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那我們現在開始用活人的血進行祭祀。”左護法點頭說道。

“快派人去吧,只要嗜血丹早日凝聚完畢,我們門]派就可以不必再像現在一樣苟且偷生了。”古奧說道。

其實現在的古奧是處於封印狀態下的,他的一身修爲全部都被華山派的長老給封印了,不僅僅只是他,古平也受了極大的傷,一旦嗜血珠煉好,古奧就有機會衝破封印。

陳鳳天他們之所以找不到離門是因爲離門本來就不存在於這個物質世界裏面,離門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一處多元空間,一般人類不僅看不到,而且用特殊儀器感應也是感應不到的。

只有華山派掌握的那些古武科技才能找到和打開這處封印。

這幾天龍飛海帶着幾人一直在翻閱一些古籍,在尋找着關於離門的線索,終於在一本書上找到了關於離門的記錄。

“1977年,離門被華山派掌門張慶豐封印於江滬。”就只有那麼短短的一句話但是卻給了四人一條名路,現在要想找到離門,那就只能去尋找華山派了,既然是他們封印的,那他們肯定就有還會有再次封印的能力。

現在很明顯就是離門封印不穩固的時候了,不然哪裏會有那麼多修煉了嗜血術的古武者。

他一旦大肆進攻塵世,那就是一場血淋淋的屠殺,不僅僅會帶來恐慌,更是會暴露古武者的存在,讓這個世界的凡人合起火來針對古武者,到時候對付古武者的手段可能就會升級到什麼核禽蛋了,而不是普通的槍械武器。

“走了,我們現在就去華山找人來教訓這羣人,現在我們是不可能能夠對付的了他們的了,他們一個護法都是黃階七層的高手了,那他們的門主的實力估計已經達到玄階了。”柳小小說道。

“行,現在就去。”陳鳳天表示同意。

程陽這些日子在天海可謂是忙得不亦樂乎,他的酒店已經確定好了地皮,買這塊地皮就花了他幾百萬,其實建起來的錢反而沒有那麼貴了,只是建起來需要花點時間罷了。

他一直都有收到陳鳳天發來的彙報短信,聽說他們要去華山找人幫助的時候程陽覺得他們終於是開竅了,這四個愣頭青就這樣沒有任何目的性的去找離門,那不就是憨憨行爲嘛。

現在知道變通了也算是件好事。

不過在他得知離門門主的修爲可能在玄階以上的時候他心裏的危機感瞬間就來了,要知道他現在也纔不過黃階六層而已,本來打算是要放棄修煉一元決了的,但是到現在都還沒能找到新的功法進行修煉。

所以他這幾天一邊在忙,也一邊在鞏固着自己的修爲,他害怕到時候柳小小一夥人還是沒有辦法解決掉這該死的離門,那他還是得暗中出手幫忙。

他發現他的聲望值一直在飛速增長,這估計是常青會在江滬一直在擴大勢力範圍導致的,畢竟常青會幕後的老大就是他嘛。

害怕常青會也就是害怕他,所以他現在的聲望值已經達到了可怕的兩萬點,他全身都散發着一中不怒自威的風範,雖然氣質上是儒雅的,但只要給別人一個眼神,都能讓人感到害怕

再加上他已經學到了中級催眠術的緣故,他說話已經自帶催眠效果了,對於普通人來說程陽說出來的話就有種讓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和服從的衝動。

他和柳傾城之間的關係也發展的比較快,雖然還是沒有確立情侶關係,但是似乎已經達到了那種地步了,柳傾城對於程陽的依賴性實在是太強了,就算程陽一天都在修酒店的工地上待着,她也會陪着程陽。

這樣一來程陽有些害怕到時候自己要去做某些危險的任務的時候柳傾城也硬要跟上,他倒是不介意也讓柳傾城學一學格鬥術和一元決。

在剛剛獲得一元決的時候,程陽就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普通人都可以通過這個功法快速獲得真氣修爲,那他爲什麼不大量培養古武者呢。

但仔細想來,這樣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古武者的數量一旦增多,那整個社會體制可能都會因此而崩壞,畢竟古武者橫行的社會,難免不會出現更高級的犯罪,而這些犯罪,是一般警察所無法打擊的。

程陽選擇相信這個作爲的華山派,一旦陳鳳天失去了和自己的聯繫,那毋庸置疑,估計就是出現危險了,陳鳳天每天在五點左右都會給他發一條消息彙報一下今天的一些情況。就算是一些小事也會對程陽說。

柳小小几人已經動身前往華山了,因爲情況緊急,所以並沒有選擇坐高鐵或者是巴士,而是直接去機場坐飛機。

她雖然是豪門千金,但是確實是很少做過飛機,第一次坐飛機還是很小的時候,以至於她現在一點記憶都沒有,甚至還有些恐懼。


而其他人也比她好不到哪裏去,陳鳳天的話是心理素質最好的,他不僅僅坐過飛機,他連飛機都親自駕駛過,所以坐飛機對他來說就是小意思。

龍家兩姐妹倒還只是有些好奇,坐在飛機上的時候,看着飛機底下的雲層,不僅僅除了有些害怕之外,他們在想着,什麼時候修煉纔可以修到這樣騰空飛起那麼高的境界呢?

