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大家玩網遊,

都喜歡沒有外掛的

但是有了外掛,

遊戲就基本死了

因爲外掛的幫助下,一切東西來得太容易

就沒有滿足感

就容易厭倦

易風得到過一切

所以

他厭倦了

高手寂寞

但是假如你開始就是個高手中的高手呢?根本不需要忍受寂寞就可以了呢?你還會選擇寂寞嗎?

寂寞,是無奈的選擇

當所有人都在羨慕高手的時候

當所有人爲了成爲高手而忍受寂寞的時候

誰又知道?他們最羨慕的,還是不寂寞。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這時,那『精靈』才開始後悔了,他不斷地朝著胡高搖著頭,向他哭求了起來。,可是胡高哪裡會理會他。只見到胡高輕輕地搖了搖頭之後,手上的肌肉便輕輕地一股。

「啊!」又是一聲慘叫,那『精靈』開始直翻起了白眼。他倒吸著涼氣,身子不斷地顫抖著。「該死,該死!」他每大罵一聲,都會長長地吸一口涼氣,痛苦不堪。

胡高獰笑著搖了搖頭,這時他原本放在這『精靈』腿上的手又結緩地往上移了起來,他盯著那『精靈』的雙眼,緩緩地開口說到,「我對你的陣法很感興趣,如果你能夠傳授給我的話,我就不會讓你這麼痛苦了!」

「陣法?」那『精靈』頓了一下。而後,他朝著胡高冷眼一瞪,「原來是陣法,你是想學我的陣法才不殺的我的!」

呢喃了一聲,他又狠狠地啐了一聲,「我呸,想學我的陣法,不可能。」

胡高搖了搖頭,看著這貌似『精靈』的人,實在是沒有一丁點好感。自負且自大就不用說了,還沒有一丁點禮貌。明明就是一個『精靈』的樣子,卻與精靈有著十萬八千里的差別。

這樣的差距,讓胡高的心裡更加的不爽快了。不過,他卻還是笑了,他朝著那『精靈』笑著,同時又把手放到了那『精靈』的膝蓋上面。他頓了一下,而後才開口向那『精靈』問到,「你知道人類,全身上下有多少根骨頭嗎?」

那『精靈』愣住了,完全不明白鬍高為什麼要這麼問。他皺著眉,瞪著胡高。

胡高笑了笑,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一個大概的數字。好像大大小小的骨頭加起來,一共有三百多根!」這時,他朝著那『精靈』昂了昂頭,「至於你們,我猜你們全身上全身上下的骨頭,也應該差不多有這麼多!」

說完這話之後,胡高低頭看向了那『精靈』的膝蓋,同時,他的手也在這『精靈』的膝蓋上輕輕地揉了起來,「我摸著你這膝蓋的骨頭,跟我們的骨頭差不子多少的樣子,所以我猜應該是有這麼多!」

那『精靈」的眉頭越皺越深。他完全不明白鬍高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現在的心裡只有一個感受,就是滲得慌。他感覺,不管這傢伙現在這話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對他都絕對不是什麼好信號。

「啊!」他的心裡這個想法還沒有落下去,他臉上的五官便狠狠地扭曲了起來,同時再一次撕心裂肺的慘叫了起來。

胡高在這一刻,又將這『精靈』的膝蓋骨給捏碎了。就好像這『精靈』的慘叫聲會讓胡高感覺到痛快一樣,這時胡高笑得異常的姦邪,以至於讓那『精靈』在慘叫的時候,都忍不住瑟瑟發抖著。

「你知道嗎?我擁有著能夠治療人傷勢的元力,雖然不能斷骨重生,但是至少,還能夠讓人保持不死!」說著,胡高的身上冒出了青色的光芒,那光芒很快就籠罩在了這『精靈』的膝蓋上面。

那精靈立刻頓了一下,因為在這青色的光芒籠罩在他膝蓋上的時候,他立刻就感覺到好過了一些。

要是他還沒有來得及高興,胡高接下來的一番話,讓他的心頓時就跌落了谷體。

「只要我願意,我可以把你全身上下的骨頭,一根接著一根的打碎,捏爛。就算你全身的骨頭都爛掉了,我也能夠讓你不死!」說著,胡高朝著那『精靈』挑了挑眉,「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夠忍受得了呢?

