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還問我是什麼人?你們可真是夠大的膽子,沒有我們的請柬在在這個時候上山真的是不怕死了。”

聽到林楓的話,對面的那個老人彷彿就聽到了一個笑話一樣的人,哈哈大笑起來,就憑着這樣的相聲,就讓周圍的那一些的樹枝變得有些瑟瑟發抖,並且快速的調出錄像來!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的眼睛一縮,他雖然想到了對面的那一個人,一定是功力非常深厚,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力量!

就算是薩滿和祭祀,兩個人也未必有這樣的功力啊,這個時候,心裏面充滿了一些的疑惑,讓他不知道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到底是友是敵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目的。

“我們也不是故意的想要亂闖你們的山莊,只是我的一個朋友聽到了這樣的事情,所以說想要帶着我來見見世面而已,如果你們真的是不歡迎的話,那麼我們可以立刻就消失,但是我請你先救一下我的朋友,想讓你救一下我的朋友,好不好?”

看到對面坐着一個老人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這讓林楓的心裏面哪怕是充滿了一切的絕望,不過在這個時候還是小心翼翼的說道,他不想就這麼放棄自己的生命,更不想,讓他自己和歐陽瑾還有白墨三個人莫名其妙的死在這裏。

“你說的是這個小娃娃吧?我看得出來她手上正是我們的山莊剛剛所種下的那一批的霧草,你們也真是大的膽子,在這個時候搞不清任何狀況,就這樣的上山,真的是服了你們了。”

對面的老人聽到了這樣的話以後,漫不經心的看了一下,那一個放在不遠處的歐陽瑾。

林楓剛剛來到的時候已經把歐陽瑾放到了那一邊,他不想因爲一時的戰鬥然後波及到歐陽瑾,那樣的話,歐陽瑾算是白死了!

憑藉着歐陽瑾的身份,恐怕是這樣的,山莊的主人也要有一些的機會,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不想因爲自己的事情,因爲自己的魯莽,而把歐陽瑾至於非常危險的地步。

“她是歐陽家族的人,我和她只是聽說這有個山莊是非常的美麗,所以纔想要來這裏看一下而已,如果你們不歡迎的話,那麼請你把她身上的毒給解了,這樣的話我們也好下山,你說是不是?”

林楓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知道這個老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在這個時候還是沒有放棄警惕之心,他希望,當初歐陽家族,然後讓這個出生來的老人有一點的顧忌,那樣的話,有可能會,使得今天晚上所發生的危險的事情,有一點點轉機。

“歐陽家族的小丫頭,我知道了。”

在聽到林楓的話以後,剛纔那一個漫不經心的老人也是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彷彿是歐陽這兩個字對於他來說有着不同凡響的意義。

因此在這個時候快速的來到了歐陽瑾的身邊,看到這樣的速度,林楓心裏面產生了緊張的感覺,於是在這個時候,想要過去將歐陽瑾給搶到自己的懷裏。

但是當林楓這樣的動作的時候,突然的從這個老人的身上傳來的一陣陣的清風,這一股清風沒有任何惡意,沒有任何過多的力量,因此沒有讓林楓注意。

但是讓林楓萬萬沒有想到是這樣的,就是這樣的微風,居然讓林楓在一瞬間就向着後面褪去,並且沒有任何的辦法保護住自己的身體,並且在這一瞬間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這讓林楓感覺到一陣的驚訝,沒想到這一個人隨意的出手,就能夠把自己給打成重傷,真的是,太弱了吧,自己。

“你想幹什麼?如果她是一根寒毛的話,那麼我一定會將你這個山莊全部都給拆除了,哪怕是我現在的力量不夠,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信不信……”

林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散架了,穿的衣服也都出現了一些的錯誤,也不過在這個時候,他沒有時間來顧得上看,看着自己的身體,反而是在這個時候快速的衝了過去,有些恨恨的,看着這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老人。

“你不用那麼快話,我對於她沒有任何的想法,更不會對她有任何的惡意,你如果想讓這個女娃子身上的傷全部都會好的話,那我就站在那裏不要亂動,不要過多的說話。”

那一個老人實在是對於林楓的囉嗦,有些無語訴說,在這個時候又送了一股清風,不過這一股清風,並不是要造成多大的傷害,還是將林楓給束縛在了一棵樹上,就讓林楓感覺到一陣的無語。

他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最近真的是有些流年不利,所以說遇到的人都是這麼厲害嗎?

