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現在都處於比較困的狀態,也察覺到了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子。

本來是想問問克爾拉怎麼一回事呢,不過考慮到蕾玖給人治療時的那種態度,大家還是放棄了。

進入醫生狀態時的蕾玖,有點小霸道呢。

「行了行了,大家先去睡覺吧,這大半夜鬧騰的,明天再說。」

卡贊看著貝拉米和佩羅娜那睡眼惺忪的痛苦模樣,這兩個都是屬於一旦睡著被吵醒就會很難受的。

這整的卡贊怪心疼的,抓緊催小孩子們去睡覺。

然後一個人來到醫務室裡面,讓蕾玖乖乖去睡覺,由他來看著克爾拉。

克爾拉對於卡贊雖然不害怕了,但是跟『boss』相處起來肯定是要比跟溫柔的小姐姐相處起來要緊張的,對此有些抗拒。

不過起初蕾玖也是不打算走的,反正她的身體讓她並不是那麼需要睡眠。

可是看到克爾拉那副樣子之後,蕾玖反而決定要走了。

讓克爾拉感受下哥哥大人的溫柔吧!

蕾玖心裏面得意的笑著,因為年齡小的原因,她可是享受過哥哥的『斬妹神技』的,聽說莫奈姐姐和羅賓姐姐當時的年紀就已經不小了,所以從來沒有享受過那個。

但是…蕾玖可是很敏銳的,看當時莫奈姐姐毫不遮掩的羞澀和羅賓姐姐那一瞬間的僵直,她就知道,大家都是中過哥哥『斬妹神技』的妹妹。

斬妹神技——『哥哥大人超級溫暖的懷抱』

其實實際上就是卡贊稍微加熱了一點自己后的抱抱而已。

女孩子體溫比較低,較高的溫度會讓她們覺得非常舒適。

卡贊對此是並不清楚的。

他當初會加熱自己的體溫只不過單純是因為當時是冬天,天空中還下著雪。

三歲的小砂糖縮在他的懷裡面凍得睡不著,嗷嗷的哭,他心疼的緊,怕小砂糖凍著才加熱自己的,看到小砂糖在加熱了之後睡得這麼舒服,就習慣了在抱小孩兒的時候保持那種體溫了。

現在,卡贊已經熱好身子了。

(づ??????)づ

海書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貪狼愣了一下,立刻露出一個笑容。

葉一鳴已經走出營帳。

貪狼拍了拍祁戰國的肩膀,沉聲道:「葉哥會讓他們血債血還的!」

說罷,貪狼也走出營帳,跟上葉一鳴。

夜幕已經籠罩,葉一鳴和貪狼來到邊疆分界線,有一顆巨大的石碑前。

葉一鳴立刻看到了石碑前還有這一些血液,葉一鳴知道,這是自己人的血液。

貪狼也是盯着石碑前的那一攤血跡雙眼發紅。

「孔雀國的這群畜生!」

貪狼咬着牙,一拳砸在旁邊的大石頭上,碎石飛濺。

葉一鳴一言不發,可貪狼知道,葉一鳴比任何人都要憤怒,無他,葉一鳴身為御林軍軍主,一直都把將士當成自己的兄弟!