想想要是有一天他們騰空而起與飛機一起飛行,飛機內的乘客往窗外望去,他們就在雲層裏飛行,想想就刺激。

時間沒有過去多久幾人就已經到達了華山所在的城市,也就是渭城。

他們在這城市裏面兜兜轉轉之後,終於是找到了華山所在的地方,但是這裏已經變成了一片旅遊景點,龍飛海之前看過古典,古典上面記載,渭城是一座聚集了天下古武者的一座繁華城市,這裏的古武者衆多,且以華山派爲領袖,但是到達了這裏之後發現,其實這裏也和天海市差不多,甚至還沒有天海那般的繁華。


現在的華山下,遊客衆多,大多都是來這裏爬山拜佛燒香的,除此之外可能就來這裏拍拍照看看風景,體驗一下爬山的。

陳鳳天幾人一直在往山上爬,像華山派這樣的門派,肯定是要登上華山頂峯才能看見的,但是他們纔不過爬了一半的路程,就看到幾個穿着道袍的年輕人在山崖邊上盤膝打坐。

“那邊就是華山派的弟子嗎?看着真的很像誒。”龍玉的眼裏都是好奇。

“走,去問問。”陳鳳天領頭。

其實華山的風景是真的好,特別是這個懸崖處,擡頭一看就是無數的山川和雲霧,山川藏在雲霧之間,有種縹緲的味道,而且有種朦朧的美感。

“幾位先生女士,我們宗主讓我們在此地等候你們的到來,現在時辰恰好是三點,你們隨我們上山吧。”還沒等陳鳳天問出口,那小道士便扭過身子來,鞠了個躬,說出了讓衆人蒙圈的話。

這華山派是真的有點東西的啊,居然有能力預測到他們的到來,這究竟是怎樣可怕的能力啊,他們覺得這個華山派的宗主可能已經不是什麼凡人了,多半是已經參悟了一些天地之道。

“這傢伙不去算命真是可惜了。”陳鳳天不像龍飛海和龍玉這兩個傳統的古武者一樣對這個門派充滿敬佩,他小聲的吐槽了一句。

陳鳳天只是一個普通人,真氣修爲也是無意之中獲得的,他一生大多數的時間其實都在軍隊中度過的,所以其實對這些修真門派並沒有很大的感覺。

“知道了,你帶我們上山去吧。”但是表面上還是要表現得很尊重的,畢竟這次來可是有事相求的,要是這華山派都不幫忙的話,那江滬市就真的只能完蛋了,江滬一旦出事,那接下來可就是整個華夏了,陳鳳天不信這一夥人捨不得出手。

三個年輕的道士帶着幾人上山了,這一路上陳鳳天發現越往山上走,真氣的濃度就越高,果然是正統的修真門派,就算是在這個末法時代,依舊有着如此濃厚的底蘊。他又仔細打量了一下這三個華山派的弟子,發現他們的修爲都已經到達了黃階四層,這要是放在塵世裏,絕對是一頂一的天才了。

石階上面都是腳印子,不知道已經被多少弟子踩過了,前面走的幾段路還有幾個旅客,但是這三個弟子不知道如何做到的,直接拐入了一處雲霧繚繞了地方,穿過雲霧,彷彿到達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擡頭望去,一座巨大的宮闕挺立在雲頂之上,一層一層的山峯圍繞這宮闕,周圍還有許多的仙鶴,衆人感覺穿越到了一個玄幻世界一樣,在這裏看不到一點城市的足跡,當然,除了他們三個人以外。


“這便是真正的華山?”龍飛海驚歎道。

這番景象實在是太讓人感到震撼了,不僅僅只是華山的雄偉,更是這一座懸空於雲頂的宮闕,這是現代的電視劇裏面都無法演繹出來的,無比真實,又感覺像是在做一個夢一樣。

“這便是真正的華山,這個世界上很多隱世門]派都選擇建立異次元空間,在這些空間裏面繼續生活,不再去幹擾凡俗之事,我們的修煉,也僅僅只是爲了延長壽命,修身養性罷了。”這個弟子說道。