怎麼隨便出來一趟都能夠遇到這麼厲害的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林楓已經經歷了很多次,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也沒有怨天怨地,也沒有過多的說什麼,反正是自己有些弱項,所以說也沒有辦法啊,反駁,因此在這個時候只能夠默默的接受。

對於這個不知道是善是惡是好是壞,是敵是友的老人,林楓只能夠默默的在心裏面,祈禱着,自己這次運氣不會那麼差!

歐陽家族的,那一個名頭可以管用,讓歐陽瑾能夠免去這一次的危險,讓自己的人可以脫離這一次的危險。

“好了,終於好了,真的沒有想到這一個女娃娃倒是真的這麼的狠心,對於那一片草地,沒有任何的猶豫,反而是用的正是在不斷的波動,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它的身體裏面的一些毒素根本就不會這麼快的出現,根本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在經過了大半個小時以後,這個老人才有些疲憊的站了起來,在這個時候,原本有些駝的腰更加的駝,並且這個時候老人的臉上的臉色變得特別的難看,而且嘴裏面不斷的喘着氣,顯然是爲了就是歐陽瑾這一次用了很大的力氣,因此這個時候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老人家,她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情了嗎?”

林楓,在這個時候聽到了這樣的話,有些真心的問道,在這個時候,他忘記了自己和老人有着天差地別的力量的懸殊,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裏面只剩下歐陽瑾一個人。

“好了。這裏應該也沒有惹什麼事情了,我現在就走了,真的是沒有想到這一次出來居然會浪費了這麼多的力量,看來我得去歐陽家族一趟,好好的像歐陽家族的那一個老傢伙給弄一份能夠讓我恢復的,樣子。”

在聽到這樣的話,林楓的心裏面充滿了一陣的喜悅,他看得出來這個老人並沒有任何的惡意,對於剛纔自己剛纔的那一些的力量的行動。

也只不過是一些,隨意而爲,並沒有充滿什麼樣的惡意,不過哪怕是這樣的隨意而爲,林楓都感覺到一陣陣的發庫!

對於這樣的力量,不知道是多麼強大的老人!林楓真的是不想有任何的得罪。

“你的身上倒是有一些有趣的東西,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幫你去除了,你們去山上好好的看一下,如果有人願意幫助你去除或者是鎮壓的話,那有可能你還能夠多活幾年要不然的話你只能等死了。”

聽到林楓這樣的話以後,這個老人有些好奇的看了一下他,不過這一看還是發現了一些東西,所以說有些疲勞的說到。

如果在剛纔沒有注意歐陽瑾的話,那麼對於林楓的身體裏面的那一個層次的人能夠幫助,但是經過了剛纔的那一天的消耗以後,他的身體裏面已經沒有多少的力氣,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也只能對於林楓報一個非常抱歉的微笑。

“沒什麼事情,多些前輩能夠救治歐陽瑾,如果以後前輩有什麼事情的話,那麼儘管吩咐。”

林楓聽到這樣的話,心裏面有些失落,不過在這個時候也沒有更多的要求。


他也看出了,爲了這次歐陽瑾這個老人已經花費了更多的力氣,從他的臉上,從他的,有些溼潤的頭上都能夠看出來,因此在這個時候也是充滿了感激,所以說在這個時候許下了自己的一個諾言。

然而老人聽到這樣的話,有些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對於林楓的話,他沒有放在心裏面。 他不認爲林楓在日後的什麼時候能夠幫助到自己,不過正是天地因果,一飲一啄,這是因爲老人的今天的無心之失。

所以說纔會導致林楓在以後遇到了這個老人的一些的事情以後拼命的幫助,纔會讓這個老人的家族,還有老人自己保持的那樣的困境,不過這一切都是後話了。

現在當這一個老人離開以後,林楓感覺到束縛着自己的身上的那股靈力正在不斷的消失,在經過了一些時間以後,終於算是完全消失。

看到自己的身體能夠行動以後,快速的來到她的面前,然後正好看到歐陽瑾的有些甜的笑容,就讓林楓的心裏充滿了一陣陣的激動。


迫不及待的向歐陽瑾的手拉到面前,正好看到了一雙潔白無雙的手,這讓林楓更多的是激動!

在剛纔歐陽瑾的那一天的變化,讓林楓的心裏面充滿了一陣陣的擔心,現在纔看到這一雙手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的時候,心裏面的那一天的擔心終於放了下來!

