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九陰九陽之體的秦巖啊!”羅玉剛譏諷的笑起來。

“羅玉剛,如果你今天跪下來求我師姐,並且得到她的寬恕,我饒了你。否則我定讓你魂飛魄散。”

說到最後,秦巖陡然提高了聲音,他的話像炸雷一樣在會議室裏響起,迴盪在每個人的耳邊。

“哈哈哈!”羅玉剛狂笑起來,他覺得秦巖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居然敢在自己的地盤和自己叫囂,這簡直是找死。

“秦巖,人們都說你聰明無,但在我看來,你是愚蠢至極。你雖然擁有天師級別的實力,但是你再厲害,也厲害不過我整個羅家吧! 醫道芳華 也厲害不過這麼多陰陽世家吧!”

羅玉剛覺得他們聯合起來絕對能殺得了秦巖。

“少廢話,如果不認錯道歉放馬過來。小爺我時間緊的很。”

秦巖一邊說一邊擡起屁股坐在了會議桌。

他的這個動作顯然沒有將羅家放在眼裏,同時也沒有將在場的其他人放在眼裏。

否則秦巖不可能做出這種侮辱性的動作。

羅玉剛被秦巖的話氣樂了:“好小子,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啪!啪!啪!”

羅玉剛接連拍了三下手,會議室的房頂立即跳下來九個高手。

這九個人呈九宮狀站在秦巖的四周,將秦巖團團圍起來。

原來羅玉剛早算到秦巖有可能來,所以他召集了九個天師高手,佈下了九宮八荒漣漪陣。

九宮八荒漣漪陣可以對付天尊之下任何一名天師級別的高手。

“給我殺了他!”羅玉剛指着秦巖大聲叫起來。

那九個人當即念動咒語向秦巖撲去。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哼!不是九宮八荒漣漪陣嗎,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不是對手,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秦巖大喝一聲,從口袋拿出一張符紙,念動咒語點燃了符紙。

符紙在瞬間焚化成灰,變成了一把半透明的利箭。

秦巖舉起這把利箭向半空刺去,同時念動咒語:

“天地問道,陰陽借法,乾坤萬靈,聽我號令!殺!”

隨着殺字念出口,劍尖響起了一片雷霆之聲,九道閃電從劍尖升起,並且向羅家的九個人劈去。

看到秦巖施法,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約而同的大聲叫起來:“天尊!”

人的修爲在不施展道術的時候一般是看不出來的,只有在施展道術後才能知道他的修爲高低。

這像考試一樣,學生們平時學的怎麼樣,人們並不知道,只有通過考試才能檢驗出他們學的如何。

其最驚訝的是羅玉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居然達到了天尊。

別看天尊和天師只差一個級別,但是天尊卻完全可以碾壓天師。

原本羅玉剛信心滿滿,覺得這一次他通過滅掉秦巖打壓馬家,絕對可以讓羅家成爲第一陰陽世家。

但是此刻羅玉剛一點信心都沒有,甚至還覺得他今天下了一盤臭棋,居然沒有驗證秦巖的實力和秦巖槓了。

這絕對是愚蠢的行爲。

另一邊,羅家的九個人同時唸咒施法,擋住了秦巖的九道閃電。

不過他們擋的異常艱難,但是秦巖在施展道術的時候,卻顯得遊刃有餘。

這一下,他們高下立判。

“不錯,居然能擋住我的雷霆一擊,那麼接下來再讓我試試你們還有什麼能耐。”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從口袋裏掏出一把符咒,向半空扔去。

這些符咒升入半空後,突然散開向下慢慢飄落。

秦巖大喝一聲,念起了咒語。

一張張符咒無火自燃,化成一道道火箭向羅家的九個人飈射而去。

羅家九個人不敢怠慢,紛紛拿出桃木劍向火箭斬去。

深淵里的修騎士 大部分火箭都被他們斬落在地,但是有一少半火箭卻射到了他們身。

這些火箭對肉身沒有傷害,但是對三魂七魄危害巨大。

它們剛剛接觸到羅家人的皮膚,像水滲進了土壤一樣,鑽進了他們的體內。

羅家的這幾個天師當即捂住頭淒厲的大聲叫起來,他們手的桃木劍“砰砰砰”的掉在地。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彪悍,不但可以以一九,而且還輕鬆的打敗了羅家的九個天師。

這絕對是史無前例的戰績。

秦巖伸手對着羅玉剛一招,使出了困魂術。

羅玉剛只覺得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抓住了,身不由己的向秦巖滑去。

他心驚駭萬分,拼命的想止住身形,但是他發現無論他施展什麼道術,都無動於衷。

羅家的其他人看到家主向秦巖滑去,他們紛紛大吼起來,有的向秦巖衝去,有的抓住了羅玉剛。

抓住羅玉剛的人被羅玉剛帶着向秦巖滑去。

щшш ★T Tκan ★℃ O

那些向秦巖衝去的人紛紛被秦巖打的向後倒飛出去。

秦巖一把抓住羅玉剛的脖子,笑眯眯地問:“怎麼樣?服了嗎?”