胡高這話還只是說到一半而已,那『精靈』就已經直冒冷汗了。那骨頭被捏爆的感覺,他還歷歷在目,那種鑽入心菲的疼痛,根本就不是他能夠忍受得了的。

眼前這惡魔不沒有動手,單單隻是這話而已,就已經讓他感覺到了腦子有些發暈了。他彷彿是聽到了一聲聲骨頭碎裂的聲音,也彷彿是看到了自己的骨頭被一根又一根的打碎。

「不!」那精靈朝著胡高狠命地搖著頭,大聲地朝著他咆哮著,「你不能這麼做,我是部落大.法師。你要是敢這麼對我,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嘖嘖!」胡高搖了搖頭,輕輕地嘖了兩聲,「很遺憾,這不是我想要聽到的!」說罷,胡高揚起了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敲在了這『精靈』另外一隻腿的膝蓋上面。

「咔!」一聲輕響傳來,那『精靈』又痛苦地慘叫了起來。這一刻,冷汗也已經將他全身上下全都打濕了。他不斷地哆嗦著,眼球也已經向上翻了。

「惡魔,你是惡魔,你該下地獄去!」他咬著牙,朝著胡高呢喃著。

「又不是我想要聽到的!」 重生六零好時光 ,看上去有些失望。要是他的嘴角卻是向上翹著。這又哪裡是失望的表情,分明現在的情形,才是他最想要看到的一樣。

看著胡高臉上那得意的笑容,那『精靈』也愣住了。他明白了,他越是反抗,胡高就越是高興。這就是一個魔鬼,一個讓人無法猜透的魔鬼。

「等一下!」眼看著胡高將手抬了起來,朝著他的膝蓋上方敲了下來,他連忙大叫著,「我聽你的,我將陣法傳授給你,求你住手,求你住手!」

他毫不猶豫地開口苦苦地求著胡高了,一點也沒有之前那高傲不屈的樣子。看來,是完全被胡高這駭人的手段給嚇到了。

一聽到這話,胡高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他拍了拍手,然後這才開口說到,「這才像話!」

說罷,他的手一甩。一道流光從他的空間戒指裡面射了出來。當那流光落到了胡高的手上之後,竟然是一本簿子與一支鵝毛筆!

他將那簿子還有鵝毛筆往那『精靈』一扔,笑著開口向那『精靈』說到,「我要你將你所知道的『陣法』知識全都寫下來,最後是由淺到深,跟教科書一樣,明白嗎?」

那『精靈』好像是真的被嚇得沒有一丁點的脾氣了一樣,胡高的話還只是剛剛落下去,他就立刻朝著胡高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可是很快,他又朝著胡高搖起了頭,臉上露出了一副無奈的樣子。

看到他搖頭,胡高自然是眉頭一皺,顯得十分的不爽。那人看到了胡高的樣子之後,也嚇了一大跳。連朝哭著朝胡高把雙手舉了起來。

「我的雙手都斷了,寫不了字!」

看著這『精靈』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胡高的心裡卻沒有半點心疼。他搖了搖頭,「我可不管這麼多,我想,你這種人,應該還是有辦法寫字的!」

「你?」那人盯著胡高,臉色無經的難看。胡高這完全就是蠻不講理啊!