看着在那裏停頓的睡着的歐陽瑾,林楓並沒有想吵醒歐陽瑾,哪怕是他知道這個時候。

如果自己上到那一個山莊裏面的話,有可能真的會遇到一些奇人異事,有可能對於自己的身體裏面的那一個蟲子有着更大的壓抑制的作用。

不過在這個時候,林楓對着一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識,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想法,他只是默默的守在歐陽瑾的身邊,直到,她醒了。

“這裏是哪裏?我爲什麼會在這裏?林楓,林楓,你在哪裏?”

在過去大約一個小時以後過來,歐陽瑾有些迷糊的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看到的就是一些蒼天的大樹,這讓她的心裏面充滿了一些都害怕。

在開車的時候還沒有那麼的害怕,畢竟林楓在她的身邊。然而看到這樣的環境,看到這樣的空無一人的環境,歐陽瑾心裏面不害怕,那是假的。

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拼命的喊了起來,驚醒了林子中的大鳥,林楓本來就在歐陽瑾的旁邊,這個時候聽到了歐陽瑾的話,於是快速的走了過來,想要問問她到底是又出了什麼事情。

“你怎麼能夠一個人把我留在這裏?你怎麼能夠把我留在這裏?你怎麼能夠把我留在這裏。”

歐陽瑾看起來非常的害怕,整個人只覺得,狠狠的朝着林楓的胳膊咬去,這讓林楓感到一陣的不舒服!

他沒想到歐陽瑾在甦醒的時候居然給自己來了這樣一出,不過看到歐陽瑾的臉上的這些是害怕的神情,聽到歐陽瑾的剛纔那些害怕的話語,林楓只能夠默默的接受着這一些歐陽瑾帶給她的牙印。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你都這麼害怕了,我在你身邊,我一直在你的身邊,你不用那麼害怕的。”

林楓在這個時候將左臂的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給抽取,如果,歐陽瑾那樣的人,因爲現在的狀態。

如果林楓沒有,最好在第一時間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給收出去的話,那麼歐陽瑾碰到的不會是林楓的普通的手臂,反而會是一個如同鐵一般的強度的手臂,這種對話就會讓歐陽瑾的牙齒給崩快,就不是林楓所能夠希望看到了!

在看到歐陽瑾這樣的,奮不顧身的有過去的時候,林楓可是下了一隻身的冷汗。

白墨也被歐陽瑾的這樣的呼喊給驚醒,其實在那個老人離開的時候,白墨就在那裏趴着,一動也不動,他在那裏閉着眼睛,其實是爲了能夠博得林楓的同情心,讓林楓不再怪自己!

但是林楓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看穿了白墨的那一天的心思,還是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的想要,責怪白墨,所以說並沒有和白墨說話,這讓他的心裏面充滿了很多忐忑。

在這個時候,哪怕是看不到林楓這樣的狀況,但是也可以想象得到,所以有些幸災樂禍的。

他也明白,如果讓林楓抽出時間的話,那麼一定會對自己有一定的教育。

如果在這時候,能夠得到歐陽瑾的幫助的話,那麼林楓以後一定不會那麼多教育,自己做一頓責罵,肯定會逃過,所以說在這個時候白墨系裏面轉了一下,在那邊若有所思的想到。

不過白墨的這一些的心思算是白費了,林楓根本就沒有責怪白墨的意思,在剛纔因爲是擔心歐陽瑾,所以說在看到白墨的時候,林楓的心裏充滿了憤怒,那隻不過是一星的升級版而已。

如果是在平時的話,如果白墨那樣的出現的話,那麼林楓根本就不會怎麼樣白墨的話,對於白墨,林楓,喜歡都來不及,爲什麼還要責怪它呢?

“好了,你不要這樣做了,你看你已經把我的手臂都給咬成什麼樣子了,在這樣的話我可就生氣了。”

林楓這個時候就感覺到了自己的手臂正在不斷的疼痛,這個時候也感覺到了一陣陣的難受,所以說也是不客氣的說道。


不過哪怕是這樣的說,但是在林楓的心裏沒有任何的想要懲罰歐陽瑾的心思,更加的沒有任何的責怪她的意思。

這樣的說法,只不過是想讓歐陽瑾離開而已,好久沒有嘗試過把力量給全部的消除那樣的一種情況,也好久都沒有感受過,自己的手臂會被這的牙齒給傷害,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感覺到了一陣陣的酸癢而已。

哪怕是林楓,已經將手臂上的力量給捨去,哪怕是林楓已經將胳膊上面的所有的力量給消去。

但是,林楓的身體可是經過玉令空間的不斷的滋潤,所以說也不是歐陽瑾說咬破就能夠咬破的,在這個時候只能夠給林楓帶來一些的酸樣而已,但是不會讓林楓感覺到一陣陣的疼痛。

“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那麼我怎麼可能會在你的身上留下一個印記呢?如果你把我忘記了怎麼辦?如果你去那樣的地方,然後死在那裏,如果你在那個地方……”

