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大貓,猴子,孤狼,以及,淺笑!

“哎……”林天嘆息一聲,他很自信,本以爲能夠來到GOD戰隊做出一番改變,但是誰能想到暗中的各種矛盾與小動作直接毀了少年時候的幻想。

GOD戰隊五人,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熱血少年了!

其實只要小七能夠好好的與自己溝通,他是可以把首發位置讓出來的,既然是隊友,既然是兄弟,爲什麼不能一起好好相處呢?

平哥,冷酷,三哥幾個人的矛盾,到底還要鬥到什麼時候?

林天並不知道,只是時間越久,心中的失望就越大。

他拿起手機,上面的一條短信映入眼簾,“天哥,我和猴子明天到上海。”

林天微微一笑,隨即回覆:“什麼時候?我去接你們。”

“啊?沒事我們自己來就行了,天哥你不用訓練的嗎?”

林天笑了一聲,似乎有點嘲諷,訓練?

‘競技’大廈,總裁辦公室,穿着旗袍的端莊典雅女子正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品着。

香茗,美人,煙燻繚繞,典雅古樸……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靈卡世界大冒險 “進來。”

“劉總,這是您要的資料,還有七個事業部提交的下季度任務計劃。對了,之前您讓我聯繫的新聞部實習生,現在人已經來到了公司了。”

劉若依愣了愣,暗道一聲這麼快?

她點點頭,微微一笑:“帶她來見我吧。”

美女祕書有點驚訝:“不先經過新聞部的面試嗎?”

“不用,直接帶她來見我吧。”

“好的。”

祕書有點奇怪,今天來的僅僅是一個剛剛大二的女學生,似乎專業都不對口,本以爲要走常規面試流程,誰想到直接是被總裁要人。

這說明什麼?這就說明她直接經過總裁的面試,一旦通過,前途不可估量。

祕書沒敢耽擱,去請了這個看起來還像是孩子的實習生。

當一個可愛女孩走進‘競技’大廈總裁辦公室的時候,心中緊張無比,四處張望着什麼。

辦公室沒人,她坐在待客室裏,侷促不安,看着辦公室的佈置,四周有很多花草,讓整個辦公室裏都透露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不知道爲何,她從這佈置簡單,卻典雅的環境中感到了一絲踏實,於是也就不再那麼緊張了。

這時,一個溫柔的彷彿流水一般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叫李清雅?”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李清雅尋聲望過去,只見這個溫婉動聽聲音的主人,穿着淺藍色旗袍,瓜子臉,端莊典雅,透露出一股恬靜古樸氣息,

這就是要面試自己的總裁,

楞了片刻,李清雅臉色微紅,趕緊回答道:“您好,是的,我叫李清雅,是來面試的新聞部實習生,”

劉若依微微一笑,招呼着李清雅坐下:“不用緊張,來,過來坐,”

她素手一伸,親自爲李清雅斟了一杯茶,

“謝謝,”

再沒來面試之前,李清雅心中惴惴不安,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來上海面試,而且還是國內知名的‘競技’欄目,沒來之前,李清雅一直在猜測着面試,怎麼也沒有想到此時的場景和想象中的有點不太一樣啊,

想了想,李清雅?起勇氣,還是先做一番自我介紹比較好,

“您好,這是我的簡歷,我叫李清雅,是來自東海理工大學大二的學生,是來面試貴公司新聞部編輯一職位,我本人在校……”

過程中,劉若依一直微笑着,上下打量着這個瓷娃娃臉,可愛甜美的女孩,

當李清雅說完,劉若依才笑着說:“東海理工大學啊,很巧,我也是從那兒畢業的,”

“啊,”李清雅一愣,欣喜的道,“您也是理工大學的,”說完就覺得有點不妥,隨即神情尷尬一笑,

劉若依點點頭:“畢業好幾年了,不過以前在大學的時光,倒是還歷歷在目,非常懷念,對了,看你簡歷,你是經管系的吧,爲什麼跨專業選擇新聞行業來實習,”

對於這個問題,李清雅早有準備,娓娓道來,條理清晰,劉若依又問了幾個基本的問題,李清雅也都回答了,

這樣一來二去,李清雅感覺這個面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緊張啊,而且這位總裁看起來……真的好年輕,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劉若依見她一直看着自己,笑問道,

“額,”李清雅尷尬的道,“就覺得您,好厲害,”

好厲害,李清雅一時之間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詞彙來形容劉若依,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但是現在已經是高居‘競技’總裁,而且劉若依渾身透露着一股令人端莊典雅的味道,這是與身俱來的氣質,好像沒有女生能夠在她的面前不自慚形穢的,

所以李清雅說,好厲害,

劉若依也愣了愣,微微一笑,自己還從未聽到過用這三個來夸人的,

“謝謝,”她笑了笑,隨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這是你之前的三篇文章吧,”

“是的,都是我寫的,”

“寫的非常好,見解獨到,觀點新穎,而且論據十分充足,以理服人,”

見劉若依給了自己很大的評價,李清雅心中也有些自豪,

“我們之前未經過你的允許,擅自用你的文章刊登在我們的平臺上,這件事我應該先跟你道歉,”

