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一聲巨響傳來,崔旭東撞擊在了身後的一批餐桌上面,整個人疼的如同煮熟的蝦米一般,蜷縮在地上,痛苦地哀嚎著。

「發生了什麼?」

聽到餐廳裡面傳來了打鬥聲,保安們立刻趕了過來。

這家餐廳不僅環境好,同樣他的安保措施也很是完善,所以發生事情,第一時間,便是足足有十來名保安向著這邊聚攏。 “黃大師,怎麼辦?”

“別叫我黃大師,說了多少遍要叫我師父!”

“好吧!師父,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對付這個女人?”

“對付這個女人?你沒病吧?人家可是羅剎境的靈體,你一個執念境都不到,僅僅憑藉着我的力量才稍微有一點實力的人怎麼和他鬥?”

“那怎麼辦?總不至於就這麼束手就擒吧?”

“呸,虧你還是我弟子,這麼丟臉的話也說得出來!”

“那你教我怎麼辦!”

“記住一個男人無論面對怎麼樣的困難都要直面面對,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走下去!因爲這個世界上只有可以忍到最後的人才是真正的贏家!”

“恩,恩!”

“所以按照我對當前局勢的判斷,你如果現在跪下,說不定這穆皇后可能會饒你一條命!”

“..”

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的蔣舟舟聽到黃大師話,瞬間無語,然後凝神靜氣打量着眼前的穆皇后,獨自思考着怎麼逃出困境。

“喂喂,舟舟啊!別那麼倔強,你完全是沒有勝算的,本來以爲你利用我的看家本領還有一絲機會逃脫,但是卻沒想到穆皇后竟然放下身段親自對付你!”

黃大師的聲音在蔣舟舟的腦中響起,語氣中充滿了沮喪。

“這穆皇后的本體可是鬼璽,那可是可以號令萬鬼的大殺器,端是可怕無比!你還是儘早放棄吧!這樣可能還會死的舒服一點!”

聽到黃大師的話語,蔣舟舟再也忍受不了,心中喝道:“黃大師,你閉嘴吧!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就這樣放棄的!因爲我的背上還有着我的兄弟,我是不會讓他就這麼死去的!”

“你這個傻瓜!”黃大師嘆了口氣,說道:“其實如果你剛纔逃跑的時候不帶上他們,說不定現在早就安全了!”

蔣舟舟自然知道黃大師所說不假,可是救不了趙小川已經讓他很悲傷了,如今要是在拋棄郝大寶他還算是人麼?

就在蔣舟舟打量着眼前的穆皇后,尋找着破綻時,他忽然感覺背後的郝大寶的身體微微一顫,然後感覺自己的背上似乎被什麼浸透了。

正當他疑惑時,感覺郝大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一陣沙啞的聲音響起。

“夠了,舟舟,放我下來吧!”

蔣舟舟回頭看向郝大寶,頓時身體一震,看到郝大寶一張圓圓的臉上佈滿了淚痕。

“舟舟,放我下來吧!”

郝大寶看到蔣舟舟轉過頭來,又低聲重複了一遍。

蔣舟舟的目光移向背上的歐陽蘭若,發現她的眼睛已經閉上,臉上呈現一片灰白。

“哎~救了半天,結果救了個死人,真是不值啊!要是剛剛那這個叫做歐陽蘭若的小妞丟在地上,說不定你和這個朋友早就跑掉了!”

蔣舟舟腦中黃大師略帶惋惜的聲音響起。

蔣舟舟心中微微的嘆了口氣,將郝大寶和歐陽蘭若放在了地上。

“人類的生命果然很脆弱啊!”

穆皇后看到眼前的情形,幽幽地嘆了口氣,原本冰冷的眼中閃過一絲悲涼。

抱着歐陽蘭若的郝大寶聽到穆皇后的話,身體微微一震,小心翼翼的將歐陽蘭若放在地上,用手捋過她臉上凌亂的髮絲,輕聲道:“歐陽,你仔細看着,看我怎麼爲你報仇!”

說完,郝大寶緩緩地站了起來,看向穆皇后。

“等等,大寶,你冷靜一下,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蔣舟舟看到郝大寶拖着受傷的身體步履蹣跚的向着歐陽蘭若走去,立刻勸阻道道,並且向着郝大寶那邊趕去。

“退下!”

王平此時也趕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況就要攔住郝大寶,可是穆皇后忽然輕喝一聲,不由讓他身體一頓。

“不要阻攔他,我要讓他知道喜歡一個人到底有多麼的沉重!”

