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心訣便是蘇家老祖曾經名揚天下的絕技之一,也被記錄在了傳世的《洛神賦》之中,後來先輩將其運用在了軍隊之中。靈心訣最大的優勢在於他可以毫無阻攔,無論相隔多遠都可以完成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並且耗費靈氣不大的情況之下,直接將命令下達給千軍萬馬之中的每一個人,所以蘇家家主完全可以在千里之外下達戰術,指揮戰鬥。

如此靈技,堪稱絕唱。正因此技,輔佐著蘇家所擁有的地位。

可是如今的越海軍為何在這裡?

難不成整個軍隊叛變了? 寵婚總裁老公 ,不在乎實力的大小。

蘇徹思索片刻,當下盤膝而坐,回想《洛神賦》之中的靈心訣決法。雖然他沒有修鍊《洛神賦》,但是當初他可是一遍又一遍的熟讀過,自然不會忘記。

不出一會兒,蘇徹便使用靈識,找到了對面那越海軍的人,

「你可是越海軍三軍下蘇家之人?」蘇徹利用靈心訣傳輸話語,沒有出聲。

靈心訣的好處在於他可以不動聲色的與人溝通,也是作為情報卧底最好的靈技。

「你是?」那人雖然沒有立刻慌張防禦,但是也開始警覺的看向四周。

「我是你的故人。」蘇徹沒有明擺著說出自己的名字,就是想看看對方的反應。

那人看上去猶豫了片刻,繼續回應,「你是元帥嗎?」

他口中所說的元帥,便是自己的大哥蘇龍。

一年之前,蘇龍的實力便已經到達中階凝神層的級別,雖然差了父親一級,但是實力已經相當非凡了,他做元帥位置,無人質疑。

「你為何會在皇室之中?」蘇徹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用命令的口氣問道。

那人似乎有些驚異,但是還是回答道,「我等二十四人是五年之前元帥親命安插入皇室的,請問你是?」

因為靈心訣只有蘇家之人會使用,所以那人也沒有任何防心。

「我是蘇徹。」蘇徹聽聞此言,也當是放下心來。


可是這句話,顯然讓那人忽然坐立不安。

「三少爺!」那蘇家之人說道,「我是蘇華野啊。」

蘇徹聽這個名字,微微一笑,正是他沒錯,小時候的玩伴,比自己年長几歲,為人和善。

「你們的負責人是誰?」蘇徹問道。

他明白,如此行動,負責人一定會是自己熟知的人。果不其然。

「直接負責人是大少爺,二十四人之中負責的人是蘇乞。」

蘇乞,是蘇徹的表哥,和蘇龍同歲,實力已經達到了凝神層。 大叔,別鬧 ,混入了皇室很久。

「他現在何處。」蘇徹問道。

「八隊長在百寶閣之中看守,是負責守衛的人。」蘇華野說道,聲音之中盡顯激動。「三少爺,一年前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但是族內具體情況我們一概不知,又不能打問,你可以和我們透露一下嗎?」

這時族內殘存的族人,蘇徹又怎能不與他們同甘苦?

「我父親現在被囚於祁連山,剩下的族人戰死過半,殘餘的人都四周逃竄,尋找得到的幾率非常渺茫。蘇媚和我在一起,沒什麼大礙,但是大哥的下落仍然不明。」蘇徹簡單的說了一下,沒有做多解釋。

蘇華野嘆息了一聲,回答道,「一年之前,我們和大少爺失去了聯繫,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們仍在這裡潛伏。現在皇室將蘇家加入了暗殺名單,凡是發現格殺勿論。前幾日的一個兄弟出去執行任務,是去剷除剩下的族內之人,他只有自刎當地,救了大夥……」

聲音越來越顫抖,蘇徹也是捏緊拳頭,皇室原來如此,但是為何會這樣?

很明顯,皇室也是冥王殿統治下的一個拳頭。

「你們的辛苦和付出,族內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但是要記住,千萬不能放棄。」

蘇徹第一次感到語言是多麼蒼白無力的一種表達方式,現在的他,根本無能為力。

「三少爺,你為何到了這裡?」蘇華野調整了一下心情,問道。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蘇徹說道,「我要取百寶閣之中的吉祥果。」

那聲音停頓了片刻,「三少爺,你稍等,我幫你聯繫八隊長。」

蘇乞……

蘇徹緩緩的念著這個名字,忽然有一種暖流流入心頭。

蘇家的人,曾經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安逸。可是如今,連原因都沒有便被滅滿門,生死下落不明的族人遍布百花帝國,其中更有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幼兒。

