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野,你不配……」頓時有好幾個倭人同時怒斥貪生怕死的那個倭人。

但他們剛開口,就見面前有銀芒一閃,然後劇痛從襠部襲來,鮮血落到地上,如朵朵綻開的紅花。

魏小寶並沒有停下,將剩下的倭人全都閹割,以示對田中野的獎勵。

田中野暗暗慶幸,若非他機智,他的寶貝也會離他而去。

來到佐藤的旁邊,魏小寶一刀割斷那傢伙的喉嚨,然後從他身上摸出一封信。

魏小寶打開看了看,將信拿到田中野的面前,道:「用大魏話讀出來。」

這些倭人幾乎都懂中原的語言,田中野不敢有絲毫的耽擱,高聲念出信件上的內容。

他們本在沿海活動,但在得到一筆不菲的酬勞后,轉而來到武當,開始大肆屠戮。

給他們酬勞的那個人,江湖人稱瘋狼。

「又是瘋狼。」靈虛道長攥緊拳頭,暗暗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找到瘋狼,將其碎屍萬段,才能告慰被瘋狼害死的萬千生靈的在天之靈。

魏小寶能看懂信件上的內容,看田中野一字不差地讀出來,很是滿意。

但這信是瘋狼寫給佐藤的,卻是全用倭國文字書寫,難道說瘋狼也懂倭國語言?

魏小寶找來水,在掌心凝為生死符,快速打入其餘倭人的體內。

群雄看得都是身軀發顫,要是這玩意兒進入他們的身體,那他們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田中野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想來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很慶幸魏小寶沒有賞他一點。

魏小寶輕輕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看仔細了。」

說話時,已經有倭人癢得受不了,但因身體無法動彈,只能靠慘嚎緩解痛苦。

然而太過高聲嘶吼,又會讓襠部血流如注,更加痛苦。

「大俠,他們怎麼了?」田中野緊張地問道。

魏小寶笑了笑,沒有回答,揮手解開了那些倭人被封的穴道。

那些倭人恢復自由,所做的第一件事並非找魏小寶報仇,而是雙手在身上瘋狂亂抓。

皮被抓破,肉被抓掉,場面非常血腥。

南宮羽裳不忍多看,轉過身去,呼吸急促。

群雄卻是看得大為過癮,覺得就該這樣狠狠折磨倭人,畢竟這些倭人可是沒少折磨大魏百姓。

田中野身軀劇顫,哀求道:「我這就滾回去,求大俠不要傷害我。」

魏小寶無語道:「我當然會傷害你。」說着已是將五片生死符打入了田中野的身體。

田中野臉色慘白,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在苦楚襲來時,魏小寶並沒有立即鎮壓生死符,而是等田中野牢牢記住那個感覺后,方才出手鎮壓。

「多謝大俠,多謝大俠……」田中野跪到地上,連連磕頭。

魏小寶將田中野扶起,笑問道:「田中,你能否找到瘋狼?」

「能。」田中野肯定地答道。

魏小寶再次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很好,只要你能找到瘋狼,我就幫你解除剛才所中的劇毒,並放你回倭國,如何?」