此刻的穆皇后臉上閃過一絲悲傷,語氣有些悽婉的說道。

王平擔憂的看着穆皇后,微微的嘆了口氣,不在阻攔郝大寶,身形一閃,攔在了蔣舟舟的面前。

“躲開!”

蔣舟舟看到郝大寶離穆皇后越來越近,衝着擋在王平大喝道,手中再次甩出幾十道靈符。

王平雙眸一閃,張開嘴巴,一道黑色的霧氣化作旋風射向蔣舟舟。

一時間,兩人再次纏鬥起來,打的是難分難捨。

“當年,那人也是如此的倔強!”

另一邊,穆皇后看着搖搖晃晃,睜着一雙赤紅眼眸的郝大寶向前走來,眼中的悲傷越加的濃郁。

直到郝大寶終於走到了她的兩米範圍之內,她眼中的悲傷才漸漸淡去,被冰冷的目光所取待。

“哼!”

穆皇后冷哼一聲,全身氣勢瞬間爆發,一個氣浪直直的向着郝大寶衝去。

原本虛弱的郝大寶被這個氣浪一衝,立刻飛到了高空,並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大寶!”

在和王平纏鬥的蔣舟舟看到郝大寶落在地上,不斷地吐着血,驚呼一聲,想要衝過來,卻被王平攔住了。

“王八蛋,竟然這麼厲害!不過歐陽你放心,我一定會爲你報仇的!”

郝大寶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顫抖地撐起身子,面目猙獰的再次向着穆皇后蹣跚的走去。

“砰~”

廢了好大力氣才走到穆皇后身邊的郝大寶被穆皇后一拂袖,再次打飛了出來。

郝大寶趴在地上,望着天空,不甘的大吼一聲,身體搖搖晃晃的再次向着穆皇后走去。

“砰~”

“砰~”

“砰~”

郝大寶倒在地上,又站了起來,又倒在了了地上,渾身已經遍體鱗傷,佈滿鮮血。

可是他赤紅的雙眼並沒有因爲一次次的倒地而淡去,而是越加的赤紅。

“歐陽,看我怎麼給你報仇!”

郝大寶又一次在地上站了起來,而一旁的觀看的蔣舟舟再也忍不住了,悲憤的大吼道:“大寶,夠了,再這樣下去,你真的會死去的!”

王平並沒有趁此刻攻擊蔣舟舟,而是皺着眉頭看着穆皇后,不知道在思考着什麼。

穆皇后看着郝大寶再次向着她走來,臉上佈滿了奇怪的表情,自嘲道:“當年的你也是這般不自量力吧!”

郝大寶眼前的視線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不堪,只能在一個輪廓上看清穆皇后的方向。

就在他向着穆皇后前進時,聽到了蔣舟舟的聲音,腳步微微一頓,停了下來。 保安迅速向著這邊聚攏了過來,當看到地上痛苦不堪的崔旭東以後,臉色大變。

崔旭東他們可都是知道的,那可是漢京集團的總裁,身家豐厚,地位超然,他竟然在店裡被打了?

「崔少,你怎麼了?」

店裡的保安迅速趕到了崔旭東的身旁,攙扶起地上痛苦不堪的崔旭東關心地問道。

「他….打我,給我把他抓起來!」

崔旭東傳了口粗氣,他感覺自己的腸子,胃都在這一刻都要吐出來了。

「啊?不太好吧?」

保安聽到這話,猶豫了,畢竟對方也是店裡的客人。

「什麼不好!你要是不把他抓起來,你就給我脫衣服滾蛋!」

崔旭東毫不客氣地說道。

「崔少,你先別激動,你坐會兒,等我調查事情清楚了,一定給你滿意的答覆。」

保安穩住了下崔旭東,然後站起身來,走到秦穆然的身前,問道:「這位先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打擾我們吃飯,還想要拿紅酒潑我,我出於自我防衛,就動手了!」