這時,附近有腳步聲傳來。

一隊孔雀國巡邏隊的戰士手持槍械走到界碑附近,差不多有二十人,這是一直全副武裝的小隊。

葉一鳴轉過身,看向那邊。

「龍國戰士?」

為首的巡邏隊隊長說着彆扭的龍國語,看向葉一鳴和貪狼眼神中滿是不屑和譏諷。

「看到了吧,這就是龍國的戰士,廢物一群個!」

「龍國的戰士果然都不堪一擊!」

那巡邏隊隊長身後的小隊狂笑着。

身後的小隊戰士也都鬨笑,看向葉一鳴和貪狼臉上帶着譏笑之色。

見兩人一動不動,巡邏隊隊長立刻斷定這兩人聽不懂孔雀語,笑得更加猖狂。

葉一鳴眼中已經在閃爍紅芒,可這時貪狼卻走到葉一鳴身邊,在他耳邊咬牙低語:「軍主,上面說了盡量和平控制,低調一些。」

貪狼心中也很不爽,這是剛才出來的路上上面突然來的電話,說正在和孔雀國方面交涉,讓他和葉一鳴先低調一些。

葉一鳴臉色冰冷,語氣滿是殺意道:「低調?」

「我會低調的。」

葉一鳴咧嘴笑着。

貪狼看到葉一鳴的笑容立刻明白,葉一鳴根本不可能會低調了,他心中其實也想直接殺了了事,但是剛才上面的電話,讓他有些無奈。

可葉一鳴可不會管這些,不然他就不會親自過來了。

「我們這邊死了人,死一個,對面就必須要死一百個!」

葉一鳴笑得十分詭異,貪狼心中升起寒意,他知道自己是攔不住葉一鳴的,此時心中甚至還有一些興奮。

巡邏隊隊長看兩人還是一言不發,立刻舉著槍。

「喂,龍國戰士,這是我們孔雀國的地盤,你們離遠一點!」

巡邏隊隊長輕蔑道,一隻腳甚至踏進了界碑畫的界限。

葉一鳴在黑夜中露出一個嗜血的邪笑,忽然一道銀光已經閃過,巡邏隊隊長大喊一聲:「啊,我的腿!」

一條腿已經被葉一鳴踢出界碑之外,消失得不見蹤影。

那巡邏隊隊長剛才邁進界線的腿,已經沒了,只有斷腿處的鮮血在往下流淌。

孔雀國巡邏隊的戰士瞬間懵比了,他們只看見黑夜中的閃過銀光,結果他們隊長的腿竟然就沒了!

「你們這些龍國人,該死!」

巡邏隊隊長忍着痛大罵一聲,立刻對着身後的戰士說道:「開槍,開槍,我要這兩個龍國人死,!」

那些孔雀國戰士不敢猶豫,紛紛舉起槍口。

葉一鳴聽到巡邏隊隊長的話,眼神更冷了,此時,孔雀國的戰士們已經朝着葉一鳴開槍。

噠噠噠!

黑夜下火舌極為亮眼。

葉一鳴冰冷的看着這些孔雀國戰士,身體已經開始虛幻起來,但貪狼卻能看清,軍主已經施展了身法在子彈中穿梭。

很快,一顆人頭衝天飛起!

鮮血噴灑在黑夜中,極為詭異,貪狼也露出一個嗜血的笑容。

「殺我兄弟者,殺之!」貪狼一個箭步,也衝進巡邏隊的戰士中。

。《我實在是太兇殘了》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喜歡我實在是太兇殘了請大家收藏:(shouda8.com)我實在是太兇殘了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

第249章

這導演,人近中年,脾氣也有點大。

他指著顧東的鼻子沉道:「你誰呀?我們是紅日娛樂旗下的電影公司,你敢得罪紅日集團?」

話音落,蘇有容都同情的看著這傢伙了。

顧東眉毛微揚,「哦?是嗎?」

「就是!你敢對紅日集團的人動手,怕是不想混了?」導演叉著腰,老牛批了。

顧東向後一揮手。

頓時,從暗中跑出了兩個彪形大漢。

暗中的周文兵,倒是暗笑。

這狗賊小導演,也真是不長眼。

馬上,兩個彪形大漢,拖著導演就走了。

導演叫喊著:「我是紅日集團西南大區的人,你他馬的眼瞎了是不是」

話沒吼完,被丟進一個大垃圾桶里。

一個彪形大漢踩著他心口,低聲冷道:「剛才那位,是紅日集團西南大區執行總裁顧東先生。從現在起,你已被解聘了。趕緊,滾!」

「啊?這」

導演在垃圾桶里,整個人都懵了。

半天,爬出來,哭喪著臉,想衝過去跪求顧東,「天啊,顧總,我有眼無珠」

但,一個大漢喝斥道:「滾!你不配過去了!」

導演,只得灰溜溜的滾蛋。

這,都只是小插曲。

顧東不在乎,對蘇有容道:「有容,走吧,去我咖啡廳吃個晚餐。我知道,明天你就要回中海了。」

他,很溫情。

表情,也很正,有點純粹。

蘇有容心裡有些難受,說:「不了顧東,我還有東西要收拾。還有同事們,等著聚餐」

「但我有很重要的東西給你看,關於你丈夫宋三喜的,很嚴重。」顧東臉色,略有些嚴肅。

蘇有容驚了。

涉及到丈夫的事,她現在還是上心的。

畢竟,宋三喜變化太大了。

這一切,為什麼?

旁邊還有同事看著呢!

總不能,涉及到丈夫,她也不關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