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行不義必自斃,都是他們自找的。”

王越笑了笑,岔開話題,隨後說道。

然後王越帶着董璇上了車,然後離開了這邊。

“王總,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董璇在車上看着王越一臉的疑惑,不知道王越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要知道當時自己的手機信號也沒有,他怎麼可能準確的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這讓董璇有點好奇,他是越來越看不懂自己的這位老總了。

“認識一點人,所以很容易就定位到了你的位置。”


“恐怕不是一般人吧。”

“那必須的。”

董璇聽到王越的話後,有點吃驚。

不過看王越並不準備和自己細說,他也沒有問。

董璇並不知道王越這一次之所以和董璇一起來京都,爲的就是獲得一個身份,他現在可是龍組的隊長,所以想要查這些東西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

“王總,對不起,這一次和丁氏集團的合作搞砸了。”

董璇想了想,嘆了口氣,一臉愧疚的說道。

其實說道底這生意還是自己親手搞砸的,這讓他有點過意不去。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隨後無所謂的搖搖頭說道。

“放心吧,沒事,或許過段時間十大家族中的人,會有人和我們主動合作也說不定。”

王越聽到他的話後,神祕地笑了笑,隨後說道。

董璇聽到愣了一下,不知道王越爲什麼這麼說。

心理科醫生 ,所以也沒有過多的詢問。

“王總,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去京都大學找一個人。”

王越說完後沉默了,他腦海裏想起了一個畫面。

當初前一世的時候,自己生意破產之前,站在自己身後的那個最好的朋友,趙大富,也不幸得了癌症,在他死之前曾經和自己說過一句話。

“王越,我就這麼一個親妹妹。如今我走了,你一定要幫我好好照看他,他現在上大學了,學習很好的……”

趙大富說完這句話後,一個月就不信癌症去世了。

而自己也由於一個月後生意破產,當時已經徹底的精神衰弱,忘記了這件事情。

當天他跳下了大樓,纔有的這一世的重生。

“阿姨,我自己帶飯了,你給我打點兒菜就好。”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在京都大學的食堂。

一個穿着校服的女孩兒正端着盤子在餐廳,隨後他拿出饅頭,然後對着打菜阿姨說道。

他只需要打一點菜就好,這樣的話他每天可以省下十塊錢。

而阿姨知道眼前的女孩兒生活並不好,隨後他笑了笑說道。

“丫頭,你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阿姨多給你打點肉。”

中年婦女看着眼前的女孩兒,笑了笑說道。

女孩兒看到眼前的一幕後,猶豫了一下,點頭說了聲謝謝,轉身離開了。

“你這麼做,如果要是被領導發現的話,可會扣工資的。”

旁邊的同事看到這一幕後,搖搖頭,隨後說道。

看着眼前的女孩兒,似乎和眼前的中年婦女長得並不像,也不知道這中年婦女爲什麼這麼特別關照這個女孩兒。

中年婦女聽到後,苦笑了一聲說道。

“這個丫頭以前是我女兒的同學,不過他家裏面比較艱苦,父母很早就死了,他唯一的哥哥也得了癌症去世了,現在就剩他一個人了。

如今他可是勤工儉學才上的大學,很不容易。”

中年婦女說完後,苦笑了一聲,一臉的感慨。

眼前的女孩兒他早就留意了,感覺一直在勤工儉學,生活也十分的樸素。

平日裏都不捨得打主食,而家裏面也只剩下他一個人了,看起來十分的可憐。

“原來是這樣,還真是可憐啊。”

同事聽到中年婦女的話後,苦笑着搖搖頭,也沒多說什麼。

而這時,他忽然發現,窗口留下了十塊錢,這讓他有點詫異,隨後說道。

“這丫頭自尊心還是這麼強。”

中年婦女說完後苦笑了一聲,還是把錢收了起來。

此刻坐在食堂角落的趙芷若,一邊吃着東西一邊開始複習功課。

對於他來說,他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自己可是答應過家裏人一定要好好學習,長大成爲棟樑之才。

自己哥哥還有家人都是得病死的,他一定要好好學習,將來救治更多的人。

他一邊吃飯一邊翻着書本,似乎周圍嘈雜的環境和他並沒有任何的關係。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男子坐在了趙芷若的面前。

“趙芷若,沒想到在這裏碰到你。”

丁海看着眼前的趙芷若,笑着說道。

“有什麼事嗎?”

