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千年,蔚軒和小白都沒有忘記佘姬,他們對她的愛到底有多深?

“那你們現在到底是把我當做佘姬還是舒雨澄,我現在沒有一點關於她的記憶,我不清楚你們發生了什麼。”

蔚軒和小白都沉默了,久久沒有說一句話。

十七走過來。認真的說道:“他們都清楚,你不再是他們心目中的你,但他們依然對你很好,就憑這點,你就不應該質疑他們,畢竟,你的靈魂還是原先的靈魂,只是記憶被封鎖了而已。”

看着十七,不知道該說什麼,當知道自己是蔚軒一直唸叨的佘姬時心裏有點欣喜,但之後有有點小失落。

畢竟我既然忘了兩個對我這麼好的人。

“你們能告訴我前世的事嗎?”

蔚軒兩眼透露着悲傷,看着我,沒有說任何話。

小白也是如此。

那段記憶對他們來說明明是那麼痛苦,他們卻千年不願意忘。

“我會記起來的……我會記起一起的。”

蔚軒面無表情的看着我,我則回敬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

小白則笑着說道:“嗯……相信你。” 小白則笑着說道:“嗯……相信你。”

看着小白,點了點頭。

十七笑着說道:“你們事情可真多。”

然後又瞟了眼蔚軒打趣道:“身邊美女更多。”

蔚軒冷冽的瞟了眼十七,十七趕緊把頭扭開,跟雲離說話去了。

凌夕就沒有蔚軒那麼淡定了,立即拿出長鞭,說道:“怎麼,軒王魅力大,不行嗎?”

十七趕緊說道:“可以。可以,那種大人物,想咋整都可以……”

凌夕冷眼看了下十七,準備離開,雲離突然來到凌夕面前,說道:“十七哥哥又沒說你,你兇什麼兇,不就是胸大了點嗎,壞女人,哼……”

凌夕聽到這話,臉都氣紅了,走過去就把雲離的頭敲了幾下。說道:“大人說話,哪有你小孩插嘴的份。”

雲離立即嘟着嘴,撒嬌的說道:“少主,這個壞女人欺負我和十七哥哥……”

少主?是小白嗎。小白纔剛來就認識啦。

小白一臉苦笑着摸了摸雲離的頭,說道:“都是她不好……”

凌夕跺着腳來到了蔚軒身後。

十七和雲的離則小偷小摸的在一起暗喜。

十七對雲離豎了豎大拇指,說道:“真有你的。”

然後摸了摸雲離的頭,說道:“頭還疼嗎?”

雲離笑着搖了搖頭。

其實我心裏也在暗喜。對雲離真心比怎麼喜歡。

每次都是用想要殺我的眼神看我。

我們一行人跟着十七走了大概兩個小時,走出了樹林。

剛出樹林,就看見前面是山崖。

“十七怎麼回事,沒路了。”

我疑惑的問着。

“沒路纔是正確的,我們這次的目的就是山崖下面。”

“什麼……”

我驚訝的看着山崖下,瞬間就驚呆了。

這麼高,生不見底,怎麼下去,而且……崖下是什麼情況們我還不知道。

就在我還愁眉苦臉的時候,看見十七和雲離都下去了。

突然想起來,他們可不是普通人,這點高度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

突然感覺身子一輕,被蔚軒抱入懷中。

瞟向崖上,小白正一臉失落的看着我們。

我趕緊收回目光,讓自己不再想他剛纔的表情。

蔚軒他們在陡峭的巖壁上如同平地。

沒過多久就看到了懸崖下的河流。

在河流上方的一塊凸出岩石上停下。

凌夕說道:“怎麼突然停下,不死草在哪?”

十七瞟了眼凌夕,說道:“急什麼,就是因爲你這性子,他纔不喜歡你的。”

凌夕狠狠的瞪了十七一眼,正要開口罵。十七又突然說道:“據消息,不死草在下面這條河的河底。”

蔚軒放下我,皺着眉說道:“恐怕這河水不簡單吧。”

十七嚴肅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河水沒有浮力。只要是物體沾上就會往下沉,只要人下入河裏,你就沒了控制權,被流到哪裏就看自己的運氣。”

小白問道:“也就是說。下到河裏我們這些人可能就會被分開,而且會直接被沉入河底?”

“是的,所以我才說要多找點人來,河下面肯定有古怪,說不定就是因爲不死草的影響而讓水變成這樣的。”

話音剛落,就看見一片樹葉落入河中,剛接觸到河面就立即沉了下去。

大家臉色都變得嚴肅許多,眉頭都擰了起來。

蔚軒突然望着我說道:“你留在上面。”

我一驚。是擔心我下去危險嗎,但找不死草主要就是爲了幫我救朋友,我不去真的好嗎?

“可是……”

蔚軒突然生氣的大吼道:“沒什麼可是,你這麼弱,下去只會拖後腿,難道你忘記上次在溶洞裏的事了嗎?我們都得保護你,讓我們分心。”

我一愣,他說的沒錯,這裏的確是我最弱,我下去可能真會拖後腿。

聽到他這樣說,我瞬間沉默了。

緊握拳頭,真想立即就變強。這樣就不會讓大家擔心了,也不會拖大家後腿。

小白走過來,摸着我的頭,笑着說道:“放心。我們會幫你找到不死草的,再說了,我們要是有危險,還等着你來救呢。”

十七拍了下我的頭。笑着說道:“不用這種表情,等這次回去,我教你更厲害的術,你就留在上面看那本道法書。”

我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大家了……”

蔚軒看着凌夕說道:“你就留在上面保護她。”

“我?可……”

蔚軒眼神一厲,瞪着凌夕。

凌夕趕緊不情願的說道:“是……”

雲離則笑着看着我,說道:“雨澄姐姐,等着我的好消息哦……”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後他們紛紛的朝河裏跑去,然後進入了水中。

他們剛一進入水中就消失不見,連氣泡都沒冒過。

我不停的走來走去,兩隻手一直緊緊相握。

“你很擔心他會遇到危險。是嗎?”