田中野拚命點頭。

「敢問大俠尊姓大名?」田中野問這個,就是好能及時將消息傳給魏小寶。

魏小寶道:「魏小寶。」

「你就是閹……」田中野話到嘴邊,硬生生將後面的那個字憋回去。

魏小寶擺手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很容易傳消息給我,快去做事吧。」

田中野從地上撿起一把倭刀,迅疾離去。

靈虛道長看着那些倭人的屍體,道:「有勞諸位將這些屍體掩埋。」

群雄隨便找個地點,將屍體丟進去,然後簡單蓋上土,便算完事。

親眼見識到魏小寶的手段,群雄內心都很惶恐,這要是招惹到魏小寶,他們的下場不會比這些倭人好。

靈虛道長想在附近的鎮上,請所有人吃酒,群雄當然很開心,全都欣然前往。

魏小寶卻選擇拒絕,道別後,便動身回長安。

「嬋兒,此行的感覺如何?」令狐嬋騎在馬上,笑着問道。

南宮羽裳的臉色,到現在都很蒼白,毫無血色。

只要想到那些倭人的下場,她就頭皮發麻。

如果這就是江湖,那她寧可不走這個江湖,就呆在寬大舒適的魏府做她的督主夫人比什麼都好。

令狐嬋能夠理解南宮羽裳,笑道:「沒事的,這種事嘛,多做就會習慣的。」

回去的路上,看到最多的事就是災民成群。

朝廷雖在大力賑災,奈何災民實在太多,很難全都救濟過來。

況且就算打壓得再嚴厲,下面還是會有人頂風作案,藐視王法。親眼見識到魏小寶的手段,群雄內心都很惶恐,這要是招惹到魏小寶,他們的下場不會比這些倭人好。

靈虛道長想在附近的鎮上,請所有人吃酒,群雄當然很開心,全都欣然前往。

魏小寶卻選擇拒絕,道別後,便動身回長安。

「嬋兒,此行的感覺如何?」令狐嬋騎在馬上,笑着問道。

南宮羽裳的臉色,到現在都很蒼白,毫無血色。

只要想到那些倭人的下場,她就頭皮發麻。

如果這就是江湖,那她寧可不走這個江湖,就呆在寬大舒適的魏府做她的督主夫人比什麼都好。

令狐嬋能夠理解南宮羽裳,笑道:「沒事的,這種事嘛,多做就會習慣的。」

回去的路上,看到最多的事就是災民成群。

朝廷雖在大力賑災,奈何災民實在太多,很難全都救濟過來。

況且就算打壓得再嚴厲,下面還是會有人頂風作案,藐視王法。 被人攔下,萬永峰怒極咆哮:「你們都給我滾開!」

沒人讓開。

萬永峰更是暴怒:「你們想幹什麼?」

「我是萬家家主,我的命令,你們也敢不聽?」

七叔冷聲道:「你是萬家家主,就更得以大局為重了。」

「如果你不為萬家考慮,那你也沒資格當這個家主了!」

萬永峰面色一寒:「七叔,你什麼意思?」

「我當家主,是老爺子御口欽點的。」

「你這麼說,是在質疑老爺子的決定了?」

七叔冷笑一聲:「如果我大哥在這裏,他也絕對不會允許你做這種沒腦子的事情。」

「萬永峰,我再跟你說一遍。」

「你是萬家家主,做事,得以大局為重!」

「如果你不能為萬家考慮,那這萬家家主,就得另選賢能了!」

萬永峰聽聞此話,直接仰頭一笑:「老匹夫,你終於暴露了你的狼子野心了。」

「趁我父親受傷,就想奪走萬家家主之位?」

「哼,就憑你們,你們也配!?」

七叔冷笑:「萬永峰,你也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你真以為我們都是傻子嗎?」

「你在這個時候,召開萬家大會,到底是為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你就別在這裏跟我們耍這些花花腸子了!」

萬永峰冷聲道:「我耍什麼花花腸子了?」

七叔冷笑:「還裝傻?」

「哼,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

「你看我大哥受傷極重,藥石難醫,害怕自己失去對萬家的掌控。所以,你就想找個借口,消滅所有對你有威脅的人!」

「這次的事,有必要開萬家大會嗎?」

「你把萬家所有家主候選人都召集過來,又嚷嚷着什麼要殺了竹葉青,擺明就是要藉此機會,除掉那些反對你的人,從而徹底掌控萬家!」

「哼,我告訴你,有我在一天,你就休想胡作非為!」

現場眾人也都紛紛開口支持,眾人皆是義憤填膺地看着萬永峰。

萬永峰也是惱怒至極:「我召集你們回來,就是為了商議對付張百齡的事情,我從未想過要除掉你們。」

「但我沒想到,你們竟然變得這麼慫了。」

「我告訴你們,今天,我必殺竹葉青!」

「而且,我和張百齡之間的恩怨,也必然得有個了斷!」

「你們支持我,就是我萬家的人。」

「不支持我,就是我的敵人!」

「我看誰敢阻我!」

萬永峰猛然衝出,將面前一個男子撞飛出去。

七叔怒喝:「放肆!」

「攔住他!」

萬家眾人衝上來,直接與萬永峰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