趙芷若看着眼前的丁海,想了想,平靜地問道。


趙芷若對於眼前的這個男子並沒有什麼好的印象,因爲這個男子仗着自己家裏有錢,成天欺負女同學,曾經有一次竟然還跟打老師,所以他對於這樣的人可沒有什麼好感。

“芷若,我之前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如果你要是答應和我在一起的話,我每個月可以給你1萬塊錢,怎麼樣?”

“我知道你家裏困難,所以我可以幫你啊,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一切都不是問題。” 丁海看着眼前的趙芷若笑着說道。

從趙芷若剛來大學,他就看到了眼前的這個美女趙芷若,不論是氣質還是長相,簡直太漂亮了。

而且有一種獨特的氣質是一般人模仿不來的,自己找過的女朋友從來沒有一個像趙芷若這麼漂亮。

不過這讓他有點鬱悶的是,趙芷若似乎並不準備答應自己。

而且他簡直是油鹽不進,自己就算是花再多的錢,人家似乎也不動心。

不過丁海這麼多年,他最不相信的就是女人了,只要有更多的錢,他不相信哪個女人是搞不定的。

“丁海同學,我並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請你不要用錢來侮辱我。”

趙芷若聽到他的話後,十分的生氣,最後憤怒的說道。

眼前的這個紈絝子弟只喜歡用錢來羞辱別人,這讓他十分的生氣。

自己父母還有哥哥,從小就告訴自己,就算是沒有錢也不能沒有尊嚴。

隨後趙芷若準備離開這裏,但是這時丁海也十分的生氣,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不給自己面子。

和紙片人談戀愛


“獎學金的名額聽說不夠啊,趙芷若,我聽說你之前可是申請了獎學金。”

“你!”

當趙芷若聽到丁海的話後,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如果他現在想活下來的話,是需要這個獎學金的。

如果要是因爲丁海的原因,自己拿不到獎學金的話,恐怕自己生存都十分的困難。

“丁海,你到底想做什麼?”

趙芷若十分的生氣,然後看着那邊的丁海說道。

這件事情一定是和他有關係的,如果要是他這麼做的話,自己可能拿不到獎學金了。

“芷若,我想你很聰明,如果你要是答應我的話,不僅你能拿到獎學金,而且我還會每個月給你1萬塊錢,不對,每個月我可以給你10萬怎麼樣,只要你能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

見到趙芷若生氣了,丁海笑了笑,隨後說道。

自己今天來,可是和朋友們保證過一定要追到趙芷若的,所以不管用任何的方法,他一定要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太卑鄙了。”

那邊的趙芷若十分的生氣,隨後他準備一巴掌打過去。

他能夠知道如果打了眼前的這個男人的話,恐怕會有什麼後果,但是他已經忍不住了。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惡了,爲了讓自己和他在一起,竟然用出如此卑鄙的手段,自己必須得做出點什麼行動了。

“同學,和這種人渣生氣多不值得,趕緊吃飯吧!”

就在趙芷若要生氣的時候,一個男子端着盤子來到了他面前,然後笑着說道。

這個人正是王越,看着眼前的趙芷若,確實和小時候不一樣,長得越來越漂亮了。

他和他哥哥長得很像,如今自己來的看來正是時候。

“小子,別多管閒事,如果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給我滾。”

丁海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

沒想到王越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罵自己人渣,隨後他冷冰冰地說道。

如果他現在再不滾的話,那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還從來沒有人敢對他如此放肆。

難道王越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嗎?

“同學,你還是換個地方吧,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