“你們從來不問世事的嗎?”陳鳳天有些不敢置信。


“自從一百多年前將古奧封印後,我們宗門也陷入了真氣缺乏的狀態,不得不藏進這個空間內進行休養生息。”這個問題不是那個弟子回答陳鳳天的,而是從一處雲梯上傳來的。

什麼是雲梯,雲梯就是一些凌亂的石頭排序在一塊,組成了梯子的形狀,懸浮在天空上,這些雲梯通向每一座山峯,也通向那座宮闕中。

雲梯上走下來一個仙風道骨的中年人,他的鬍鬚並不長,但是腰板筆直,劍眉,一身白袍在身,頗有一番風範,像是從玄幻故事裏走出來的道士一樣。

“您是?”龍飛海問道。

他總覺眼前這個人他有種熟悉感,他覺得眼前這個人和他龍家一定有什麼關係。但是一時半會兒又辨認不出來。 “我叫龍華鋒。你們是龍秋的後人?”龍華鋒的眼睛並沒有在領頭人陳鳳天的身上,反而一直在龍玉和龍飛海身上徘徊,這兩個小輩居然還和他有着血脈之緣。

“您就是龍華鋒前輩,您是我祖母的哥哥?”龍飛海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人,龍玉還在回憶,他覺得眼前這個大叔叔有點像他父親的感覺。

“是的,我妹妹現在身體可還好?”龍華鋒問道。

按年齡來算,他現在已經一百二十多歲了,但外表卻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形象,在他想象中,自己妹妹雖然可能還沒有自己這樣的地步,但怎麼說都應該還活着。

“我祖母,祖母在七十多歲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是被餓死的。”龍飛海甚至還沒有見過自己祖母的樣子,祖母就已經去世了,在那個年代,龍家的處境是真的無比困難,自己的祖父只是一個普通人,死得比祖母還早,祖母一個人帶着幾個孩子,根本沒有經濟能力,最後居然被活活餓死,屬實是讓人覺得可笑。

“都說了當初不應該讓她嫁給一個凡人,若是她當初也隨我來這華山該多好,虧我還以爲她還活在這世上呢。”龍華鋒的眼角露出了一些悲傷和遺憾。

“龍前輩,我們來這裏是因爲離門]的事情的,我們來找華山派求助的,離]現在在江滬再次猖獗了起來,在這樣下去他們遲早會離開江滬,去到其他城市繼續興風作浪的。”陳鳳天覺得如果自己不及時插入話題的話,這祖孫兩個人可以聊上一整天。

“哦哦哦,我都忘了你們是爲了這件事來的,我們進大殿裏面談吧,這種事情還需要衆長老一起商議。”龍華鋒也聽宗主說過了,說今天會有幾個來自江滬的古武者來找他們華山派對離門重新封印。

宗主雖然已經決定出手幫助了,但是門內的幾個長老還是非常不情願,他們生活在這裏挺好的,以前他們就達成了共識,無論塵世發生什麼事情,他們都絕對不會再出手。

幾人沿着雲梯一直向華容殿走去。

在沒有走進華容殿的時候衆人之絕得這個殿堂很豪華,但靠近的時候才發覺,何止是豪華,更是充滿了仙氣,這個宮殿外面刻滿了古樸的金色花紋和龍。就像是一個那種君王居住的宮殿一樣。

而事實證明,這似乎就是一個皇家宮殿一樣,宮殿外面是兩層石階,石階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廣場,這個廣場上面還有不少修煉劍式的華山派弟子,這些劍式,看着還有些玄妙。

這足以說明華山派的底蘊確實是無比深厚的。

“你們來了。”衆人都沒有想到,宗主華安居然親自來迎接他們了,華安看着並沒有什麼高人的樣子,說不上是仙風道骨,甚至身.上還有很深的凡俗味道,衣着也很隨意,不像其他的華山弟子一樣都必須穿着白色的道袍。

要不是龍華鋒鞠躬喊了一句宗主好,其他幾人都意識不到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華山派的宗主。

幾人看到龍華鋒都鞠躬了,也都學着龍華鋒的樣子喊了一句,但是華安似乎並不是那麼注重這些禮節,目光也沒有放在龍華鋒的身上,反而是一直盯着默不作聲的柳小小。

“這姑娘,是個奇才啊。”華安心裏已經有了心動的意思。“講究那麼多幹嘛、沒吃飯吧,趕緊的,進來吃飯,好久沒有外來人了。”華安表現就像是一個市井中的鄰居一樣,很是熱情,一點都沒有陳鳳天想象中的那麼高冷。

