃鬆了一口氣,這幾天確實累舒服了,幾天沒閤眼,眼前這人就像炸彈一樣的,而且還是不合格產品,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此刻看着蒼無惑還有閒心開玩笑,她也咯咯的笑了出來,從背後拿出一大鍋不知道什麼東西做的食物。裏面是幾隻大腿,它們被不知名的黑色液體包裹着,不時還冒着氣泡。

“嚐嚐我的手藝,大腿雜燴。”

蒼無惑看她一副認真的樣子,突然膽怯了,眼中有些無辜。

“我真的要吃嗎?”

璃哼了口氣,道:“怎麼,嫌棄我?這幾天我都沒嫌棄你,照顧你那麼久!”

蒼無惑低頭看着那鍋,又看了看四周。

(你就是這樣照顧我的?把我放棺材板兒上?而且下面什麼都沒墊!)

當然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他看到不遠處的老鼠死了一地,慢慢的鋪在地面,有些蛆蟲都爬了過來……

他還是妥協了,胡亂的把那東西塞入肚子裏,這麼多天沒吃東西,他感覺自己都能吞下一隻大象,而已經忘記自己戒指裏面一堆吃的……

“吶,小哥哥,感覺怎麼樣?”她眨着眼,充滿了希望。

“嗯……還不錯。”蒼無惑舔了舔嘴脣,仔細感受了一下,這東西很填肚子,也不算太差。他回味了一下,又拿出一瓶果汁,咕隆咕隆的喝了下去。回味了一下,他發現了一瓶辣椒醬,猶豫着又吃了一口,良久,他沉默了。

“好了,我問你一件事。”蒼無惑突然嚴肅的說道,看樣子接下來的事很重要。事實上他現在的感覺很不好,他沒有了味覺,是的,剛纔吃東西的時候他的嘴裏沒有一點的感覺。

他是個細膩的人,時刻都在感受自己的身子,從掉下懸崖後醒來就感覺不對勁了,有十多天的夜晚自己沒有絲毫的記憶。

(雙重人格?鬼才相信,我這樣的人格本就是稀少無比,再來一個豈不是對其他人不公平?)

“哦,你想問什麼?”

蒼無惑吃下了她自己做的“魔鬼套餐”,她很高興,從來沒有人敢吃她的東西。蒼無惑這樣的舉動給了她很大的鼓舞,她決定知無不言。

“你知道真靈塔是什麼嗎?”蒼無惑突然說道。

璃一下愣住了,道:“你不會要去那裏吧?”

“有可能。”

他想了想,覺得自己在那裏可能會知道什麼事,她這表現也讓他眼前一亮,看樣子她知道不少。

“那是個很恐怖的地方,沒人敢去的,只有死人才去。”

蒼無惑這麼一下被她說糊塗了,難道要變成殭屍才能去嗎?

“那是爲什麼?”

璃退後了兩步,突然對蒼無惑害怕了。

“那裏全是鬼呀!” “我會一樣一樣的拿回來,那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東西,哈哈哈哈!”

蒼無惑猛的從夢中醒來,這樣的夢在味覺消失後已經連續做了好多次了。背後被汗水浸溼,風吹過來涼涼的,他打開了一瓶酒,胡亂的灌了下去,良久,一點醉意也沒有,微風撫過面頰,反而更加的清醒了。

他不是一個樂天知命之人,從有意識開始就沒有屬於過自己的自由。從軍區出來後在某種程度上說他算是自由了,可唯獨缺少了某種契機,最開始他以爲那契機是唐悠兒。到現在他想了想,結果不是。

蒼無惑這個名字的意義是司令官給他取的,他告訴他要敢於去求得真實,不能被所看到的聽到的矇蔽了雙眼。

現在他必須冷靜思考,思考自己現在最強大的敵人。他看不見他,甚至都不能感受到他,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的可能性可以傷害到他,並且就連他是誰是什麼都沒有絲毫的頭緒。

“呼~”

他不抽菸,或者說幾乎不抽菸,但此刻也難解憂慮,地面上全是菸頭。

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那敵人就在自己的身子裏面,就像地面的菸頭,自己有一副皮囊,而他就像裏面的草葉,要是能傷害到他自己就必須踩碎那皮囊,把它弄出來。

“不對,不對!”他搖了搖頭,萬一他和自己一體了呢?萬一真是這樣,自己最多和他兩敗俱傷。

不能在等下去了,他看了看那雞蛋,回頭望了璃一眼,給她蓋上自己的披風,離開了。

接下來,他感覺有大事發生!

越是接近那真靈塔,他的心中就越是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躁動。隔着老遠就看到一根圓柱形的巨大的柱子立在地面之上,通體漆黑,越是看它就越感覺身體變得寒冷,他趕緊停了下來,努力的把那聳入天際的柱子拋出腦海,再睜開眼時那長長的髮梢已經結了一層寒霜。

他心中一動,便加快了腳步,不多時就來到了圍繞它的一片森林當中。

本以爲這樣的東西外面會了無一物,可一轉眼就看到了這樣的情況,奇特的感覺浮現在心裏。

“天地中的仙氣元力好濃郁,大概是其它地方的十倍左右。”

當他第一步走進這森林的時候,他察覺到了不對勁,太安靜了!這裏完全沒有經歷過獸潮的痕跡。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句話到哪都是適用的。

強化加身,他不敢大意了,同時展開意念,仔細的觀察着四周。

天地元氣因爲太濃郁而產生了一絲絲的薄霧,飄蕩在雜草叢之中,樹上偶爾有昆蟲爬過,不過那身軀就連一隻螞蟻也有拳頭大小。

沒有任何的昆蟲鳴叫聲,樹葉沒有晃動,顯然沒有風。

“不不,不對,要是這裏真的這麼和平,那怪物都到這裏來了,這裏……不簡單。”

果不其然,接下來就發現了一塊倒在地上的石牌,上面刻着幾個血紅的大字。

禁忌之林!

【恭喜】你已經發現了新地區,禁忌之林是絕對禁止進入的地域,建議實力等級A+。

絕對的安詳,那就代表着隱藏的絕對殺機,死亡總是在不經意間來到身邊。

“不好!”

蒼無惑猛的向前一撲,再回頭看時衣服已經破了,背後的頭髮斷了一半。

一隻帶着鐮刀的綠色怪物出現在那裏,身材矮小,大概只有一米多點的樣子,嘴裏發出咕嚕聲,揮舞着那鐮刀衝了過來,旁邊的樹木被整齊的劃斷,沒有一絲的阻礙。

那速度很快,等蒼無惑再一次反應過來之時,它已經攻向了面門,這一招躲閃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