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眼下他們根本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就被嚇得逃跑了起來。

然而,這些蛇卻是四面八方都有出來,他們想逃幾乎不可能,有不少從樹木之上落了下來,朝著他們纏繞咬噬而至。

「大家別慌,快斬了它們!」其中一人驚喝一聲,立即抽出了他的大刀,開始朝著這些蛇妖狂斬了起來。

其他人也紛紛反應了過來,取出了他們的武器開始斬殺這些蛇妖!

噗噗!

他們怎麼說也是上品元士的實力,反應能力還是不錯的,眨眼間便有十數條蛇妖被他們斬殺。

啊!

但是百密一疏,這些毒蛇從各個方向襲來,還是有人被蛇給咬到了。

他們且殺且逃,但是這些蛇妖卻是沒有放過他們,繼續窮追不捨。

「我,我頭暈了,是不是中毒了,你,你們救救我!」剛才被蛇咬的那人突然摔倒在了地上叫喚道。

另外三人根本沒有一個人停下來,他們只恨自己生少了兩條腿,有多快跑過快,另一人的死活他們完本沒有去理會。

別人的命就算再珍貴也是別人的,而自己的命就算再小,也是最重要的!

只是他們越往裡面逃,出現的蛇妖等階更強大,最後連他們也死在了這些蛇妖的噬咬之下。

當然,他們在臨死的時候,還是斬殺了不少蛇妖,其中還有達到中妖境界的蛇妖。

他們幾人死了,但是其肉還被這些蛇給徹底地吞噬掉了,只剩下幾具白嘩嘩的骨頭。

姚躍、關長雲以及張猛飛三人見了這情形都有些想嘔吐了起來。

他們雖是設計殺人了,但是他們還沒有殺過什麼人,就算錯手殺過,也沒見過這麼慘忍的場景!

「想要更好地生存下去,就必須能夠勇於面對一切,死幾個人算什麼,是他們先想對我們下手的!」姚躍緊著拳頭大喝道。

他雙目泛著腥紅嗜血之色,一股無懼一切的勇氣洶湧了上來。

「沒錯,死幾個人不算什麼,最重要是我們還活著就行!」張猛飛也是很快擺正了自己的心態說道。

「他娘的,我老關可不是被嚇大的,走,我們去收這些蛇膽去,順便開始殺蛇去!」關長雲深吸了幾口氣,然後率先朝著一些死掉的蛇屍走了過去。

蛇妖最珍貴的自然是蛇膽,將它們一一取出來可以計入積分當中。

關長雲將其中一條蛇剝了,然後取出蛇膽用清水清洗了一下對姚躍和張猛飛道「老大、老三也動手吧,具說蛇膽壯陽的,我先吞一個!」。

說罷,他捏著鼻子往著嘴裡往下去。

「不錯,除了壯陽之外,還可以固本!不過現在可不能吃得太多,要不然沒辦法泄火也是件麻煩事」張猛飛應道。


他也走了過去,開始對其他蛇清理,也生吞了一個蛇膽!

姚躍可是一朝被蛇咬,十朝怕井繩!

他不是怕蛇,而是怕又吞錯了蛇膽,噬錯了蛇血,再惹上了一身穢之氣就麻煩了。

所以,他堅持不服用蛇膽,只是將它們一一取出來,並將等級高一些的蛇肉留下來待得晚上做蛇羹。

經過清理,他們獲得了下品小妖蛇至下品中蛇妖蛇膽五十七個,其中大部份是小妖境界以下,僅有幾個是達到下品中妖等級的。

有時候等級低不代表咬不死等級高的人類,誰叫它們數量多,而且都蘊含著懼毒呢。

其實,原來蛇膽數量要比這多一些的,可是小猴子就獨吞了好幾個蛇膽,就當吃零食一樣,很是隨意。

「哈哈,沒想到剛進來就有不少收穫,真是不廢吹灰之力啊!」關長雲十分高興地笑道。

他已經從剛才噁心膽怯的陰影擺脫了開來。

「小妖積分太少,我們必須尋找中妖甚至是大妖獵殺,才能夠賺取更多積分!」姚躍不滿足說道。

既然,參與了歷練,姚躍就想盡最大的努力去奪取更多的積分。

能否得到第一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能夠從歷練當中獲得更多的戰鬥經驗,以及他所需要的一些東西!