幾人進入了大殿內,大殿的裝潢很是華麗,基本上都是鑲金的,牆壁上也都是讓人看不懂的壁畫。

“別看了,這些都是假的,都是我創造出來的一個住的地方而已,沒什麼好看的。”華安擺擺手,想讓他們把注意力多放點在自己身上。

“華前輩,此話怎講?”陳鳳天不懂什麼叫做“創造出來的一個住的地方而已。”

“簡單和你們說吧,這個地方就是一個和離門門封印的地方差不多的空間,這個空間裏面的一切東西都是憑藉我的想象力製作出來的,這個裏面沒有真正的真氣,這裏面的真氣,都是我用宗門裏面積累了幾千年的靈石釋放出來的,所以你們會覺得這個空間裏面靈氣充裕。”

華安的話很多,他看上去是個小老頭的樣子,說話還嘮嘮叨叨的,真的讓陳鳳天不敢往華山派宗主的身法上面去聯想。

“原來如此。”陳鳳天點點頭。

“你不是你們這一羣人的老大哥吧?你們老大哥怎麼沒來,以他的本事,解決掉離門應該也算不上什麼大本事。”華安是知道程陽的存在的,所以這樣說道。

“我們老總在天海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把這件事全部交給我們做了,想鍛鍊一下我們處理事情的能力。”陳鳳天解釋道。

“這樣啊,估計他是玩去了,其實就算你們這些小輩不來找我幫忙我也會去一趟江滬幫你們重新封印一遍古奧這個老傢伙的,但是呢,我要你們答應我一個條件。”華安說道。

“什麼條件?”陳鳳天問道。

“你們隨我來。華鋒你就先回去吧,我私下和這四個小輩聊一聊。”華安有意想避開龍華鋒。

“嗯,那我告辭了。”龍華鋒很自覺的離開了。

華安把四人帶到了一個門前,這扇門很奇怪,似乎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裏一樣,和這座大殿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

“你們猜這扇門是什麼門?”華安還買了個關子。

四人都選擇搖頭。

華山打開了門,門外涌進來一些雲霧,他緩緩的說道:“這扇門後面便是你們的凡塵世界,走,帶你們看看這個空間的真實面目。”


華安一腳走進了雲霧之中。

四人緊隨其後,也走入了門中。

令衆人感到震撼的是,原來這些雲霧也是假象,就像是他們剛剛進入這片空間時候看到的那團雲霧一樣,雲霧散去後,展露的只有一間沾滿了蜘蛛網的房間。 而衆人身後的宮殿,已經變成了桌子上一顆水晶珠,水晶珠裏面,就是剛纔衆人看見的華容殿和各種雲梯和山峯。

“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和你們說的空間,其實呢,離門也是同一個道理,都被我用水晶球封印在了一顆珠子裏,而這顆珠子,被我藏在了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只有我能找到。”華安的語氣有些調皮的味道。

就像是一個小孩在炫耀自己的本領一樣。

“前輩,我們知道了,可是剛纔那個龍前輩和我們說你要和華山派的長老們商討過纔會出手幫忙的。”柳小小突然說道。

“你真的信他說的話?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們剛纔遇到的龍華鋒,遇到的所有人其實都是我編造出來的,根本就沒有什麼華山派,甚至剛纔三個去接應你們的弟子也是我虛構出來的?”華安戲謔地問道。

“不會吧?”陳鳳天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未免也太可怕了,自己等人居然一直生活在這個老頭編制的世界裏面,被騙了都不知道。

“你們龍家的祖母確實有個哥哥,不過呢早就死了,確實也是我的弟子,你們剛纔看見的龍華鋒,只不過是我的一縷意識罷了,我的修爲遠比你們想象中的高深,甚至你們現在看到的我也只是我的一縷意識。“華安說道。

“您,您真實的修爲不會已經達到天階了吧?”龍飛海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我離成仙已經只差一步了,不過我對於成仙也沒有什麼慾望了,我都活了快一千年了,還差兩百年也快走到生命盡頭了還不如好好玩一玩呢。”華安看得很開。

“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什麼長老咯?那前輩你是不是現在就可以幫我們去解決掉離門了?”柳小小的反應似乎又慢了半拍一樣。

“是的呢,不過我說過了,你們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啊,這個條件難道就不想聽一聽嗎?”華安提醒道。

“前輩你說吧,我們肯定能做到的。”陳鳳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