羅玉剛臉色慘白,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如果他此刻說服了,那他們羅家將變成陰陽界最大的笑話。

如果他說不服,他估計秦巖肯定會殺了他。

他現在還記得秦巖當初還是道師的時候,敢殺毛家的天師。

現在秦巖實力堪天尊,絕對敢殺了他。即便不殺他,也會把他打成殘廢。 “怎麼?你不服氣?”

秦巖冷笑起來,念動咒語將羅玉剛的三魂七魄從體內生生剝離出來。

羅玉剛疼的大聲慘叫起來,同時大聲向秦巖討饒:“天尊大人,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哼!現在求饒,晚了!”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抓住羅玉剛的魂魄,將他的生魂從魂魄裏面抽出來,然後是天魂、地魂,最後是七魄。

被扯開三魂七魄後,羅玉剛像一個麪人被切割成十片。

不過其三片的顏色較深,剩下的七片顏色較淺。

較深的是他的三魂,較淺的是他的七魄。

看到家主魂魄分離,羅家的人先是被嚇壞了,緊接着嚎啕大哭起來。

其幾個年紀較輕的羅家人,居然不顧實力低微,瘋了一樣向秦巖撲去,準備和秦巖同歸於盡。

看到這些愣頭青,秦巖在心裏面冷笑起來,直接揮掌將他們打的倒飛出去。

這些羅家年輕人紛紛大口吐血,軟攤在地。

“秦巖,你這未免也太狠了吧!”其一個羅家的長老咬牙切齒地說,心疼無地看着身負重傷的羅家年輕人。

“狠嗎?我怎麼覺得我一點都不狠啊!”秦巖不屑一顧地說。

“如果我是失敗的那一方,此刻恐怕已經血濺五步了吧!而他們只不過被我打成了重傷,我已經很仁慈了!”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譏諷地看着羅玉剛。

羅家長老當然知道羅玉剛的計謀,羅玉剛可是準備將馬家直接剷除掉。

相對於羅玉剛,秦巖此刻的所作所爲,的確顯得很仁慈了。

看到羅家長老被說的啞口無言,秦巖扶起馬澤洪,恭敬無地說:“師傅,你去坐那個位置,我倒要看看誰敢不服!”

說到最後,秦巖故意拔高了聲音,並且眯起眼睛向在座的各大陰陽世家家主望去。

沒有一個人敢和秦巖對視。

當他們看到秦巖向他們望去後,紛紛低下頭看向了腳下,或者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馬澤洪有秦巖撐腰,似乎覺得自己又回到了曾經馬家最輝煌的那一刻。

他抖擻一下精神,拍了拍秦巖的肩膀,感慨無的說:“秦巖,我沒有看錯你,我沒有白收你!”

秦巖笑了笑:“師傅,如果沒有你爲我打基礎,如果沒有你當初爲我遮風避雨,也沒有今天的我。我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馬澤洪點了點頭,被秦巖的話感動不已。

億萬盛寵:陸少,別撩 在這個世界,有很多人都是忘恩負義之徒,像秦巖這樣的大好青年簡直少之又少。

“師傅,請吧!”秦巖指着會議桌的首位說。

馬澤洪此刻也不推遲,邁開腳步大步流星地向首位走去。

其他陰陽世家的家主們看到這一幕,紛紛在心感慨起來。

剛纔馬澤洪還被羅家欺負,像一個有冤無處訴的小媳婦,但是此刻因爲秦巖來了,突然間一躍變成了令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有個好徒弟真是好啊!