當他們準備清理蛇肉,做蛇羹之時,小猴子突然叫喚了起來「老大,那邊有動靜,可能是更強大的蛇妖來了!」。

小猴子耳聽八方,眼觀六路,在這附近範圍內幾乎沒有什麼它感應不到的東西。

姚躍立即叫道「老二、老三戒備有蛇妖來襲!」。

他們在這裡做剝蛇,引來強大的蛇妖不足為奇,說不定是這附近有大蛇妖當王呢。

果然,在小猴子的指示之下,在一處草叢當中有一黑一白的兩條蛇蟒鑽了出來。

它們蛇身足有人腳那麼粗,兩條皆有將近兩米條,那蛇信不停地吐納,似有一黑一白煙霧浮動,看起來相當地猙獰,它們蛇首極扁,一條純黑色,一條純白蛇,交錯地朝著姚躍三人盤旋了過來。

「這是雌雄雙蛇!兩位兄弟小心,別吸入它們吐出來的毒霧」姚躍輕呼了一聲,立即抽出了背後的長劍,朝著這兩條蛇妖斬了過去。

這是兩條中品中妖蛇,它們是一雌一雄很少分開來,它們劇毒無比,常人沾之很快毒發身亡!

姚躍出手極快,長劍朝著那兩條蛇妖籠罩了下去。

只是就在他劈斬下來之時,這兩條蛇妖分了開來,同時吐納出兩股更加濃烈的毒霧朝著姚躍襲來。

姚躍大驚,立即往後撒,同時屏住呼吸不敢吸入這些毒霧!

「大哥你走開,待我來!」張猛飛從后驚呼了一聲之後,他抓起了一旁一塊一百多斤的石頭朝著那兩條蛇砸了過去。

兩條蛇妖本來是糾纏在一起的,但是看到這麼大一塊石頭砸來,它們立即被嚇得分散躲了開去。

「快用石頭砸它們!」張猛飛趕緊向著一旁發傻的關長雲叫喚道。

蛇妖吐出蛇毒不能聞,他們必須選擇遠攻了!

只是這兩條蛇妖很是狡猾,而且速度極快,分別朝著他們腳下急竄了過來。

它們達到了中品中妖的境界也是成精了,它們面對過不少來獵殺的人類,它們咬死過不少人,對付他們也算是有不少經驗了。

可惜,它們低估了眼前這三人的智慧和能力。

它們被分散,毒霧的力量也分散不少,而且它們朝著前方兩人噬咬而去,卻忘記了另一人已經是繞到它們身後,快速地朝著白色蛇妖斬了過去。

姚躍修鍊基礎劍技二十天,不說多麼地精進,但是卻從一個不懂用劍的菜鳥成為了一名真正懂劍的人,他速度超快,把握著瞬間的機會,劍芒斬在了白色蛇妖的后尾之處。

他不敢斬蛇妖的中間部位,因為他怕蛇首隨時回過來給他致命的一擊!


果然,他一劍落下,那蛇妖不顧前方砸來的亂石,反首就朝著姚躍噬咬而來。

那尖鋒的小利牙充滿了冷血的味道,同時伴隨著一股白色的霧氣沖襲而來!

姚躍見好就收,第一時間就已經往後撤退了!

他很了解這些蛇妖的習性,它們往往會臨死反擱一擊,稍有不謹必備其拖著陪葬了!