聽到林楓這樣的說話,歐陽瑾有些氣鼓鼓的擡起了頭,有些不滿的對着林楓說,說話越來越難聽,這讓林楓感到一陣陣的無語,他不知道她的這些話到底是從哪裏學的,怎麼都是一些咒人的話。

如果不是特別知道歐陽瑾的爲人,如果不是歐陽瑾是自己的朋友。

如果是一個陌生的人,敢這樣的只有自己的話,那麼林楓一定會把自己的鞋給脫下來,然後好好的讓他嘗試一下四十二碼的鞋的威力。

對於那些已經修煉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老傢伙,林楓表示自己沒有能力去把他們給弄死,但是對於一些的,普通的人的話,林楓,還真的是不放在眼裏。

在看到歐陽瑾這個時候還在不斷的說話,並且在這個時候不斷的瞪着自己,彷彿是自己是一個大壞蛋一樣,這讓林楓心裏面,充滿了一些的憐愛,因此在這個時候終於忍不住了心裏的那一項的火,所以說在歐陽瑾的目光當中,直接的親上了她的嘴脣。

在一旁的白墨看到這樣的情況,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雖然是明白自己的這個老大不是不負責的人。

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老大會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因此心裏面有許多羞澀。

雖然白墨已經長得這麼大,並且擁有力量比林楓現在的力量還要大,但是,從根本來說,白墨還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在一個孩子面前做這樣的事情,林楓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會對白墨的身體會造成如何的影響嗎?


天空上的圓月,看到林楓的這樣的表現,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在這個時候招來了一片的雲彩要將自己直接的裝在了雲朵裏面,彷彿是對於林楓接下來的場面有些不想看,很有些害羞。

“這樣你總滿意了吧?”

直到歐陽瑾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林楓在這個時候有些調笑的說道,在剛纔,歐陽瑾可是那樣的對待自己,如果不找一些,其他的方面來補償的話,那麼就會感覺到他真的是吃了大虧。

“哼!你佔了我都這麼大的便宜,你就沒有一點不好意思?你有沒有一點點的臉皮呀。”

歐陽瑾可不是一個吃虧的主,在這個時候變成了有一些的潑辣的人。

其實在這個時候,林楓就已經發現了歐陽瑾這一個女人,表面上看起來非常的文靜,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也是一副既不讓人都知道任何的書,也不會讓人感覺到親近的人。

但是一旦是走進了她的心裏面,便成了她的最親近的人以後,她的那一些的性格,她的那一絲的潑辣,就會給你直接的表現出來。

“看來我對於你的追求的手法還不夠,對於你還不是特別的瞭解,所以你纔會有這樣的表現,纔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你說對不對?”

林楓看到了,歐陽瑾居然還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潑辣,所以說心裏面的那一個火氣指不斷的朝外冒,因此正準備向要再次的,對歐陽瑾做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時候。

突然的,他發現了在不遠處有一個人影出現,在這樣的環境當中,如何不使得林楓感覺到有些詭異,這讓林楓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一個直接走過來的人。 歐陽瑾原本聽到林楓這樣的的動作以後,整個人變得有些激動,準備從林楓的懷中給逃脫出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都能看到林楓這樣的眼神,感受到林楓的有些僵硬的身體,有些好奇的朝着那一個方向望去。

這一刻,歐陽瑾的臉色變得非常的有些不自然,變得有些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從林楓的懷抱裏面給掙扎出來。

並且遠離了林楓,感受到歐陽瑾的動作以後,林楓變得有些好奇,他還沒有看清另外一個影子到底是誰?難道是歐陽瑾認識這一個人嗎?


“你是誰?你來到這裏有什麼目的?”

林楓在這個時候變得有神的生氣,就在他想要進一步得到歐陽瑾的時候,突然就被這出現來的人員給打破,這真的讓林楓有些不生氣,讓他心裏面不感覺到一絲的不爽,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不過就在林楓說完這句話以後,還沒有聽到對面的那一個突然出現的人影說話,就聽到了歐陽瑾有些焦急的聲音。

“你給我閉嘴!這時候如果你有再說一句廢話的話,你信不信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歐陽瑾是焦急,她已經知道了這個身影到底是什麼,讓他處在這樣的黑漆漆的環境中,看到了那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怎麼可能會忘記,要知道,她這父親可是剛剛去過她工作的地方。