一直靠在巖壁上的凌夕突然這樣說,讓我全身一驚。

“難道你不擔心嗎?”

他面無表情的說道:“不擔心,因爲我相信他。”

她這句話讓我一愣,她的確一直都很平靜。沒有表現出一絲擔心的模樣。

她走過來,眼睛中充滿恨意的看着我,說道:“你根本不瞭解他,居然還敢說喜歡他。你對他根本就一點都不信任。”

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腦海裏快速的回想着與蔚軒發生的那些事情。

我的很多行爲都表現出了對他的不信任。

爲什麼凌夕可以做到不顧一切的信任他,而我卻不可以,難道我真的不喜歡他嗎?

凌夕接着說道:“不喜歡他爲什麼還要一直纏着他?”

我瞪着雙眼。趕緊推開,她,說道:“不……我喜歡他,你只是跟他相處的時間比我長。比我更瞭解他,所以你更加清楚他的能力,更加清楚他的想法,僅此而已……我也能做到。”

凌夕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着我。

“爲什麼一直想我離開他身邊,如果是吃醋,你完全可以解決我,沒必要趕走我。”

他愣了下。語氣冰冷的說到哪:“因爲他……只要看到你,他的心會更痛,我無法想象他是以怎樣的心態在面對你。”

“你知道我們以前發生的事?”

她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他不說,每次我問時,他都會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我只知道,是你……”

話還沒說完,就看見一隻巨大的黑色烏鴉朝我飛來。

感覺拿出火符,朝黑色烏鴉發動。

黑色烏鴉趕緊閃到了一邊,然後凌夕拿出長鞭。狠狠的朝烏鴉甩去。

就在以爲烏鴉會被打中時,烏鴉突然變成天哦了一個男人。

快速的握住凌夕的鞭子,用力的把鞭子一拉,凌夕重重的被扳在地上。

烏鴉怎麼會變成人?而且感覺很厲害。

凌夕從地上爬起來,緊皺着眉,說道:“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行動了!”

那位男子冷笑了一下,說道:“你們冥界都已經開始下手了,我們妖界肯定不能落後。”

妖界?怎麼妖界的人也會出現。

說完,那位男子瞟了眼我,說道:“就是她吧,嘿嘿,今天我一定要得手。”

重生都市仙帝 又是我,爲什麼都要抓我。

凌夕,臉色一沉,說道:“修想……”

男子嘿嘿笑了兩先,就朝我衝來。

我立即拿出火符,對他發動,他朝後腿了幾遍。

凌夕拿出一把手搶,對對子男子點着。

趁着這個空隙,我趕緊發動幻術,這還是在那本道法書上學來的,一次都沒用過。

剛一發動,男子就呆在原地了。

凌夕趕快用長鞭絞住男子的頸,正要用力拉。

沒想到男子突然動了起來,一手抓住上邊,發出桀桀的笑聲,說道:“就憑那種垃圾幻術也想打敗我,太天真了。” 沒想到男子突然動了起來,一手抓住上邊,發出桀桀的笑聲,說道:“就憑那種垃圾幻術也想打敗我,太天真了。”

剛說完,他就順勢把長鞭一甩。

凌夕整個人被甩了出去,正好摔向我。

男子臉色一沉,說道:“不好……”

我被凌夕直接撞下了懸崖。凌夕緊皺着眉,看着我。

快速的把長鞭甩向我,想把我拉上來,但長鞭不夠長。

男子立即變成烏鴉,朝我飛來,速度極快,眼看着一點點的逼近我。

我發動火符他也能快速的閃開。

就在同一時候凌夕,也直接跳了下來,然後用手槍射擊着烏鴉,另一隻手上的長鞭甩動,系在了我的腰間。

由於有凌夕的手槍,烏鴉一直沒能靠近我。

凌夕趁這個機會。雙腳用力的蹬在烏鴉的肚皮上。

直接把烏鴉給蹬到了剛纔我們站着的那個平臺上。

烏鴉立即變成男子模樣,站到那塊岩石上,捂着肚子,咬着牙。說道:“可惡……”

隨後我們便沉入水下。

凌夕的長鞭一直緊緊的纏着我。

在水中就像有重石頭壓在我的身上,讓人有點喘不過氣來。

只覺得整個人一直在往下沉。

自己慢慢無法承受這個壓力,越往下沉壓力越大。

就在感覺自己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感覺自己身體撞到了地上。

雖然痛,但已經沒有力氣叫疼。

在地上躺了一會後,感覺自己的體力恢復了一點。

慢慢起身,朝着長鞭的另一頭看去。

看見凌夕也站了起來,朝我這邊走來。

我有氣無力的問道:“這裏應該就是水底了,得去找他們。”

凌夕看着我,點了下頭。

左右看了下,四周一片漆黑,而且就只有一條長長的一條路。

拿出包裏的手電筒,勉強能看清四周情況。

只是格外昏暗。

我們就隨便挑了個方向走。

“凌夕……剛纔那人是妖界的,爲什麼妖界的人也要抓我,我體內到底有什麼?”

凌夕沉默了半天,說道:“一個很恐怖的東西。”

我嘟了下嘴,她這說了和沒說有什麼區別。

“對了……剛纔你在上面,話還沒說完,是我怎麼樣?”

聽到我這樣問,她突然停下腳步,我沒來得及剎住,一頭撞到了她身上。

她依然沒有動,也沒有吭聲。

就在我準備再問一便的時候。他聲音低沉的說道:“是你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