白蛇妖緊斷了一截蛇尾,蛇血狂流,但是它仍然沒有死,就在它要朝著姚躍衝擊而來之時,關長雲大喊一聲「我砸死你這條蛇妖!」。

他手中一塊石頭當頭就往著這條白蛇妖砸來。

白蛇妖已經是斷了一截蛇尾,而且目標又在姚躍身上,根本無法躲過關長雲在它後面的一砸。

白蛇妖立即被這近百斤的石頭給砸扁了,但是它仍然沒死,居然還扭動著身體,想要從石頭下鑽出來。

然而,姚躍不給它機會,手中長劍再度來襲,他一下子連斬三劍,將這條白蛇身子斬成了三大截,一抹抹的鮮血涓涓流出!

那半截卡在石頭下的蛇身急搖了一會,終於是停了下來,理應是掛掉了!

另一邊,張猛飛狂砸著的黑蛇妖居然在左躲右閃當中靠近了他。

它蛇首吐納黑霧,同時快速地朝著張猛飛腳下撲咬而來,如同利箭射出,快得嚇人! 如若只是一蹶不振倒還罷了,然而,羅德恩城本地的勢力對於薇恩家族,仍然十分感興趣,原因無他,數百年來,薇恩家族傳承下來的技能書,那些隱祕的武器裝備和寶物,五一不吸引着他們。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哪怕薇恩家族已經大部分被瓜分了,但剩下的,也猶然吸引着羅德恩城的那些龐大勢力們,其中最爲強大的,就要數城南的波圖家族了。

波圖家族原本只是羅德恩城一個小家族,不過因爲族內一位強者參加討伐諾克薩斯的戰爭,立了功名,便聲名鵲起起來,家族也開始擴張勢力,經過十多年的經驗,波圖家族也變成了羅德恩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但是他們的野心可不止在羅德恩城做老大,他們的目標,乃是進軍德瑪西亞,然而波圖家族創立時間太短,沒有底蘊,哪怕上頭有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擠進德瑪西亞這個高手如雲的城池的。

直到四大家族之一的薇恩家族因爲肖娜的消失而退出四大家族,波圖家族終於看到了希望,那個立了戰功的波圖家族族人差點兒沒樂瘋了,第一時間就和那些強者想要瓜分薇恩家族的寶貝,可是那些強者,很大一部分都來自其他三大家族,他們對於這個不懂事的強者來瓜分寶貝十分不爽。

試想,原本一人一半的蛋糕,忽然多來一個人要分一杯羹,這誰會爽?況且那些強者也不是傻子,他們自然明白那位強者打得什麼算盤,出於對自身利益的考慮,那些強者便出手將那個波圖家族的強者給幹掉了。

這可讓波圖家族傻眼了,他們連忙請願,讓德瑪西亞皇室查出真兇,可是那個時候全瓦羅蘭都在關注戰爭學院的事,誰愛理你一個根本不知道名號的小家族,於是便隨便把波圖家族給打發了,這下波圖家族可徹底沒轍了。

原本積蓄了好久準備一舉頂上薇恩家族,成爲四大家族之一的計劃也泡湯了。

並且,失去了那位強者的庇護,波圖家族之前的仇敵都開始蠢蠢欲動了,連自身都難保,波圖家族也就沒辦法貪圖薇恩家族了。

薇恩家族就這麼在夾縫中生存了近百年,直到近十幾年,薇恩家族幾乎沒有再出一個像樣的強者,而波圖家族卻連續出了好幾個強人,此強彼弱的情況下,波圖家族壓抑了百年的野心,終於再度燃燒。

他們準備藉着角逐召喚師大賽這個名額的機會,一舉將薇恩家族踩在腳下,假以時日,便徹底吞併薇恩家族。

而至於召喚師大賽,和角逐參加大賽名額的比賽又是一段不得不說的事了。

自從戰爭學院和英雄聯盟崩潰之後,在原來的戰爭學院的廢墟上,突然出現了一片峽谷,那片峽谷常年被濃霧所瀰漫,曾經有一位隱世的最強王者實力的強者出於好奇,進入了那條峽谷,從此,那位強者便杳無音訊了。