李清雅連忙揮揮手:“不,不,不,不用的,應該是我謝謝您的,我寫的文章能夠刊登出去,真的很謝謝您,”

劉若依又是一笑,翻弄着這幾篇文章:“不過我很好奇,好像每篇文章的主題都是圍繞着一個戰隊,LTA戰隊,恕我冒昧的問一下,你是LTA戰隊的粉絲嗎,”

“是啊,”李清雅當即回答道,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額,現在應該不是了,”

劉若依微微一笑:“我明白,LTA戰隊解散了嘛,不過好像在你最後一篇文章中分析到了GOD戰隊,”

她的目光清澈無比,看着李清雅,“而且是在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GOD戰隊的情況下,你的這篇文章出來,可謂是給了很多GOD戰隊的粉絲信心啊,”

李清雅說道:“其實因爲之前這支戰隊很受人關注嘛,現在還是有很多人都對他抱有希望,所以我就把目光鎖定在了這支戰隊,”

“是嗎,”劉若依幽幽的說,那溫婉的目光在李清雅身上,後者感到一絲不安,其實自己也並不明白爲什麼她會感覺到不安,

“從LTA戰隊到GOD戰隊,看來你的觀念轉換的非常有意思,也很符合現在LPL粉絲主流的意識,”劉若依贊賞道,

呼……

李清雅在心中長長出了一口氣,剛纔那股壓力終於是有所緩解,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點頭道謝,

劉若依深深的看着她,隨即一笑:“不用緊張,其實我也算是GOD戰隊的粉絲喲,”

“您也是,”突然來的這一句,讓李清雅有點思維反應不過來,

震驚的看了看,隨即有點興奮,想想也是,公司總裁說起來是自己的師姐,而且居然與自己一樣是GOD戰隊的粉絲,這對於一個剛從校園裏出來的李清雅來說,是個值得欣喜的事情,

“是啊,”劉若依微微嘆口氣,彷彿在回憶着以前,

那時的她還沒有創辦競技,還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爲‘第一個衝上國服第一的女生’而奮鬥的女孩,那時的自己與一幫好友,即使是隔着千里之外,也能夠感受到那時的青少輕狂,

大貓,猴子,孤狼,還有……那個人,

有時候劉若依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平常在家裏表現的溫婉賢淑的她,爲何會與這幫稱得上是屌絲的男孩們玩到一起,

日後,他們說起來,都是大笑,應該是命中註定吧,

搖搖頭,劉若依把這些思緒收起來,看着眼前的這個女孩,越看越喜歡,越看越覺得有自己當初的影子,

“李清雅,歡迎你加入競技,”劉若依微微一笑,素手已經伸出,

李清雅貌似還沒有反應過來,這面試結束了,

“我,通過了嗎,”她小心翼翼的問,

“你說呢,”劉若依微微一笑,

結束面試,李清雅內心還是砰砰亂跳,一方面是欣喜,一方面是有些擔憂,

她拿着電話,躊躇不已,最終還是決定先不要給打電話的好,

“如果我能夠去現場採編,一定可以碰到他,到時候,嚇死你,”李清雅對着鏡子,自我打氣,

“我一定要找你問個清楚,哼,”

在這一刻,那個古靈精怪的林天班長,似乎又回來了,

上海市國際機場,林天今天特意從俱樂部請了假,出來接機,

沒有任何意外,他接下來的半個月都不會有比賽,當然是肆意放行,

不過林天也落的一個輕鬆,好好的和朋友玩一下,提到大貓和猴子,他也好久未見了,

隔的老遠,林天就看見了從機場出來的一胖一瘦兩人,

沒辦法,這兩個人,實在是太明顯了,

胖的那人背個大揹包,塞的??的,大大咧咧的在指着什麼,說個不停;瘦的那人,似乎一臉的嫌棄,刻意與他拉開距離,

林天見了是哭笑不得,這兩人還是那麼逗,

“喂,天哥,天哥,”大貓搖晃着粗大的胳膊,一路奔過來,

“臥槽,你慢點,你掉天哥底子啊,太TM丟人了,我可不認識你,”

林天也是笑着迎接,三人擁抱在一塊,都是大笑一聲,

機場門口,這三人很快就吸引了很多的目光,也難怪,三個人的風格實在是太詭異了,

一個是胖的嚇人,一個是瘦的令人擔心,還有一個到是還好,不過也是身形消瘦,陽光般的笑容感染了周圍的每一個人,

“我說做動車來,這胖子說要坐飛機裝裝逼,從東海到傷害,一個小時飛機,非要裝逼,哎,真受不了,”

“媽蛋,老子的頭等艙呢,猴哥富二代,你家都身價過億了,我蹭個頭等艙怎麼了,”

“誰身家過億了,老子湊你,”