可是他卻不敢將接下來的話說出來了。因為在這個時候,胡高已經將眉頭皺了起來,冷冷地瞪向了他。

那『精靈』連忙將頭低了下來,隨後,只見到他念念有詞著。空間之內憑空出現了一道水柱,而後,那水柱化成了一張后的模樣。

那手將筆拿了起來,另外又有一道水柱出現,化成了一道平板。那平板將地面上的簿子抬了起來。而後,那『精靈』又朝著那簿子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那簿子便打了開來。

那『精靈』控制著水柱化成的手,很快就在那簿子上面寫了起來,速度極快。

而此時,胡高則是好奇地看向了他。當這『精靈』將水柱召響出來,並且控制著那些水柱化成了手的模樣的時候,胡高沒有感覺到了半點元力的波動。

就好似,這『精靈』的身體裡面,沒有存在半分的元力似的。

很快,胡高就將手抬了起來,捏著自己的下巴,好奇地看著這個『精靈』。隨即,他開口輕聲地呢喃了起來,「看來,這個傢伙不止只是陣法有些怪異,好似連修鍊功法與元決都有些不相同啊。」

說到這裡,胡高挑嘴一笑,笑得十分的下賤,「看來,這傢伙是有得受了!」

好似心有靈犀一樣,胡高在笑的時候,那『精靈』又猛地一下將頭抬了起來,看向了胡高。他看著胡高,臉色有些發白。不用想,心裡更是十分的驚恐。

「看什麼看!」胡高輕輕地咳了一聲,立刻朝著他大喝了起來,「趕緊寫,我不定我等得不耐煩了,就會敲斷你的一根骨頭取取樂子!」

那『精靈』聽到之後,立即又打了一個哆嗦,趕緊低下了頭,快速地寫收了起來。

胡高甩了這『精靈』一個白眼之後,也不再看他了。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自然是胡彩飄一行人所在的那個樹坑之中。

胡高也不擔心這『精靈』會逃走。手腳都廢了,他連站都站不起來,要是能逃就怪了。

當然,胡高還悄悄地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血光蛇的力量,只要那傢伙敢逃,保准他會欲仙欲死,爽翻到天上去!

這些,才是胡高不擔心的原因。像他這樣的人,可不會好心思的去信任別人! 簡介:

豪門闊少凌龍從小接受嚴格的殺手訓練爲的是有一天可以在全世界冒險。因爲父親的阻撓而放棄,反叛的他以零分的成績結束了高中三年的學習生活,正當他在無聊的暑假中等待登上命運的列車沿着既定的軌跡前進時意外收到了一封來自神祕的獵人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好長的句子)獵人學院一千多年來唯一一個集隱身,透視,穿牆三大廢柴靈能於一身的學員誕生了,他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宣告新時代的到來。



鏈接

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6710

隱形獵人需要您的支持。

正文:

暗色調的燈光射在一塊翠綠色的龍紋玉佩上,這是今天第十二件拍賣品了,在這家世界頂尖的地下拍賣場中,每一件拍賣品都有着悠久的歷史和不同尋常的來歷,或偷或搶或路上拾遺,總之你敢拿來賣,我就敢替你拍!

17k.com

臺上,大嘴的拍賣師正賣力地吆喝着:“大家好,我是MR.楊,現在就由我來給大家介紹此款拍賣品,這塊玉佩做工精緻,表面細滑又有層次感,在整塊玉佩中找不出一點瑕疵,當然了這些僅僅是表面的東西,它之所以能價值一千萬美金是與它的來歷有重大的關係。據說這是乾隆皇帝的隨身玉佩,什麼東西和皇帝貼了邊它都要值錢了。”

17k.com

恰在此時,一個童聲擠了進來:“切,不就是一塊玉佩嘛,皇帝帶的怎麼了?本少爺脖子上還掛了一塊呢,你覺得值不值一千萬啊!”

17k.com

聞聲瞧了一眼,說話的少年有一頭桀驁的短髮,黑珍珠般深邃的雙眸,他的脣角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意,他還只是一個十歲的少年啊!即使如此,MR.楊的額頭小心的滲出一滴汗滴,順着髮絲偷偷地流了下來,能夠坐在此處的大人不是富可敵國的富豪,就是權勢滔天的大官,要不就是雄霸一方的大佬,哪一個都惹不起,更何況是一個小孩?