這消息不脛而走,讓許多準備去峽谷裏一探究竟的強者們紛紛望而卻步,連大陸上的頂級強者都能吞噬,誰又敢拿自己的命去開玩笑呢?於是,那條峽谷便被人們列爲禁地,出於對峽谷的敬畏,那裏也就叫做召喚師峽谷。

之後的很多年裏,都沒有人涉足這裏,直到十二年前,一支傭兵團在獵殺異獸的時候,不小心迷失了方向,進入了召喚師峽谷,他們卻驚奇的發現,召喚師峽谷的迷霧,居然散去了,露出一條十分寬敞的大道。

爲了躲避追來的異獸羣和處於好奇心,這支傭兵團順着大道走了進去,直到盡頭,他們才發現,峽谷的裏頭,赫然是一個龐大的祭壇,祭壇的周圍,有很多防禦塔,這些防禦塔和防護城池的防禦塔一樣,但是從防禦塔上的攻擊水晶的大小來看,恐怕比防護城池的防禦塔,要強悍許多。

在祭壇的中間,就是一塊很大的魔法水晶,那塊巨大的魔法水晶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不過真正引起傭兵團注意的,是在魔法水晶之後的一個奇怪的而又龐大的法陣,那個法陣從外表看,十分平淡無奇,但是誰站在它旁邊,都能感受到一股充盈的魔法能量在波動。

而他們也嘗試了一下,發現無法進入那個法陣,最終只能作罷,開始在法陣外休整。

說來也奇怪,一路狂追他們的異獸羣,反倒在召喚師峽谷消失了,依然精疲力竭的傭兵團便紛紛休息起來,連站哨的人都沒有留下一個,他們實在太累了,而且本身實力也並不強,能活這麼久已經是運氣使然,後面又是死路,如若異獸追來了,那也只能認命了。

傭兵團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態休息了一晚,而等他們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卻愕然發現,他們所處的地方,已然在召喚師峽谷的入口了,並且,他們每人手上都出現了兩樣東西,其中一樣,是一本古樸的技能書,而另一樣,則是卷軸。

所有人都有些欣喜的打開技能書,發現級別最低的,都是黃金級的技能書,這更是讓他們樂瘋了,不過當他們打開那捲軸的時候,又立刻頓住了。

因爲所有的卷軸上的內容都是一模一樣的,卷軸要傭兵團的每個成員,將手裏的卷軸,分別送到瓦羅蘭大陸的每一個帝國,主要內容則是告訴每一個帝國,要求他們從此開始,沒過四年,便要競選出十支隊伍前往召喚師峽谷,這十支隊伍的實力,均不得超過黃金一。

而到了召喚師峽谷之後,便自然會有一位使者接見他們,不過具體的事宜,將是在峽谷中進行角逐,首先是兩支隊伍的各自角逐,最後只剩下四支隊伍,然後進行最後的角逐,競選出獲勝者。

而作爲角逐獲勝者的獎勵,那便是能夠進入傳送陣之中。

傭兵們自然不敢耽誤,第一時間就將這些卷軸送到了瓦羅蘭的各個帝國,起初,所有帝國都以爲這是個玩笑,根本沒有當真,只有愛好冒險的約德爾人派出了一支隊伍去他們早就渴望知道的召喚師峽谷。

由於沒有競爭對手,所以這支來自約德爾的隊伍直接成爲了優勝者,他們一共五人,全都進入了那個法陣,而等他們出來的時候,原本只是黃金五的實力,居然全都變成了鉑金實力,並且還帶出來一件靈器級別的武器,腐蝕之刃!

這還只是從約德爾傳出的消息,至於有沒有隱藏,那就不得而知了,僅僅只是這消息,就讓所有帝國全都震驚了。

從黃金實力一躍到鉑金,直接跨越一個大級別,這已經足以讓很多人心動,更別提,還有一件靈器,幾乎是一瞬間,所有帝國的皇帝都在砸東西,這麼好的事居然讓錯過了,這如何能讓人不惱?