「冥王殿……我一定讓你付出最慘痛的代價!」蘇徹的心中一顫,再也壓抑不了心中的感嘆。

「三少爺?」

這時一個聲音在腦海之中響起,蘇徹冷靜一聽,回復道:「你是蘇乞?」

對面竟然傳來了男人啜泣的聲音,「徹兒!我是你表哥!」

這句話,不忍讓蘇徹的眼眶也跟著濕潤了,「表哥,你可還好。」

「表哥好!表哥很好,你們怎麼樣?媚兒怎麼樣?族長怎麼樣?」

「很好,二姐很好,只是父親……」蘇徹的聲音也不禁顫抖了起來,「他被囚禁於祁連山之上了。」

「我就知道風清聖不是什麼好東西!」那聲音惱怒了起來,「徹兒,你怎麼樣?」

「我也很好,表哥……」這樣的關心,是無論誰都帶不來的真情,蘇徹明白,也感受的真真切切,此時的他,懷念起幼兒時那溫暖的時光。

「沒事,你們都好就沒事。」蘇乞的聲音漸漸恢復了平靜。「族內的事情調查清楚了嗎?」

「嗯。」蘇徹應到,「現在還不確切,還需要進一步考證,但是可以證實的是,祁連山和皇室皆是敵人。」

蘇乞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我知道了,聽華野說,你這次來是要找吉祥果?」

「是的,我需要為我的朋友解除妖獸之毒。」

「現在我掌管整個百寶閣,但是寶物的分類和數量都另外有人監管,我不好為你拿出。」蘇乞回應道,「如若你要取,只有一個辦法。」

蘇徹睜大雙目,微微一笑。

「偷?」 「三少爺,你果然聰明。」那邊的聲音好像十分高興一般的說道。

蘇徹定了定神,思想了一番對策,便問道,「你有什麼好的對策嗎?」

蘇乞聽到蘇徹的詢問,便將大致的線路與蘇徹講述了一番。

原來百寶閣有四層,每層都會有重兵把守,蘇乞本人坐鎮四層之處,而蘇徹所需要的吉祥果則是在三層。

進入的方法十分簡單,四層的看守只有蘇乞一人,而頂層的防守工作全部由他負責,所以蘇徹只需要從上方掩人耳目的情況之下,進入閣頂就萬無一失了。接下來的便是從四層下三層的工作。

三層的守衛的實力也不低,有一個中階歸元層強者坐鎮,帶領十二位上階靈元,此等陣容非常強悍,但是想要突破也不是什麼難事,只要越海軍的越海天玄術發揮幻術作用,想要突破這樣的防鎖線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就需要施加幻術的人實力非常之高方可完成。蘇乞正好可以達到這一點。

聽過蘇乞簡單的部署之後,蘇徹也是應聲同意了下來。

「表弟,今日的形勢不是非常樂觀,想要進入不難,但是出去時會很難,所以如若不急,待我好好安排時間之後,我通知你。」蘇乞的聲音再次發出。

蘇徹聽聞,回復道,「好,那如若有時機成熟,你再使用靈心訣通知我。」


「對了,表哥。」蘇徹正欲離開之際,想起了一件事,便問道,「你知道白家嗎?」

「知道。」蘇乞回復甦徹。「白家是一個皇室的依附家族,家中實力並不是太弱,但是強者也不太多。對待周遭的人還算和善,沒有什麼仇敵。」

詢問了白家具體的位置之後,蘇徹告別了蘇乞,獨自向百花樓走了回去。

蘇徹仰頭看著百花城的天空,幽蘭的天空零星點點,下弦月散發著溫暖的光芒,頗有一番風味。蘇徹駐足向前望去,忽然間皺了皺眉,藏身在了街角的一處。

兩個身影閃過,到了百花樓樓下,他們正是從上兮玥璃房間之中出來的。

蘇徹冷靜的看著對面的兩個人,透過明亮的月光,他驚異的發現其中的一個人,正是自己見過的憫兒。

「他們這是幹什麼?」蘇徹疑惑的看著兩人,為什麼要採取這樣的方式?鬼鬼祟祟的,又不是像自己一樣去偷去搶。為何如此?

雖然疑惑,但是蘇徹肯定不能大步走上去問兩人,所以只是偷偷的觀察著,沒有暴露自己的所在。

一男一女竊竊私語了一陣之後,似乎商量決定好了什麼,便立刻向一條小路疾馳而去。

「難不成?」蘇徹想到,上兮玥璃說她們來到百花城的目的是為了風之翼,難道這兩人正是去探尋風之翼所在?

這讓蘇徹很是感興趣,反正閑來無事,便自當決定跟著兩人,看看他倆究竟是做什麼事去。

一路疾馳,倒也不是很快的速度,蘇徹在保證對方不會發現自己的情況之下一路尾隨。

雖然他仍然感覺不出來那男子的實力,但是蘇徹可以確定的是那男子的實力和上兮玥璃差不了多少,是自己預感不到的一個領域。

跟了不一會兒,蘇徹才發現不對,那兩人似乎在兜圈子一般,已經來來回迴繞著一個範圍走了三圈之久。

被發現了?

蘇徹暗自想到,就在此時,那兩人竟然分散開了。


憫兒朝著一個方向飛快的走了,彷彿在逃跑一般,而那男子仍舊在原地,沒有移動。

蘇徹沒有動,而是展開大範圍的感知力,時時刻刻注意男子的動向。

忽然,那男子竟然消失了。

男子的靈氣忽然之間消失在了自己的感知範圍之內。

蘇徹皺眉,再次擴大感知範圍,仍然查無所獲。

「怎麼回事?」蘇徹納悶的看向遠處,就在他抬起頭的瞬間,一個手掌直拍他的後背。

「咚……」

蘇徹的身軀向遠處飛出,打破了幾座房屋之後,跌倒在了地上。

「跟蹤我?」原本自己站立的地方,赫然出現了那男子的身形。

蘇徹顫巍巍的站起來,擦乾了嘴角的血漬,吞了口口水,目光變得冰冷了起來。

「你這是什麼眼神?」那男子嘲笑著說道:「怎麼了?想幹掉我?」

蘇徹沒有說話,依舊冰冷的看著他。

方才那一掌已經足以告訴蘇徹,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水平面上,甚至根本不在一個大陸的級別之上。

可以確定的是,方才一擊,那人留了手。但是至於為什麼留情,蘇徹不清楚。他現在能做的只有靜觀其變。

「滾出百花城,從此不要見我家小姐。」男子清淡的說道:「不然,我就要了你的命。」

蘇徹聽聞此言,才知道面前的人搞的原來是這一出。

一聲冷笑,蘇徹目視男子,右手捏拳,孕育著靈氣。

「你還真想和我動手?!」那男子的面色之上有些哭笑不得,「我的實力根本是你無法想象的高度,我勸你……」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

蘇徹手上順勢之間完成了二十二道結印,雷鳴之力開始緩緩湧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