各家家主紛紛在心感慨起來。

馬澤洪坐在了會議桌的首位,突然間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他心裏面清楚,如果只憑他自己,別說坐這個位置,今天能安然無恙的走出去不錯了。

可是因爲有了秦巖,他一躍而起坐在了令人羨慕的主位。

“敢問各位前輩,我師傅坐在這個位置,有誰不滿?如果有可以提出來。”

秦巖豪氣萬丈的說,背抄着手,在原地走來走去。

沒有一個人敢說話,但是也沒有一個人點頭同意。

因爲他們知道這不關他們的事,這是羅家和馬家的事。

別看羅家家主被秦巖撕裂了三魂七魄,別看羅家的九宮八荒漣漪陣被秦巖破掉了,但是他們現在畢竟在羅家,誰能知道羅家有沒有殺招。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等。

等到羅家和馬家決出勝負後,他們可以選擇站隊了。

“怎麼?沒有人說話嗎?看來你們是不給我面子。”秦巖冷笑起來,眼神犀利的向各大陰陽世家家主看去。

各大陰陽世家想等,但是秦巖不可能讓他們等下去。

他要讓他們表個態,他要讓他們選擇站隊。

還是沒有人說話,大家都像沒有聽到秦巖的話似的。

秦巖伸手一招,一把無形的道劍閃現在秦巖的手。

秦巖用這把道劍指着劉家家主大聲的問:“劉家主,你表個態吧!”

劉家主趕快擺手,尷尬無的說:“天尊大人,我一個小小的二流陰陽世家怎麼敢……”

“嗯?”秦巖冷哼了一聲,立即將道劍搭在了他的脖子。

“你什麼意思?”秦巖口氣不善的說。

“天尊大人,你雖然實力尊貴,但是也不能這樣逼迫我們吧!” 總裁霸愛:欺上八億新娘 王家家主站起來大聲的說。

秦巖轉過頭向王家家主望去,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淺笑:“你做出頭鳥,那好,我今天實現你這個願望。”

說罷,秦巖伸出手對着王家家主隔空抓去。

在困魂術下,王家家主的三魂七魄立即從體內被秦巖抽了出來。

王家家主嚇得臉色蒼白,戰戰兢兢的看着秦巖。

秦巖用手一捏,王家家主的魂魄頓時噼裏啪啦的響起來,在瞬間煙消雲散。

看到這一幕,所有陰陽世家的人都嚇壞了,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出手殺人了。

剛纔羅家那麼做,秦巖都沒有殺人,這讓他們很不解。

他們根本不知道秦巖和王家家主有極深的恩怨,這件事還與毛家有關,而且王家一直以來都想除掉秦巖。

秦巖也趁這個機會除掉了王家家主。

這也算是一箭雙鵰。

王家的人看到家主被殺,一個個義憤填膺,雙目血紅,恨不能衝來和秦巖拼個你死我活。

但是很可惜,他們沒有一個人敢打頭陣。因爲他們知道冒犯秦巖那是死。

殺了王家家主,秦巖轉過頭向劉家家主看去。

看到秦巖那犀利如刀的眼神,劉家家主覺得一股寒意從他的頸椎一直躥到了尾骨。

他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天尊大人,我贊成!”不等秦巖問話,劉家家主主動投靠了秦巖。

他可不想像王家家主那樣,被秦巖直接抹殺。

嬌寵童養媳:七爺,霸道愛 秦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識時務者爲俊傑。”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向孟家家主望去。

孟家家主也趕快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贊成。

秦巖又向其他家主望去,其他家主也紛紛表示願意承認馬家爲陰陽世家第一家。

不過當秦巖看向虎家的時候,虎家家主並沒有說話。

秦巖擰起了眉頭,用生硬的口氣問:“虎嘯庭,你是什麼意思?”

虎嘯庭沒有回答秦巖的話,而是轉過頭向羅家的長老望去:“羅通,你們羅家難道這樣不堪一擊嗎?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把你們的底蘊拿出來?難道你們一直讓秦巖這小子騎在你們的頭嗎?”

聽到虎嘯庭的話,秦巖皺起眉毛。

羅通也皺起了眉毛。

其實羅家的確還有殺手鐗,不過羅家不準備現在用,因爲他們認爲自己的殺手鐗還不足以殺掉秦巖。

除非有一種情況,那是在秦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才能重創秦巖並且殺掉秦巖。

現在羅家的底牌被虎嘯庭翻了出來,羅通心裏面既氣憤又無奈。

他覺得虎嘯庭真是一個豬隊友,專門是來坑他們羅家的。

原來在陰陽大會之前,羅家和虎家商量好了。

羅家當第一陰陽世家,虎家當第二陰陽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