要知道,黃金和鉑金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因爲鉑金之下的修行者,只是出於普通的修行狀態,無論是魔法師還是戰士,他們修行的,只是體質和悟性,而到了鉑金,卻需要修行者接觸到空間之力。

說直白一些,就是傳說中的領域,因爲鉑金強者,便已能夠藉助空間之力,御空而行了,這和黃金實力,簡直是天差地別!

也是因爲這個,鉑金實力,也被叫做最強王者的敲門磚,大陸上無數的天賦異稟的天才,就是因爲卡在黃金實力無法領悟空間之力晉升到鉑金實力,從而泯爲衆人,而一旦晉升到鉑金實力,那麼再晉升到超凡大師,就只是時間問題了,至於能否踏足最強王者,那就得看天賦如何。


從而可以想象,這個獎勵有多麼吸引人,但是之前的卷軸就限定了,每個帝國只能十支隊伍,而且每支隊伍的人數不得超過五人,所以哪怕再誘惑,每個帝國也不敢違背,因爲那裏,可是曾經那個人降臨的地方。

所以從那開始,每隔四年,原本還在你死我活拼命的德瑪西亞和諾克薩斯便會十分默契的進入停戰狀態,然後在國內選拔優秀人才和隊伍,前往召喚師峽谷,這個獎勵實在太豐厚,沒人不心動。

所以,纔會在這些大城池,設立這種角逐名額的比賽,畢竟實力越強,到了召喚師峽谷奪得冠軍的可能性也就越高,每個帝國都還是希望自己境內多一些強者,因爲如今大陸太混亂了,多一個強者,也就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而在羅德薩城,自然也是有這樣的比賽的,因爲羅德薩城畢竟還是德瑪西亞西邊的大城池之一,而在羅德薩城,唯一有希望的,也就是波圖家族和薇恩家族了,可惜今年薇恩家族卻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強者,這個名額,恐怕就要拱手讓出了。

撇了撇嘴,林浩有些意猶未盡的關掉了收藏頁面,他臉上滿是驚奇的表情,靈器?那可不得了啊,從收藏的書中,他自然也是看到了關於武器裝備等級的,而靈器,在瓦羅蘭幾乎是絕世寶貝,用金幣幾乎都無法樑衡,居然就這麼拿來獎勵了。

而且最讓林浩心動的,還是那個從黃金直接晉升到鉑金實力的獎勵,他饒有興致的捏着下巴,望着天花板躺在鋪着上好絲綢的牀上,喃喃自語道:“這獎勵很豐厚啊,我要不要去參加呢?嗯,這是個問題……” 黑蛇妖似那黑色閃電來襲,眼看著就咬到張猛飛的腳下了。

張猛飛大喝一聲,腳步極快後退,同時猛然抽出束在背後的長矛「給我滾開!」。

張猛飛這長矛帶著橫掃千軍之勢,狠狠地往著黑蛇妖揮來。

噗!

黑蛇妖終是沒能傷到張猛飛,被這長矛一下子打得蛇首迸裂而亡了!

它只是中品中妖級別,與張猛飛這下品元將還是有不少差距,被直接打死也是在情理當中。

「哈哈,終於有兩條高級一點的貨色了,不過還真是難纏,嚇得咱小心肝急跳!」關長雲高興地笑道。

看得出他還是首次經歷這種獵妖場面,還是顯得相當興奮的。

說罷,他就要朝著那蛇妖跑過去,想將石頭給搬開來。

「老二先別動!」姚躍叫忙急喚道。

「老大幹什麼?難道你還擔心它還活著?」關長雲停了下來應道。

「它沒活著,但是也有辦法讓你中毒而亡!」姚躍應道。

接著,他走了過去,讓關長雲退後幾步,然後將那塊石頭劈成了兩半。

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