17k.com

MR.楊陪着笑臉說:“假如僅是如此自然是值不得一千萬美金,不過這玉佩和普通的玉佩不同,不然皇宮大內無數玉佩,乾隆也不會獨獨將它帶在身邊,一帶就是四十年。”

少年低頭沉吟一聲:“四十年?那倒是有些怪異,喂!你說說它有什麼特殊之處吧,別再拿什麼皇家東西來哄我了。”

美女總裁纏上我 :“不敢,不敢。”朝一旁打個顏色,立刻有助手推出來一個小車,車上放着的竟然是一盞檯燈。只見他將檯燈的燈罩擰起平對着背後雪白的牆壁,然後擰開開關,啪地一聲,燈光打在了牆壁上。

“搞什麼飛機?”少年一臉煩悶地說着。

MR.楊只是陪着笑,也不答話,只是高舉玉佩,讓大家看個清楚:“大家可以看到在玉佩上刻着的是五條龍,但是五這個字在中國的歷史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含義,一般人做玉佩喜歡用雙、四、九取其雙龍戲珠,四海昇平,九州一統的含義,但是五龍的卻甚是少見,可以說僅此一件!”

臺下的買家也在嘀咕,他們都是行家,誰手裏沒有幾塊玉佩?就算沒有的還沒見過嗎?不過還真沒見過玉佩上刻五條龍的。少年也被吸引了,畢竟是個孩子,很容易就被神祕的東西吸引,也忘記了催促MR.楊快點揭開謎底。

倒是其他買家沒有時間去猜謎,催促到:“速度點,我們的時間可寶貴的很。”

MR.楊不敢動怒,還要陪着笑臉,只見他將玉佩慢慢地移到了燈罩前,牆壁上就投下了影子,奇怪的事發生了,牆壁上竟然盤旋着九條張牙舞爪的長龍!

“這怎麼可能?”少年吃驚地站了起來,旁邊的黑衣保鏢立刻將他按到座位上,低聲說:“鎮靜,別失禮。”少年辯解道:“我明明是看到五條龍刻在上面啊,怎麼到了燈光下就成九條了?難道師傅要懷疑我的眼力嗎?”

保鏢說:“懷疑?我呸,你只看到了表面的五條明龍,卻沒看到四條暗龍。”

“暗龍?”少年不明白。

被稱作師傅的保鏢說:“至於怎麼做到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在五條龍的中間各有一條淺色的影子。”

“咦?”少年又一次望向了玉佩,“沒有啊”。

保鏢得意地摸着少年的頭頂說:“所以你的眼力還是不夠啊,徒弟回去再練幾年吧。”


少年鬱悶地低下了頭。

臺上,MR.楊將最後一個包袱抖了出來,“呵呵,正如大家所見的,五並沒有特殊的含義,但是加上數字九卻代表了皇家獨有的一組數字,而此佩就名爲九五至尊佩,是清朝工匠以鬼斧神工的妙手所制,正常看是五條,迎着陽光看就是九條了。現在開始拍賣,底價一千萬!”

“我出一千二百萬”“我出一千五百萬”“……”原本興致缺缺的買家因爲這個九五至尊的名頭而你爭我奪,寸步不讓,最後竟然被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以三千萬的高價買了去。

少年忍不住看了一眼小女孩,地下拍賣場裏三十多人,只有他們兩個是孩子,早前看到了也未在意以爲小女孩是跟着大人出來玩的,可是看剛纔競價的樣子,都是小女孩在喊價,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他們家大人還真是錢多,竟然讓一個孩子來拍賣場玩,就不怕小孩子一時意氣高價買回一堆破爛?

從這個角度來說,越是孩子越是可怕,因爲大人會有節制地購買喜歡的物品,孩子卻沒有絲毫的觀念,在他們看來一千塊和一千萬根本沒有區別,MR.楊擦擦汗,本以爲來看熱鬧的兩個孩子竟然出價拍下了玉佩,助手告訴他錢已到帳,看來小女孩的來頭不小啊,她家裏至少能拿出三千萬的一百倍吧,不知道那個男孩會不會也拍下一件,整個拍賣會進行到現在都沒見他喊過價。

保鏢見到少年的臉色就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心裏想:“這孩子真是沒救了,狂妄又不自知,只看到小女孩是個孩子,難道他自己不也是個孩子?有機會一定要狠狠地打擊他!”