秦穆然很是隨意地說道。

「有這件事?」

保安皺了皺眉頭,說道。

「我作證!」

這個時候,全美妍站出來說道。

「你跟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還想不想幹了,不想干脫衣服老子滾蛋!」

崔旭東疼的要死,現在又看到他竟然在跟秦穆然等人調查情況,氣更是不打一處來,要不是他出門沒有帶保鏢,哪裡輪到用這群廢物。

「廢物!難怪當保安,活該一輩子當保安!」

崔旭東情緒激動地罵道。

「嘭!」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秦穆然又動手了。

秦穆然桌子上的玻璃高腳杯直接被秦穆然打了出去,高腳杯飛速的旋轉著,有如一道閃電,只不過眨眼的功夫已經躥到了崔旭東的臉上。

「啊!」

崔旭東疼痛地慘叫出來。

「保安怎麼了?看不起保安?你說保安垃圾,其實你才是最大的垃圾!」

秦穆然一步走到了崔旭東的身邊,眾人都沒有看清楚情況的時候,秦穆然一手已經拎著崔旭東的衣領,直接將他給拎了起來。

「你….你放開我!」

崔旭東感受到了秦穆然那恐怖的殺意,尤其是秦穆然的目光,好似高原上那被餓了好久的狼王,刺骨的寒意涌了過來。

「放開你,你給他們道歉!」

秦穆然冷聲地說道。

「道歉?憑什麼?他們這群保安憑什麼值得我道歉!」

崔旭東原本以為秦穆然是讓自己給他道歉,但是現在聽到原來是因為要給這群保安道歉,瞬間就不樂意了!

他崔旭東是什麼身份?漢京集團的總裁,未來漢京集團的董事長,含著金鑰匙落地的,豈是這群保安能夠比的?

說的再狠一點,這群保安放在平時,連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憑什麼?就憑剛才你遇到危險,人家過來把你攙扶起來,就憑你剛才吆喝人家!人家自食其力,做保安怎麼了?不偷不搶的,賺錢養家,吃的辛苦飯,不像你,仗著自己家裡有點錢就為所欲為,把誰都不放在眼裡!」

秦穆然說著,手臂又用力了幾分,崔旭東感覺自己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道不道歉!」

秦穆然又加深了語氣。

「我….」

崔旭東被這麼拎著,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他的臉頰都因為缺氧而漲的通紅。

「道歉!」

秦穆然手臂再次發力。

「我….我道歉!」

崔旭東也是聰明人,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尤其是現在秦穆然真的有可能會殺了他,心中的恐懼讓他不得不選擇妥協。

「嘭!」

秦穆然一鬆手,崔旭東整個人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雖然不高,但是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是讓嬌生慣養的崔旭東摔的七葷八素。

「這位先生,不用崔少道歉了,我們沒事的。」

剛才那位被羞辱的保安見狀,也知道以崔旭東有仇必報的性格,他一個小小的保安怎麼可能逗的過人家,立刻打圓場地說道。

「不道歉?不可能!今天他要是不道歉,他就得死!」

秦穆然很是霸氣地說道。

「你……」

崔旭東看到保安開口,以為秦穆然會順著保安的話說下去,這樣大家的臉上都不會太難看,但是崔旭東太小看秦穆然了!

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嘲諷保安!

職責不分高低貴賤,每個職業的出現都有他存在的道理,人家不偷不搶,靠自己辛勤汗水來獲得報酬,這就值得每個人尊敬!

他們不能夠決定自己的出生,但是他們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

憑什麼你要高高在上的指點他們的人生,憑什麼他們就要因為你的喜怒哀樂而喪失家庭的幸福!

誰都沒有資格來決定這群辛苦,淳樸的人的生活!

「道歉!我沒有耐心在這裡跟你接著耗!」

秦穆然語氣冰冷地說著,身上無形之中再次增加一股強勢的威壓。

崔旭東只感覺背後一沉,彷彿有一座大山從天而降壓在了他的身上,額頭上汗水不由自主地滴落了下來。

「秦穆然,算你狠!」

崔旭東心裡不知道問候了秦穆然多少代了,但是此時危機面前,他忍辱負重,只要他走出這個門,他要秦穆然死無全屍!

「對不起!我不該說你們!我才是垃圾!」

崔旭東很是屈辱地說道。

周圍的保安等人震驚了,他們沒有想到一慣高高在上的崔旭東在秦穆然的威壓之下真的妥協了!

他可是這裡的常客啊,平日里作威作福,把誰都不放在眼裡,就算是他們的老闆都只能夠卑躬屈膝,不敢觸他的霉頭。

「好了!你可以滾了!」

秦穆然一腳踹在了崔旭東的身上,直接將他給踢出了餐廳的門外。 郝大寶之所以停下來並不是自願的,而是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趙小川,他什麼時候醒過來的?”王平驚訝道,然後轉頭看向穆皇后。

穆皇后眉頭微微皺起,因爲醒來的不僅僅是趙小川,還有周圍的其他人。

葉楓、成浩、沈菲兒,還有其他的學生,甚至連魏延都醒了過來,並且都站了起來冷冷的看着穆皇后和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