林天笑看着兩人,實在是無語,目標編號014 酒店,餐廳,包廂,

啤酒,飲料,擼串,

媽蛋,這風格轉換的完全是不對路啊,

看着已經嗨起來的大貓和猴子,林天真的是哭笑不得,

本來他準備給兩人安排住的地方,誰知道猴子已經說定好的,完全不用操心,而且拉着自己來到了紐賓凱國際大酒店,囂張的進場,

門口保安看着他們這三人,一直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差點將他們趕出去,

不過當猴子慢悠悠的從懷中掏出一張金卡,那保安和前臺一直碎碎唸的服務員小姐頓時目瞪口呆,像是變戲法似的,立刻換上了一幅笑嘻嘻的面孔,

猴子冷哼一聲,囂張的道:“這是我天哥,我兄弟,要是怠慢了,你們就給我滾蛋吧,”

“是,是,是,三位老闆,這邊請,”服務員點頭哈腰,一臉恭敬姿態,

看的林天和大貓是目瞪口呆,

不過在豪華包廂點菜,猴子卻是翹着二郎腿,

牛排,不要,

意粉,不要那玩意兒,

法國田螺,滾蛋,你們TM這店還能不能有點吃的東西,

“對不起,老闆,只要您想吃什麼,我們有最專業的廚師……”

“行了,行了,別扯那些沒用的,”猴子神叨叨的說,“這樣吧……”

“給我來,五十個羊肉串,五十個腰子,烤生蠔,扇貝,主菜就來小野雞燉蘑菇吧,哦,對了,啤酒先來三箱,不是雪花我不喝啊,要冰的,”

林天和大貓兩人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這TM什麼啊,在這個五星級的酒店點羊腰子,小野雞燉蘑菇,你當是大排檔呢,

服務員臉色都蒼白了,支支吾吾的神情很是尷尬,

“怎麼,還不去,”

“額,您好,老闆,這些東西,我們店實在是……”

“沒有,”猴子不經意的把玩着那張金色的卡片,服務員臉色大變,立刻點頭,像小雞啄米一樣,

“啊,有,有,有,我馬上去給您送來,”

“恩,去吧,”猴子老氣橫秋的樣子,看的林天和大貓實在是想打他人,

結果他說道:“兄弟啊,你們不懂啊,這就叫裝逼的感覺,啊……多麼的舒暢啊,”

“滾你妹的,”大貓實在是受不了,一腳踹了下去,

“哎喲,我去,”

過了一會兒,服務員還真的把這些東西給送來了,想來應該是在旁邊大排檔買的,

林天不僅苦笑一聲,問道猴子那張金卡是幹什麼用的,

大貓笑着說:“哈哈,這小子,這卡是他老爸的,猴子拿來裝逼,”

被戳穿的猴子尷尬的一笑:“操,那現在還不是我的,我拿來用行嗎,”

“天哥,我可告訴你,咱們這幫兄弟,猴子真是深藏不露,標準的富二代啊,我也是前段時間才知道,猴子家裏,少說身價上億,說不定在福布斯中國排行榜的哪個,就是猴子老爸,”

林天也是一愣,沒想到猴子的背景還真是不簡單啊,

“汗,那也跟我沒關係,那是我爸的,我可不靠他,”猴子正色說,

“切,看你牛逼吹的,”大貓說,“是誰告訴我求了他老爸三天才同意給你創辦俱樂部的,”

“成立了,”林天對這個話題比較感興趣,

猴子點點頭,笑着說,“汗,就是小打小鬧,我們找的那些人,有衝勁,但是技術擺在那裏,到現在剛打上的LSPL,又掉了下去,”

林天點點頭,最近LSPL的夏季賽已經結束,要比LPL晚,猴子的戰隊沒有保持住,不過這也很常見,

要想打進LPL,甚至是LSPL,專業的俱樂部系統是一定要有的,涉及到多個方面,現在猴子還處於玩票性質,當然是有點力不從心了,

大家一邊吃,一邊喝,很快一箱啤酒就沒了,席間林天也瞭解到了猴子的家世,

猴子本名叫王侯,很霸氣的名字,王侯將相,南京人,猴子老爸是南京一帶的電商大鱷,聽說和那什麼馬老闆都有點交情,猴子這個人雖然是個標準的富二代,但是從來不瞎搞,

也不以自己家有錢爲榮,大貓和他關係這麼好,也是最近才知道猴子的家世,

“不過我說兄弟,我呢,之前和我老爸鬧矛盾,幾個月都不跟他說聲幾句話,最近啊,我說我想自己做點事,我要創建一個戰隊,他不同意啊,我就說我不去什麼公司,什麼工會,我只想玩遊戲,我也只會玩遊戲,”

猴子幽幽的說:“我就鬧嘛,後來還是在我老媽的調節下才有了轉機,不過看樣子,我是要搞砸了,”

大貓也是嘆息一聲說:“我們當初把這件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以爲就是找幾個人,一起打打遊戲,衝上LPL,可是沒有那麼簡單啊,”

“有時候,你就算有錢也請不到別人,也沒用,電競這碗飯,像是已經飽和了,你想要擠進去,真的得殺出一條血路啊,”

林天深有體會,點點頭說:“沒錯,你們想要創建戰隊,這很好,但是也要經過深思熟慮,從投資到建俱樂部,首先俱樂部的框架要打起來,核心就是經理,沒有一個好的經理,俱樂部做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