拍賣場內突然響起了一陣節奏感極強的音樂,原本昏昏沉沉地人也打起了精神,因爲今天最後一件拍賣品就要出場了!


一位俏麗的美人從後臺走了出來,三點式的泳裝盡顯妖嬈嫵媚的身材,隨着她的舞動,白色的肉波在幾十雙**的眼睛下熱舞,隨時都會衝破絲帶的束縛。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下,指尖暗紫色的戒指引起了少年的注意。

保鏢一臉無奈地提醒聚精會神地少年說:“少爺,你還不是看這種舞蹈的時候。”

少年回過頭來,也是一臉無奈地說:“師傅,你已經過了看這種舞蹈的時候。”

保鏢是少年的師傅,但他首先是一個男人,男人都很在意那方面的事,特別是在另一個男人面前?嗯,少年也不行!假如他連一個少年都比不過,那更是丟死人了。“臭小子我告訴你…”

“我要那枚戒指。”少年直截了當地說。

“你說什麼?”保鏢一時間沒有將腦筋轉過來。

少年只好又說了一遍:“我要那枚戒指。”

保鏢終於聽清了,來拍賣場呆坐了這麼久終於要出手了嗎?“我還以爲你會給你老子省錢呢!”


“呵呵怎麼會?我老爸整天就知道賺錢,做兒子的怎麼能不幫他花呢?只是錢要花的多,還要花的妙,這枚戒指很特別,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吸引力,我快掉進去了。”

“吸引力?是美女還是戒指?”保鏢看着美女曼妙的舞姿,覺得那枚沒有光澤的戒指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嘛。況且,他看了看少年光禿禿的手指,他不是從來不帶戒指的嗎?說會影響出手。

音樂停止了,美女脫下紫色寶石的戒指就退了下去,買家的眼光重新回到拍賣中。只是在看到沒有光澤的戒指時,眼光暗淡了許多,和豔光四射的美女相比,這枚戒指實在是太遜色了。

MR.楊見買家都興趣乏乏的,知道在不抖點猛料估計今天的壓軸好戲就要流拍了。就用充滿誘惑力的聲音說:“這枚戒指可不是尋常的戒指,它的名字叫致命紫羅蘭,帶着幾份灰色的美,在過去的三百年裏,它一共有五任主人,每一任主人在得到它的十年內都會離奇暴斃,因爲有人說它是帶着詛咒的戒指,是撒旦播撒在人間死亡陷阱。”

拍賣師的話語雖然充滿了挑逗性,但是更多的人反而退縮了,他們已經不再年輕,不再喜歡冒險,只想着在午後的陽光下,左手摟着美女,喝一杯熱茶,右手把玩件古董。

“這個,大家可以放心。” MR.楊着急起來,解釋說:“我們已經用最先進的儀器進行了分析,雖然無法得知紫色寶石由何種物質構成,但是可以確定它決沒有任何有害射線,更有着比鑽石更堅硬的特性,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假如流拍,那可是要扣他賞金的。

“獨一無二嗎?哈哈”少年突然一陣大笑,爽快地說:“喂,報價吧,我要了。”

保鏢聽了少年的笑聲直起雞皮疙瘩,他確定少年肯定是因爲那句“獨一無二”在發飆,假如自己知趣地問“徒弟啊,你爲什麼這麼興奮的想要得到它?”少年一定會說:“因爲它是獨一無二的,”末了一定會加上一句:“我就是獨一無二的,只有這樣的戒指才配得上我。”看來,那個拍賣師走了狗屎運,一句話就讓這小子拼了命也會拍下來。

щшш◆Tтká n◆CΟ

MR.楊長出了一口氣,有人買就好,就算是一口價也算完成任務了。“一千八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